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三美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三美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一輛比二人的三菱還破舊的警車歪歪扭扭停在路邊,兩個身穿軍綠色制服的人攔住了唐風的車。

    看樣子應該是交警一類的人,唐風沒硬闖,踩了腳剎車。

    車窗敲響,唐風搖了下來。

    男子黝黑嚴肅的臉出現在窗口,牛大的眼睛瞪著車內的兩人。

    男子嘴動了動,烏拉烏拉說了半天,語氣還很嚴厲的感覺,可惜二人聽不懂。

    對視一眼,唐風掏出了二人的護照遞過去。

    那人瞪著眼睛看了看,還了回來,而后伸出手,做出還要什么的樣子。

    “干嘛?”

    唐風問道。

    “money!”

    兩人一對視,無奈的一搖頭,拿出兩張人民幣,遞給了這人。

    人民幣在東南亞似乎很吃得開,這人拿到錢,臉上笑容滿面,擺擺手讓二人走。

    韓果兒一撇嘴,“這樣搞,以后誰還來你們這里旅游,真是窮有窮的道理。”

    車子繼續往前,道路狀況不是很好,車速稍微一快便開始顛簸,顛的韓果兒根本就沒法睡,氣的直冒火。

    一路上走走停停,兩天之后的下午,二人的車這才駛進了瑯南塔省境內的城市區。

    一樣略顯落后的城市景象,好在畢竟是省會城市,基礎建設做的還可以。

    找了家酒店,好好吃了頓中餐,泡了個澡,這才算是舒舒服服睡了一覺。

    瑯南塔省地處邊境地區,北面緊鄰華夏,西面是緬甸,西南面又挨著泰國。

    三國接壤地區形成了一個三腳地帶,是世界著名的“三不管”,后來毒品產業蔓延,被人們成為“金三角。”

    而瑯南塔,就是這金三角中的一角。

    正由于金三角地帶無人監管,導致大量的毒販聚集到此,強制讓當地農民種植牙片,當地的牙片產量,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占了世界牙片產量的七成以上。

    種牙片的農民不得不種也不敢不種,幾年種下來,惡性循環形成,他們也只能靠這個養家糊口。

    后來雖然國家派出過武裝力量進行毒販清掃,但這個地方早已經被毒品污染,禁毒的太難。

    如此一來,此地逐漸成了現在這樣,被毒販掌控,正規軍都沒有辦法。

    ……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屋里,韓果兒睜開眼睛,但見,唐風四仰八叉的躺著還沒有醒來,一只手按在她的胸脯上,一副很自然的模樣。

    “唐風!”

    一聲爆喝,直接將唐風從睡夢中拉了出來,睜開眼睛,唐風揉揉眼睛,“怎么了怎么了,大清早的!”

    “你的手!”

    韓果兒一指放在自己胸脯上的手,憤怒道。

    “哦。”

    唐風哦了一聲,收回了手,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就好像這一切沒有發生過。

    “流氓!”

    唐風沒搭理,翻個身繼續睡。

    一直到中午時分,唐風才起床,穿著睡袍洗漱完,下樓吃了午餐。

    酒店后面有泳池,唐風帶著韓果兒,換上泳衣,帶著墨鏡,悠哉悠哉到了泳池,一邊喝著小酒,一邊曬著太陽,簡直舒服到了極點。

    韓果兒心思可不在玩兒上,畢竟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任務的進度似乎并沒有一點進展,這個苗頭可不大好。

    一個猛扎進入泳池,唐風來來回回游了好幾個來回,這才重新爬上岸。

    健美的身體線條吸引了不少美女的目光,雖然東南亞和內地人長得差不多,但本地人還是能一眼看出唐風是外國人。

    因此,這一上岸,便有看著就是當地人的美女上前搭訕。

    這里是高檔酒店,因此來這里的也都是當地的有錢人,少教育程度似乎不低,和唐風一上去就用英語打招呼。

    韓果兒看著唐風來者不拒一個個聊得風聲水起,逗的人家姑娘們笑的花枝招展,氣就不打一處來。

    拿著組織的錢出來度假了?

    沒多長時間,唐風身邊已經躺著三個美女,四個人在一起聊得似乎不錯,不時發出歡悅的笑聲。

    終于,韓果兒是看不下去了,起身氣勢洶洶的走到唐風面前,站著,“喂,你到這兒泡妞來了?”

    唐風正和其中一個美女喝著酒,聞言抬頭看了一眼韓果兒,笑了笑,“你先歇會,要不我也給你找個帥男你聊聊?”

    “唐風!”

    “我們是來執行……”

    話沒說完,唐風抬手打斷了韓果兒,“好好好,你在那邊等我,我馬上過去。”

    這樣一說,她也不好再說什么,瞪了唐風一眼,轉身走了。

    心里越來越是捉摸不透,唐風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有時候的做法把人感動的要哭,有的時候又活脫脫像個渣男,臭男人。

    簡直讓人頭大。

    唐風用英語和三個美女道了別,約好了晚上在市區酒吧見,然后起身回到了韓果兒身邊。

    “讓我回來干嘛?”

