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圈套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一章 圈套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脫掉鞋子上了床,把被子往身邊拉了拉,韓果兒又是一扭頭。

    “一人一半,不許過線!”

    “你沒事吧?”唐風無語道。

    “反正就得這樣,你要不答應,就下床睡去。”

    沒好氣一點頭,唐風躺下,很快睡去。

    唐風心大,很快睡著了,但一邊躺著的韓果兒就睡不著了,心里亂糟糟的,說不出的壓抑。

    這種壓抑倒不是來自于其它地方,而是源于內心深處,畢竟到了這個年紀,正是那種需要畢竟旺盛的時間,以前沒有接觸過,沒有見過更沒有想過,自然就不會有太多的想法,但這東西很奇怪的一點就是,如潘多拉魔盒一般,打開之后想要再關上可就難上難了。

    胸口像燃燒著一團火焰,韓果兒枕著雙手,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

    無限的思緒涌上心頭,這里雖然是一國的首都,但夜晚卻很是安靜,身在市區之內卻很少聽到其它的嘈雜聲。

    越安靜心頭的那種感覺便強烈,身邊的男人呼吸均勻而緩慢,就如同一只小貓伸出爪子在撓心口一般,她扭頭看了一眼,唐風閉著眼睛,已經睡著了。

    剛才電腦畫面中的一切不斷的在腦海中重復出現,視覺的刺激激發了感官的刺激,也直到今天,她才知道那種事是這樣做的。

    不知道還沒事,現在知道了,更難受了。

    再度扭頭,唐風依舊睡著,“說的沒錯,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輕聲,帶著一股子幽怨,她輕聲責怪了一句,這才翻身,逼著自己睡去……

    第二天一早,唐風被一聲尖叫驚醒,緊接著,感覺臉部生生的疼,茫然而生氣的睜開眼睛,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眼睛一睜開,唐風有些懵。

    自己的臉貼在韓果兒的胸脯上,還不偏不倚正好躺在兩座“山”的中間!

    剛醒來,有些瞇瞪,他還無意識的蹭了蹭。

    嗯,感覺很柔軟。

    很舒服。

    不得不說,這姑娘身材是真好,簡直就是溫柔鄉!

    韓果兒愣了,她也剛醒來,看到這一幕尖叫一聲過后,傻傻的看著貼在自己胸口的唐風。

    這個臭男人,貼著就貼著吧,還過分的噌了噌!

    抬腿,發力,一腳踹在唐風的胯骨上,想要把他直接給踹下床。

    一腳踹出去,韓果兒愣了。

    唐風身體只是微微動了動,臉依舊貼在原位置沒有動,甚至隨著身體的微動,還帶著自己的胸脯動了動。

    腦子嗡嗡作響,韓果兒呼吸急促了起來,大聲喝道,“唐風!”

    這下唐風是真醒了,急忙爬了起來,看著整張臉都漲紅的,撓撓頭,“那個……不好意思,我……”

    韓果兒又羞又憤,用被子蓋著自己,“唐風,你真不要臉!”

    一瞪眼,“小點聲,你想暴露是不是?”

    韓果兒氣的拳頭都捏的咯吱作響,“不要臉!”

    說完,抬腿就是一下,但唐風又不是吃素的,伸手一把抓住了踹來的長腿。

    “別蹬鼻子上臉啊,剛才那一腳我都沒說啥,又來。”

    韓果兒有些吃驚,按理來說自己的腿法是很好的,雖說是女人,但力量不差,剛才那一腳使了很大的勁兒,唐風直接沒動,自己這下又是突發踹的,他居然一把就給自己抓住了,而且顯得很輕松的模樣。

    吃驚,她微蹙眉頭,心里感覺到了不對勁,這才開始有些明白,為什么自己的領導對唐風那么恭敬。

    想歸想,自己腿還捏在唐風手中。

    她看了一眼,這個動作簡直有些邪惡,自己本來就沒穿衣服,搞不好又得走個光,想起剛才那一幕,她是又氣又羞。

    “放開!”

    她冷冰冰的喝道。

    唐風這下就不開心了,反而是發力往上一抬,“你踢我還有理了?”

    眼看再網上抬就要走光,韓果兒一拉被子蓋住大腿,“你趕緊放開!”

    “道歉!”

    唐風傲慢的說道。

    “什么?我給你道歉?”韓果兒不可思議的看著唐風,心里簡直氣壞了。

    “不然呢?我好端端的哦睡著覺,好家伙,你這連著就是兩腳,難道不應該道歉?”

    說著,唐風又是一抬手,韓果兒的柔韌很好,腿又被抬高了幾分,被子都快擋不住了。

    “你!”

    “你快點放開,我是女的!”

