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戰斗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戰斗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那是炸彈爆炸發出的聲音,二人同時爬起身,只見遠處鐵路上行駛著的列車此時已經燃起了大火。

    熊熊的大火照亮了方圓好幾百米的空地,火車真的成了火車。

    看著眼前的一幕,韓果兒眼神呆滯,直直的站在原地,看了很久。

    幾節車廂被炸成了火海,很明顯的,放炸彈的人是沖二人來的,但現在他們沒事,無辜的幾百人葬身在了火海。

    “他們都是無辜的……”

    駐足良久,韓果兒側了側身,摸了摸眼角,似乎有眼淚流出。

    相處了很久,這還是唐風第一次見這個姑娘流眼淚,嘆了口氣,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別難過,這是沒有辦法的事。”

    韓果兒仰頭看著天,好讓眼淚不掉下來,側過頭不看唐風。

    “可是,是我們兩個的原因,我總覺得心里不好受。”

    唐風點點頭,“這一點我不否認,但是,現在不是難過的時候,想要真的救他們,就應該除掉他們,斬草除根,以絕后患。”

    這些道理韓果兒自然懂,隨即長出了口氣,點了點頭,“嗯,沒錯。”

    說完,頓了頓,想到剛剛唐風落地時用身體護住自己的舉動,心底一熱,柔軟的說了句。

    “剛才……謝謝你。”

    “不用客氣,走吧。”

    二人此時身處何地沒人知道,眼前是茫茫的一片森林。

    往前走了沒幾步,爆炸后燃燒的烈火走遠,周圍安靜下來沒幾秒。耳畔傳來“沙沙”聲。

    感覺到異常,兩人同時俯臥在地。

    “他們追來了。”

    唐風四下觀察,發現不遠處,自四面同時圍上來十名左右全副武裝的蒙面男子,應當是雇傭兵一類的大兵。

    他們行動速度極快,應當是十分適應山地叢林作戰,且對地形有一定的了解,且有相當的團隊作戰意識。

    “不用慌,他們只有十人左右,沒有重武器。”

    唐風安慰說道,同時開始觀察自己所處的位置,以便做下一步的準備。

    此時已經是夜晚,天空之中月光暗淡,云量很大,因此對于韓果兒來說,幾乎看不太清事物的樣貌。

    “左后方有個小土包,我們先到那邊去。”

    說完,拉起韓果兒就往那邊跑。

    自動步槍瞄準器上的十幾條紅外線幾乎同時指向奔跑的二人,身邊帶著韓果兒的唐風不敢大意,感覺到紅外線指來的唐風與此同時按倒了韓果兒,二人趴下的瞬間,密集的子彈如同雨點一般射來,自身體上方飛過。

    子彈自四面八方不同方向射來,看的出來這些人的戰斗素養確實不一般,唐風不敢在大意,自己沒關系,但韓果兒卻是普通人,一旦中槍,那后果自然不敢設想。

    右手緊緊的按在她的背上,韓果兒身體緊緊貼著地面。

    “你現在趴在這里不要動,我去解決他們。”

    韓果兒聞言腰腹發力就要坐起,但被強有力的手臂按住,動彈不得。

    “不行,我得跟你一起去!”

    唐風越是有意的去保護她,就讓她的自尊心受到一絲傷害,她是代表組織跟唐風合作的人,雖然是個女的,但絕對不會是個累贅。

    “每個方向都有人,你的速度太慢,站起來的瞬間就會成為活靶子,別逞強,以后會有你動手的機會。”

    “可是……”

    “沒有可是!”

    說完的瞬間,唐風身體快速往邊上一個滾動,夜色之中,韓果兒只看那一個黑色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往距離二人最近的兩名武裝分子沖去。

    響徹夜空的槍聲在寧靜的夜里顯得更加刺耳,m16自動步槍口噴著火紅色的火焰,在黑暗中顯得有些猙獰可怖。

    韓果兒全身緊張到了極點,似乎僵直一般靜靜的看著,拳頭捏在一起,并不長的指甲扎進肉里。

    連續的翻滾躲過火紅旋轉而來的子彈,唐風行進之時左右不停的變換方向,夜間視物本就不怎么清楚,雖然帶著夜視儀,但快速移動且沒有任何規律的活物對一個訓練有素的人來說,也是極難打中的目標。

    唐風無疑給他們制造了很大的麻煩。

    當然,很快的,距離唐風最近的兩個武裝分子便不再覺得有什么麻煩。

    因為他們脖頸處遭受到了致命的打擊,為大腦輸送血液的動脈血管瞬間被割斷,他們吃痛倒在地上,永遠不會在醒過來。

    隊友的死亡讓攻勢愈發的猛烈,m16自動步槍連綿不斷的嘶吼,槍口中噴出的火焰一時間竟照亮了周圍的黑夜。

    翻滾躲避的同時撿起倒斃二人手中的槍,好在唐風當年就做過軍人,服過役,具備基本的單兵作戰能力,此時不必動用體內的靈氣,他也有把握在很短的時間內擊斃這些來襲的武裝分子。

