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九章 秒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九章 秒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看到了樓下的人,樓下往上沖的人同樣也看到了他。

    場面一度冷了下來。

    這倒不是因為別的。

    全是因為唐風滿身黑泥,連褲子都沒有,只是在腰間系著一件襯衣遮住必要部位。

    這個樣子,顯然讓他們有些意外。

    老大拼命想要殺掉的人,就這樣兒?

    這不跟乞丐有的一拼嗎?

    眾人愣神的時間,唐風動了。

    天玄期和地玄期最大的不同,質的區別就是,地玄期的修行者只能算是修行者,而天玄期則已經成了真正的仙人!

    雖然在仙界只是仙位最低的仙人,但成了仙體,終究已經和凡人不同。

    心念一動,身體便跟著動。

    朗貢這次派來的殺手算不上是自己的王牌,但一個個好歹也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大陣仗是見過的,反應很快。

    但很可惜的一點是,唐風幾乎是用了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出現在幾人身后,等他們發現的時候,什么感覺都未曾有,便倒下了。

    以極快的速度在每個人的頭上輕輕的按了一下,自手心探出的氣浪足以穿過他們的顱骨,震碎他們大腦。

    十余名武裝者倒斃在面前之后,其余的人撒腿就跑,老大的命令在這個時候已經算不上什么了。

    有錢沒命花可比有命沒錢花難受多了。

    看著剩余幾人沒命一樣跑出了別墅,唐風沒有去追,回轉身到了門邊,抱起已經昏迷過去的韓果兒。

    她的渾身被鮮血染紅,看到血液發出的氣息不同,應當還有別人的血,看來在自己出來之前,她和這些人進行過貼身的搏斗。

    抱起她,唐風撕開韓果兒的上身衣物。

    傷口在腹部,中了彈,還有一道橫向的切口,應該是匕首劃過造成的。

    子彈沒有穿過背部,還留在體內,還好中彈部位沒有重要臟器,匕首的切口深度也不是特別深,不至于有生命危險。

    將人就地放倒,唐風探手,按在韓果兒的胸口,心念流動,一絲絲淡青色的氣息流入到她體內。

    心臟受到這種氣息的滋潤,跳動的更加有力,周身臟器也同時受到滋潤,變得更加健康。

    灌輸氣息不過幾十秒的時間,韓果然悠悠醒來,眼見唐風蹲坐在自己面前,手捂著自己胸口。

    羞臊感涌上心頭,“你干什么……”

    掙扎著想起身,但無奈腹部的傷勢一動就特別的疼,只能躺在地上。

    “不要動,我在給你治傷。”

    韓果兒其實并不怎么相信,甚至心里全是疑惑,為什么唐風進去四天之后,出來就成了這個樣子?

    全身上下就用一件襯衣系在腰間,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但身體虛弱的她哪里有力氣去管這些。

    感覺到自己上衣被撕掉了,只剩一件文胸,韓果兒不覺有些臉紅,但自己看都被唐風看過了,現在也就沒必要在去計較這些了。

    唐風灌輸完氣息,探手用紙巾擦了擦韓果兒腹部傷口處流出的血液,而后念動真言,用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圈,之后調御靈氣。

    這個圈將傷口部位全部籠罩住,很神奇,只不過韓果兒平躺著,視線看不到。

    這個圈在唐風的操控之下,似乎有了生命一樣,在中彈部位不斷的轉動,與此同時,韓果兒感覺到傷口部位一陣一陣的酥麻感,不算疼,甚至還有些舒服。

    隨著圈的不斷轉動,似乎在不斷的產生一種吸力,最后,唐風手掌一抬,一顆黑色的彈頭自韓果然腹部被吸出,落在了地面上。

    眼見彈頭取出,唐風繼續施力,晉升仙位之后的他此時已然不是凡人,氣海之中氣息儼然具有了仙氣。

    古時一直都有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說法,仙氣自然不同于凡人氣息,愈合傷口對于仙氣來說完全就是大材小用。

    輕輕用手拂過,韓果兒傷口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不多時,當韓果兒感覺到周身的那種不適感消失時,疑惑的直接坐起來,抬眼看向自己腹部。

    除了驚訝還是驚訝,除了不解還是不解。

    嘴張的老大,不可思議,甚至有些恍忽。

    這怎么可能?自己明明剛才還是重傷的,現在怎么就沒事了?

    難道自己睡了好幾天?

    但仔細一想也不對啊,剛才自己醒過來的時候還是有傷的,現在怎么就?

    起身,摸摸肚子,活動了一下身體,甚至還跳了跳,走了兩步。

    而一切的反饋都在告訴自己。

    傷好了!

    奇怪!

