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九章 瓦莎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二十九章 瓦莎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到唐風進門,兩個美女趕忙起身迎了上來,拉著唐風就坐到了沙發上,三人左右將他圍在了中間,直接將韓果兒忽略掉了,當沒看見一樣。

    人其實都是一樣的,在國內,很多女生見到外國人,不管他是哪個國家的,只要一聽說是歐洲,或者是米國人,或者只要是白人,那大多數都是仰慕的不得了。

    甚至直接倒貼的也不在少數,唐風到了老撾,也是屬于外國人,而老撾本身發展又不好,經濟實力弱,人們自然對東方古國的人打心里充滿了敬意。

    她們之所以接近唐風,也是由于心底的那股子仰慕和羨慕。

    而之所以三個人圍著一個唐風轉,那是因為當地的風俗就是,只要男人有本事,娶幾個媳婦都是可以的。

    因此兩女侍一夫甚至三女四女,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桌上擺著不少酒,三人邊聊邊喝,那叫一個開心熱鬧,而韓果兒坐在邊上,氣是不打一處兒來。

    這三個女的簡直就沒把自己當成活人看,理都不帶理一下的,唐風也真是實在,一進來就和美女打的火熱,絲毫不顧忌自己的感受。

    但之前又答應了他不多嘴,現在只能是有不滿也只能自己壓在心里。

    喝酒,各種嬉戲打鬧,一直到凌晨時分,三個美女都是醉醺醺的模樣,和唐風卿卿我我的出了酒吧門。

    讓韓果兒在酒吧等自己,唐風開車,送三個美女回家。

    韓果兒不滿,卻也沒有辦法。

    三個女孩中,唐風最想繼續接觸的是那個幫派大佬的女兒,人長得十分符合東方審美標準,說話也溫柔,身材又好,才大學畢業沒兩年。

    當年,最重要的一點是,看重她的身份。

    畢竟,在瑯南塔赫赫有名的幫派大佬,最起碼多多少少知道點東西,當然,唐風也沒指望靠這些人能幫助自己多少。

    但自己和韓果兒畢竟是初來乍到,以前連瑯南塔聽都沒聽過,更別說了解了,現在突然到了這個地方,除了陌生還是陌生。

    瑯南塔西面和西南都是大片的森林和山區,朗貢的老巢在哪兒總不能是走著去找的,那樣找下來,沒個一年半載根本辦不到。

    幫派大佬也可以說是當地的地頭蛇,這些人一般接觸的人比較多,多少都會和毒販有些來往,這一點唐風倒是提前做過功課,是知道的。

    也是巧,在酒店還能遇到這三個姑娘。

    將其它兩個姑娘送回家,唐風將車速放慢,緩緩的行駛在市區大路上。

    幫派大佬的女兒叫瓦莎,二十二歲,身材高挑,微微有些肉肉的感覺,胸脯比韓果兒的大了不止半碼,皮膚微微有些黑,這是東南亞人的標志。

    但是看起來并不覺得不好看,反而給人一種很自然的感覺。

    半路上,二人用英語交流。

    車子到了市區一棟小別墅前,瓦莎讓停下,說自己家到了。

    唐風扭頭一看,一座偏當地特色的別墅立在眼前,看的出來,住在這里的人身家不一般。

    互相留了電話,瓦莎很是不舍的看了唐風一眼,還想說什么,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說,打開車門下了車。

    門口有仆人一樣的男子迎上來,問了她幾句,說著話就進了大門。

    唐風再次啟動車子,返回了酒吧,接上韓果兒,回了住的酒店。

    一晚上,韓果兒一句話都沒說,臉色不好看。

    到了酒店門口,車子挺好,唐風笑著轉頭,“怎么?又吃醋了?”

    “沒有!”

    說完,韓果兒轉身下了車。

    跟上,回到房間,二人簡單洗了一下,上床睡覺。

    剛躺下,新買的手機,老款的諾基亞,收到了一條短信,打開一眼,是瓦莎的。

    問唐風睡了沒有。

    韓果然轉頭看了一眼,冷哼一聲,沒說話。

    回了一句,唐風關上手機,頭枕著雙手,思索接下來的計劃。

    周圍安靜下來,其實唐風感覺現在的做法對瓦莎有些不公平,雖然二人萍水相逢,但不得不說這這里的人很容易相信別人,尤其是這幾個女孩子,雖然看著像國內的那些富二代,但畢竟沒有接觸過外面世界太多。

    加之這里女人的地位很低,自己說什么她就信什么,自己問什么也必定如實回答。

    自己有自己的計劃,瓦莎肯定也有她的小算盤,對她的印象也不錯,但利用人家這一點,確實有些不公平。

    快睡著的時候,酒店房門被敲響了。

    韓果兒和唐風睡的都淺,門一響,兩人同時坐了起來。

    已經相處好幾天,韓果兒上半身穿著罩罩也不避唐風,直接開口輕聲問道,“大半夜的,誰會來敲門?”

