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章 嫁女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章 嫁女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之前唐風的身上和臉上全被一層厚厚的泥垢蓋著,韓果兒沒看出來有哪些變化,這會兒洗完了澡,身上和臉上的泥垢全部洗掉了之后,遠遠的一眼看過去,她說真的,第一眼沒認出這是唐風。

    眼見韓果兒用這樣的目光看自己,唐風一邊擦著頭發,一邊問道。

    “干啥干啥,你這種眼神看的我真有點害怕,咱這可是光天化日,你別多想哈!”

    韓果兒不禁嗤之以鼻,扔給他一條干毛巾的同時,一臉嫌棄的道,“我發現,咱們到老撾任務沒完成多少,你臉皮倒是厚了不少,就你這姿色,大街上一抓一大把,誰稀罕!”

    哈哈一笑,唐風摸摸自己的下巴和臉,很明顯的,相比較之前要硬朗不少,很顯然,之前洗體期排出的大量污垢將身體中大部分的垢物清理了出來,幾乎也是在一夜之間,將自己的身體改造了一遍。

    心里很是滿意,低頭一看,大腿小腿和腹部的肌肉相比較之前也更加明顯。

    唐風就站在自己面前,韓果兒心里一直有些話不知該怎么開口,眼見此時何二東去給兩人準備衣物,想了想之后說道,“唐風,我總覺得你越來越奇怪了,現在也沒外人在,你能不能給我說說。”

    “說什么?”

    唐風將毛巾扔在一邊,慵懶的伸了個懶腰,隨意的說道。

    “你這四天,在里面做什么?”

    “還有,你之前憑空距離人家還有那么遠就直接能一掌將那人打飛,這是普通人根本無法做到的,我之前在特種大隊的時候也看見過有厲害的人可以直接一掌將鋼板打穿,那看著雖然厲害,但那最起碼是手接觸到了鋼板啊,你這個的話,都沒接觸到人……”

    “你真想知道?”

    坐在泳池邊上的椅子上,唐風悠閑的說道。

    “你讓我感覺很奇怪,甚至說很神秘,人都有好奇心,這點你是知道的,所以……”

    “有的時候好奇心并不是一件好事。”

    “可我就是想知道,從我們領導選你那天開始我就覺得不對勁,異事局管的事不少,也都是平時人家覺得很神秘的事,按理來說我不該對你這么好奇才對,但是沒有辦法,你確實讓我好奇心大增。”

    “如果我不告訴你呢?”

    唐風歪頭,眼神直接對上,韓果兒一笑,“我們是戰友,并肩作戰的人,如果你還是不信任我的話,那我無話可說。”

    點點頭,唐風輕笑了一聲,“這無關信任與否,只不過,知道了和不知道,似乎對你來說都沒有什么特別的影響。”

    重生回來一直到今天為止,唐風還從未對一個人提起過自己的真實身份,就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沒有。

    韓果兒是個很執著的人,她心里有疑問,就一直要想著把這個疑惑解決才行。

    “好,那我告訴你。”

    其實自己的身份別人是否知道關系并不大,拿自己沒辦法的人就算知道也還是沒辦法。

    韓果兒頓時來了興趣,“你說。”

    “我不是人。”

    一黑臉,韓果兒一撇嘴,“喂,我讓你說實話,你不說就不說唄,還罵自己干什么?”

    唐風哈哈一笑,抬手往水池中一揮手,一大片水被一股子力量掀起,全部潑向了韓果兒。

    頓時,剛剛洗完澡擦干凈身體的韓果兒被淋了個狗血淋頭!

    但她此時并沒有罵唐風。

    因為剛剛發生的一切,太讓人難以理解了。

    唐風隨手一揮,水便撒向自己。

    像是有一股子神秘力量似的。

    “你真的……不是人?”

    韓果兒連自己臉上的水珠都未曾擦,直接扭頭問道。

    “嗯。”

    “那你是?”

    “你看我像什么?”

    韓果兒茫然的搖搖頭,“反正不是鬼就行。”

    哈哈一笑,唐風站起身,“總之你只需要知道這點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我看還是不讓你知道的為好。”

    韓果兒是個知趣兒的人,剛才聽到的事情其實已經很讓她感覺震驚了,只是這點,足夠她消化好幾天。

    不多時之后,何二東拿回來衣服,兩人換上,唐風上樓拿回自己的手機,重新開機。

    未接電話好幾個,都是瓦莎打來的,開機第一時間,唐風便給她回了過去。

    “喂。”

    “你可算開機了,這幾天你去哪兒了?我聽說你綁架了何二東?”

    “他可是整個瑯南塔的毒販老大,朗貢最信任的手下之一,你綁架他,會被朗貢報復的!”

