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七章 蠱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七章 蠱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何二東答應下來,接下來的事情便好辦許多,唐風側身拍了拍何二東的肩膀。

    “你做了一個最合理的選擇。”

    何二東苦笑兩聲,心想哪有想的那么好,自己這邊答應了唐風,消息肯定很快就會傳到朗貢那里,到時候會發生什么事情,誰也不知道。

    “兩位放心,我既然答應了,就一定會盡力幫助兩位。”

    韓果兒警惕性一直都很高,她一直覺得能背叛前一任老大的人,那么背叛第二任主人似乎也不足為奇。

    “你要是敢跟我耍花樣,我肯定讓你第一個先死。”

    何二東愁眉苦臉的看了眼唐風,顯得很是委屈。

    “好了好了,那個你先讓廚房做飯,這都到中午了,該吃點東西了。”

    這樣說當然也是為了緩解屋內緊張的氣氛,何二東一聽這話,趕忙起身走到門邊,招手讓自己管家進來,吩咐了一下。

    不多時,午飯端了上來,一桌很是豐盛的中餐,基本全是湖南菜,味道很重,不過唐風和韓果兒倒也沒覺得有什么,畢竟在國外能吃上國內的飯菜也已經很不容易了。

    吃完飯,何二東讓管家將被打成重傷的保鏢帶去醫治,而后跟著唐風和韓果兒,上了二樓的書房。

    雖然答應合作,但韓果兒對他的戒備之心絲毫不減,一直讓他跟在身后不得離開。

    一進書房,何二東整個人“撲通”一聲跪在了唐風面前,整個人臉上淚水涌出,狀態十分的傷心。

    這就讓唐風和韓果兒有些摸不著頭腦,之前在樓下客廳的時候不是都好好的,怎么一上來就成了這樣?

    疑惑著,唐風抬手讓他先站起來,“你這是怎么了?跪著做什么?”

    何二東低著頭,跪在地上不愿意起來,聲音戰栗的說道,“唐先生,在您來之前我就聽過您的名字,朗貢為了殺您,不僅派出了最精銳的雇傭兵,最后連大巫師都去了,但總終還是沒能奈何您一根毫毛。”

    “從那時候我就知道您肯定不是一個普通人,何二東在這兒求求您了,救救我,救救我啊!”

    韓果兒看著地上的何二東,心生鄙夷,我堂堂華夏的七尺男兒,怎么能說跪就跪呢?

    “快起來,動不動就跪下算什么男人!”

    “大男子漢上跪天下跪地,你這算什么!”

    何二東不應,只是繼續說道,“若唐先生不救我,我只有死路一條啊!”

    唐風眉頭微蹙,“起來,你先說清楚,你怎么了需要我救。”

    也感覺到了自己有些失態,何二東從地上站起來,抹了抹眼淚,抬手讓唐風和韓果兒落座,又給兩人倒了水這才說道。

    “不瞞兩位說,剛才在下面,人多眼雜,有些話我沒說,也不能說,現在在我書房里,有些話我這才能說的出口啊……”

    點點頭,“你繼續。”

    看著墻壁上的字畫,何二東喃喃道,“唐先生,恕我直言,我出來這么多年,跟著朗貢做了那么多壞事,別人都覺得我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惡人,可是誰知道我這身后的無奈啊!”

    “說實話,我走到今天這一步,確確實實屬于無奈之舉,被迫的啊!”

    韓果兒一哼,“被迫?別給自己找借口,想幾句話就給自己洗白,絕不可能!”

    何二東搖搖頭,“我沒這個意思,唐先生,你看看這個。”

    說完,解開了自己襯衣的胸前紐扣,露出了鎖骨。

    唐風拿眼一看,只見何二東的左胸上,紋著一塊血紅色的圖案,像是一只大蜘蛛,但又像是一只毒蝎子,總之來說現實世界中似乎并沒有這種模樣的動物。

    不禁眉頭大皺,唐風一指這個團案,“你被下了蠱?”

    何二東苦笑著點點頭,“是啊,跟著朗貢的人,只要是稍微有些地位和權力的,無一例外全被下了這種說不上名字的蠱,但說他是蠱也不盡然,我之前找過一個這里香火最為鼎盛的寺廟里的法師看過,人家只看了一眼便擺手讓我離開,什么都沒說。”

    “后來有人告訴我,法師說我這蠱惡毒之極,佛法難以解除,若一心想解除掉也可以,但必須剃度出家,那樣才能讓佛法普照,惡毒之物不敢取我的命。”

    “但是出家我肯定不愿意啊,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據我所知道的,被下了這種蠱的,不下百人,而且每人身上的紋身都不一樣,之前聽說,我來之前這里的前一任老大,也就是主管整個瑯南塔市區毒品供給和輸出的人,被美洲的哥倫畢業毒梟收買,背叛了朗貢,最后在夜里遭受百蟲蝕心,早晨醒來的時候被人發現成了一堆白骨,那得經歷什么樣的痛苦才死去,想想就覺得可怕。”

    “所以唐先生,我現在答應了你們,這樣就已經算是背叛朗貢,我怕,我怕沒等到我幫你們做點什么,就已經死了……”

    聽到這里,唐風明白了過來,這下倒好,這個何二東給自己還沒做什么,自己倒先得救他!

