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四章 循序漸進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四章 循序漸進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眼前的問題就是,這個販毒的女子是老撾人,二人不會說老撾話,如此一來,根本沒辦法審問。

    略微沉吟片刻,唐風讓韓果兒在原地看著人,自己去找剛才那個胖子,他會說漢語又懂老撾語,最關鍵還是瓦莎的人,找他還是很合適的。

    韓果兒答應,唐風出門,凌晨街道上幾乎沒人,他提氣發力,腳下生風一般回到了之前那個酒吧。

    胖子果然還沒走,坐在剛才的位置喝著小酒,跟一個陪酒妹打扮的女子聊的正歡。

    唐風不由分說抓起胖子到了外面,找了個沒人的地方,這才開口,“胖子,我看你漢語說的不錯,幫我個忙怎樣?”

    胖子正在興頭上,但一看是唐風,也不好說什么,撓撓頭,笑道,“還好,還好,唐先生需要幫什么忙打聲招呼就行。”

    唐風拍拍他肩膀,“真的?”

    胖子一拍胸脯,“那自然是真的了。”

    “好!”

    說完,唐風帶著胖子就往前走,半個小時的功夫,到了廢棄的小樓外面。

    看著面前殘破的小樓,胖子進去之前不禁有些猶豫,大晚上的跑這兒來干嘛?

    雖然不解,但答應了唐風,他也不好意思多問,跟著唐風就進了小樓。

    上了二樓,拐角處,他看到了之前還唐風在一起的韓果兒,微笑一下算是打過招呼,扭頭問唐風。

    “唐先生,你帶我到這兒來是……”

    唐風一指地上被捆的結實的女人,“其實也沒什么,就是想要你做我們的翻譯,跟她說幾句話。”

    地上被捆的結實的女子渾身一直在發抖,她也怕自己今天遇到的是兩個警察,萬一真是,她這種小嘍啰,誰會來救?

    后果就是死路一條!

    胖子一聽只是做翻譯,哈哈一笑,“就這事兒,好說好說!”

    唐風也跟著一笑,拍拍胖子肩膀,轉手從包里掏出一摞紙幣,遞給了他。

    一看到了錢,胖子兩眼發光,那可全是人民幣,在當地值錢著呢,那一摞看去最起碼得有一兩萬,不少了。

    笑嘻嘻的接過錢,一把塞進包里,胖子興奮道,“唐先生您說,我這就給你翻譯。”

    聞言唐風一擺手,讓韓果兒將女子口中的布條取下,轉身對胖子道。

    “問她,手里的毒品從哪兒買到的。”

    “好。”

    胖子答應了一聲,但渾身動作瞬間僵住,扭頭問道,“唐先生,您問她……”

    “嗯,問她手里的毒品從哪兒買的。”

    胖子臉色變了,皮笑肉不笑的哼哼兩聲。

    “唐先生,您問這個干什么?”

    韓果兒早就不耐煩了,不客氣的道,“讓你問你就問,你管我們干什么。”

    胖子此時心里那是一萬個悔,現在這倒好,拿了人家錢了也答應人家了,這事兒可咋辦?

    誰不知道這瑯南塔是什么地方,金山角之一,販毒的那都是大毒梟手下的人,自己幫他們問這個,那自己怕是活夠了。

    瓦莎他爸爸在當地多大的勢力,就因為不和朗貢合作,差點沒被殺了,自己現在做這事,那不是沒事兒找事兒嗎?

    笑的比哭還難看,胖子很不情愿但無比利索的從包里把剛剛裝進去的錢掏了出來。

    “唐先生,您看這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去跟瓦莎小姐匯報一聲了,要不您換個人?”

    說著,就把錢往唐風手里塞。

    唐風一笑,推開了胖子的手,“胖子,我國華夏有句古話,大丈夫一言駟馬難追,答應別人的事,怎么能反悔呢?”

    胖子心里腸子都悔青了,一拍腦袋,“唐先生,您就別拿我逗著玩了,這事兒我是真辦不了。”

    “你漢語說得這么好,怎么就辦不了了?我看你這是推脫。”

    胖子連連的擺手,“不是,真不是啊唐先生,你說我這上有老下有小的,沒膽量跟人家做那行的人斗不是?我真不敢問,你就饒了我吧,好不好?”

    唐風這時候可不會善解人意,一把按住了胖子的肩頭,“別,這種話你現在給我說沒有用,你現在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幫我們問,你放心,問了我保你沒事,你就是不問,我保證讓這女人背后的大人物知道是你跟他作對,你信不信?”

