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三章 開始行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三章 開始行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門口的聲音越來愈大,聽著應該是有人往酒吧走,剛剛跑出去的不少人也都開始往回退。

    韓果兒回到桌邊坐下,喝了口水。

    唐風沒說話,看了一眼地上不省人事的糯南,不由得搖搖頭,這種富二代,真是以為自己爹有點錢有點勢力就真的以為老子天下第一了。

    不多時,門口涌進來一幫人,十幾個的樣子,走在最前面的是個身材瘦小年紀當在四十多左右的男子,進門的瞬間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糯南,神色劇變,連忙小跑幾步。

    蹲下身,嘴里不知說著什么,一揮手,身后跟來的人將糯南抬起,急忙往外走去,應當是送醫院了。

    人送走了,中年男子看著車子離去,他卻沒有走。

    重新回到酒吧內,周圍瞬間沒人說話了,中年男子的臉拉的跟馬一樣,眼神中似乎都泛著綠光!

    他輕聲說了句什么,之前那個翻譯屁顛屁顛的跑上前,指著韓果兒和唐風對中年男人說了幾句話。

    倏然之間,中年男人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直直的盯著二人打量著。

    “是你們打傷了我兒子?”

    中年男人的話經過翻譯,傳到了唐風耳朵里。

    到了這時候,自己作為男人,自然不能袖手旁觀躲在女人身后。

    起身,唐風指了指自己,大聲說道,“嗯,我打的。”

    韓果兒也不怕事,主動跟著唐風站了起來,“我也打了!”

    中年男子鼻子出著粗氣,二人對于自己的到來和責問沒有一絲的敬畏,反而爭先恐后的承認是自己打了他兒子。

    這簡直是恥辱。

    莫大的恥辱!

    他直直的站立在原地,用一種壓抑著的語氣說道,“你們知道打傷我的兒子,后果是什么嗎?”

    威脅。

    自上而下居高臨下的威脅。

    唐風眼神對上中年男子,以一種不以為然的口氣回了一句。

    “說那么多廢話干嘛?不服你就來,我陪你玩。”

    跟一個中年油膩男多說那么多廢話,唐風并不覺得有什么意思,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

    再者說了,自己兩個還得去找吸毒的人呢,哪有時間跟你在這兒嗶嗶?

    此話一出,中年男子抬手順了說頭頂上所剩不多的頭發,陰森森笑到。

    “好,好,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說完,沒等下命令,周圍一直跟在他身邊的手下們紛紛動手,自背包里拿出藏著的家伙。

    老子就是比他兒子厲害,這些手下拿出來的,不是手槍,而全是步槍。

    牌子很雜,型號很多。

    唐風瞅了一眼,居然連仿造的ak47都有,但更多的是正宗的ak47。

    槍管黑洞洞,拉動槍栓的聲音響徹整個安靜的酒吧。

    看熱鬧的年輕人們,有的已經被這陣勢嚇住了,紛紛側過身子,不敢看下一秒就會被打成篩子的唐風和韓果兒。

    畢竟在瑯南塔這種地方,死兩個外國人拉到野外一埋,鬼都不知道。

    唐風看著面前的中年男人,也開始有點生氣了。

    一場惡戰就要爆發時,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

    幾秒鐘的時間,跑進來一個男子,滿頭大汗顯得很著急,肥胖的肚子一動都在發抖。

    中年男子看到此人,顯然感覺有些意外,走幾步迎了上去。

    兩人烏拉烏拉說了好一會兒,應該是男子帶來了什么讓中年男人不滿的消息,因此他情緒有些激動很是不滿。

    但最后的結果還是中年男子冷冷哼了一聲,萬分不滿的對手下吩咐一聲,收起了槍。

    重重的瞪了唐風一眼后,使勁一拍大腿,帶著手下出了酒吧。

    這個反轉,唐風和韓果兒都有些沒看懂,這好端端的,怎么就走了?

    還想練練手的唐風不覺有些失望,轉頭看向那個剛剛進來的肥胖男。

    看人走的都差不多了,肥胖男幾步到了唐風身前,禮貌性的笑了笑。

    “唐先生,讓你受驚了。”

    韓果兒看向唐風,“你認識?”

    唐風摸不著頭腦,搖搖頭,“我并不認識你。”

    肥胖男叉著腰,氣還沒緩過來,使勁喘了幾口之后開口。

    “唐先生,是瓦莎小姐讓我來的……

    韓果兒一拍頭,“滋滋,這軟飯是哪兒都能吃的上哈,佩服!”

    知道這是韓果兒故意挖苦自己,唐風一笑,“那可不,吃軟飯可也是種本事,不行你也吃個我看看?”

    韓果兒一瞪眼,“哼,我才不稀罕!我有手有腳的,做不出來那事兒!”

    “唐先生,沒驚著你吧?瓦莎小姐說那個糯男少爺找你麻煩,讓我多注意一點,沒想到,這差點就把事情給鬧大了。”

    “還好沒出意外。”

    肥胖男喘著粗氣,厚重的聲音說道。

    唐風點點頭,“那個糯南什么身份?”

