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六章 遇襲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六章 遇襲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漫無目的的往市區走,韓果兒中途再度開口,“那個……我們是不是有必要給國內那邊說明一下情況?”

    唐風停下腳步,靠在路邊的柵欄上,“匯報什么情況?”

    “那當然是……說一下線人叛國,我們已經暴露的事實啊。”

    點點頭,“哦。我看沒那個必要。”

    抬步繼續往前走,韓果兒快步跟上,“那不行吧,這次任務關系重大,一來就出了這么大的事,匯報了之后我們也好知道下一步該怎么做不是?”

    長期在體制之內工作,韓果兒早就養成了事事都要匯報給上級的習慣,沒辦法,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

    即便命令是錯的,她也會毫不猶豫的去執行。

    相比之下,唐風自然沒有這樣的想法,現在面臨的情況看似很棘手,但唐風卻覺得并沒有什么擔心的,如今二人可以不再按照他們的計劃進行下一步的行動,這種自由的感覺是他本來就像要的。

    “把你手機拿來。”

    韓果兒有些摸不著頭腦,但還是似懂非懂的將手機逃出來,遞給了唐風,“你要做什么?”

    眼睛看著,唐風將自己的手機也拿了出來,然后分別拔出兩部手機的手機卡,接著將手機扔向遠處的垃圾桶,手機卡也放在腳下踩的粉碎。

    “你!你扔手機做什么!”

    唐風戲謔的一笑,“我實話告訴你吧。我可是本來就沒打算按照你們的計劃行事,一開始就是這樣,現在更是這樣。”

    這話讓韓果兒聽著顯然就有些不開心了,一撇嘴,“那不行,現在我跟著你,你和我合作就是和我們組織合作,不能允許你單槍匹馬私自行事。”

    好氣的一笑,“那實在不好意思,你要不接受,那你回國吧。”

    韓果兒氣的一捏拳頭,恨恨的一瞪唐風,“我不回國!”

    “不回國?那你就乖乖聽我的,要不然我就把你送回去。”

    現在來說韓果兒心中對唐風的偏見其實已經少了大部分,以前覺得唐風就是一個狂妄自大的小年輕,經歷過這兩天的相處和突發事件的處理,這種感覺確實已經改變了。

    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自己雖然嘴上不說,但心里確實已經接受和依賴起來他的這種強大。

    女人再強大,一旦遇到比自己厲害的真正的男人,還是會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依賴,這是天性,誰也不能避免。

    心中這樣想著,回頭唐風已經走遠,小跑幾步追上,“讓我聽你的那也行,不過咱們得說好了,有什么事你得跟我商量。”

    “不準你那么大男人,好歹我以前也是特戰隊的隊長,這次來也代表的異事局,你得給我點面子才行。”

    唐風笑笑。“行,沒問題。”

    月光自夜空灑下,夜晚似乎開始變的有些涼,韓果兒雙臂抱在了一起,她已經感覺到了涼意,穿的畢竟有些少。

    轉頭看到了有些冷的韓果兒,唐風隨即脫下自己的外套,遞給了她。

    “穿上吧,那個酒店咱們是不能回了,東西也別要了。”

    猶豫了一下,韓果兒還是接過了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眼中也柔軟不少。

    “不回去了,那咱們現在去哪?”

    “連夜去瑯南塔省,現在待在萬象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韓果兒點點頭,“這也倒是,萬象只是老撾的首都,朗貢再怎么猖狂也不敢在這里胡來,我們之前的情報也顯示,他的大本營很有可能就在瑯南塔境內,畢竟那里可是大名鼎鼎的金三角中的一角。”

    “情報是沒有用的,所有的一切,都得我們到了瑯南塔之后自己去調查。”

    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唐風,韓果兒沒再說什么,二人不停的往前走,晚上沒有出租車,只能是步行去火車站,好在萬象不大,兩人走了兩個多小時,到了首都萬象火車站。

    拿護照,買票,上車,已經是早上時分。

    二人買的是硬臥車廂,老撾的經濟有些落后。鐵路建設更是不堪多言,不缺錢想買軟臥,直接沒有!

    上了車,進了硬臥車廂,兩人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是苦不堪言。

    車廂內破舊不堪,而且十分的擁擠,充斥著一股子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混合著腳臭和汗臭和不知名食物的腐敗味,簡直是不能再簡直了。

    加上列車的機車是很多年前的東西,通氣設施極其的差勁,而這里又是熱帶,氣溫高,空氣濕度大,簡直就像是被悶在罐頭里似的。

    二人看著手中的車票,幾百公里的路程,一路上要走兩天,整整50個小時左右。

    坐在自己的鋪上,韓果兒拿著一本英文雜志扇著風,臉上還是滲出了細密的汗珠,反觀唐風,他實在是感覺有些悶熱難耐,又沒有空調,因此只能萬分奢侈的調御體內靈氣去除燥熱。

    看著不出汗的唐風,韓果兒小臉紅撲撲的,帶著幽怨的口吻問道,“喂,我都快熱死了,你怎么連汗都不流?”