    唐風躺下,慵懶的伸了個懶腰。

    韓果兒扭頭,“感覺你來這兒之后放飛自我了啊?”

    唐風喝了口冰水,點點頭,“吃醋了?”

    “你!”

    “正經點!”

    “誰吃你醋了,你怎么就這么自我感覺良好呢?”

    笑了笑,“男人可得自信。”

    “所以你就勾搭人家美女,還一次找三個?”

    唐風一皺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搭人家美女了?是人家找我的好不好?”

    “那你也不能那樣!”

    一撇嘴,“你比我老婆管得還寬。”

    說完,起身回房間了,韓果兒氣的不行,但沒辦法,隨后跟著唐風回了酒店的房間。

    下午飯吃完,天色漸晚時,唐風打了招呼就準備回去。

    韓果兒起身攔住了唐風,“你干什么去?”

    “人家約了我啊,我不得赴約。”

    “那三個美女?”

    唐風一歪頭,“對,沒錯。”

    “你是不是真的動心思了?”

    “什么心思?”

    “你們男人不都有那心思嗎?跟美女睡覺。”

    唐風無奈的一搖頭,“想什么呢你。”

    韓果兒不依不饒,“你可不許這樣胡來!”

    “你要干嘛!”

    唐風一叉腰,有些不耐煩的道。

    “反正不管怎樣,你要去也行,我得跟著。”

    眼看這韓果兒的樣子是鐵了心了,一點頭,“好好好,那你跟著,但是你記住,別多嘴。”

    “耽誤你泡妞是吧?”

    “我說你這個女人怎么多事?你以為我真泡妞啊?”

    韓果兒一愣,“不是泡妞是干什么?”

    唐風無奈的一笑,“你知道這三個女孩都是什么身份嗎?”

    茫然的,韓果兒搖搖頭。

    “其中兩個是當地的富商的女兒,還有一個她爹是當地的幫派大佬,你說,我是不是該跟她們好好接觸接觸?”

    恍然大悟,韓果兒有些不可思議,“你怎么知道她們的身份?”

    “我……”

    “你這腦子我是真不知道怎么進的部隊,還是什么隊長。”

    唐風說完轉身就走,韓果兒氣的一跺腳,折身跟上。

    “你別嫌我煩,我知道你現在的想法,但是我是怕那幾個女的沒說真話,我們把時間白白浪費了。”

    唐風呵呵一笑,“這一點你放心,能住得起這家酒店的,在瑯南塔這種地方,絕對不是一般人,再者有些東西是裝不出來的,她們的英文水平就能聽得出來,留學沒留學不好說,但肯定是在老撾上的最好的學校。”

    韓果兒點點頭,這才反應了過來,現在想來唐風的每一步走的似乎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而不是空穴來風,胡亂走棋。

    “原來是這樣,剛才又誤會你了,不好意思。”

    唐風一笑,根本就沒放在心上,“沒關系,我知道你是吃醋了。”

    賤兮兮的樣子惹的韓果兒想笑,但是又不愿意承認他所說的自己是吃醋了,因此裝著一瞪眼。

    “追我的人多了,吃你的醋?再說了,你可是有老婆的人,我才不要有婦之夫。”

    “好,那這幾天我要是和這幾個女的發生點什么,你可別搗亂。”

    指著韓果兒,在電梯里,唐風正色說道。

    韓果兒一挺胸,得意的說道,“那不行,我可得跟著你,不能讓你做壞事。”

    唐風氣的一笑,“你,真是……”

    “反正不管你怎么說,該做的你可以做,有些事我可不能讓你做,免得節外生枝。”

    “行行行,跟著,你跟著。”

    二人出了酒店,打了車,按照白天時那三個美女給的地址,很快到了市區最為繁華地段的一家酒吧。

    付錢,下車,大致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兩人走了進去。

    開門進入的瞬間,震耳欲聾的DJ聲傳來,酒吧內人不少,男女參半,和國內的差不太多,基本都是年輕男女,一個個衣著光鮮,一看就是當地條件不錯的二代公子哥和美女。

    剛到門口,四下看了幾眼,三個美女其中的一個踩著高跟鞋笑吟吟的迎了上來。

    晚上的她穿的很少,不得不說身材很棒,前凸后翹的,應該也是酒吧的常客,簡單和唐風開心的聊了幾句,帶著唐風到了一個包廂。

    只不過韓果兒的到場似乎讓她有些意外和不滿,和唐風說話的同時,還不時用眼神不善的瞥了韓果兒好幾眼。

    進入包廂,里面陳設豪奢,白天見到的兩個美女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興高采烈的聊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