    肥胖男示意讓二人先坐下,左右看了看,這才彎腰道,“看兩位和瓦莎小姐關系不一般,是好朋友,我也就不瞞兩位,直說了。”

    “糯南少爺他爹,就剛才那位,可是瑯南塔地區有名的大佬,幾乎控制了所有的娛樂場所,勢力不小,道上的狠角色!”

    “他兒子倒沒啥本身,但禁不住老子厲害,所以在這片兒也沒人敢惹。”

    唐風點點頭,聽著名頭似乎不小,但實際上來說,這種落后國家的一個省,所有的娛樂場所加起來能有多少?

    所以這話聽聽就可以了,沒必要太放在心上。

    “那他跟……

    胖一點的人總會給人一種親近感,因此唐風兩人和他一見面就成了自來熟。

    胖子瞬間會意,。。“糯南少爺那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看上瓦莎小姐好幾年了,但您也看到了,就他那樣兒,我們瓦莎小姐怎么可能答應?”

    “所以這不才出了這事兒?”

    “不過這樣的事那糯南之前也沒少干,只要誰和瓦莎小姐走的近,就一準兒倒霉!”

    這下是徹底明白了,韓果兒冷嘲熱諷卻又帶著醋意的一笑,“可以可以,剛來兩天,情敵倒惹上不少。”

    唐風嘿嘿一笑,“過獎!”

    這么一說,韓果兒被噎的無話可說,一翻白眼,扭過頭不說話了。

    說的差不多了,唐風起身,“好了,不管怎么樣,回去替我謝謝瓦莎小姐,不過呢,這種事情我們自己可以處理,不用讓她處處留心。”

    說完,伸手指了指韓果兒,“走了。”

    胖子趕緊跟上,“唐先生,這你可得小心,糯南他爹蓋農可不是等閑之輩,今晚這是給瓦莎小姐面子,這以后要是再遇上,萬一……

    抬手打斷,“不,沒有萬一。”

    說完,帶著韓果兒出了酒吧。

    街道上沒有車水馬龍,稀稀拉拉的燈光有些昏暗。

    不過二人倒沒有立刻回酒店,走在酒吧一條街上。很快找到了另外一家還算熱鬧的酒吧。

    打開門還沒進去,唐風目光一轉,突然瞥到了酒吧樓下兩個人,一男一女,鬼鬼祟祟的站在樓與樓之間的縫隙里,低頭交談。

    唐風碰了碰韓果兒,“喏,看那兒。”

    韓果兒目光隨著唐風的手指看過去,瞬間來了精神,拉著唐風藏到了拐角處。

    “看他們兩個這樣兒,也不怎么像是好人,百分之八十是販賣毒品!”

    “去,逮住賣的那個女的。”

    韓果兒一瞪眼,“你指揮誰呢?”

    “去!”

    韓果兒一撇嘴,哼哼一聲,貓著腰,繞到了那二人身后。

    等了幾分鐘,那兩個人似乎談好了價錢,女的左右看了看,確認沒什么危險,伸手從胸前掏出了一個小紙包。

    正在她抬手要將東西遞給那滿臉蠟黃的男子時,韓果兒突然從角落竄出來,大喝一聲。

    “警察,別動!”

    唐風站在角落,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而販毒女子一聽有人,一把將紙包扔到一邊,拔腿就跑!

    但韓果兒是什么伸手,幾步之內一個板磚隨手便飛了出去!

    板磚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正中女子膝蓋彎兒,一聲慘叫,女子應聲而倒,正面趴在地上,兩個胳膊擦出了血跡。

    站起來還想跑,但韓果兒的手勁兒可不是蓋的,那一板磚直接砸的腿重傷,她還想試著站起來跑,但腿已經支撐不住了。

    后面的韓果兒順勢追了上去,一把將女子拎起來,甩到了角落隱蔽處。

    唐風笑的差點沒岔氣兒了,兩手叉著腰走出來,臉上還是帶著笑。

    韓果兒不滿,“讓我抓人你笑個什么?”

    唐風叉著腰,“你說說,剛才你那一聲爆喝,差點沒把我笑死。”

    “你說你,人家可是外國人,聽不懂中文,好家伙你那一嗓子喊出來,真是神來之筆,哈哈!”

    看著唐風笑,韓果兒尷尬的不行,她也想到了,剛才自己確實沒想那么多,直接一嗓子就給喊出去了,現在想起來確實有些搞笑。

    “好了好了,別笑了,現在人抓來了,下一步怎么辦?”

    唐風收住笑意,清了清嗓子,“嗯,先把人往后挪挪,避開人口密集的地方,然后下手逼問,就這么簡單。”

    說干就干,韓果兒拎起地上抱著腿哀嚎的女子就往前走,找了半天,終于算是找到了處廢棄的小樓房。

    人捆好,二人對視一眼,問題來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