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五章 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五章 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翻譯轉過身,像看死人一樣看著唐風和韓果兒。

    “你什么意思?”韓果兒裝模作樣的問了一句,肉眼可見的,她的拳頭已經緊緊地攥在一起,眼中殺氣縱橫。

    她早就想動手殺掉他了。

    翻譯冷笑了一聲,“沒意思,就是你們的大限到了。”

    這句話剛剛說完,前后左右傳來“沙沙”的腳步聲。

    人來了。

    不多時的功夫,二人前前后后被圍在了中間,乃猜站在最前面。

    “沒想到,你還真的背叛了我們。”

    韓果兒已經很想動手了,但現在的態勢似乎很不利于自己兩人,對面少說得有幾十人,且都有武器。

    翻譯朝天一笑,“叛徒?說的有些嚴重了吧?給誰做事不是做事,非得給你們做?”

    “呵呵,我出生入色那么多年,得到了什么?權利?金錢?我他媽的什么都沒得到!”

    “我憑什么白給你們賣命?”

    韓果兒在爭取時間,她要清楚的知道每個方向有多少人,有多少武器,等會動手時也好增加幾分勝算。

    “所以你就當了人家一條狗!”

    “你錯了,我以前才是狗,現在我在這里生活的比在你們那兒好多了,掙的錢幾輩子都花不完。”

    “要說是狗,那也是你,一條苯母狗!”

    韓果兒呼吸急促起來,冷哼道,“那你今天這是不準備讓我們走了?”

    “哈哈,你也不想想,你們派來的人,有活著回去的嗎?”

    腦海中,那些犧牲的戰友的樣子在腦海中不斷的浮現,那都是一條一條活生生的人命,都是因為眼前這個叛徒的出賣,都是因為他。

    “別廢話了,一起上,盡量抓活的!”

    乃猜不愿再耗下去,一揮手,四面八方,幾乎是黑壓壓的一片人沖了上來。

    韓果兒眼睛都充了血,猛地上前一步就想抓住往后退的翻譯,但還是晚了一步,這人很是狡猾,提前往后退了。

    緊接著,除了幾個領頭的之外,其余人全沖了上來。

    乃猜所說的要活的,并不是要將二人不受傷害的拿住,而只是指不要殺了她們就行。

    因此,眾人槍是收了,但手中的刀掄了起來。

    韓果兒覺得周身血液都沸騰了一樣,爆喝一聲也沖了上去,不得不說格斗是韓果兒的強項,看著有些瘦弱,還是個姑娘,但打起架來絲毫都不含糊。

    看著韓果兒轉瞬間放倒了三個壯年男子,唐風一點頭,“嗯,好身手!”

    韓果兒打斗之中一回頭,“你看戲呢是不是?再不動手今晚咱們倆都得掛!”

    唐風一撇嘴,“就這些烏合之眾,恐怕沒那本事!”

    說完的同事,也邁步向前,頂在韓果兒身前,一個橫擺腿,直接踹飛了三人!

    在韓果兒接近呆滯的眼神中,唐風如屠殺一般,生生將剩余的幾十人打翻在地。

    做完這一切,韓果兒走到唐風身前,“你……”

    話沒說完,步槍和手槍的上膛聲傳來,轉身一看,翻譯和乃猜手中各自拿著槍,對著二人的,是黑洞洞的槍口。

    乃猜也紅眼了,哪里想得到,自己這么多手下,會被一個人全部干掉。

    這簡直不是人,是魔鬼。

    “你確實很能打,這點我倒是小看你了。”

    死人在他們的眼中根本就不是什么稀奇事,因此雖然周圍死了那么多的手下,乃猜和翻譯并不覺得有什么。

    唐風拍拍手,“你們兩個要是現在跟我走,我會考慮給你們一條死的痛快點的路,要不然的話……”

    乃猜哈哈大笑,像聽到什么可笑的笑話一樣,“你以為我是被嚇大的?”

    他手中端著AK,很有信心瞬間解決掉眼前這個麻煩,畢竟雖然表面上只是一個商人,但實際上他跟了朗貢那么多年,從小就在娃娃兵營中長大,殺人,那是在九歲就干過的事。

    韓果兒一心想要干掉那個叛徒,剛一動腳,乃猜扣動了扳機,幸好唐風先一步拉住了她。

    “哈哈哈,來啊,有本事殺掉我啊!呵呵!”

    乃猜戲耍二人一般的狂笑著,對方沒有槍,他是真不怕。

    “別攔我,我去殺了那個叛徒!”

    韓果兒嗓音有些沙啞低沉。

    唐風一抬手,“他手里有槍。”

    “你怕了?”韓果兒扭頭,憤怒的看著唐風。

    沒搭理,唐風往前跨了一步,“我再說一遍,你們兩個要是現在放下槍,乖乖跟我走,我會讓你們死的痛快沒有痛苦,要不然的話,你們會后悔。”

    翻譯抬起了手槍,準星對著唐風,嘲笑一般的開口,“你以為你是誰?再快能快的過子彈?”

