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二章 教訓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二章 教訓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你失態了。”

    許久,床邊的唐風如是說了一句。

    韓果兒并不是普通的女孩子,隨意的奪走她最為珍貴的東西,唐風于心不忍,再者隨意的發生關系,自然不是自己想要的。

    韓果兒抬起頭,有些自嘲而羞澀的笑了一聲,接著點點頭,“嗯,我失態了,不好意思。”

    要說心里不難受那肯定的假話,畢竟一個女孩子主動示愛卻被男的拒絕,對女孩的打擊其實是很大,雖然韓果兒對待其它事情上從來都不小女生氣,但唯獨在這件事上,她臉皮很薄。

    下了床,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韓果兒沒說話回了自己房間。

    知道自己這做法對人家姑娘來說是個不好的打擊,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畢竟,沖動才是魔鬼,萬一她清醒之后找自己算賬,那可算是麻煩了,她又當過兵,再者女人事情是最多的,能把你煩死。

    二人分開,韓果兒躺在自己的床上,心情有些難以言語的低落。

    人生第一次主動,雖然說是有些太過激動時的自覺反應,但終究是被人拒絕了。

    看著天花板,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睡著的。

    夜幕降臨在山上,光明也從未缺席每一天。

    清晨起床,在山間散步回來,唐風主動要求下山,瓦莎也知道男人都好面子,自己爸爸都那樣給人家說了,唐風不走就顯得有些不知趣了。

    送二人到了市區,瓦莎不敢和唐風多待,父親的嚴厲要求她一點都不敢違抗,兩人說了幾句話,瓦莎有些不舍的開車離去。

    走在市區的大路上,周圍全都是異域風情,但韓果卻一絲游玩的心思都沒有。

    “喂,咱們兩個這樣下去不行吧?一無所獲啊!”

    韓果兒低著頭,看著坑洼不平的地面,喃喃說道。

    “誰說一無所獲了?找到了罌粟田,順騰麻瓜,找到他們的大本營還不是一件極其容易的事?”

    韓果兒停住了腳步,眉頭緊鎖,“你是說?我們等到罌粟收獲的季節,然后等朗貢的人來收這些東西,接著順藤摸瓜,找到朗貢的大本營?”

    “嗯。”

    唐風點了點頭。

    這樣一說聽起來似乎也是個可行的辦法,但能否真正的實行,其實誰也說不好。

    韓果兒也跟著點了點頭,隨即繼續道,“但是昨天我看了看,那罌粟距離成熟還的好幾天呢,我覺得,我們也也可以主動出擊,前兩天晚上在酒吧里,我就看到有人在吸毒,如果我們從這一線索入手,應該也會有點收獲。”

    連續出來兩個可行的辦法,韓果兒干勁兒瞬間就上來了,人只有在能看得到希望的時候才有繼續努力的渴望,無疑,韓果兒便看到了希望。

    在市區找酒店住下,時間到了晚上,唐風和韓果兒都收拾了一下,打扮得像是個二代紈绔,這才出了門。

    酒吧一條街前兩天晚上二人是去過的,因此很順利就找到了地方。

    進門,找了個相對安靜的地方坐下,要了兩杯啤酒,兩人一邊喝著酒,一邊左顧右盼,看哪里有吸毒的人。

    啤酒沒喝完,目標還沒發現,一只手放在了二人面前的小桌上。

    同時回過頭,面前站著一個男子,臉色煞白煞白的,不善的看著兩人,那眼神就像是把唐風和韓果然要生吞活剝了一樣。

    兩人一對視,想起來了,前天晚上去酒店找事那個人,被韓果兒一腳踹的不省人事那位。

    唐風懶散的往椅子上一靠,這架勢,今晚絕對是不可能避免一場架打了。

    男子得意慘然一笑,一揮手,身邊立馬聚集了上百號人,整個酒吧里的小年輕似乎都過來,甚至連有的不良少女都圍了過來。

    一揮手,人群中出來一個還算長得正常的年輕人。

    挑事兒的男子沖其說了幾句,然后那人恭敬的點點頭,走到唐風和韓果兒面前。

    “兩位,剛才說話的是這里的老板糯南,他問二人,是否還記得前天晚上發生的事?”

    韓果兒臉色一變,冷哼一聲站了起來,“怎么?他是老板我們不能在這兒喝酒消費?”

    糯南聞言冷笑一聲,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別人可以喝酒玩,你們兩個不行。”

    說完的同時一揮手,周圍一眾手下直接將酒吧門全部關上,緊張的氣氛中滿是火藥味,但里面的這些少年們不僅沒有驚慌失措,反倒一個個興奮起來了,就盼望著等會打一場激烈的架。

    看熱鬧的永遠不嫌事兒大!

    韓果兒轉頭看了看唐風,而唐風坐在哪里,自顧自的喝著杯中的啤酒,根本不著急。

    轉頭,韓果兒指著糯南,“你這是要找事兒?”

