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二章 叛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二章 叛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翻譯的臉上如蒙大赦一般放松了下來,并沒有過多的懷疑,趕緊幾步走到老板乃猜身邊,烏拉烏拉給他說了幾句什么,應當是原文翻譯了唐風的原話。

    乃猜之前臉上還繃的很緊,看樣子很是緊張,神色較之前顯得有些不自然,當聽到翻譯將唐風的話轉述之后,長出了一口氣,仰頭大笑。

    “楊總真是好眼力,早就聽說楊總為人爽快,做生意很是干凈利落,看來真是名不虛傳。”

    乃猜的話被翻譯過來,唐風一聽,也跟著哈哈一笑。

    身邊的韓果兒看著眼前這一幕,總感覺那里有些不對,唐風剛才看那一堆木材的眼神和表情,雖然有些像做生意前謹慎,在仔細查看木材,但多年的經驗和閱歷告訴她,事情可能并沒有那么簡單。

    與此同時,她也越來越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沒有之前想的那么簡單了。

    接著自己也仔細看了看庫房內堆著的木材,就是很正常的紫檀木和黑檀木而已,這她都認識,并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思緒還未收回,唐風那邊已然接過了乃猜手下遞過去的工具箱,看他那一臉波瀾不驚的樣子,就好像這一切都是事先商量過一樣,順理成章。

    工具箱拿到手,唐風拎著箱子進了庫房,順手還拉起了韓果兒的手,一起進了庫房。

    “你要做什么?”

    一邊走著,韓果兒有些不解的小聲問道。

    “別說話。”

    唐風聲音很小,但語氣卻十分的嚴厲,韓果兒此時心里居然生不出半分敵意,乖巧溫順的被唐風牽著,往前走去。

    乃猜等人沒有跟上前,而是站在原地等唐風查驗。

    來到庫房,兩撥人相距十幾米開外,放下工具箱,唐風蹲下身。

    “你這是做什么?”韓果兒也跟著蹲下,這時候距離遠了,小聲說話猜那邊聽不到。

    唐風打開工具箱,順手拿出來一把小木措,扭頭看著韓果兒,“不懂?”

    韓果兒搖搖頭,“不明白。”

    手里拿著木措,唐風小心翼翼的從眼前的一根原木上磨下了一小撮木渣放在手心里,用鼻子聞了聞。

    “做木材生意的人,哪有不驗貨直接給錢的,那樣一看就不是正兒八經的木材商人。”

    韓果兒點點頭,不禁露出有些難以置信的神色,“你怎么懂這么多?”

    唐風一邊裝模作樣的嗅著,一邊淡淡說道,“不懂這么多,恐怕咱們早就暴露了。”

    撇撇嘴,韓果兒一時間居然感覺有些慚愧,但看著唐風一臉認真的樣子,她想起了剛剛唐風初次見到這些木頭時的神色。

    “你剛才看了半天這些木頭,臉色有些不對……”韓果兒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將手中的木渣子倒進工具箱中放著的酒精之中,唐風沒抬頭,“你什么都沒發現?”

    這一句反問著實讓韓果兒有些莫不著頭腦,一撇嘴,“別賣關子了,說吧。”

    微嘆了口氣,唐風輕哼一聲,“真不該帶你來。”

    “我說你這人怎么這樣!”

    韓果兒明顯有些不高興了,臉板著,責怪的口吻說道。

    倒入酒精中的木渣子變成了深紅色,唐風拿著搖晃了兩下,扭頭繼續道,“好,我直接點跟你說。”

    “咱們進套了……”

    腦子“嗡”的一聲,韓果兒猛的心驚,腦海中快速回憶從下了飛機到現在發生的一切,但沒有覺得哪里不對。

    “什么意思!”

    自己沒發現歸發現,她知道唐風絕對不會無風起浪,肯定不會瞎說,于是追問道。

    唐風將酒精倒掉,瓶子放回原處,“意思就是,這是個圈套,咱們從一開始到老撾,就進了套兒,明白了嗎?”

    聽完這句話,韓果兒神經瞬間緊繃了起來,起身就想抬頭看,這是人應激的反應。

    唐風見此,一把將剛剛準備起身的韓果兒拉住,“你想干什么!”

    “想暴露是不是!”

    韓果兒心里始終不明白,怎么就進了圈套了,那個翻譯可是自己的仙人,如果真的像唐風所說,他也應該之前就說才對。

    怎么想都不應該走到這一步才對。

    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她想破頭都想不明白。

    “我不相信,一切都好好,怎么就進圈套了,這不就是等于說我們已經暴露了嗎?”

    唐風冷哼一聲,“你以為呢?不過現在我們唯一占據的一點就是他們還不知道我們已經暴露,我們如今只有將計就計。”

    “那我們的線人,那個翻譯?”