    胖子一聽這話,腿都軟了,差點沒撲通一聲給唐風跪下。

    但臉色卻已然是難看到了極點,四下張望,哭喪著臉。

    “唐先生,您別這樣啊,您看我剛剛這不才幫您兩位……”

    韓果兒最討厭的就是婆婆媽媽的男人,這會兒已經是聽不下去了。

    “說別的沒用,你現在只有跟我們合作這一條路,沒商量的余地。”

    胖子擦去額頭的汗水,心里知道這今晚是上了這條賊船了,長嘆了口氣。

    “成,我給你們翻譯。”

    唐風這才一點頭,“好,你問她,手上的毒品跟誰買的。”

    胖子哭喪著臉,原句翻譯過去,地上的女子被這么一問,渾身癱軟在地,哆哆嗦嗦的,不敢說話。

    胖子一看這情況,扭頭解釋道,“唐先生,您知道毒販對待叛徒那可是比任何人都殘忍的,她這是不敢說。”

    唐風點點頭,“那你告訴她,不說,我也會讓她死。”

    胖子有些驚恐的看了唐風一眼,面前這個人,看著沒什么可怕的,但這話從她嘴里說出來,自己卻絲毫不懷疑他真的能做出來。

    惶恐的點點頭,胖子扭頭將唐風的話轉述給了地上的女子。

    女子聽完,如遭雷劈一般,一下子整個人就躺在了地上,而后嘴里烏拉烏拉說了一大堆。

    “唐先生,她說讓你不要殺她,她是真的不能說,說了不僅僅她會死,而且她的兩個孩子也會沒命,她出來賣這東西全是為了養活家里的孩子,求你放過她。”

    唐風不屑的一笑,“你告訴她,說這些沒有用,不說的話,我保證她活不過今晚,她要是說了,我會給她一筆錢,足夠她生活。”

    女子聽到唐風的話,整個人強撐著爬起來,跪倒在了唐風面前。

    不斷的彎腰磕頭,嘴里一直在說著什么。

    “唐先生,她說她真的不敢說……”

    掏出槍,熟練的上膛,槍口沖天,扣動了扳機。

    “砰”的一聲槍響,震的人耳朵發麻,女子嚇的雙目失神,心理防線開始崩潰。

    眼看女子快要頂不住壓力,唐風順勢從包里掏出一摞紙幣,比之前給胖子的還要多,扔到了女子面前。

    “這是五萬塊,只要你說出來上家是誰,我會給你五十萬,說完就給。”

    五十萬人民幣,在老撾來說已經算是不小的數字了,尤其是對于貧窮的普通人來說,這些錢足夠他們生活大半輩子。

    和國內的兩三百萬差不多。

    看到錢,聽到五十萬的許諾,女子怔了好一會兒。

    最終還是艱難的點點頭,烏拉烏拉手了一大堆。

    胖子聽得滿頭大汗,直到女子說完,緩緩轉身,對唐風說道。

    “她說,她的上家叫迪拉,三十多歲,住在郊區。”

    唐風笑著點點頭,伸手掏出一張銀行卡,扔給了女子,“好,你既然跟他合作,那肯定有接觸,這樣,明天你約他出來,我就放了你。”

    女子聽完這話,撲通一聲又跪下了,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唐先生,她說這事兒她要做了,指定以后活不成。”

    “不答應也得死。”

    唐風冷聲回道。

    女子似乎也覺得現在已經到了無法后退的地步,雙眼發直,滿臉的慘然。

    她似乎看到了死神的背影。

    重重點了點頭,女子算是答應了。

    韓果兒其實心里有些不忍,畢竟這女子仔細看來也就是二十來歲的年紀,瘦骨嶙峋的,一看平時的生活狀態就很差。

    自己兩個為了完成任務,這樣威脅逼問,實在有些好說不好聽。

    眼見女子答應,唐風讓胖子給她松了綁,然后四人一起出了小樓。

    找了一家酒店,四人休息了一下,大致訂好了計劃,女子說好早上四點約那男子出來。

    時間所剩不多,好在現在抓的還都是小嘍啰小角色,不需要準備什么。快到時間,女子在前,三人在后,出了酒店。

    凌晨時分,街道上比晚上的人都少,走了半天沒見到一個人影。

    怪不得女子幾乎都是這個時間點和上家接頭,因為這時間人睡的最死,同樣的也就最安全。

    轉過幾條街道,到了城鄉結合處,女子左右環顧,快步進了一條樓與樓之間的小胡同。

    讓二人在遠處等著,唐風輕輕的跟上去。

    趴在角落處往里一看,女子正和一個矮瘦男子說著什么,跟商店買東西講價一樣。

    時機成熟,唐風腳下發力,如風一般往前奔去,男子聽到輕微的腳步聲,什么也不顧,拔腿就跑!

    但他不僅是販毒,自己還吸,純粹的以販養吸,身體素質連十幾歲的小孩子都不如,沒跑幾步便被唐風追上。

    抬腿就是一腳,男子整個人輕飄飄的往前飛了幾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這一下重摔,差點沒要了矮瘦男子的命,趴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被后面走來的唐風一把拎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