    槍聲和火紅的子彈無疑會在黑夜之中暴露自己的位置,但這些人似乎并不在乎這一點,仍舊是交替進行點射和掃射。

    連續的翻滾找到掩體,唐風略顯生澀的抬槍射擊,此時的自己觀察力勝過從前百倍,抬槍的瞬間準星已然對準對面的機槍手。

    “砰。”

    一聲悶悶的槍聲響起,旋轉的子彈準確穿過機槍手的眉心,帶出一團黃白事物,繼續飛向身后。

    “噠噠噠”的機槍聲停了。

    轉換身位,抬槍繼續點射。

    不得不說唐風以前時就十分喜愛m16自動步槍,它射速高,穩定性強,且射擊精度很高,重量適中,故障率低,簡直就是單兵作戰的利器。

    今天運氣不錯,算是有機會親身體驗一下。

    每一次的點射必然有一人倒下,不過一分鐘不到的樣子,周圍的槍聲已然稀少下來,三個方向的武裝分子被放倒,只留下最后兩名敵人。

    他們雖然訓練有素,但畢竟精準到讓人頭皮發麻的槍法不可能不怕,唐風和韓果兒匍匐在地,他們也學著,不敢露頭了。

    局勢已經扭轉,他們清楚的感受到了這一點。

    只不過周圍地形實在是不利于他們隱蔽,這自然也是他們從來沒想過人多勢眾的他們會成為弱勢一方,因此根本前進之時根本沒有給自己留一條后路。

    隱蔽是必須的,但匍匐在地上的他們不得不觀察外界的情況,就在其中一人微微露出眼睛的瞬間,火紅的子彈射進了左眼。

    子彈旋轉著,自腦后鉆出。

    痛苦是有的,但不長,幾秒鐘的功夫,他已經失去了意識。

    此時,只剩下了唯一一個人。

    他趴在地上,身體緊緊的貼著地面,現在的他猶如驚弓之鳥,心臟跳動的速度極快,血液涌上大腦,全身上下緊張到發僵,呼吸加速。

    死亡,死亡的陰影籠罩著全身,周圍躺著隊友的尸體,就在不久前,他們都還和自己并肩作戰,現在,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人。

    韓果兒飛快的從地上爬起,幾步沖到了唐風所在的位置,重新趴下。

    “還剩一個人了。”

    唐風爬起來,半蹲著,點點頭。

    她心里其實是很震驚的,只知道唐風當年當過兵,但是只不過是普通的兵種而已,據她多年的經驗,普通部隊中的士兵怎么可能會有這樣的槍法?

    愈發的,她開始覺得眼前這個男人神秘起來,渾身籠罩著一層迷霧,揮之不去。

    時間是寶貴的,也怕夜長夢多,韓果兒跑到死去的武裝分子尸體前,翻動了一下,搜出了一顆手雷。

    RGN進攻型手榴彈,是多年以前的老式武器,但威力卻不小,韓果兒看了一眼,拉下了弦。

    白煙冒出,等待了大約兩秒鐘,身體微微向后擺動,右臂擺向空中,而后用力甩出。

    手榴彈自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自隱蔽的武裝分子頭頂爆炸。

    沒有慘叫聲傳出,但兩人都知道,他沒有一絲生存下來的幾率。

    并排站在一起,二人環視左右,四面八方,忙忙的夜色中,躺著數十人的尸體,除了被手榴彈炸的粉碎的最后一人外,其余的人全部都是頭部中彈,沒有一絲的偏差。

    “你的槍法怎么這么好,回去之后,去我的特戰隊當幾天射擊教官吧。”

    韓果兒有些打趣的說道。

    唐風一擺手,將步槍扔在地上,“妄想。”

    “你……”

    知道唐風的脾氣,韓果兒一哼鼻子,跟著唐風往前走。

    周圍安靜了下來,周圍漆黑一片,唐風看得見,但韓果兒看不見,跟在身后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前走。

    “現在這荒郊野外的,怎么去瑯南塔?”

    “鐵路沿線肯定會有城市,我們沿著鐵路走,找到城市之后買輛車,自駕去。”

    韓果兒哦了一聲。

    唐風的判斷沒有錯,二人在夜色當中沿著鐵路走了四五個小時的樣子,天快亮的時候,看到了一座城市。

    不大,和國內的小縣城差不多。

    進入到城市,找了家還算條件不錯的酒店住下,洗了洗,又買了幾件衣服,二人自二手市場買下了一輛十年前的老式三菱越野。

    車不怎么樣,好在結實。

    傍晚時分,二人接著上路,但還沒出城,車子便被穿著制服的人給攔了下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