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四章 到大大本營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四章 到大大本營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身上和臉上被叢林之中的雜草和樹枝刷的生疼,似乎已經流血了,史密斯頭低垂著,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是被倒提著在往前走,至于要去哪兒,他不知道。

    “兄弟,放了我,只要你放了我,我愿意替你做事……”

    唐風拎著人往前走著,搭理都不帶搭理一下的。

    沒花多長時間,唐風回到了之前的位置,韓果兒坐在地上,正等著自己。

    頭戴式手電筒的光柱照向唐風,韓果兒瞳孔瞬間張大。

    他看到了唐風手中拎著的史密斯。

    滿臉是血,但她就是認的出來,那張應該千刀萬剮的臉就是毀容她也認得。

    抬手將人扔在韓果兒的身前,發出沉悶的響聲,史密斯口中再度吐出一口鮮血,那是內臟受到了嚴重震蕩。

    韓果兒緩緩的站起身,眼神死死的盯著地上奄奄一息的史密斯,突然笑了一聲。

    黑暗中,史密斯視物不清,突然有人笑了起來,他不由得毛骨悚然。

    那就像是死神在沖他大笑。

    恐怖。

    極度的恐怖。

    “三年前,你帶領你的手下,殺掉了一個出海游玩的富商,連同他的隨行人員和安保人員全部殺害,是嗎?”

    史密斯剛想說話,一口血又噴了出來。

    “三年前的事,我怎么會記得。”

    “你忘了我記得!”

    “黑水公司,我永遠都忘不了,是你。就是你殺掉了那個富商和一整船的人,你以為在公海犯罪,沒有人會追究你的行為是嗎?”

    史密斯嘴角抽動兩下,“你想做什么。”

    “殺了你。”

    匕首在黑夜之中仍舊閃著寒光,這足以證明它是一把殺人的利器。

    “你可以報仇了。”

    唐風在旁插了一句。

    韓果兒將匕首舉起,徐徐往前走了兩步,地上的史密斯已然沒有任何反抗的力氣,等待他的只是死亡。

    但真正面臨死亡的時候,怎么死,就成了一個最為重要的話題。

    泛著寒光的匕首自空中落下,殺氣似乎一瞬間將周圍籠罩,唐風微轉過身,他不想看到韓果兒被仇恨吞噬的臉。

    那不是一個女人該有的樣子,或者說,他不喜歡女人表現出那個樣子。

    匕首在史密斯衣服幾公分處停下,韓果兒渾身顫抖,額頭豆大的汗珠落下。

    她從來沒害怕過,她是受過專業訓練的軍人,面對這樣一個惡貫滿盈的殺手,又怎么會下不了手呢?

    但當匕首就要刺進史密斯的胸膛時,韓果兒一瞬間卻又下不去手。

    她不想被仇恨吞噬,永遠都活在仇恨的陰影下一輩子。

    今天殺了史密斯易如反掌,但殺了他又能如何?

    突然,手失去力量,匕首落在了地上。

    唐風轉身,看到韓果兒癱坐在地上,渾身無力的顫抖著。

    “不,我不想永遠活在仇恨里。”

    “你動手吧。”

    唐風心中劃過一絲欣慰。

    一抬手,匕首飛起,拿在了自己手中。

    “嗯,我替你了斷。”

    鋒利的匕首刺進史密斯的脖頸間的大動脈。

    當場斃命,唐風甚至覺得給他的有些太痛快了。

    韓果兒抱著頭,淚水涌出,三年了,也該是有個了結了。

    “大仇已報,你也該重新過你的生活,該忘記的,就忘了吧。”

    韓果兒點點頭,從地上站了起來,看了一眼地上的史密斯,笑道,“是啊,我也該重新過我的生活了,生活在仇恨陰影之下,真的不舒服。”

    二人返回之前的小河邊,何二東果然十分聽話的待在之前唐風給她畫好的圈子里,一步都沒動。

    “哎呦,你們可算是回來了,我這腿都站麻了……”

    “對了唐哥,剛才是怎么回事?”

    唐風和韓果兒抓緊整理物資。同時扭頭說道,“史密斯帶的人阻截,被我處理掉了。”

    何二東倒吸一口涼氣,“唐哥,史密斯可是朗貢手中的王牌,怎么?你全給收拾了?”

