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二章 進入密林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二章 進入密林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何二東嘿嘿干笑兩聲,“您厲害我知道,反正我知道的就這些,現在朗貢肯定也有所防備了,等到時候真動起手來,我總覺得您就兩個人,我這心里確實有些擔心……”

    “這個你不用多想,你只需要帶我們到朗貢大本營就行,到了之后我就讓你走,然后你返回這里等我就行。”

    這樣何二東自然最為滿意,他雖然也有身手,關鍵時刻也可以幫上幾下,但朗貢的人他是見過的,命只有一條,他可不愿意去冒險。

    “好好好,我肯定把兩位帶到地方。”

    說完唐風擺手讓何二東去看看準備的物資怎么樣,何二東起身離座,屋里只剩下唐風和韓果兒。

    淚痕還在,韓果兒抬頭一直看著天花板,雖然在極力裝作什么都沒發生的樣子,但卻仍舊看得出來她很難過。

    剛才那一番話,挑起了她最不愿提起的一段往事。

    “越狠一個人,面對他的時候,更要保持冷靜,沖動會讓人喪失判斷力,我不希望你到時候變成被仇恨吞噬掉的人。”

    韓果兒搖搖頭,“我……會的,你放心。”

    唐風笑了笑,“三年了,能有你這樣的姑娘還一直惦念著他,他也算沒白活一生,呵呵,有的人活了幾十上百年,終其一生都遇不到愛他的人。”

    苦笑了一聲,“好了,這話說的我感覺你比我還可憐。”

    “你那個妻子的事,我也知道,其實我覺得也不能全怪她吧,畢竟從小在優越的環境中長大,潛移默化的,必然會形成一些讓人很難接受的性格特點,沒什么奇怪的。”

    “不重要了,回去之后把離婚手續一辦,也算了結了。”

    韓果兒沒再說話,只是看了唐風一眼,眼神有些復雜。

    買東西的人回來,唐風大致看了一眼,有四個箱子,分別是食物和純凈水以及一些必備的燃料等等。

    要了一輛豐田酷路澤,將箱子放在后備箱,一切準備就緒,唐風給瓦莎發了條短信,告知晚上就要出發。

    不大一會兒,瓦莎的車停在了門口,此時也已經是下午時分,天邊夕陽血紅。

    很難說清他和瓦莎之間的關系,人有的時候就是那么有趣,看一眼便能喜歡一輩子。

    也算有些依依不舍的分別,瓦莎送給了唐風一只小木牌,用一根紅繩兒穿著,親手給唐風戴在脖子上。

    唐風駕車,酷路澤發動機轟鳴一聲,車子快速消失在市區的街道盡頭。

    ……

    晚風清爽,自窗口吹進來,僅有的一絲疲憊感也被帶走。

    密林深處,一座足可以容納兩三萬人居住生活的小鎮上,華燈璀璨,車來人往,儼然像是一座世外桃源。

    如果沒有人說,誰也不會想到,這座如國內縣城一樣的小鎮,會是朗貢販毒集團的老巢。

    奔馳越野停在一座歐式別墅前,朗貢自車上邁腿而出,身邊的隨從跟上,一行人徐徐進了大門。

    “老大,剛剛回來的消息,二爺還在唐風手里,現在他們已經從市區出發,方向正是朝著我們來的。”

    “哦?多少人。”

    “唐風,還有一個女的,據說是特種部隊的,再加上二爺。”

    朗貢刀削一般臉上滲出幾分笑,那是輕蔑的笑。

    “嗯,就兩個人也敢闖我的地盤,恐怕也太小看我朗貢的實力了,他真以為我就以前那點手段?”

    手下嘿嘿笑了兩聲,“狂妄自大,他可能真的以為自己就是戰無不勝了,哪里知道老大從來都沒有使用過殺手锏。”

    朗貢摘下墨鏡,站在客廳之中,身邊兩個人高馬大的法國白人美女趕緊上前嫵媚至極的將衣服給他脫下。

    “好,讓他來,我們兩代人之間的恩怨,也是時候做個了結了。”

    “路上不要阻攔他,讓他直接來。”

    “好的老大,我這就去安排。”

    手下離去,朗貢點燃一支香煙,猛吸了一口,嘴里吐出云霧一般的煙圈兒。

    拿出手機,朗貢撥了一個號碼。

    “史密斯,帶上你的人,半路上給我截殺唐風,你是我最得力的匕首,這一次,不允許你失敗。”

    朗貢從來都不是一個講信用的人,他也不可能真正的將這樣一個如此明顯的威脅真的放到自己身前來。

    史密斯的能力久經考驗,相比于之前的那五個雇傭兵,史密斯那就是祖師爺級別的。

    安排下去,朗貢靠在沙發上沉沉思索,最后,還是讓人將大巫師叫了過來。

    自從上次大巫師敗在唐風的手中之后,朗貢對他的信任其實一直都在減少,畢竟做毒品生意的,實在是不能失敗,但凡千百次中有一次失敗了,那命就沒有了。

    大巫師身穿法袍,邁步而入,臉色陰郁。

    “大巫師,請坐。”

    “叫我來是有什么事情嗎?”

