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章 真戲假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章 真戲假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韓果兒一臉手足無措的模樣,看的唐風有些想笑,他也做過軍人,知道在軍營里根本沒時間也沒有機會接觸到外面的世界,這些事情不知道不懂,也正常。

    想了想,唐風站起來,“不會?不會你可以學啊?”

    韓果兒一尬。低頭,聲音有些軟綿綿的說道,“那聲音……怎么學?”

    這年頭可是信息時代,網上什么東西都有,想要學習這個那還不容易?

    “你在軍營腦子呆成木頭做的了?”

    韓果兒一氣,無奈自己衣服也沒穿,不敢做太大的動作,用一只手指著唐風,“你是不是想挨揍?”

    這姑娘脾性烈的很,唐風沒搭理,繼續道,“好吧,那我就做一回好人,教教你。”

    說完,坐到了酒店內的電腦前,敲敲打打之后,電腦頁面上成功出現了一個滿是那種畫面的頁面。

    “諾,過來自己學習學習吧。”

    看著電腦上滿是那種視頻和圖片的頁面,韓果兒臉不覺間又紅了。

    “早就看出來你不是什么好人,流氓!”

    一聽這話唐風不開心了,“哎我說你這個女人,我好心幫你你這樣說我,你要不看我關了,完了你自己想辦法去!”

    韓果兒哪里懂這些東西,也不敢拒絕,只能是拉著老臉道,“別,算了,我看……”

    為了完成任務,這點事情她還是愿意做的。

    抓起床邊自己的浴巾裹住身體,韓果兒下了床。

    浴巾的長度有限,裹住了隱私部位,下半身膝蓋以下的部位盡數露在外面。

    韓果兒的這種瘦不是節食刻意的那種瘦,而是十分健康的,自然的瘦,肌肉線條十分流暢,但又不過分,看著很美。

    有些感覺尷尬的坐到電腦桌前,韓果兒抬頭看了一眼唐風,臉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那個……你能不能轉過去?”

    唐風抱著臂站在旁邊,沒好氣的一笑,轉過了身。

    沒等一會兒,身后聲音再次傳來。

    “那個……你有耳機嗎?我怕這個聲音太大……”

    唐風轉過身,一攤手,“不好意思,沒有。”

    露出失望和難看的神色,韓果兒只能扭頭看著電腦屏幕,挑了一個看著還算不是那么過分的視頻,按下了播放鍵。

    頓時,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個房間,典型的日式裝修風格,進度條往前走,鏡頭一轉,房間內的床尚,一個清純可愛的美少女跪著,身前站著一個長相極其猥瑣的男子。

    看到這一幕,韓果兒臉通紅了,一直紅到了脖子根兒,那紅的程度連唐風都有些吃驚。

    “什么啊!”

    啪的一聲,按下了顯示屏的關機鍵!

    一驚一乍的,讓唐風很是無奈,恨鐵不成鋼的看了韓果兒一眼。

    “又怎么啦?”

    “那個……那個女的長得人模人樣的,怎么用做那種事……”

    唐風雙手抱頭,“你問我?”

    “我問誰去!”

    韓果兒氣的不行,但又實在是沒辦法,那樣的畫面簡直對她來說就是不堪入目,視覺沖擊感太強了,第一次看,有點接受不了。

    “你要是不想看,我也不逼你。”

    唐風說完,往床尚一趟,擺出一副你隨意的樣子。

    韓果兒坐在電腦桌前,如熱鍋上的螞蟻,她這次是主動請求來執行任務的,什么樣的場面都想到了,但就是沒想過會來這么一出兒,戰場她都不怕,但遇到這事兒,傳統的那種廉恥心讓她實在感覺難以接受。

    但是看到床尚躺著的唐風,韓果兒心一橫。

    這才來第一天,怎么樣都行,就是不能讓他小看了自己,要是真退縮了,那不就真的如唐風臨走之前給高良儒說的那樣,自己就是拖累?什么忙都幫不上?

    不行,自己得看,這么點事,不可能難倒她!

    心一橫,韓果兒重新打開了電腦。

    隨即,屏幕上再度出現了之前的畫面,按下播放鍵,視頻繼續……

    畫面房間內的美少女和猥瑣男親密一會兒之后,正式進入了主題。

    很甜,和好聽。

    韓果兒大紅著臉,煎熬一般的看完了。

    她的心隨著視頻的進行不斷地跳動著,緩慢的加速,最后真的成了臉紅心跳。

    從小到大,這還是她第一次看這樣的視頻,畫面中的事情,也是她頭一次見。

    最關鍵的是,她是一個二十來歲,正是年輕的時候,加上之前從來沒看過,這第一次看就顯得反應更大。

    心臟狂跳著,她身體之中生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從前自然也有過,但是從未像今天這時候如此的強烈,就像如紙箱包著的火焰一般,那熊熊的烈火隨時都將沖破紙箱……

    她不傻,知道這是一種什么沖動,多少年了,因為種種原因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個人問題,這種事情就更無從談起了。

    雖然在別人的眼中她從來都是一個“女漢子”般,或者比漢子更男人的存在,可是她本身就是個女孩子,每當夜深人靜,她還是會想那些若有若無的事情。

    人性如此,又怎么可能抗拒得掉呢?