    唐風點點頭,“好,我看出來了,你這是不準備給自己留活路了。”

    一邊的韓果兒早已經有些等不及了,就在她準備自己動手的瞬間,唐風身體動了。

    人影如同鬼魅一般閃到了翻譯身前,他沒有來得及開槍,手腕便被掰斷,接著一聲槍響,旋轉的子彈穿過了乃猜的頭顱,血液混合著其他,噴灑在了對面墻上。

    這一系列動作做完,用了只不過一剎那的時間。

    翻譯拿槍的右手手腕完全斷掉,眼看著自己身邊的乃猜倒地,驚恐到了極點。

    這個人還是人嗎?

    這是他第一反應。

    但這并不是結束,緊接著,他覺得自己另外一只手傳來“咔吧”的聲響。

    左胳膊被唐風生生卸掉了!

    疼!

    要命的疼!

    他沒命的喊叫著,一種絕望涌上心頭。

    唐風做完這一切,扭頭看著有些發愣的韓果兒,“走。”

    說完,一只手拎著癱軟的翻譯,往前走去。

    韓果兒茫然無措的答應了一聲,快跑幾步跟上,并排和唐風走在一起。

    翻譯此時渾身軟的如同爛泥,自脖子根兒被唐風拎著,斷骨的疼痛讓他眼前發黑,痛不欲生。

    “我們現在是徹底的暴露了,還留著他做什么?”

    唐風停下了腳步,一把將翻譯扔在前面的地上。

    “嗯,確實沒有帶著他的必要,你想辦法讓他開口吧。”

    說完,靠在一邊的墻上,靜靜的看著。

    韓果兒深吸了一口氣,這個翻譯自然是知道一些東西的,現在她和唐風已經徹底的暴露,如果能從這個翻譯口中得到一些情報,那自然再好不過。

    看著地上慘叫不絕于耳的翻譯,韓果兒蹲下身,冷冷問道,“說,你知道什么,這么多年了,你搜集到的東西不少吧?”

    翻譯抬眼看著韓果兒,怕了。

    “別殺我,不要殺我。”

    韓果兒冷眼,“我在問你,知道什么。”

    翻譯渾身發著顫,連連搖頭。“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放了我吧,我愿意回國接受組織的審判。”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韓果兒有些失望的問道。

    “我真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你想想,我這個身份,人家能讓我知道什么呢?”

    “你們快點送我去醫院好嗎?等我傷好了我就回國,接受審判……”

    話沒有說完,唐風手中的槍響了。

    子彈打在翻譯的大腿部位,濺起血花。

    慘叫,殺豬一般的慘叫。

    接著,唐風蹲下身,看著渾身縮成一團的翻譯。

    “我再問你最后一遍,你知道什么?”

    翻譯接著搖頭,“我真的不知道,不騙你。”

    他不敢說,因為他知道,自己如果說了,會發生什么。

    唐風點點頭,“不說是吧?那這一槍,打的就不是大腿,是你的老二。”

    說完,舉起了槍,韓果兒見慣了生死,但這樣的場面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看,畢竟一槍打在那東西上,天知道會發生什么。

    翻譯楞了,男人最在意的部位就是老二,這玩意兒要是沒有了,那還真的不如死了。

    “別別別,別打,我是真的不知道……”

    “砰!”

    槍響了。

    翻譯下半身瞬間血肉模糊,昏死過去。

    韓果兒渾身都打了一個冷顫,誰能想象的到,唐風下手會這么狠。

    “看來他是真的不說。”

    唐風轉頭看了一眼,“沒關系。”

    與此同時,手中的槍再度響起,翻譯腦袋被子彈打穿,再也沒有醒過來的可能。

    看著地上的尸體,韓國兒看著唐風。

    “沒看出來,你下手這么……”

    “這么狠對吧?”

    往前走著,韓果兒笑笑,“可以這么說吧,之前沒看出來。”

    “這些人在我眼里甚至都不算是人,對他們仁慈,就是對那些無辜者的殘忍,善良不稀缺,但不能隨意施舍。”

    韓果兒深吸了一口氣,“你說的對。”

    夜色深了,天空中一輪明月高懸,灑下清冷的月光,二人走在不知名的街道上,都不知道下一步去哪兒。

    “現在我們兩個是徹底的暴露了,下一步怎么辦?”

    轉過彎,應該進入了市區,韓果兒隨意開口問道。

    “怎么辦?很簡單。”

    “什么意思?”

    唐風笑笑,狀態完全和剛才判若兩人,“我早就不想按照你們的計劃來執行,現在好了,完全暴露,我們兩個倒自由了。”

    韓果兒一撇嘴,“原來你這么不相信我們。”

    “不然呢,我是相信你們了,但結果呢?一來遇到個叛徒。”

    韓果兒被懟的無話可說,索性一哼。

    夜色微涼,但身邊站著這個男人,說不清道不明的,韓果兒覺得充滿了安全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