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兩難境地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一章 兩難境地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疑惑自然是有原因的,瓦莎爸爸沉默了好大一會兒,埋頭笑了一聲。

    “你爸爸笑什么?”

    看著瓦莎爸爸的笑中似乎帶著一股子別樣的意味,這下倒換成唐風不明白了,轉頭問身邊的瓦莎道。

    瓦莎原話轉述,她爸爸重新抬起頭,桌上的茶水煮沸了,他抬手接著給唐風倒了杯茶。

    “不遠萬里來這里,就是為了尋仇?在這里,沒有人不和朗貢是仇人,但那又如何呢?”

    瓦莎爸爸略帶自嘲的笑意,開口解釋了一句。

    唐風頓了頓,想到了白天在茶園里看到的一切,說這里的人都和朗貢是仇人也似乎一點都不為過。

    一想便明白了,唐風喝了口茶,“我們華人有句話,叫有仇不報非君子,你聽過嗎?”

    這是句俗語,唐風不知道用英語說出來瓦莎能不能理解,只是見她皺了皺眉頭,想了一下,轉頭轉述給了她爸爸。

    男子搖了搖頭,顯然不太相信或者不認同唐風的話。

    “我爸爸說,你還是回國比較好點,這個地方真的沒你們那邊那么太平,金三角的名號不是隨隨便便就來的。”

    “告訴你爸爸,我來,只有一個結果,要么我死,要么朗貢死,當然,我覺得朗貢還真殺不了我,所以,我來了,他的命運就已經注定了。”

    瓦莎爸爸怔怔的看著唐風,抿了口茶,有些費解。

    在他看來,這樣一個年輕人,哪里來的勇氣說出這樣的話?

    難道他是真的不知道朗貢這伙人的厲害?

    但不論怎么樣,混跡江湖多年的他老謀深算,至少現在看來,面前這個唐風,不能給他帶來任何好處,反而待在自己家,很有可能會給自己整個幫派和家族帶來滅頂之災。

    別人不知道,但他可是真正領教過朗貢那個瘋子的厲害。

    笑容消失,瓦莎爸爸臉陰沉了下來,“年輕人,在這里住兩天,玩好了,還請你早些離開。”

    “至于你和朗貢之間有什么恩怨,和別人沒什么關系,那是你的事。”

    瓦莎轉述完,焦急的和自己父親說著什么,似乎在爭辯,對自己父親的做法很不滿。

    但女人在老撾這邊本來就沒有什么地位,說話自然也沒有一點分量,只是爭辯了幾句,隨著父親的一聲呵斥,瓦莎不敢再多說話,起身拉起唐風的手,出了房子。

    盤著腿坐的久了,腿有些發麻,出了房間,站在角落,唐風揉著腿,瓦莎站在一邊,低著頭。

    似乎情緒并不好。

    “我爸爸就那個脾氣,他趕你走,你會走嗎?”

    “不趕我走,我也得走不是?”

    “現在你也知道了我來這里的真實目的,我不是為了旅游,之前是騙你的。”

    瓦莎連忙搖了搖頭。

    “我知道,之前我就看出來了。”

    “但是這些沒事啊,又不影響什么。”

    唐風點點頭,“那倒是。”

    “確實沒什么影響,現在看來,你們家背后肯定和朗貢集團有所接觸,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至少是有過的。”

    瓦莎楞了楞,“你認識我,真的只是為了這些嗎?”

    唐風接著笑笑,“不,還因為你長得漂亮。”

    老撾女孩其實骨子里是保守的,被唐風這么一逗,瓦莎臉蛋紅了,低著頭嘟囔一句。

    “都說你們華人不老實,喜歡騙人,看來你也一樣。”

    腿不麻了,唐風直起身,“怎么樣,你現在已經知道了我的真實目的和來意,還要和我做朋友嗎?”

    瓦莎抬頭看著唐風,眼神之中帶著堅毅,認真而嚴肅的說道,“我們老撾女孩,看中一個男孩,是不會變的,一輩子都不變。”

    “這是我們的傳統,千百年來,一直如此,但凡中途變心的女人,都會被認為是不潔的女人,會受到所有人的譴責。”

    “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這話說出來,輪到唐風尷尬了。

    這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瓦莎這是對自己示愛啊!

    有點不敢相信,這不過才兩天而已,就給自己這么說了,著實有點難以接受。

    不過隨即想了想,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文化和傳統,就拿華夏來說,在一百年前,甚至在幾十年以前,女人都是講究從一而終的。

    很多人結婚也都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還有其它的?