    轉頭,唐風躺在床尚,頭枕著雙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定了定神調整了一下呼吸,她依舊如之前那樣冷冰冰的開口,掩飾掉心中的那種渴望和烈火出籠般的感覺。

    “喂,我看完了。”

    聞聲,唐風坐了起來,“看完了?”

    韓果兒點點頭,“嗯。”

    “學會了嗎?”

    看是看完了,但是自己究竟能不能學的出來,韓果兒還真沒想。

    一蹙眉,韓果兒低了低頭,“這個……我還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學的像不像……”

    唐風想笑但沒笑,憋著道,“哦,那這樣吧,你叫幾聲我聽聽,就當我是評委了。”

    韓果兒一愣,沒好氣的看了唐風一眼,“你……”

    “看著你,我叫……叫不出口。”

    無奈的一趟,“我說你怎么那么多事?再讓你磨蹭會兒,都天亮了!”

    雙手緊緊的捏在一起,韓果兒也知道不能再耽擱了,“喂,那個……那我學,你聽著……”

    唐風重新坐了起來,一抬手,“開始吧。”

    韓果兒低著頭,醞釀了好半天,把頭深深的埋下,發出了極小的一聲。

    “嗯……”

    “學貓叫呢?”唐風戲謔道。

    韓果兒臉紅的不行,抬起頭恨恨的看著唐風,“你!”

    “要是沒學會的話,可以再看一部,學習嘛,就是得堅持。”

    韓果兒氣的沒脾氣,秀眉緊蹙,頓了頓,伸手一狠心,狠狠的擰了自己一把!

    “嗯……”

    這一聲,很大,很刺激。

    唐風抱著雙臂,滿意的點點頭。

    “嗯,就是這樣,來吧,床尚來。”

    “干嘛?”

    “爬床尚叫啊。”

    “還得這樣?”

    韓果兒感覺自己被玩壞了,但是沒辦法,唐風這要求又不能說是針對自己。

    心里一恨,以后找機會,好好整整他。今天就算是認了!

    想到這里,韓果兒手拉著浴巾,走到了床邊,躺了上去,蓋上了被子。

    唐風也沒閑著,走到窗邊將窗戶打開,而后轉身看著床尚躺著的韓果兒,“行了,可以開始了。”

    深吸了一口氣,韓果兒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唐風往窗邊一靠,饒有興趣的抱著臂膀看著聽著韓果兒躺在床尚叫。

    嗯,畫面太美。

    不過這個韓果兒平時看著大大咧咧像這男人,叫起來的聲音還是很女人的,很得島國美少女的真傳。

    叫了幾聲,韓國人一歪頭,紅著臉道,“可以了嗎?”

    唐風搖搖頭,“不行,最起碼半個小時以上。”

    “你!”

    “你故意的!”

    唐風一攤手,“你這話可就沒道理了,我這么年輕,怎么可能一分鐘就結束了?最起碼半個小時往上!”

    “不要臉!”

    韓果兒沒辦法,只能是硬著頭皮繼續。

    于是,偌大的房間內,韓果兒銷。魂的聲音此起彼伏,房間的隔音效果很一般,隔壁乃猜的兩個手下聽到這聲音,趕緊給自己老大發了信息,告知二人的確是在做那事兒。

    半個小時,韓果兒感覺就像是過了好幾年一樣,結束之后,臊的臉通紅通紅的,轉過了身,不敢看唐風。

    戲演完了,時間也不早了,該上床睡覺了。

    于是,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房間很大,但是大床房,房間內只有一張床。

    “往里邊挪挪,我也要睡覺了。”

    站在床邊,唐風打著哈欠說道。

    韓果兒感覺平地炸雷一般,猛的睜開眼睛,瞪著唐風。

    “你說什么?”

    “我要睡覺。”

    “不行,只有一張床,你睡這兒我睡哪兒?”

    “那是你的事。”

    “你這個男人能不能……”

    沒說完,便被唐風打斷,“我該有點紳士風度是吧?拜托,這里是熱帶,你妹感覺到很潮嗎?我要不睡床,睡地上?你沒點常識?”

    韓果兒被懟的一句話都說不出,確實是這樣,老撾地處熱帶,空氣很潮,睡地上根本不現實,那樣很容易生病。

    無奈,她往邊上挪了挪,“上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