    唐風將工具箱合上,冷笑了一聲,“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他早就不是你們的人了,雙面特工啊,真是演的一手好戲。”

    韓果兒瞬間感覺渾身有些無力,線人反水,這消息一瞬間讓他有些感覺不能接受。

    要知道,線人的重要性太強了,而且他掌握的東西太多,一旦他反水,勢必會產生一系列的連鎖反應,這帶來的后果將是不可預知的。

    來之前她想過無數次任務失敗是如何的,但是從來沒有想到線人會背叛自己,這樣的話,那就證明異事局的行動從一開始就是失敗的,這個決定一開始就是錯誤的。

    渾身開始出汗,事態的發展完全出乎了韓果兒的意料,這讓她一時間有些發蒙。

    “怎么可能,為什么會這樣?”

    不禁小聲的嘟囔道。

    唐風將工具箱放好,“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看我的眼色行事,記住,你要表現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明白嗎?”

    韓果兒茫然無措的點點頭,“記住,你是軍人!”

    說完,唐風站起了身,韓果兒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也跟著站了起來。

    “嗯,確實是難得的料,沒一點問題。”

    乃猜聞言笑容滿面的點點頭,“那當然了,別說在東南亞,即便是放在全球,那也是獨一無二的!”

    唐風哈哈一笑點點頭,“行,這些貨我照單全收,至于價格方面的事,咱們回去再商議?”

    “好好好,既然貨楊總都看的上,那價格的事咱們不著急,慢慢商量,剛好讓我有機會帶楊總在萬象好好玩玩。”

    “行,那我就客隨主便,聽乃猜老板的安排。”

    說完話,乃猜準備就往回走,但唐風伸手攔住,說第一次到老撾的村子里,想四處走走轉轉,權當是旅游。

    這要求剛一提出來,乃猜臉色閃過一次疑惑和不安,但隨機恢復如常,笑著說好,讓自己手下陪唐風一起去。

    能聽到二人說話的,就那個翻譯一個,陪,那也只能是這個翻譯陪。

    于是,唐風和韓果兒一起,跟著所謂的線人翻譯出了院子,在村里周圍轉了起來。

    老撾的經濟發展落后到讓人觸目驚心,但窮是真的窮,可并不代表人家這里的農民生活不幸福。

    路上,走到村莊角落的時候,翻譯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說道,“兩位可是帶著使命來的?”

    韓果兒就覺得渾身一瞬間就發燙,這個叛徒到這個時候還在繼續演戲,看起來真是想把自己二人帶向深淵。

    可惜高良儒當年苦心培養,卻看錯了人,花了這么長的時間,這么多的精力,總終養成了一條專咬自己人的狼!

    翻譯一開口,韓果兒內心有些很難平靜,畢竟這個線人在志氣她們都是很信任的,包括以前那么多戰友出事他們都從來沒想過問題會出現在這個人身上。

    因為這個人也是軍人出身,燕京軍區偵查大隊的偵察兵,沒想到,最終會變成這個樣子。

    唐風知道韓果兒有些很難接受,于是搶先開口道,“沒錯,你在這兒多年了,辛苦了!”

    說著,伸手和這個一臉堅毅像是看到親人一樣激動的男人握了握手。

    “應該的,都是為了完成任務嘛,談不上幸苦二字。”

    這邊韓果兒努力壓抑著內心的憤怒,她親手殺掉這人的心都有,但是這個時侯,無疑她是得聽唐風的,要不然真的會壞了大事。

    “兩位能在形勢這么嚴峻的情況下還義無反顧的來這邊,我真是深受鼓舞,二位放心,我這邊得到的情報都藏在一個隱秘的地方,等會回了萬象,我一定會想辦法盡快把情報交給二位,好讓你們進行下一步的行動。”

    唐風滿臉感動的點點頭,“好,真是感謝你了,還這么年輕卻肩負如此巨大的任務,一個人潛伏在這里這么多年,真是不容易。”

    翻譯嘿嘿苦笑兩聲,臉上也是愁容道,“都不容易,唉,出來這么多年了,我倒沒什么,就是家里的老人不容易啊,養我這么大,老了我卻不在身邊……”

    說著說著,這人居然摸起了眼淚,著實演技很是精湛。

    “兄弟,沒事的,你你告訴我一聲家人在哪兒,我回國之后一定帶妞回去看望看望,也算是為你做點什么了。”

    本來是一句再正常不過的話,按理來說如果是真的臥底,最想知道的自然是家里人的消息,但這個翻譯一聽唐風要幫自己看看家人,臉上頓時有些不自然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煩你了,都這么多年過來了,我也還有一兩年就可以回國了,就不麻煩你們了。”

    看著此人如此反常,韓果兒終于相信,這個人確實已經成了叛徒,成了反咬自己人的惡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