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二百四十一章 朗貢的幫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二百四十一章 朗貢的幫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聽坤沙說完,唐風和身邊坐著的韓果兒顯然都有些意外,但看他說話時的神態,卻并不像是隨便說說。

    畢竟在這樣嚴肅的話題下,隨口一說就顯得有些不合時宜了,坤沙不是普通人,說話自然懂得分寸。

    扭頭看了一眼瓦莎,只見她嬌羞的低下了頭,這邊的女孩思想的確沒有國內的女孩開放,真正面對談婚論嫁時,都顯得比較靦腆。

    當事人沒說話,何二東眉開眼笑,激動的不行,“好啊,這是件好事,我剛才就說什么來著?那瓦莎小姐肯定是看上唐哥你……”

    “吃你的飯。”

    一句話給何二東憋了回去,坤沙靜靜的看著唐風,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此時,不僅僅是坤沙在等他的回話,實則瓦莎和韓果兒都在等。

    想了想,唐風笑了笑,“抓朗貢除掉他是我必須要做的事,哪怕他沒有傷害你們,我也會去做,所以這件事其實算不上是給你們幫忙,至于你要把女兒嫁給我,我覺得有些欠考慮了……”

    “不論怎么說,我不是這里的人,過段時間會走的。”

    坤沙連連擺手,“唐先生這話說的就比較見外了,你能幫整個瑯南塔除掉朗貢,那肯定是功德無量的事,對于我們來說便是天大的恩情,我把女兒嫁給你,不是說以女兒之身報答你,而是她跟我說,她喜歡你。”

    唐風轉頭,瓦莎直直的看著自己,重重的點了點頭,那眼神之中露出的堅毅,是唐風極少見到的。

    眼見如此,韓果兒瞟了一眼唐風,“盛情難卻,要不你就受點委屈?”

    “沒你的事。”

    回懟了一句,氣的韓果兒臉一歪,也不摻和了。

    “好了,這件事就先不說了,等我除掉朗貢之后再說吧。”

    說完這話,唐風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而后起身離座,眼見唐風要走,韓果兒和何二東趕緊跟上。

    房間里的氣氛一度有些尷尬,坤沙看著三人的背影,頓覺臉上有些無光,但是沒有辦法,這個年輕人不簡單。

    走到門口的時候,瓦莎從后面追了上來,遠遠的叫住了唐風。

    回身,清晰的看到她眼角有淚水的痕跡,心里有一絲觸動,但一閃而逝。

    “婚姻大事,不能兒戲,我們認識在幾天的時間,往后你再仔細斟酌,不要隨意……”

    瓦莎輕輕的抬起白皙的右手,捂住了唐風說話的嘴,那手指間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唐風一時間有些恍然,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突然發現。

    真的好美。

    大概是這里的人都信仰佛教的緣故,男女都受到不小影響,尤其是這種大家族的女子,自小受熏陶,舉手投足之間,儼然生出一種超凡脫俗的美。

    “不,我們老撾女子,一生只愛一人,看一眼,便愿托付一生,如果你不答應,也沒有關系,我瓦莎愿意為你一生不嫁……”

    眉頭微蹙,唐風終于看明白了,瓦莎的身上那種獨特的氣質似乎和華夏古典女子十分相像。

    氣質端莊,溫文爾雅,癡情如一,堅貞不渝。

    一瞬間,唐風不知如何應答,雖然自己如今儼然不是一個普通人,日后必然重回仙界,修道礪心。

    多了一份情,便多了一份羈絆。

    但幾乎是在瞬間,唐風抬手握住了瓦莎伸來的手。

    “好,等我回來。”

    癡情不負,這世上每一個深情的女子都值得被愛,只此一點,她便配得上做自己的女人。

    瓦莎眼中淚水涌出,重重的點了點頭。

    “朗貢兇狠野蠻,你要保護好自己,我等你回來。”

    唐風點了點頭,放開瓦莎的手,轉身離去。

    他轉身的瞬間,卻不曾注意到,門邊的韓果兒快速的抹了抹眼角,臉上驟然間恢復如常。

    ……

    回到何二東家,唐風吩咐讓何二東的手下去采購了大量的方便食物和水。

    宜早不宜遲,唐風不想在這里再浪費太長時間,因此決定晚上就出發,往朗貢的大本營。

    手下去準備東西,三人坐在剛剛收拾好的客廳內,喝茶,聊天。

    朗貢集團能做到現在這個程度,一定不簡單,這一點唐風心里是知道的,之前他派人抓自己老婆,先是讓雇傭兵,后面又派了一個護法,全被自己所殺。

    后來據說來是個什么大巫師,朗貢身邊最為厲害的存在,最后也被唐風擊敗,狼狽回返老撾。

    除了精良的武裝力量和大巫師之外,他是否還有其它的殺手锏,唐風現在還并不知道。

    “說說,朗貢手下的王牌是什么?”

