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合作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六章 合作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何二動引以為傲,能夠在瑯南塔橫著走的依靠便是這幫全副武裝訓練有素的保鏢。

    但可惜的是,這些人的實力在唐風的手下還顯得微不足道些。

    一拳砸暈第一個,唐風瞬時向前翻滾,速度奇快,瞄準的槍口還未扣動扳機便見身影到了身前。

    右手靈氣破體而出,兩個壯碩保鏢還未明白如何一回事,整個人胸口受到重創,大口的鮮血往外噴涌。

    另外一邊韓果兒將倒在地上的何二東抓起,對著其臉就是一拳,砸的剛剛緩過勁兒來的何二東腦子“嗡嗡”作響,異常難受。

    “讓你手下人住手,不然的話,我現在立馬殺了你!”

    韓果兒心里怕唐風出意外,因為威脅身前的何二東。

    但畢竟是刀口上舔血的毒販,哪能被她一句話就唬住,何二東嘴里血淋淋的,仍舊笑著不屑道,“好啊,有種你就殺了我,來啊!”

    沒想到這個何二東事到如今還敢這么跟自己狂,韓果兒自己也不是吃干飯的,心里火兒“蹭”的一聲躥了上來,大眼睛中冷光一閃。

    抬腿一腳,直踹何二東褲襠老二!

    這一腳下去,何二東不說話了,臉紫的如同豬肝兒一樣,抱著褲襠就蹲了下去。

    “少在這兒給我耍橫,告訴你,我特種大隊出身,整你的辦法多了去了!”

    “趕緊讓你的手下住手,不然我現在就廢了你!”

    男人最怕的不是失去生命,而是失去尊嚴,男人的尊嚴。

    何二東相信這兩個人舍不得殺自己,但廢了自己,這一點他不懷疑面前這個女人能做到。

    勉強站了起來,準備開口告訴自己的手下別再動手,但當他站起來的時候,卻只見自己的手下們全都躺在地上。

    有的已然不能動了。

    唐風正拍打著身上的灰塵向這邊走來。

    對于唐風這個男人,韓果兒愈發的感覺奇怪,她可是學過正統格斗術的軍人,近距離的打斗中唐風使用的招數他從來沒有見過。

    最奇怪的是,明明面前的人距離他還有距離,但他一掌出去,那人卻直接倒飛而出口吐鮮血。

    這一點,她著實不能理解。

    近處,何二東如遭雷劈一般蹲在了地上,之前就只知道唐風是老大朗貢最想除掉的人,但其它的他還真不知道,今天第一次遇上,就給自己來了這么一出兒。

    走過去,坐在沙發邊上,唐風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蹲在地上捂著褲襠的何二東。

    “沒想到啊,你還是個華人,這倒省去了我不少麻煩。”

    何二東恨恨的看著唐風,從牙縫兒里擠出一句。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告訴你,在老撾,在整個東南亞,朗貢都是王一樣的存在,你在這里找他的麻煩,無疑就是找死!”

    何二東必須在這個時候亮出自己的籌碼,他是個聰明人,一旦開始就放低了姿態,那么自己后面的日子可能就不好過了。

    唐風端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悠悠的說了句,“果兒,給我掌嘴。”

    韓果兒一愣,“果兒?”

    這個稱呼好像還是第一次叫,聽著有些意外,不覺有些臉紅。

    但未做遲疑,上前掄圓了胳膊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手掌與臉部接觸聲,聽了讓人油然而生一種爽感。

    何二東嘴角再次流出鮮血,腦子“嗡嗡”的更加厲害,蹲在地上都有些吃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這種態度我恨不喜歡,我可以明確告訴你,不配合我,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說到做到,不信你可以試試。”

    唐風喝了口茶,微笑的看著坐在地上的何二東。

    “我給你二十秒鐘的思考時間,現在開始計時,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是愿意配合還是執意跟我對著干。”

    韓果兒順勢坐到唐風身邊,剛才紅起來的臉現在看起來還沒全部消散下去。

    “誰讓你剛才叫我小名的。”

    “我叫你小名了?”

    唐風假裝思考的反問道。

    “剛才你叫我果兒!”

    唐風裝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哦,隨口一叫而已。”

    韓果兒一哼,“你剛才的樣子,還真像電視劇里演的古代太監!”

    “你罵我?”

    唐風不滿的問道。

    韓果兒狡黠一笑,“我可沒有,只是古代的太監一般懲罰人都是掌嘴,你剛才不就是那樣?”

    二人在這邊說著笑,何二東面無人色,渾身發涼。

    韓果兒還想問什么,但唐風已然站了起來,走到了何二東身前。

    “時間到了,想好了沒有?”

