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五章 捉拿二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五章 捉拿二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跑的還挺快。”

    一把將男子從地上拎起來,唐風打量了這瘦骨嶙峋的男子一眼,有些厭惡的說了一句。

    臉色蠟黃,這才跑了沒幾步,便喘的跟馬一樣,一看就是被毒品吸垮了身體。

    也是為了保護剛才那女子的原因,韓果兒也上前把女子按倒,將二人帶回了之前訂好的酒店。

    胖子一直怕自己被這個男子給記住,以后找他報復,到了酒店之后還是一直藏著不愿意露面。

    但沒辦法,想要問到該有的信息,那就必須找他,因此躲在衛生間不愿意出去的胖子被唐風拽著耳朵,生生揪了出來。

    “趕緊問他,他手里的毒品從哪兒買來的。”

    胖子拿毛巾捂著臉,惹的韓果兒笑的不行,逗了他幾下,一把將毛巾給他扯了下來。

    “哎呦哎呦別呀,你們不怕我這里拖家帶口的,萬一以后被認出來不就完了。”

    胖子急的滿頭大汗,四下找能遮住自己的東西,但毛巾被韓果兒攥在手里,他搶不回去,最后發現實在是沒有辦法,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蹲在了地上。

    “得得得,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們兩個就想我上你們的賊船!”

    “存心的!”

    唐風哈哈大笑,“這點你倒算是猜對了,不過你以為誰都能跟我們合作?我們挑中你,那也是你有這個能力。”

    胖子蹲在地上哭喪著臉,“您別,我這也沒啥能力,您行行好,干完這次把我放了。”

    邊點頭邊說,“成,干完這次就讓你走。”

    聽到這話,胖子才算是安了心,站起身揉著膝蓋,對那矮瘦男子用老撾話說了好幾句。

    矮瘦男子被扔在酒店的地板上,早已經被嚇得渾身發抖,做這一行久了,誰都知道自己最后的下場不會很好,一被抓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會被怎么處死。

    因此一進來就嚇得渾身都軟了。

    “他說,他的上家在這片兒誰都知道,平常大家都叫他二爺,據說背景不簡單,掌握著市區這一塊的毒品生意。”

    “他們這些小嘍啰基本都是找二爺拿貨。”

    唐風聞言點點頭,“你接著問,這個二爺在哪兒住,平時怎么聯系,我們怎么找才能找到他?”

    胖子聽到唐風的話久久沒有開口,神情頓了頓,沉吟不語。

    “你接著問啊!”

    唐風催促道。但胖子還是低著頭似乎在想什么,沒有直接回答唐風的問題。

    許久,這才壓低聲音說了句,“唐先生,這個二爺我知道。”

    韓果兒聞言一喜,“你知道?那最好不過啊,等會你帶我們去不就好了。”

    胖子臉跟豬肝兒似的,神情十分沮喪,“二位,不瞞你們說,這個二爺在瑯南塔幾乎沒人不知道,他的住址還是公開的,就在市區最繁華的地段蓋的別墅,但是……”

    唐風聽出來了一絲其它感覺,正色開口,“你的意思是?”

    “二爺的勢力在瑯南塔沒有人能比,據說他就是朗貢在瑯南塔市區這一塊的直接負責人,不僅僅在這邊出售毒品,還負責往外銷售。”

    “更可怕的是據說他有自己的私人武裝,在里,他可以說是真正的王!”

    唐風聽到這里,點點頭,看來要找到朗貢的大本營說難也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

    如今看來首要的任務就是解決這個二爺。

    既然他對朗貢那么重要,那么一旦他出現意外,朗貢集團按理來說一定不會袖手旁觀。

    想到這里,唐風揮揮手,讓韓果兒將房間里的二人放走,這兩個小角色現在已經沒有什么價值了。

    將人送走,韓果兒推門進來,直接問道,“咱們什么時候動手?”

    一拍腦門,唐風無奈的道。“遇事先不要著急,我們連人家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呢就動手,能辦成事嗎?”

    韓果兒眼見自己又被訓斥,一撇嘴,坐了沙發上。

    “胖子,關于這個二爺,你就知道這么多?”

    胖子一攤手,“大概就這些,對,還有一個就是二爺也是華人。”

    唐風點點頭,“這倒無所謂,就當我們清理門戶了。”

    正說著話,胖子手機響了,他接通電話,很是恭敬的跟電話里的人說了很多。

    最后掛掉電話,扭頭給唐風說道,“唐先生,剛剛瓦莎小姐的電話,問你有沒有事。”

    “我告訴他你好好的。”

    一笑,“嗯,這回答沒問題。”

    胖子頓了頓,又換回嬉皮笑臉的樣子,“唐先生,我看我們瓦莎小姐。似乎對你有點意思啊?”

    “怎么說?”

