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第002章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第002章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話說的很堅定,沒有絲毫的遲疑,但這下卻讓韓果兒有些不知道怎么辦了。

    她馳騁沙場多年,卻從沒有像今天這樣臉紅過,平時再怎么強勢冷血,再怎么像別人說的像男人,但終究還是個女人。

    “什么……意思?”

    說話的時候都有些結巴了,顯然這種氣氛,這種場合之下,她已經完全沒有平時的那種判斷力和應變能力。

    “你說呢?”

    “這個乃猜表面上看起來老實憨厚,其實內心狡猾的很,你沒有看到他走之前,專門把自己的兩個手下留下,住在了我們隔壁嗎?”

    韓果兒一愣神,隨即反應了過來,“你是說,他留人是為了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

    緩緩點了點頭,唐風走到沙發邊坐下,“除此之外,還有其它原因嗎?”

    韓果兒臉燙的有些難受,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現出自己的害羞,一向要強的她可不愿意在這個一直狂妄的讓自己不滿的男人面前暴露出弱點。

    “哼,這都是你猜的吧?”

    “推測自然就是推測,但這藥勁兒卻是真的。”

    唐風當然有辦法消除掉自己體內的舂藥成分,但是他不能這么做,因為乃猜既然這么做,一定是心里已經產生了懷疑,自己現在的身份只不過是一個商人,普通人而已,既然是普通人,理所當然的也就沒有能力去除掉體內的藥劑成分。

    如果自己不按常理出牌,那就算是露出馬腳了。

    “那……我們該怎么辦?”

    許久之后,臉上的紅暈散下去不少,韓果兒抱著雙臂,靠在窗邊問道。

    唐風撓撓頭,“你先洗澡吧。”

    這話一出口,韓果兒臉唰的一下又紅了,眼睛瞪著唐風,“你想干什么?”

    “我可告訴你,你要有什么想法,現在立馬廢了你!”

    軍人就是軍人,她可不是一般的小女孩。

    “干什么?我說你這個女人怎么蠻不講理?下飛機之前是你告訴我,咱們要扮的像真夫妻一點,現在人家試我們,我們除了順水推舟之外,有別的辦法嗎?”

    唐風心里清楚,今晚必須得把戲演的真一些,不能露出絲毫的馬腳,在沒有取得這個乃猜的信任之前,自己二人恐怕沒有機會從那個翻譯線人得到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正因為如此,綜合考慮之下,唯有一步步來,不能著急。

    唐風說的頭頭是道邏輯縝密,韓果兒想了半天,眼睛瞪的老大,就是沒法反駁。

    說來她的年紀也不小了,該知道的心里自然都知道,只不過這么多年以來,一直都在軍隊中度過,連談戀愛都沒時間,更別提和男人發生點什么了。

    再加上她的脾氣直,一般的男人也根本鎮不住她。

    牙咬著嘴唇,韓果兒抱著雙臂靠在床邊,不時用眼睛的余光看著坐在沙發邊上的唐風。

    一米八幾的個頭兒,身材精瘦,國字臉,刀砍一般的有棱有骨,算不上多帥,但即便放在部隊里,他這身材也算得上標準,樣貌也屬于中上。

    長的沒什么說的,但就是太過于傲慢,根本不把別人放在眼中,這讓一向就傲氣的她簡直無法忍受,因此心中對他一直有怨念。

    內心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不知不覺間,她覺得周身都如火烤一般的燥熱起來,心跳的頻率也有些不正常的加快。

    她不禁在內心之中不斷的詢問自己,“為了任務完成,真的要犧牲掉自己的第一次嗎?”

    還是和自己相處不到幾天的男人。

    看著唐風,她猶豫了一會兒之后,狠了狠心。

    自己那么多戰友和同伴為了完成任務連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不要,自己付出這一點又算得上什么?更何況這個男人長得不錯,也不老,就算是給她點便宜了!

    想到這里,她把心一橫,“那你等會兒,我先去洗澡。”

    唐風靠在沙發上,點點頭沒說話。

    溫熱的水流自身上流過,她感覺到了一絲前所未有的舒服,抬頭看著鏡子中自己絕美的凹凸有致的身體,韓果兒嘴角揚起了一抹淺笑。

    裹上浴巾,走出衛生間,韓果兒看著唐風,“你……也去洗洗吧。”

    身體本就在藥物的作用下發熱,那種壓抑在心底的渴望如火炬一般被點燃,正像邪火一般肆虐在體內。

    “嗯。”

    答應了一聲,唐風進了衛生間。

    打開淋浴器,噴出的居然是熱水,本就燥熱的身體感覺到更加的不安起來。

    無奈,他打開涼水開關,任憑冰冷的水澆在自己身上,這樣才算壓制住了體內那股火焰。

    洗完澡,裹上浴巾,走出衛生間。

    不知什么時候,房間內的大燈已經被關掉,只留著床頭的一盞小燈亮著。

    房間內光線自然是有些昏暗,二人獨處,不免有些獨特的感覺,有些曖昧……

    擦著頭發,韓果兒居然沒回答自己,唐風往前走了兩步,看到韓果兒直直的躺在床上,衣服整齊的堆在旁邊,浴巾也扔在了一旁,被子蓋到了胸脯處。

    眼睛閉著,呼吸有些不均勻。

    一愣,韓果兒這是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

    “你……干嘛?”