    喝著茶,唐風翹著二郎腿問道。

    何二東想了想,“唐哥,你問的是?”

    “我想知道他手下有哪些厲害的人在幫他。”

    “對了,以后別叫我唐哥,叫的好像我們兩家有什么親戚似的。”

    嘿嘿一笑,何二東點點頭,“好的唐哥,是這樣,據我這些年所知道的,朗貢手下一共有三個比較厲害的人。”

    “三個?”

    “對,第一個叫史密斯,歐洲人,據說之前是黑水公司的創始人之一,后來好像是公司內部斗爭,然后出走單干,被朗貢收買的。”

    提到黑水公司,韓果兒蹭的一聲就站了起來,“你說,他是黑水公司出來的?”

    何二東有些茫然的點點頭,“是啊,這一點朗貢手下中幾乎都知道,而且史密斯的名氣不小,很多內行人都知道。”

    “沒想到,在這里也能遇到黑水公司的人……”

    韓果兒臉色有些不大好,很明顯剛才何二東提到的黑水公司,對她的觸動很大。

    眼看唐風看著自己,韓果兒嘴角動了動。

    “黑水公司,世界著名的武裝安保公司,當然,這只是它表面上的樣子,實際上這個公司就是群職業殺手組成的隊伍,只要給錢,什么人都敢殺,什么事都敢做,國內之前出過幾起富商被刺事件,據說都是黑水公司所為,但是沒有證據。”

    唐風點點頭,“原來是這樣,但是即便是這樣,也不用這么大的反應吧?”

    韓果兒捂住自己的臉,使勁抹了幾把,眼角居然有些濕潤。

    “三年以前,我男朋友就死在黑水公司的人手中……”

    此話一出,唐風有些吃驚,怔怔的坐在原地,韓果兒在一邊使勁的仰頭,看的出來,她不想在別人面前顯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

    韓果兒擺擺手,眼淚將手心都打濕了,“沒關系,都過去三年了,只是沒想到在這里還能遇到黑水公司的人,一時有些激動,沒忍住。”

    唐風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轉念一想,轉頭問道,“你詳細給我們講講這個史密斯的……”

    “這個史密斯,我比誰都了解,三年前,就是他帶隊,殺的我男朋友和一個商人……”

    “歐洲人,美澳加三國國籍,身高188,光頭,之前在三角洲特戰隊服役,參加過兩伊戰爭,作戰經驗豐富,精通幾乎所有單兵作戰武器,格斗技術世界頂尖,尤其擅長使用狙擊,個人作戰能力恐怖……”

    韓果兒說的詳細到連何二東都有些嘖嘖稱奇,他在朗貢身邊那么久,也和史密斯接觸過幾次,見過幾面,但他知道的,還遠不及韓果兒一半。

    “你怎么知道的這么詳細?”

    強擠出一絲笑容,“我做夢都想親手殺掉他,怎么可能不了解他。”

    唐風呼了口氣,“別太難過,這次去,我幫你除掉他。”

    “不,我要親手殺了他。”

    沉默了一會兒,唐風點了點頭,“好。”

    抬手示意何二東繼續往下說。

    “除了史密斯,第二個人之前唐哥您應該見過,就是大巫師,名字不知道,大家都只叫他大巫師,據說是東南亞有名的巫師之一,據說修為精深,尤其擅長降頭術,是老撾四大降頭師之一,這玩意兒聽說邪性的很,我倒是沒見過,反正聽著就瘆人。”

    “大巫師手下有兩個護法,其中一個叫頌帕,您是知道的,就是死在您手里那個,現在還活著的就是他哥哥頌猜,這師徒幾人在朗貢集團也是沒人敢惹,霸道的厲害。”

    點點頭,“還有最后一個呢?”

    何二東長出了一口氣,喝了口水,“這第三個人,就比較神秘了,是一個和尚。”

    “和尚?”唐風追問道。

    “對,大家背地里都叫他花斑和尚,因為他臉上天生有一塊暗灰色的蓮花印記,據人說佛教的活佛有這個都很少,他被人尊為活圣佛,你也知道,老撾這邊是尊崇佛教的,他的地位比大巫師和史密斯都要高不少,我只見過一次,很神秘,至于他有什么本領,我還真不知道……”

    “只不過我在老撾這么多年,多少了解這邊的民情,老撾的佛教不屬于藏傳也不屬于漢傳,說是什么小乘佛教,總之和國內的不一樣,有的時候我也感覺挺邪性的,也就沒怎么接觸過。”

    聽完所有,唐風靠在沙發上,仔細思索了片刻。

    “管不了那么多,不管他們是誰,敢擋我路,那就得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