章節目錄 第二卷第001章 下藥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卷第001章 下藥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坐在飛機上,之前一切的雜事都拋在了腦后,雖說帶著任務,肩上的擔子不輕,但在唐風的眼中卻不算什么,權當是一次旅行,還是一次異國之旅。

    閑下來,也才有了機會認真的觀察身邊這個對自己頗有意見的韓果兒。

    身高一米七,膚白貌美,瓜子臉頭發黑長直,身材更不用說,多年的訓練讓她渾身沒有多余的贅肉,女人分泌旺盛的雌性激素作用之下,也沒有生出多少難看的肌肉塊兒。

    總之一句話,漂亮大方,英氣十足。

    若是放在古代,大概屬于花木蘭那種的女人。

    也許是感受到了唐風有些異樣的目光在打量自己,韓果兒有些不習慣的收攏了穿著黑色絲襪的小腿,撩撥了一下落在眼前的發絲。

    “看什么看……”

    從她的話里,唐風居然聽出幾分羞澀的意味。

    “你管我。”

    唐風一撇嘴,沒好氣的回了一句,收回了目光。

    是個極品,只不過恐怕沒經過人事,一般的男人也根本降不住,性子太野。

    也許感到了自己態度的不合適,韓果兒干咳了兩聲,冷著臉,伸手拉了拉唐風的衣角。

    “現在我們的身份是夫妻,到老撾那邊你一定不要露餡,不然我們就功虧一簣了。”

    眼中帶著一絲擔憂,唐風不覺得有什么,但她不一樣,到目前為止,她的同事死在朗貢手中的,不下數十人,且沒有一個犧牲的痛快,都是被活活折磨死。

    她之所以強烈要求參加這次行動,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再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同伴們一個個葬身在異國他鄉。

    華夏人都講究落葉歸根,而他們犧牲之后,連骨灰都拿不回來,看到他們家人接到他們死去的消息崩潰的神情,軍人出身的心里同樣難受到了極點。

    “你這個人很奇怪。”唐風回了她一句。

    一瞪眼,“我哪里奇怪了?”

    “明明是你看我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什么叫我注意點不要露餡?”

    一句話噎的韓果兒半天沒接上下句,只能又是恨恨的瞪了唐風一眼,扭過頭還算軟糯的說了句,“我會注意的,你放心。”

    “嗯。這話聽著還像是個女人說的。”

    “你!”

    “咱們現在是夫妻,注意措辭和語氣。”

    韓果兒坐在唐風身邊,氣的冷哼一聲,看向機艙外的天空,不說話了。

    ……

    昆明和老撾接壤,因此距離并不遠,早上八點,飛機開始降落。

    踏出機艙,一股子濕熱的感覺撲面而來,空氣中彌漫著不知名的味道,說不上好聞倒也不難聞。

    老撾這個國家不愧是亞洲最落后的國家,下了飛機,面前的首都國際機場簡直讓人大跌眼鏡,那陳舊的設施一度讓唐風以為自己到了國內的小縣城。

    取上行李,出了機場,面前的景象更是讓人很難將這個城市和首都聯系在一起。

    放眼望去,竟很少看到高樓,機場外的馬路老化嚴重,甚至有些坑坑洼洼的,來往的汽車倒不少,但大多都是破舊的,第一眼仿佛穿越了二三十年前的國內一般。

    有人舉著牌子,上面寫著唐風被重做身份后的新名字。

    “歡迎楊一老板。”

    用手指了指被人舉著的紙牌子,“諾,有人接咱們。”

    韓果兒同時也看到了,立馬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往唐風身邊貼了貼,攬住了她的胳膊。

    “楊總?”

    走到接機的人身邊,抬眼打量,是兩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皮膚黝黑,身上穿著并不得體但還看的過去的西服,看到唐風站在面前,很是恭敬的詢問道。

    “嗯,楊一。”

    兩名男子很是興奮,急忙伸手,“楊總,韓夫人你們好,我們老板乃猜就在外面等候兩位。”

    “兩位這邊來……”

    二人對視一眼,跟著兩男子往機場外走出。

    韓果兒一路上都攬著唐風的胳膊,故意裝出一副很親密的樣子。

    故意與兩名男子拉開距離,唐風扭頭對韓果兒說道,“咱能不那么做作嗎?跟沒見過男人似的。”

    韓果兒氣的臉都紅了,狠狠瞪了唐風一眼,但又不敢發作,只能板著臉低聲道,“這不是要裝的像夫妻一點嗎!”

    “你這樣子就跟怕我跑了一樣,此地無銀三百兩。”

    “你!”

    “那要怎么做!”

    韓果兒哪里知道真正的夫妻是怎么樣的,她連戀愛都沒談過的,更別提其它了。

    “放開我胳膊,正常一點。”

    看著韓果兒生氣想發作但又不敢,笑臉憋的通紅臉上卻帶著笑的樣子,唐風感覺開心的不行。

    這趟讓她來,確實是來對了!