    “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事情。”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唐風知道瓦莎這是在替自己考慮,也感覺自己說的有些過分。

    “這兩天確實有事,不好意思。”

    瓦莎笑了笑,“其實我想告訴你一件事。”

    “你說。”

    “我爸爸……想請你吃飯。”

    這就讓唐風有些意外了,之前她爸爸對自己可并不怎么待見。

    “什么意思?我記得上次我跟你爸爸好像聊的并不是很投機。”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反正這話是他讓我轉達給你的,你這兩天有時間的話,來一趟吧。”

    唐風想了想,“那就今天吧,我可能很快就要離開了,以后恐怕沒什么機會。”

    瓦莎那頭又靜了一會兒,“好,我這就告訴我爸爸,你現在在哪里,我派車過去接你。”

    “不用,我這邊有車。”

    說完,掛了電話,唐風回身和韓果兒說了一聲,二人帶著何二東,開車往瓦莎家去。

    半路上,何二東對唐風和瓦莎的關系很是好奇。

    “我說唐哥,這個瓦莎可是瑯南塔出了名的美女,至今未曾許配人家,不會是看上你了吧?”

    “滋滋,多少人夢想得到的女人啊,還是唐哥你有福氣!”

    開著車,何二東豎起了大拇指。

    “閉上你的嘴,話怎么那么多!”

    何二東吃癟,韓果兒一笑,“唉,就怕有些人有賊心沒賊膽兒啊……”

    唐風一扭頭,“什么意思?激將我呢還是怎么著?”

    “沒,我可不敢。”

    韓果兒雖然知道了唐風的身份,但是她似乎并未因此對唐風產生不一樣的感覺。

    “行,你還別說,我就特別喜歡吃激將,等回國的時候,我還就把瓦莎帶回去。”

    韓果兒氣的一擰鼻子,“切,你帶唄,反正你渣。”

    “我說你……”

    正準備好好和這個女人理論理論,何二東一腳剎車。

    到瓦莎家門口了。

    下車,瓦莎已然在門口等著了,看到唐風下車,不禁捂住了嘴巴,簡直不可思議。

    僅僅三四天的時候,唐風整個人都精瘦了不少,而且一眼看過去精神很足,眼睛都在發光一樣,亮晶晶的,看著就很喜人。

    “快請進,我爸爸在客廳等呢。”

    瓦莎家住的也是別墅,只不過和何二東市區的別墅相比,稍微遜色幾分而已。

    何二東和瓦莎的爸爸自然是認識的,二人一見面,何二東上前便用老撾話和瓦莎爸爸聊了幾句。

    有了何二東,便不需要用其它的翻譯在場,唐風走上前,瓦莎爸爸迎上來,微微躬身,說了一句什么,身邊的何二東看了看唐風,連忙翻譯道。

    “他說他的名字叫坤沙,前些天多有不敬,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唐風笑了笑,“不客氣,大家都是男人,心眼沒那么小。”

    坤沙聽完點點頭,微笑抬手讓唐風入座。

    飯菜準備的很豐盛,應當是專門找人做的,基本全是中餐,看著讓人就很有食欲。

    吃飯歸吃飯,喝酒倒也沒停下,坤沙臉色看著不怎么放松,似乎有什么事情壓在心頭,有些悶悶不樂的感覺。

    唐風是個直腸子,飯吃到中間的時候。二人碰完杯,唐風直接開口。

    “有什么事,可以直說。”

    畢竟無緣無故的請自己吃飯,這想來就就不大可能,肯定是有什么事的。

    坤沙點燃一根煙,吸了兩口,又看了一眼身邊坐著的何二東,開口道。

    “唐先生,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其實也不算是我自己,別人我不敢代表,但至少,我手下農場里的這幾百上千號農民,都渴望你能出手相助……”

    唐風聽得有些不明白,坤沙本來喝的也不少,頓了頓,瓦莎給倒了杯清水。

    “唐先生,之前我是不太相信你,畢竟你是個外國人,初來乍到說自己要除掉朗貢,我怎么可能相信呢,但是見了你的所作所為,我相信你,相信你有能力改變現在的瑯南塔。”

    “金三角,瑯南塔真是被毒品給害慘了,人人都活在陰影之下,沒有人過的輕松,那天在我的農場里你也看到了,那些普通的農民,被逼著種毒品,但凡不服從安排的都會被砍手砍腳。”

    “慘吶,真是慘……”

    唐風將酒杯放下,“你的意思是?”

    坤沙直接站了起來,端起手中的酒杯,“唐先生,我現在知道你有能力除掉朗貢,我只是希望,盡自己的力量幫助你,也算是出了份兒力。”

    “還有就是,我想把我瓦莎女兒嫁給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