    糯南聽完,仰天大笑,這里可是他的場子,而且自己家族在整個瑯南塔都是聲名顯赫,別說這兩個外國人,就算是本地有實力的人,也不敢這么跟自己說話。

    “沒錯,你說對了,瓦莎是我的女人,你的朋友搶我的女人這一點,我就不能放過你們,再加上前天晚上你那一腳,我同樣不能放過你。”

    “不過,看在你是女的份上,要是答應跟我玩玩的話,我可以考慮放過你一次。”

    不管哪里的紈绔子弟似乎都是一樣的尿性,糯南天真的以為,在自己的地盤上,他就是天王老子。

    韓果兒火氣上來了,臉冷了下來,“你算什么東西!”

    聽完翻譯之后原話的糯南感覺自己在這片兒的權威受到了侮辱,氣的不行,一揮手,周圍幾十號的小弟瞬間將唐風和韓果兒圍在正中間,就等糯南一聲令下,他們便上前要了這二人的命。

    反正在金山角這種地方,發生命案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在最近幾十年中,死在這里的外國人似乎比當地人都要多,根本沒有人會在意這些。

    “好,看來你們是不打算服軟了。”

    “好,很好。”

    韓果兒冷笑一聲,這種烏合之眾,她都根本不放在眼中,雖然不想跟這些動手,但看現在的情況,不動手是不行了。

    沒等糯南開口,韓果兒已然動了手。

    右腿猛地蹬地,整個人的身體急速往前沖去!

    左手以極快的速度攥住了糯南根本沒得及防守的領口,右手變掌為拳,不由分說就招呼了上去。

    糯南因為驚恐而變形的臉,瞬間變形的更加嚴重,右拳砸在他的左側臉頰上,發出“啪”的一聲脆響!

    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就讓你痛不欲生,沒有反抗的機會,這是韓果兒一貫的行事風格。

    遭受到毒打的糯南并沒有結束掉自己的悲慘,挨了一拳之后,小腹處遭受到了嚴重的打擊,這個地方最為脆弱,基本沒什么東西支撐和減少力量,這一膝頂。簡直比要了命還讓他難受。

    唐風坐在桌邊,看戲一樣的看著,嘴角甚至還揚起了笑意。

    嗯,這個妞兒還真是火爆!

    幾乎是眨眼間的功夫,糯南躺在了酒吧光滑的地面上,整個人的身體不斷的抽搐著,嘴里往外吐著血水,胃液似乎都被打的出來了。

    瞬間致命的打擊讓周圍的小弟愣神了,沒有人不怕挨打,他們也都是人生父母養的,怎么可能不害怕?

    烏合之眾就是烏合之眾,眼見這個人這么能打,顯然不好惹,糯南又倒下來,便沒有人敢主動上前出頭。

    一個個不斷的往后退著,生怕連累到自己,從而也受到韓果兒的毒打。

    沒錯,毒打,他們絲毫不懷疑韓果兒有這個能力。

    恐怖的氣氛在酒吧內蔓延,糯南痛苦的想死,掙扎的坐了起來,一揮手。

    “給我弄死他,弄死他們!”

    話是喊出來了,但的確是沒有人敢上前。

    大家都是出來和你玩的,你讓大家上去為你打個架,那什么事兒都沒有,但現在這局勢,上去無疑就是送死,誰敢去?

    眼看沒有人動手,糯南氣的渾身都在發抖,一把從自己衣服里掏出手槍,指著韓果兒。

    “媽得,給你臉了!”

    說的話二人聽不懂,但無疑是罵人的話,這一點二人自然都聽的懂。

    槍口對準韓果兒的瞬間,她身體動了。

    跟一個玩了十來年槍的職業軍人來說,普通人用槍對付自己,似乎并不造成什么特殊的威脅。

    閃身避開,韓果兒腳下疾走,剎那到了正在上膛的糯南身側。

    抬手捏住他的手腕,向反方向用力,吃痛的手腕瞬間沒有了力量。

    槍掉在地上,被韓果兒一腳踢飛,抬手就給了糯南一擊右勾拳!

    絕對的力量使得糯南連叫都沒得及叫,大腦瞬間失去了意識,整個人癱倒在了酒吧的地上,和前天一樣,不省人事。

    “告訴這些人,誰要是敢不自量力,我絕對不讓他好過。”

    “一個個讓你們沒門牙出去,信不信!”

    話說給翻譯,翻譯嚇得渾身發軟,哪里敢不聽。

    而周圍沒有人敢不信,韓果兒爆喝一聲過后,周圍圍著的看熱鬧的人少了一半。

    酒吧的門被打開,那些人也不管糯南剛剛說的,紛紛往外跑去,這熱鬧不能看,要是真惹火上身,那就倒了霉了。

    人快走完了的時候,門口傳來了一陣嘈雜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