    這筆買賣自己怎么算怎么吃虧,撇撇嘴,再度看了一眼他胸口的紋身,暗暗吸了口氣。

    韓果兒總覺得這個何二東是在耍花樣,略帶懷疑的看了一眼他胸口的紋身。

    只看了一眼,也不禁倒吸了口涼氣。

    他胸口的那個紋身如同活著的一樣,那分不清是蜘蛛還是毒蝎子的眼睛似乎在看著自己,如同活過來一樣。

    “唐風,他這個是?”

    唐風深吸了口氣,“蠱,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蠱。”

    西南的蠱毒是世界聞名的邪術,據說也是從華夏傳入到的東南亞,然后和當地的邪術結合,成了今天的東南蠱術。

    “真有他說的那么厲害?”

    何二東汗如雨下,哭喪著臉道,“姑娘,這真不是我胡說八道,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死心塌地的為一個毒販賣命這么多年,不瞞您說,我這么多年掙的錢兩輩子都花不完,我還至于做這種喪盡天良的事嗎?但是不做沒辦法啊,不做就得死!”

    唐風抬手讓何二東先別說話,目視前方,思索片刻后,這才開口。

    “我可以答應救你,不過,我需要三天的時間,而且還需要你幫我辦一件事。”

    何二東立馬正色回道,“什么事您說,只要我辦得到,就一定辦!”

    起身走到書桌前坐下,拿起筆在一張紙上寫下了滿滿當當幾十種名貴草藥的名字。

    寫完之后將紙遞給何二東,“這些草藥必須是足夠年份的才行,上面我都標注清楚了,比如說人參就必須是三百年以上的才行,明白了嗎?”

    何二東拿過紙張一看上面寫的,不禁肉都在疼,心都在發顫。

    唐風還真是不客氣,這滿滿當當的買下來,少說得個幾千萬!

    但一想為了自己的命,花個幾千萬又算的了什么?

    隨即一點頭,“好,唐先生,什么時候要,我現在就去準備!”

    “你想活命的話,那就越快越好。”

    何二東一愣,隨即連連點頭,“好好好,我現在就去準備,這些藥材不難找,應該不會耽誤很長時間。”

    說到這里韓果兒抬手擋住了何二東的去路,“你不能走,去,下去讓你的手下去置辦,你,就乖乖待在我們身邊。”

    臉上閃過一絲異樣,何二東嘆了口氣,“好,可以,我這就去安排。”

    往樓下走,韓果兒不放心,還是跟著。

    書房里剩下唐風一個人,也算是久違的安靜。

    他之所以讓何二東去準備這么多的藥材,目的不是為了別的。

    自己因為之前事情太多的緣故,一直沒等靜下心修煉,以至于現在的修為還停留在固基期。

    而固基期能做的事情顯然太少了,對付朗貢集團很可能也不夠,加上現在何二東讓自己救他,這點修為就更顯得捉襟見肘了。

    唯一的辦法就是盡快提高修為,也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不敗。

    長長吸了口氣,唐風靠在了椅子上。

    不多時,韓果兒帶著何二東回返。

    “唐先生,我已經安排我的管家去買藥材了,大概晚上左右就能全部買來。”

    唐風點了點頭,“好,我想現在你被我控制的消息不出意外的話已經開始傳出去了,朗貢可能很快就能知道這個消息,派人殺你是肯定的,所以你現在最安全的辦法就是跟我在一起,明白嗎?”

    何二東緊閉雙眼哀嘆了一聲,“是啊,我雖然不知道我的身邊誰是朗貢的人,但肯定是有的,現在沒準朗貢已經知道了我被抓的消息,至于我是否背叛他,可能還不知道,但我同樣明白,不管我是否背叛,他都會派人殺掉我。”

    “我們這些人在他的眼里,連他的一只狗都算不上,想殺便殺。”

    “好了,現在你先把去往朗貢大本營的地圖給我標注出來,我得考慮下一步的行動。”

    何二東本不想現在就說出有用的信息,他也怕唐風卸磨殺驢,但看唐風的眼神不像是那種人,自己也沒有不遵從的余地,只能是答應下來。

    拉出一張瑯南塔和周邊省區的地圖,何二動握著筆,在上面寫寫畫畫,不一會兒,一條通往朗貢大本營的路線圖呈現在了二人面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