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四章 狐貍尾巴露出來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四章 狐貍尾巴露出來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乃猜老板,你這是什么意思?”

    唐風有些明知故問的問了一句,這溫泉倒著實不錯,唐風泡在里面,只覺得周身舒泰。

    乃猜慵懶的摸了摸臉上滲出的汗水,放浪的笑到,“楊總啊,見外了不是?你大老遠過來,生意方面上這么的爽快,也該享受享受不是?”

    這個乃猜要真的只是一個小商人,那唐風倒確實挺喜歡的,畢竟和他談事情讓人很舒服,想事情也很周全。

    可惜了,他不是個簡單的小商人,而且現在生意已經談成了,只要木材起運,估計他們應該動手了。

    這倒不得不說他們這幫人想的還是很周全的,幾乎可以說是天衣無縫,要不是那個翻譯線人露出一系列的破綻,恐怕他們這個計劃就可能真就成了。

    “乃猜老板,不用這樣吧?再者說你還給我找兩個,這恐怕……”

    乃猜笑著一擺手,嗚啦嗚啦說道,“楊總你比我年輕多了,這兩個你肯定能搞定,放心吧,今晚玩盡興了,明天我帶楊總在老撾接著轉轉,這里補腎氣的吃食可不少呢!”

    二人相視而笑,唐風指著對面泡著的乃猜,“哈哈,還是你乃猜了解我啊,好,既然乃猜老板特意給我準備了,那我也就不客氣了!”

    說完,,從溫泉里站了起來,對面那兩個美女看到唐風動了,也都跟著站了起來,那豐盈的胸脯都跟著抖了兩抖,若是換作常人,一看這絕美的身體,估計就沒幾個能把持得住的人!

    唐風哈哈笑著,走出了溫泉。

    “楊總,房間給你準備好了,轉過就是,好好玩!”

    站在泉水邊上,兩個美女就迎了上來,二人說的都是英語,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小姐,估計是專門服務高檔人士的。

    左右被兩個美女摟著,唐風進了早就準備好的房間。

    而此時不遠處房間里的韓果兒,正趴在美容床。上,享受著這并不知道名字的推拿。

    舒服是真的舒服,但是她可不傻,知道這是那個乃猜在故意支開自己,好讓唐風和那兩個女的有機會做點什么。

    兩個女的,一看還都是那么的好看,那么的狐媚,專門伺候你一個男的,那還能有什么事?鐵定的做那事唄!

    心里說不出的壓抑,韓果兒也不知道為什么,其實唐風就算是真把那兩個女的睡了跟她關系也不大,畢竟只是合作關系,而且他又是個男的,無傷大雅。

    但是現在她一想到唐風就要和那兩個女的睡了心里就是不爽,不愿意真的走到那步。

    而一進了房間,那就感覺跟進了天上人家似的。

    房間正中間擺著一尊大浴池,那個膚色較黑的一進門,輕車熟路的將把水給打開。

    一張兩米多寬的大床就放在浴缸不遠處,還是圓的,專門用來做那事用的。

    其它設施那自然也是一應俱全,包括做那種事專門使用的椅子,繩子等等,一樣兒都不缺。

    浴缸中的水放滿之后,唐風便被兩個美女攙著,下到了浴缸當中,溫熱的水揉撫著身體,很是舒服。

    肩膀上有人捏著,那個白人美女溫柔的笑著就想給唐風把最后的褲頭給脫了,來一個真正的鴛鴦戲水玩,好好伺候伺候唐風。

    但唐風想了想還是抬手先給攔住了,一來這種女人都是千人騎過萬人那啥過的,有些臟,自己可不待見這種的。

    二來也沒有那個心思,自己來老撾可是辦正事來的,又不是泡妞的。

    抬手一指不遠酒柜中的紅酒,唐風開口說道,“woman,bringmethewineoverthere!”

    意思很簡單,就是讓她把那邊的酒拿過來的意思,而那白人美女則是一驚,驚訝的用拗口的漢語說了一句,“先生你居然會說英文。”

    唐風點點頭,“簡單的自然會一點,去拿酒過來。”

    那美女自然不敢違背,趕緊從浴缸里起身,到酒柜里取出了一瓶紅酒,順帶打開,倒了三杯,端了過來。

    三人泡在浴缸里,喝著紅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要說這有錢人的世界普通人是根本想象不到的,就拿現在的唐風所處的環境和服務來說,一般人怎么可能享受得了?

    他前世那么努力的去上班去創業去干工作,最后落到一個什么下場?

    當然這不只是唐風一個人的個例,國內現今的現實就是大部分年輕人活得都很艱難,就拿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來說,沒結婚的壓力大,娶媳婦要花錢,要買房,買車,擺酒席等等。

    結了婚,房貸車貸壓得大半輩子都直不起腰來,每天為了房子和車子還有孩子活著,累的跟狗一樣,哪里有機會有條件去享受?