    機場出口處,停著兩輛黑色的大眾,車門處站著幾人,中間是一個中年男子,看模樣是標準的東南亞人,一身的西服套在身上絲毫沒有讓他紳士半分。

    泛黃泛黑的臉上有著油光,很大眾的東南亞人長相,見到唐風和韓果兒并排走出來,邁步往前,嘴里烏拉烏拉不知道說的是什么,臉上帶著笑意,應該是在問好。

    果然,這男子一說話,身邊一個年輕男子跟上前,翻譯道,“楊總,夫人,你們好。”

    言語不通,但禮節卻是知道的。

    二人握手,“乃猜老板你好啊,讓你久等了。”

    唐風一開口,翻譯還沒轉換過來,乃猜哈哈一笑,嘴里烏拉烏拉又是一堆。

    兩人誰也聽不懂對方說的是什么,但態度卻都是很熱情,唐風一說完,那人也不管說的是什么,就是點頭,然后大聲的笑,開心的不行。

    韓果兒看到唐風和乃才兩人握著手各自不明所以卻笑的很開懷,緊繃的情緒稍微舒緩了一下。

    一番寒暄,乃猜招呼兩人上車,然后自己的車在前面帶路,不緊不慢的往酒店開去。

    上了車,韓果兒長出了口氣。

    “你聽得懂老撾話?”

    唐風一搖頭,“鳥語一樣,我聽不懂。”

    “那我看你跟那個乃猜在那兒熱情的聊了半天,我還以為你聽得懂……”說完臉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要不你來跟他談?”

    韓果兒被噎的又是一瞪眼,轉過頭不說話了。

    ……

    不多時的功夫,車子停在了一家酒店門口,不認識老撾字,因此唐風和韓果兒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跟著乃猜一行人,進了酒店。

    一進入酒店大堂,入眼便是有些落后的陳設。

    乃猜在前面,笑著烏拉烏拉說了幾句話,經翻譯解釋之后,二人明白,他這是在說這里條件有限,希望兩人不要介意。

    安頓兩人住下,簡單休息了一下,時間也差不多到了飯點,被招呼吃飯,往外走的時候,韓果兒沖唐風使了個眼色。

    “乃猜身邊的那個翻譯就是線人,我們得找機會和他接觸,然后才能下一步行動。”

    沒作聲,唐風心中知曉,而后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前去吃飯。

    餐廳是中餐館,這里國內做生意的人不少,流通的貨幣居然也都是國內的人民幣,這倒讓唐風有些略微感覺親切不少。

    飯菜上來,一邊吃一邊談,這個乃猜似乎很懂內地人國內商人的做派,第一天吃飯壓根兒就沒提生意的事兒,只是一個勁的和唐風喝酒。

    一個飯吃到下午,離開餐館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乃猜有點醉,暈乎乎的,話也比之前多了起來,看著這個中年油膩的男子,唐風本不愿與他多說什么,但演戲就是演戲,得演的真切一些。

    幾人歪歪扭扭的回到酒店,乃猜下了車,執意還要和唐風再喝幾杯。

    不好拒絕,但唐風實在是不打算再喝,到了酒店房間外,乃猜看到唐風確實不想喝了,便招呼手下,拿了兩小瓶酒。

    瓶子不大,和小瓶的紅星二鍋頭有點像。

    “來,楊總,我最后再敬你一杯!”翻譯照著乃猜的語氣,解釋說道。

    既然是最后一杯,唐風倒沒拒絕,韓果兒在身邊裝作很關切的模樣,看著唐風和乃猜碰杯,仰頭喝下。

    就很辣,應該是烈性酒,這邊人口味很重,這一點唐風是深有體會。

    喝完,乃猜又是一番聒噪,最后才帶著人離去,走之前還特意告訴唐風自己留人在隔壁房間,晚上有什么事直接找他們就行。

    ……

    人走完,門關上,唐風靠在門框上,韓果兒則如蒙大赦一樣,頓時輕松了下來。

    而唐風則皺起了眉頭,他感覺到了一絲異樣。

    眼見唐風靠在門框上,神色有些反常,韓果兒冷著臉上前問道,“怎么了?”

    唐風定定神,“不對,他給我的酒里下了東西……”

    韓果兒瞬間臉色大變,急忙往前兩步,緊張的問道,“他給你下毒藥了?”

    唐風搖搖頭。

    “不是毒藥……那是什么藥?”

    唐風干咳了一聲,“他下的是舂藥。”

    話一出口,韓果兒愣了楞,隨即反應了過來,瓜子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一直紅到了脖子根兒……

    表情有些僵硬,平時如此強勢的她此時卻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過了一會兒,韓果兒意識到了自己的反應有些大,微微側身,“胡說,她為什么要給你下那藥。”

    “他想看看我們是不是真夫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