    韓果兒閉著眼睛,臉上瞬間出了一絲紅暈,聲音居然史無前例的糯軟起來,輕輕的張了張嘴唇。

    “干……”

    唐風腦子嗡的一聲,隨即明白了過來。

    不禁有些好笑,也感覺有些好玩,這個女人估計是在軍隊中待的時間長了,生活方面幾乎沒什么別的心思,單純的有些可愛了。

    “那你可想好了,我可是老手,很猛的。”

    韓果兒長吸了口氣,睜開了眼睛,居然有些柔軟的看了唐風一眼,“我頂的住,我愿意,我這點付出和我那些死去的戰友比,又算得上什么……”

    擦頭發的手不禁停下,唐風一時間逗逗這個姑娘的心思被擊打的消失無蹤。

    床邊久久沒有動靜,韓果兒疑惑的看向唐風,只見他有些怔怔的站在原地。

    “怎么了?”

    臉紅撲撲的,她現在甚至覺得自己有些像著急的想被那什么的女人一樣,簡直了。

    “沒什么,把衣服穿上吧。”

    這下輪到韓果兒懵了,愣了楞,不解的問道,“怎么了?”

    “沒怎么。”

    “那你干嘛不……”

    有些話實在是不好說出來,她只能是省略掉。

    “我怕吃虧。”

    “你!”

    “不要臉!”

    唐風笑了笑,露出一副賤兮兮的表情往前湊了湊,“我可是冰清玉潔,豈能是誰想睡就能睡的?”

    韓果兒氣的瞬間就從床上坐了起來,這一坐不要緊,她之前可是把所有衣服都脫掉的,一著急,根本就沒有想起這件事,一下子,上半身直接露在了唐風面前。

    唐風也沒反應過來呢,眼神很正常的往前看,這一下,看了個真真切切!

    嗯,很大。

    還很圓!

    迎著唐風的目光,韓果兒低頭一看,氣血瞬間上涌!

    走了光了!

    拉被子的同時,暴喝出聲,“我跟你沒完!我要殺了你!”

    收回眼神,唐風很是無辜的捂著眼睛,“咱得講理啊,衣服是你自己脫得,坐是你自己坐的,跟我有什么關系?”

    韓果兒被又羞又氣,她對男女之事方面的思想其實是很保守的,在她老家那邊,但凡是女孩子的身體被某個男的看到,那她不管怎么樣都得跟這個男的過一輩子。

    不得不說這是落后的封建糟粕思想,但思想就是思想,韓果兒這么多年卻一直沒有改掉這個思想。

    沒辦法,打小受的影響就是這樣,長大了想改過來那就不容易了。

    看著捂著眼的唐風,她也自知是自己的問題,拉起被角蓋住自己身體,尷尬的不行,轉移話題道,“那……我們該怎么辦?”

    “萬一真被看出來什么,那就功虧一簣了。”

    唐風這才睜開眼睛,點點頭,“那當然了,肯定不能讓隔壁的人發現什么端倪。”

    韓果兒愁的不行,繼續緊鎖眉頭問道,“那該怎么辦?”

    看著韓果兒紅撲撲的臉蛋,唐風裝出一出沉思的模樣,摸著下巴。

    “我倒是有個法子。”

    “不是真做吧?”

    韓果兒緊張的問道。

    搖搖頭,她這才放下心,“那你說,什么法子能讓隔壁的人信。”

    “真戲假做!”

    聲音傳進韓果兒耳中,她一愣,“這……是什么意思?”

    唐風抱著雙臂,來回走了幾圈,“真戲假做的意思就是,我們不是真做,但得裝出我們是真做了才行。”

    韓果兒聽的云里霧里,“你說清楚。”

    “就是,等會關了燈,你開始叫……床……”

    韓果兒的臉,再一次光速般的通紅起來,雙手抓緊了被子角,牙齒緊咬著嘴唇。

    這個叫自己當然知道,但是如此羞澀的事,她以前從來都沒想過,更沒有做過。

    關鍵的問題是,她不知道那個叫聲是什么樣的,沒聽過,就學不出來,更別說現在面對一個大男人,讓她這樣,更難做了。

    “那個叫聲……我不會……”

    “我是真不會,以前一直在部隊,哪里做過這種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