    悠悠轉頭,韓果兒看怪物一樣看著唐風,“你對我做了什么?”

    唐風一挑眉,“你猜。”

    “我猜什么猜,快說!”

    “你消失了四天,出來之后全身黑泥,又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治好了我的傷,我真的很不解。”

    這倒是實話,韓果兒確實對唐風的變化感到很不理解。

    “不理解不知道沒有關系,對你沒什么壞處。”

    韓果兒上下打量著唐風,“你這渾身上下這么多泥,跟幾年沒洗澡似的……”

    唐風這時才算是有時間看看自己的變化,房間里有鏡子,他走到近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全身上下一聲黑泥,看著就很惡心的樣子。

    但唐風卻不由自主的笑了。

    這些泥都是進入洗體期和晉升天玄期時,凈化體內污濁之物所排出的東西,人體本來也是藏污納垢之地,現在這些污物全被排出體外,對自己只有好處而沒有一絲的壞處。

    “好了,那個何二東呢?”

    “還有,這兩天都發生了什么。”

    韓果兒壓下心頭的不解,想了想說道,“何二東在隔壁房間,昨天晚上的時候這些人到了別墅外,開始進攻,我怕何二東趁機逃跑或者被抓走,所以將他鎖在了隔壁房間,然后的事情你就知道了。”

    “你一個人抵抗了他們十幾個人一天一夜的進攻?”

    有點吃驚,這個女人的確實挺厲害。

    “不然呢?你不是說了不讓打擾你,我能有什么辦法。”

    重重的點了點頭,唐風心里對韓果兒的印象確實又改變了不少。

    “難為你了……”

    韓果兒一笑,“你可別忘了,本姑娘是特種大隊出身,你以為這只是噱頭?”

    “好好好,你厲害,你厲害行了吧?”

    “好了,咱們去看看何二東怎么樣了?他可是關鍵人物,不能掛了。”

    韓果兒雖然心里還想知道自己這傷究竟是怎么好的,但眼見唐風不想說,也就沒有再往下問。

    走到隔壁房間,開門,只見何二東整個人如觸電一般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怔怔的看著門口的兩人。

    隨即長長的出了口氣,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這一天多的時間何二東過的那叫一個生不如死,屋外面槍聲此起彼伏,就只有一個韓果兒頂在外面,他不擔心那是不可能的。

    想到朗貢如果一旦把自己抓回去,那他肯定得生不如死,一想到這里,他就心慌的要死。

    現在看到唐風和韓果兒開門,心里的石頭算是落了地。

    雖然看著韓果兒渾身是血,上衣也沒了,唐風更慘,像被炮彈炸過一樣,全身發黑,好在二人都還活著。

    只要他們兩個還活著,自己這條命就應該還是安全的。

    “哎呦,我們唐哥啊,你可算是來了,這一天多我是真過的生不如死啊!”

    “唐哥,你這是怎么了?被炮彈轟了?”

    唐風臉一綠,韓果兒則是直接被逗笑了,前俯后仰的,捂著嘴樂的不行。

    “何二東,你這句話說的也算是有點水平,他這樣子,你還別說,真像是被炮轟了。”

    唐風一笑,“你咋說我像是被雷劈了呢?”

    韓果兒一愣,“哎,你還別說,真像是被雷劈的,剛才不就是電閃雷鳴的,你不會真叫雷劈了吧?”

    一沉臉,“去去去,有點正形沒有,剛剛被打的差點沒命,這會兒就忘了?”

    一吐舌頭一哼氣,韓果兒走過去將何二東的手銬解開。

    恢復自由之后的何二東眼見唐風和韓果兒都是這幅尊榮,嘿嘿一笑,“二位,要不我先給兩位找個地方洗洗澡,換件像樣兒的衣服,這樣子確實也太……”

    點點頭,就自己兩個現在這樣子,在國內鐵定當網紅!

    被人跟在后面拍那都是肯定的。

    別墅內雖然已經是一片狼藉,但何二東的手下們其實都還是在的,因為那些人的目標只是何二東一人,其余的人并不在他們要殺的范圍之內。

    還有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朗貢集團內部已經知道何二東被唐風抓住的消息,但其余人知道的并不多,至于何二東是否背叛他們,就更無從知道。

    再者,即便他們知道何二東已經背叛集團,他們也不會在現在就說出來,讓別人知道。

    因為何二東手中掌握著一大部分的權力,能量不小,一旦他背叛的消息傳出去,那么很可能會損失掉瑯南塔以及出口國外的這兩大單生意。

    得不償失。

    何二東帶著二人到別墅后面的花園里,這里有游泳池,那自然也有洗澡的地方。

    讓二人洗完澡,唐風走出來的時候,韓果兒看呆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