    唐風不屑一笑,“女的怎么了,女的犯錯也得道歉,你不道歉,我就不放。”

    “你再不放我可動手了,你別忘了,我之前可是特戰隊出身的。”

    “得了吧,你就是把特戰隊帶來一起上,我都不怵,更別說你一個人了。”

    韓果然胸脯不斷的起伏著,氣的夠嗆,簡直是哭笑不得,可是現在這局面,自己打又打不過,好像是真的沒有其它辦法。

    恨恨的嘆了口氣,“好,我道歉,對不起。”

    無奈之下,她也只能是道歉,不然的話確實是沒有辦法了,總不能一直保持這么一個姿勢。

    “這還差不多……”說著,唐風收手,放開了韓果兒的腿。

    “等等!”

    剛準備下床去洗漱,韓果兒叫住了唐風,聲音帶著冷意。

    “怎么了?”

    “你剛才趴在我身上……”

    聽到這句,唐風點點頭,“哦,我睡著就那樣,習慣了,你放心,那都是睡著之后的事,我啥也沒看到。”

    說完,穿鞋徑直往衛生間走。

    “真不要臉!”

    韓果兒罵了一聲,羞憤之下卻也無可奈何。

    洗漱,刷牙,穿衣服,等一切都收拾好,乃猜的人也來了。

    下樓吃飯,算是一頓早飯,吃過之后乃猜帶著唐風和韓果兒乘車,一路往山里走,因為身份是木材商人,今天也是該開始說生意的事兒了。

    一路上,乃猜的車在前面,翻譯自然也在前面,二人根本找不到和他接頭的機會。

    沒有機會就不敢貿然接頭,一旦被人發現端倪,后果難以預料,臨走之前看過資料,朗貢在這里的手下很多,天知道這個乃猜是不是朗貢的人。

    因此不敢暴露,也不能暴露。

    至少,要拿到線人手中關于朗貢的情報之后才可以,要不然,鬼知道朗貢現在藏身何處。

    車子一直往深山中開,萬象是首都,但周圍的熱帶雨林面積很大,整個國家沒有什么工業基礎,每年也就靠賣點自然資源,例如這些木材,以此獲得經濟利益。

    山間的路不好走,車子顛簸的厲害。

    韓果兒沒覺得有什么,車子晃來晃去的,她也像沒什么是一樣,畢竟以前吃過的苦太多了,這點事根本就算不上是什么。

    “你現在的身份是貴婦,老板的女人,裝的嬌嫩一點。”

    車上就四個人,前面的司機和副駕駛都聽不懂漢語,唐風貼在韓果兒耳朵邊,小聲說了一句。

    扭頭,看了唐風一眼,韓果兒眼中露出狐疑,顯然沒有明白為什么要這樣。

    恨鐵不成鋼的一嘆氣,“細節決定成敗,你是貴婦,老板的女人,這么顛簸的車,貴婦人能沒感覺?”

    經這么一說,韓果兒明白了過來,隨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另一邊的車窗外。

    接著,韓果兒埋怨了一路,雖然兩個司機聽不懂漢語,但語氣是聽出來了,到達了目的地之后,乃猜一下車便是烏拉烏拉一陣的道歉,翻譯過來之后說什么這里條件差,讓二人受苦了,真是很抱歉云云……

    唐風擺擺手示意沒事。

    環顧四周,眼前所處的地方是一個村子。

    很普通的農村,入眼沒有一點現代化的痕跡存在,房子基本都是木頭蓋的,更有的屋頂只是用泥土加茅草,連瓦片都沒有。

    貧困的程度讓唐風和韓果兒都有些意外,這簡直就是國內幾十年前的模樣,甚至還要更窮。

    “楊總,夫人,這邊請。”

    乃猜的話經過翻譯傳到耳邊,唐風點了點頭,二人跟著前面的眾人往一戶農家走去。

    一戶很平常的農家,進到院子里,左手邊是一個四面暢風的類似庫房的廠房,里面存放著大量的木頭。

    一進到院子,一股特殊的木香傳來,看著這些木頭,唐風心頭有了輸。

    檀木,院子里堆的全是檀木。

    這是一種極為珍貴的木材,在國內現在幾乎已經沒有了,因為稍微有點錢的人都喜歡用檀木做家具,對于木材的消耗太大,而檀木本身生長周期又很長,幾十公分直徑的紫檀,生長周期甚至都要幾百年,幾乎和不可再生的資源一樣。

    看著滿院子的檀木,唐風點了點頭。

    拉著韓果兒往前走了幾步,到了庫房,乃猜和他的手下們也都跟了上來。

    “楊總,這樣直徑的檀木,不是我吹牛,全球也找不到多少了,哪怕巴西那里,也沒多少資源了。”

    乃猜的話經翻譯傳到唐風耳朵里,他皺起了眉頭,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這些木頭。韓果兒看唐風神色有些異常,伸手拉了拉他衣服。

    唐風沒搭理,扭頭看向了剛剛說完話的翻譯,也就是異事局所說的線人,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那人看唐風眼神不對,神色有些緊張起來,但隨即唐風豎起了大拇指。

    “這么好的木材,我還真是頭一次見,告訴乃猜老板,這些貨,我全要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