    何二東眼珠子亂轉,心里慌的不行,眼見唐風逼問的急,坐在地上六神無主。

    “好,不說話就默認是不配合,那你既然不配合,我就只能先給你嘗嘗我的手段了。”

    說完轉身就往客廳里躺著的保鏢身邊走,而后抓起他手邊的槍和腰部的匕首,接著將這些人一個個拖起扔到了別墅外面,順便還和外面嚴陣以待的其余保衛人員打了個照面,這才返回。

    手中的匕首在午后陽光下閃著耀眼的光,唐風用指頭試了試,很鋒利,應當是瑞士出產。

    抬手將匕首扔在地上的何二東面前,唐風臉色也沉了下來。

    “自己動手,砍掉左手手指,要是你不做,我動手的話,會比這個痛苦十倍。”

    何二東渾身開始顫栗,唐風這一招簡直有些狠辣到了極點。

    自己自殘,這一做法顯然比任何方式對心理的沖擊力更大!

    看著地上泛著寒光的匕首,何二東使勁咽了口唾沫,揚起頭看著唐風,“能……不能不要這樣?”

    唐風一笑,“好,那就和我們合作。”

    何二東眼神渙散,呢喃道,“那……那樣的話,朗貢絕對不會放過我的……”

    “有一點你可以放心,你跟我合作,我殺了朗貢之后,也就沒人找你事兒了。”

    何二東呼吸開始有些不均勻,他顯然在考慮唐風說的話究竟有沒有可信度,畢竟一步走錯,后面可就沒法兒補救了。

    但其實想起來完全沒任何意義,因為只要自己不合作,后果還是死。

    合作,很可能朗貢會讓自己死,不合作,現在就得死在面前唐風的手里。

    該怎么選其實顯而易見。

    吃力的從地上坐起來,何二東沮喪的點點頭。

    “我答應合作。”

    唐風這才一笑,從地上撿起瑞士軍刀,扔給了一旁的韓果兒,擺手讓何二東坐下。

    “我也沒想著難為你,你只需要帶我找到朗貢的大本營就可以,剩下的事,不需要你再做什么。”

    何二東心臟跳得極快,嘆口氣點點頭。

    這事兒聽起來很簡單,但其實做起來哪里有說的那么容易,朗貢的大本營處在深山之中,很隱秘就不說了。

    最關鍵的是毒販的藏身之所是最重要的信息,一旦被人知道,那安全性就會受到極大的威脅,這是所有毒販都不愿意看到的事。

    所以只要自己交代出朗貢的藏身之所,那也就意味著自己成了叛徒,只要朗貢不死,自己總有一天會被找到,接著被殺死。

    “我現在不答應還有用嗎?唉,做了這一行,遲早也就是個死,躲不掉的。”

    唐風不覺有些可笑,“這點你倒是說的沒錯,你錢掙的也差不多了,我勸你一句,這次跟我合作完,回國過你普通人的生活,我不會難為你。”

    何二東眼前一亮,但隨即眼神又暗淡下來,苦笑一聲,“我二十年前為了一個姑娘殺了人,身上有案底,回去也得償命,又怎么可能過上普通人的生活呢?”

    聽到何二東這句話,唐風頓時心中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韓果兒。

    “如果你踏踏實實忠心跟我合作,在我解決掉朗貢之后,我可以替你消掉案底,換一個身份,讓你重新生活。”

    何二東站了起來,也顧不上周身傳來的劇痛,激動的顫音。

    “你說的……可是真的?”

    他太想回去了,一個人在外面這么多年,最想念的無疑就是家鄉,前些年聽說母親也已經去世了,他作為兒子都沒能回去看一眼。

    現在想起來就心酸至極,如果真能換個身份重新開始,他一定會選擇做個普通人。

    “我說的當然是真的。”

    “你說是吧果兒?”

    唐風笑瞇瞇的看向一邊的韓果兒,這意思自然很明白,就是讓韓果兒出面去辦這件事,畢竟這種事對韓果兒應當不是什么難事。

    “哼,我可沒說這話,要做好人你就自己去做,別拉上我。”

    唐風笑笑,“你這話說的,大家這不都是為了任務完成嗎?”

    一皺眉,一撇嘴,“我不管。”

    唐風臉一拉,“由了你了還!”

    “答不答應!”

    韓果兒一哼氣,沒辦法,臨走之前領導交代了要讓他聽唐風的指揮,現在不聽也不行。

    “好好好,我答應你!”

    一攤手,“聽到了嗎?答應了,只要你跟我們合作,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回家。”

    何二東居然一時間有些恍惚,有點不太相信真的有一天這種事能發生在自己身上。

    呼吸有些急促,他雙眼茫然的四處亂瞟,連連點頭,“好,我合作,我合作。”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