    胖子嘿嘿一笑,“這您可就不知道了吧?瓦莎小姐我太了解了,從小那可都是家里的小寶貝兒,長大之后又那么漂亮,家里條件數一數二,追求者那是絡繹不絕啊,我在她們家好幾年了,什么時候見過她對一個男的這么上心?”

    眼見唐風沒有回答,胖子繼續道,“唐先生,這您可得把握好機會啊,瓦莎小姐那么漂亮年輕,可不能錯過……”

    唐風一擺手,“得得得,你先回去吧,這里沒你什么事兒了。”

    胖子一愣,“唐先生,您這過河拆橋啊!”

    “怎么?不想回去?行,那你等會帶我們去找那個二爺。”

    胖子一聽這話,腿差點沒軟了,連連笑著擺手。

    “沒有沒有,剛才瓦莎小姐也讓我回去呢,唐先生你們忙,我這就走了。”

    起身,“先等等,把那個二爺家的地址給我寫下來,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胖子聽完趕緊找了張紙,把地址寫了下來,然后撒腿出了酒店。

    出了酒店之后,胖子的心才算是落到了肚子里,跟著唐風和韓果兒著實是太危險了。

    眼見人走了,韓果兒從沙發上坐起來,“地址有了,咱現在就去看看情況。”

    “也行,早做打算也好。”

    兩人一同出了酒店,因為有地址,找起來倒也不難。

    不多時,二人站在了市區一棟獨立別墅前。

    雖然說瑯南塔的市區和國內的十八線小縣城一樣,但這樣一棟歐式別墅突兀的矗立在鬧市區,也足可以顯示出其背后主人的實力有多強。

    二人在門前站了一會兒,基本沒發現什么有用的線索,時間快到中午,準備找地方吃飯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奔馳轎車直接開進了院子。

    對視一眼,唐風一點頭,走在前面,到了門前。

    門口站著四個魁梧男子,其中一個人伸手擋住了唐風的去路。

    然后接著說了幾句什么話,但老撾話唐風聽不懂,只是直接回了句。

    “我們是二爺在國內的朋友,去通知他一聲,我找他有事。”

    另一邊一個門衛似乎聽得懂漢語,聞言沉臉走了過來。

    “你是誰?找二爺有什么事?”

    唐風正色道,“他的朋友。”

    門口站的只不過都是一些保鏢之類的小角色,不敢直接放陌生人進去,聽完唐風的話,那人點頭示意,讓唐風稍等一下,他進去問一聲。

    而此時別墅內,何二東坐在客廳的石桌前,正準備吃午飯,身邊的人進來,說外面有人找,是從國內來的。

    何二東思緒一滯,自己在國內似乎也已經沒有什么朋友了,當年犯事之后來的老撾,二十年了都,家里也都沒人了,哪里來的朋友?

    有些警惕,但隨即想到自己在瑯南塔的地位和實力,一般人進來又能如何?

    再者多少年沒回過家鄉,聽到是國內來的,他還是很樂意見的。

    大手一揮,讓手下請人進來。

    緊接著,唐風和韓果兒被門口的人請進了別墅。

    有點意外,但二人還是大搖大擺跟著進了客廳。

    一進門,一種富麗堂皇到極致的感覺撲面而來,整個客廳裝修的精致無比,用豪奢來形容似乎都不足以展示它的豪華程度。

    而在這偌大的客廳里,一張用整塊石頭做成的飯桌前,坐著一個人。

    寸頭,普通身高,一筆挺西裝,要不是他轉身之后露出脖子處那一塊大大的刺青,第一眼看去還真像個正兒八經的商人和成功人士。

    “二位找我?”

    說話之時中氣十足,看來平時被人恭敬的時候多了,由內而外都是一種相當自信的感覺。

    唐風一笑,點點頭。

    “先不禮貌的問一句,兩位的名諱?”

    接著還是一笑,唐風背著手,“唐風。”

    何二東臉上的笑容幾乎是在瞬間僵住了,眼中的色彩急速消失,愣在原地半天之后,反應了過來。

    面前站著的,居然是老板一直想除掉但就是沒有辦法除掉的那個唐風!

    “來人,來人……”

    剛剛喊完第一句,唐風的腳已經踹在了他的胸口,一口鮮紅的血液自口中噴出,何二東整個人身體倒飛而出,砸在了飯桌上,接著滾落在地上。

    四面八方的涌來數十名全副武裝的保鏢,唐風一推韓果兒,“把他給我控制住,我去對付那些人。”

    韓果兒看到了全副武裝的保鏢,知道唐風這是在保護自己,“不,我幫你!”

    “趕緊去,娘兒們家家怎么那么墨跡!”

    唐風罵了一聲,以極快的速度沖向前方,躲開第一個保鏢黑洞洞的槍口,接著一拳將其砸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