    唐風一側目,“我去看看。”

    說著,翻身準備下床。

    韓果兒伸手抓住了唐風的手腕,有些關切的輕聲囑咐道,“小心。”

    點點頭,唐風下了床,走到門邊,問了一句。

    “誰?”

    無人答話,回應的只不過是重重的砸門聲。

    抬頭,看了貓眼,外面站著好幾號人,應當有十人左右的模樣,一個個花臂刺青,領頭的更是長相兇悍,光頭發亮,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一看這幫人,唐風會心一笑,打開了門。

    韓果兒也已經穿好衣服,光腳站在了唐風身后。

    一開門,領頭的光頭男子一擰鼻子,抬手指著唐風就是嘰里呱啦一頓說,應當是老撾語,唐風聽不懂。

    那人眼見自己氣勢洶洶說了半天,唐風和韓果兒一點反應沒有,臉都氣擰了。

    一把將十幾號人中的一個瘦小男子拎了出來,巴拉巴拉給他說了幾句,那瘦小男子連連點頭,轉而看著唐風和韓果兒。

    “Whatnationalityareyou?”

    意思是問唐風是哪個國家的。

    唐風一笑,“China。”

    那人一點頭,用還算清楚的漢語說道,“這個是我們大哥,他對你今晚所做的事表示很不滿。”

    “我們大哥看到,你跟瓦莎小姐一起玩,舉止很是親密,我們大哥讓我告訴你,離她遠一點,不然,讓你回不了國。”

    瘦小男子說完,退到了后面,剛才的男子接著走到門邊,得意的笑著,抱著雙臂。

    唐風還沒說話,韓果兒一把推開唐風,站到了前面。

    “滾!”

    那男子一愣,他可聽不懂漢語,扭頭看了看那瘦小男子,那瘦小男子有些忌憚,低頭輕聲說了一句,應當是翻譯了過去。

    臉色立馬大變,咆哮一般喊了幾句,還沒喊完,韓果兒一腳就直接踹了上去!

    彪悍男子身體倒飛出去,砸到了背后的酒店墻上,落在地上,楞是沒醒過來。

    其余的人一個個看著大花臂刺青,但都是烏合之眾,一看到自己老大被一腳踹成這樣,知道這兩個人身手不簡單,只是往后退,根本沒人敢上。

    “全給我滾!”

    瞬間,一幫人作鳥獸散。

    門重新關上,韓果兒洗了洗手,先笑了,“不錯啊,姑娘還沒哄到手,仇家都先結下了。”

    唐風脫了鞋躺在床上,“幾個小混混而已,無所謂。”

    “蒼蠅雖小,但是惡心人不是?你啊,還是自求多福吧!”

    說完,脫掉衣服上了床。

    ……

    清晨,洗漱完,二人還沒吃早飯,唐風的手機響了。

    拿起來一看,是瓦莎的。

    韓果兒看了一眼,知道是那女孩的,哼了一聲。

    唐風接上電話,瓦莎說她已經到了酒店樓下,讓他下去,她帶著兩人去吃早飯。

    收拾好,下樓,酒店門口停著一輛白色的路虎攬勝。

    瓦莎略顯羞澀的上來和唐風打了聲招呼,說知道他們兩人不太能吃得慣這里的食物,所以她帶著去一家比較有名的中餐館。

    有名的確實不一樣,豆漿油條牛肉面,該有的中餐都有,出來這么長時間,唐風和韓果兒還是頭一次吃到這么正宗好吃的早飯。

    吃過飯,唐風開車,在瓦莎的指揮下,往市區外面開去。

    “喂,我們這是去哪?”

    瓦莎看到韓果兒說話,扭頭看著唐風。

    “去她們家的農莊,也是茶園。”

    韓果兒點點頭,沒再說什么。

    三人在一起,她好像成了那個多余的人,人家兩人一個開車,一個副駕駛,用英語聊著天,有說有笑的,自己這英語水平也就高中生水平,大致聽得懂,說是開不了口的。

    車子出了市區,直接往山上開去。

    老撾的山說是山,但海拔基本都不高,路虎攬勝動力很足,爬山很得力。

    距離市區越遠,道路的情況就越差,有些地方甚至還是土路,車子駛過,塵土飛揚。

    十點左右的樣子,車開到了山上的平地處,一排排房子出現在眼前。

    下車,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空氣中似乎還帶著一絲茶香,瞬間讓人心曠神怡。

    瓦莎似乎是專門做了準備,一身的休閑服,腳上運動鞋。

    和唐風簡單說了幾句這是她們家的農莊,四周看得到的農田都是她們家的,這里的房子是她爸爸修的,沒事就上來看看,由于風景還不錯,平時也會帶朋友上來度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