    大巫師緊閉著雙眼,席地而坐,只是禮貌性的睜開眼睛看了朗貢一下,隨即再度閉上,似乎有些疲憊的感覺。

    “唐風來了。”

    大巫師心中“騰”的一聲,但臉上的神色卻依舊不改,靜靜的端在于地面,久久,方才開口。

    “多謝首領的人羔,這幾日我苦修降術,終于練成飛頭降和黑龍幻術,既然他主動送到這里來,那這次,我便要替我徒兒報仇雪恨。”

    朗貢聽到這里,渾身不由得一震,站了起來。

    “大巫師真練成了飛頭降?這降術可是失傳已久了。”

    大巫師面不改色,“所以說,還得謝謝首領給的那五十個人羔,要不然,我也不會練成的如此之快。”

    大巫師嘴里的人羔,其實就是活生生的人,必須得是壯年男子,身體健康才可以供他使用。

    飛頭降據說已經在東南亞流傳上千年,從華夏地區的漢朝時期傳入,被當地巫師加以改造,使之成為最狠辣詭異的邪術。

    只不過此種邪術太過邪惡,煉制成功必須消耗幾十甚至上百人的鮮活生命,因此近幾十年來遭受打壓,失傳已久,大巫師為了給徒弟頌帕報仇,為了雪恥,不惜用幾十人的生命進行嘗試,最終成功練得飛頭降。

    朗貢聞言點頭,臉上淡出幾分滿足的笑意,雙手握在一起,“好啊,既然大巫師已經練成飛頭降和黑龍幻術,那我便可以高枕無憂了。”

    大巫師徐徐睜眼,自地上站起,“首領沒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好,大巫師請回,好好休息,有情況我會派人聯系你。”

    “嗯。”

    大巫師走出別墅,朗貢長出了一口氣。

    只要唐風死在自己手里,不僅僅只是了結了二人之間兩代人的恩怨,最重要的一點是林音那邊便再也不會有人與他為難,拿到研究報告易如反掌。

    想到這里,朗貢不禁眉頭舒展,喜不自來。

    熱帶雨林彎彎曲曲的林間公路上,唐風將車開到了一百二十邁。

    路上本來車就不多,夜間更是少的可憐,因此路雖然不寬,開的快卻也沒什么危險。

    凌晨時分,車子真正進入老撾的十萬大山,這里屬于山區丘陵地帶,和國內廣西的十萬大山相似,環境卻比那里更加惡劣。

    時間又過去兩個多小時,馬不停蹄的狂奔近五百公里之后,眼前的公路一點一點變成砂石路,后又成了土路,再最后,面前只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山區樹林,再也無路可走。

    何二東按下車窗,看了一眼外面的環境。

    “唐哥,沒路了,這里就是這樣,距離朗貢的大本營少說還有兩百多公里,剩下的路我們得走過去。”

    韓果兒一皺眉。“走過去?”

    “沒錯,老撾的基礎建設比不了國內,這里本來就人跡罕至,公路肯定沒人修,多少年了,現在還好點,能把車開到這里,放在前幾年,三百公里以前我們就得徒步往進走了。”

    “要不然怎么說朗貢有恃無恐呢?群山之中,有山和樹林做天然的屏障,想大規模的進軍剿滅販毒集團,難比登天,所以朗貢手下的集團也才有今天的規模。”

    拉開車門,唐風看了周圍的環境,四周全是密林,眼前已然無路可走。

    敲了敲車窗,“喂,下來拿東西,抓緊趕路。”

    韓果兒倒沒有什么遲疑,打開車門下了車,而何二東則是一肚子的苦水沒地方倒。

    說是兩百多公里,聽起來好像也不是很遠的感覺,但這里的山路太難走了,那簡直就是要人命。

    但也沒辦法,只能聽唐風的。

    下了車,唐風已經把幾箱東西大概分了一下,裝進三個背包,然后將剩余的食物和水拿出來,三人坐在車前面,在車燈的照明下,簡單的吃了一頓晚飯,而后修整一下,鎖上車,背上背包,進入密林。

    山里根本沒有路,這里人跡罕至,連山民踩出來的小路甚至都沒有,唐風都納悶,這朗貢集團是怎么跟外面聯系的,這安全倒是安全了,但似乎也太閉塞了些。

    黎明時分,由于何二東的身體素質實在太差,三人一行只不過前進了三十多公里。

    何二東實在走不動,唐風眼見面前出現了一條小河,心想還是歇歇,不然他過河的時候有些危險。

    三人找了處空地坐下,何二東爹娘老子的叫喚,韓果兒拿出干糧,剛剛遞給唐風一塊壓縮餅干,耳邊傳來一聲沉悶的槍聲……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