    唐風看著窗外的景色,笑笑,“天機不可泄露。”

    眼看唐風裝著不說,韓果兒把臉一轉,“說的跟誰稀罕似的。”

    ……

    二人到老撾的消息早就傳到了朗貢集團內部,乃猜只是他們的第一道防線,不過唐風的出手還是讓朗貢集團內部有些頗感意外。

    本以為這第一道防線可以擋得住,沒想到才短短兩天的功夫,乃猜手下幾十人包括他自己,都葬身在唐風手下。

    雖然意外,但這并沒有讓他們覺得有什么,只不過,唐風這個人他們實際上是不怎么歡迎的,大巫師早就想親自出手制伏唐風,現在他在老撾境內,可以說的孤軍深入,正是大好的機會,但無奈被朗貢拒絕。

    這個三十歲的年輕集團領導人,有著其余同齡人所不具備的長遠眼光和決斷力以及領導能力,朗貢集團之所以一日勝比一日,自然離不開他的管控。

    唐風固然厲害霸道,但朗貢心中不免有些執拗,多年的披荊斬棘早已經讓心性變得自信卻不傲慢,不再懼怕任何人的挑戰,做了這么多年的老大,他也越來越明白,在很多時候,個人的能力其實是很渺小的。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因為心中那永遠都無法抹掉的仇恨!

    對,仇恨!

    對于唐家父子的仇恨!

    當年,自己的父親就是金三角有名的“毒王”,名聲在外,只不過因為某些原因,致使華夏軍方出動,剿滅了瑯南塔幾乎百分之八十的賭販武裝,他父親當年就是死在唐風父親唐建國的手中。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這自然是朗貢心中永遠的痛,如今過了這么多年,唐建國早就老了,跟他斗沒有意義,而唐風則比自己小不了幾歲。

    唐父殺了自己父親,自己當年又找機會毒死了唐風母親,這筆賬,二人遲早是要算清楚的,因此,他這次有些故意放唐風過來的意思。

    ……

    萬象開往瑯南塔的列車車速緩慢,因為鐵路支線不足的緣故,幾乎每一站都要停。

    當行駛了一天的列車在夜色的彌漫之下停在一個小鎮上時,早就埋伏好的幾名武裝分子借著夜色的掩護,從列車尾部最后一節車廂后面爬上了車頂,然后如捕食者一般蟄伏在車廂上。

    列車徐徐開動,駛進茫茫夜色之中,周圍的一片都是黑洞洞的,只聽得到列車鐵輪與鐵軌接觸發出的“哐當”聲,很有節奏感。

    快步的自列車頂部往前匍匐,老舊的機車跑的很慢,給了他們許多的方便。

    當爬到第15節車廂上時,幾名武裝分子開始分頭行動。

    互相協助著,下到車廂連接處,以特殊的工具撬開車廂連接器!

    隨著一聲嘶鳴,15車廂以及后面的車廂被和前車斷開,失去動力的幾節車廂隨著慣性往前繼續滑行,但巨大的震動和速度變化還是引起了車內人員的注意,尤其是本就站在車廂連接處的人,隨著車廂被生生斷開,他們根本來不及做任何的反應,便跌落而下,砸在鋼鐵鑄成的鐵軌上,被飛快轉動的列車車輪碾碎,葬身車下。

    異常的響動隨之而來的便是混亂,女人孩子的尖叫開始響起,刺耳難耐,韓果兒幾乎是在第一時間站了起來。

    車廂內早已經亂成一鍋粥,知情的人發了瘋一般的往后面車廂跑,不知情的拼命往前走,想看看究竟是怎么了。

    隨后幾乎是在一分鐘不到的時間,所有人都明白發生了什么,狹窄的硬臥車廂過道內瞬間擠滿了成百人,拼命一般的往后跑。

    韓果兒知道了實情,匆忙回返,臉色有些蒼白的道,“車廂被斷開了,看樣子,不大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沖我們來的。”

    唐風眉頭微蹙,隨即猛的揮動拳頭,車窗之上的玻璃頓時被砸穿,韓果兒還沒反應過來,只覺得腰部傳來束縛感,緊接著整個人失重,被帶著飛出了車窗之外!

    二人落地,唐風以身體護住了韓果兒,滾動幾下之后泄去力道,隨之而來的,是一聲巨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