    人和人有時候是真的不能比的。

    房間內柔和的燈光照著,兩個美女時不時就想替唐風把褲頭給脫掉,這兩個人越主動,唐風就越不愿意碰她們。

    不愿意碰,那就讓她們喝酒,玩了命的喝酒。

    這兩個美女也是真的能喝,三個人生生喝了五瓶酒,這才躺在床。上說著含混不清得胡說,不鬧騰了。

    擦干凈身體,唐風看著兩個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異域美女,一扭頭出了房間。

    乃猜眾人還等在大廳里,韓果兒也做完美容出來了,不過這幾人臉色卻不怎么一樣。

    乃猜是笑的不行,而韓果兒則是一臉的冷色調。

    “楊總您來了,那這也到晚上了,您早點回去休息,我們就先回去了,我明天早上過來接您。”

    “好,麻煩乃猜老板了。”

    說完話,乃猜眾人走了,大廳里的韓果兒抱著臂膀,不拿正眼看唐風。

    一轉身,“走吧,該回去了。”

    “回哪?”韓果兒一撇嘴,不含感情的說道。

    “廢話,當然是回房間了,要不然還能回國怎么?”

    “不去,惡心!”韓果兒嗤之以鼻的說道。

    唐風一愣,“你什么意思?”

    韓果兒眼睛一瞪唐風,“你說我什么意思!”

    “就剛才,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把我支開是干什么?”

    “嗯,你接著說。”唐風一攤手。

    不屑的一哼,“說,你是不是和那兩個女人睡了?”

    聽到這話,唐風心里有數了,這姑娘看來是吃醋了啊,隨機拿出賤賤的表情。

    “呦,這就吃我醋了?別別別啊,我可是正兒八經的正經人,她們那種女人,我不會動。”

    “吃醋?我吃你醋?真是妄想!”

    “我只是覺得咱們都是出來執行任務的,有些底線是不能觸碰的,你跟那些女人睡了,我一想就覺得惡心……”

    唐風一撇嘴,“滋滋,反正我是說過了,沒睡,你要不信,自己去那邊房間看去。”

    說完話,沒等韓果兒說什么,唐風轉身上了樓,自己回房間去了,氣的韓果兒眼睛都瞪圓了,在原地站著直跺腳,自己就是不信邪,他能頂得住那兩個美女的誘惑?

    不信,反正她是不信,一吐氣,不信邪的進了唐風剛才手指的那個房間。

    看到那兩個女的醉的不省人事的躺在床。上,她這才相信了唐風說的。

    回到房間,畢竟已經是第二個晚上了,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尷尬氣氛,兩個人上了床,一人一邊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喂,剛才不好意思啊。”

    唐風扭頭看了一眼,“嗯。”

    韓果兒有些不滿,頓了頓,轉移話題說道,“現在交易已經算是完成了,你說,接下來他們會怎么做?”

    唐風搖搖頭,“天知道。”

    正在說話間,房門被人敲響。二人同時坐了起來。

    對視一眼,很是默契的都沒講話。

    “誰啊?”

    唐風開口問道。

    “我,翻譯。”

    門口傳來叛徒翻譯的聲音。

    韓果兒神經瞬間緊繃,看向唐風,“他這時候來,難不成現在就要?”

    唐風一抬手,“別說話,等會兒隨機應變就行。”

    說完,下床穿上鞋,走到門口,伸手拉開了門。

    果然,門口站著叛徒翻譯,一臉緊張焦急的神色。

    “你這是?”唐風開口問到。

    翻譯喘著粗氣,“趕緊穿上衣服,跟我出去,今晚是個好機會,我把情報給你們。”

    他壓低了聲音,對唐風說道。

    “這么急嗎?情報在什么地方?”

    唐風一邊把翻譯讓進了房間,一邊收拾著問道。

    “急,今晚是個絕好的機會,夜長夢多啊,早點拿到情報,你們也好早做準備不是?”

    唐風和韓果兒對視一眼,“好,我們穿個衣服。”

    幾分鐘時間,兩個人收拾好,跟著翻譯出了酒店。

    “沒車?”

    眼見門口沒車,唐風假裝疑惑的問道。

    翻譯假裝左右看了看,低聲道。“情報藏的地方離這兒不遠,都裝在電腦里,我們走著過去就行了。”

    兩人沒再說什么,跟著翻譯一路著急忙慌的往前走。

    夜晚的萬象顯得有些安靜,一路上車不多,二人跟著翻譯,行走在低矮的居民樓夾縫中。

    路燈越來越好,越往前走,路燈越少,眼前的景物越發的模糊。

    終于,在饒進了不知名的居民樓之間的夾縫之后,翻譯腳下停住了。

    唐風有些疑惑的問道,“怎么不走了?”

    翻譯猛地轉過頭,“不用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