    只不過這幾十年發展的有些偏向西方,文化侵蝕嚴重,所以導致以前的傳統文化丟失,女性也很少再講究什么從一而終,大都追求自由。

    所以這樣想來,其實瓦莎這種做法,其實對她們來說,的確是認真的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眼看唐風很久沒說話,瓦莎心里有些忐忑,畢竟是她自己先開的口,女孩子主動,如果被拒絕,真的會很難過。

    唐風想了一會兒,“瓦莎,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在國內有老婆,雖然馬上要離婚,但至少現在還是夫妻關系,我覺得我不能騙你。”

    “剛才我也說過了,我是來殺朗貢的,不會在老撾待很久的時間,希望你能明白。”

    瓦莎顯然有些難以接受,愣了神,呆呆的看向天空中的月亮。

    “你不喜歡我。”

    “什么叫喜歡。”

    瓦莎猛的轉過頭,柔順的長發隨著擺動,動人又迷人。

    “在老撾,男人最多可以有三個妻子,而且剛才你也說了,你已經要和國內的妻子離婚。”

    “我可以跟你去任何地方,你去哪我就去哪。”

    瓦莎的突然主動讓唐風有些不知所措,對待感情方面自己無疑是失敗的。

    正在猶豫要說什么,瓦莎爸爸跟了出來,站在門邊看向二人,呵斥了一聲。

    瓦莎乖乖低著頭回去,唐風深吸了口氣,返回了自己房間。

    韓果兒坐在自己房間的床上,絲毫沒有半點睡意。

    來老撾已經過去好幾天,任務沒有絲毫的進展,唐風倒是玩的輕松自在。

    眼見對面房間傳來開門的聲音,韓果兒一骨碌下了床,推開門一看,唐風的房間燈亮了。

    冷哼一聲,穿著睡衣,韓果兒敲響了唐風的房門。

    “呦,這人家爸爸叫你去,不會是跟你談要把女兒許配給你的事吧?”

    唐風將門關上,看著背著手大搖大擺進來的韓果兒,一哼氣,“嗯,沒錯,這點你倒是猜對了,人家還就是要把女兒許配給我,怎么著?對了,我還得告訴你,人家這老撾男人可是能娶三個老婆的,要不你看你也從了我得了,我讓你做老大,如何?”

    韓果兒鼻子都氣歪了,伸腿就是一記直踹!

    好在唐風的反應怎是她能比的,一把抓住踹來的小腿,而后猛的一抬,直接將韓果兒四仰八叉摔在了床上。

    “你這女人,真是暴躁的不行,就不能學著人家姑娘那種,稍微溫柔一點?”

    韓果兒冷哼,“就算是溫柔也不是給你的!”

    “不給就不給唄,反正也不缺你一個。”

    “你!”

    韓果兒氣的拳頭都捏緊了,“唐風,你不要臉!”

    唐風抱著肩膀,歪頭嘆了口氣,“娘們家家的,以后別在我面前動手動腳,要是真惹急了我,現在就辦了你!”

    這話當然是唐風說來嚇唬韓果兒的,但韓果兒是什么性格,一聽這話,立馬不干了。

    “哼,嚇唬誰呢,有種你來試試!”

    唐風嘿了一聲,說話間到了床邊,一只手一推,剛剛坐起來的韓果兒就又躺在了床上,輕薄的睡衣根本擋不住身體的大部分地方。

    而唐風則直接就壓了上去!

    瞬間,二人眼睛對視,唐風在韓果兒身上,明顯的,感受到了胸脯處的頂觸感。

    嗯,之前睡夢中摸過的,的確不小。

    彼此的呼吸都感覺的到,鼻翼中呼出的熱氣讓二人心中那股子燥熱更加濃重起來。

    韓果兒一時間乖巧無比的躺著,連動彈似乎都忘了,直直的看著唐風的眼睛。

    甚至在這一瞬間,時間仿佛停滯了,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了一般,她十分享受這樣一種感覺。

    更加難得的是,這種感覺,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出現。

    她不知不覺得,鬼使神差一樣,不由自主的,韓果兒雙臂環繞住了唐風的脖子。

    渾身似乎都在燃燒,她渴望某些事情的到來。

    眼前這個男人的身軀,強壯而有力,這似乎就是以前她一直奢求的東西,如今總算是尋覓到了一般,她舍不得撒開手,哪怕這是一場夢,她還是不愿意醒過來。

    溫柔,水潤的嘴唇輕輕的迎了上去,也只有在這一刻,韓果兒才清晰的覺得自己像是個女人。

    一切都是那樣的美好,房間內光線昏暗,使得這種曖昧而迷離的氣氛更加濃郁。

    而趴在上面的唐風,確實楞了。

    和韓果兒相處這么幾天,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會有這么一天韓果兒如此的主動。

    主動的連自己都有些吃驚。

    突然之間,他想到了什么,輕輕的推開環抱住自己的韓果兒,起身坐在床邊,定了定神,情緒穩定了下來。

    韓果兒躺著,腦子逐漸清醒過來,剛剛的一切還在腦海中重現。

    她開始反應過來。

    唐風居然主動推開了自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