    “嗯。讓他們上西天了。”

    何二東使勁咽了口唾沫,不可置信道,“滋滋,我真是沒看出來啊……”

    “好了別廢話,趕緊拿上裝備出發。”

    ……

    朗貢集團,小鎮,別墅內。

    出發已然很久的史密斯一直聯系不上,朗貢心里不禁有些生疑。

    難道史密斯也被唐風殺掉了?

    按照他的認為,這顯然有些不太可能,記得之前自己派出了五個雇傭兵,最厲害的查猜連史密斯的手下都不如,就那樣都打傷了唐風,這次史密斯親自出馬,又怎么會這么快就敗了?

    但沒敗,為什么又聯系不上呢?

    坐在沙發上,一個黑人美女嬌喝一聲躺在身邊,修長的身體散發著迷人的魅力。

    朗貢就是這么通吃。

    白人美女黑人美女他都有,每天換著口味來。

    只不過這個時候,他可沒有心思再去想其它事情,一旦真的是史密斯失手,那他不得不做好應對的準備。

    “滾!”

    一腳將黑人美女從身邊踹開,朗貢擰動一下脖子,發出“咔吧咔吧”的脆響。

    “來人!”

    門口進來一個手下。

    “去,查一下史密斯那邊究竟是怎么回事,要快!”

    ……

    黑夜之中在叢林中行進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唐風看得見路,但韓果兒和何二東沒有夜視的能力,只能依靠手電筒的光線照明。

    因此行進的速度并不快。

    天光大亮,三人再度歇腳休息,吃了餅干喝了水,何二東揉著腿,不時的喊累。

    繼續出發,第二天天亮時分,三人爬上一座山,坐在山頂上往下看,前方的山腰中間位置,有一座小鎮,約莫方圓幾公里的樣子。

    “那……那就是朗貢的大本營,他的別墅建在山腰的最上面,哎呦我的娘啊,總算是到了。”

    朗貢此時也已經知道了史密斯被殺的消息,早已經聯系好大巫師,準備迎戰到來的唐風。

    手底下上千小弟全部荷槍實彈,隨時做好和唐風拼命的準備。

    這一站,事關生死,不是他死,就是唐風亡。

    不過即便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朗貢卻更加的有恃無恐了,他的底牌唐風根本就不知道。

    處理了史密斯,他還有大巫師擋在前面。

    哪怕大巫師戰之不過,他也還有花斑和尚在,這人可是真正的高僧,在老撾境內德高望重,對付唐風恐怕綽綽有余。

    最后的最后,哪怕就是花斑和尚也打不過他,朗貢也有恃無恐,因為他手握最后一張王炸。

    看著面前出現的小鎮,唐風站起身,伸了個長長的懶腰。

    “好啊,總算是到了。”

    郁郁蔥蔥的樹木擋在小鎮前,這里四季如春,不得不說是個好地方,而且朗貢看起來也確實有錢,整個小鎮建設的很現代化,基本全是樓房,道路都硬化了,甚至還在山頂建了飛機場,遠遠看過去,還可以看到停著幾駕直升機。

    韓果兒將背包扔給何二東。

    “你可以回去了,這里沒有你的事了。”

    何二東揉著酸痛的兩條腿,“唐哥,那我就先回去了,我在市區等你的好消息。”

    唐風點點頭,示意他可以走了。

    何二東離開,唐風和韓果兒原地休息,唐風有靈氣加持,不感覺累,但韓果兒可是普通人,再怎么著也是個女孩子,堅持到現在沒有一句怨言,也是著實不易。

    “小鎮建在對面山腰,我們正面過去,他們居高臨下,我們會很被動。”

    唐風躺在塑料布上,喝著帶來的飲料。

    “交給我就行。”

    韓果兒多少有些不滿,她就是想做點事情,不然來一趟,除了添麻煩就是添麻煩,那就真的感覺不太好了。

    “我我呢?”

    “你留在這里等我。”

    “不行,我得做點什么。”

    唐風就知道這姑娘不愿意什么都不做,這不是她的性格。

    “我們晚上開始行動,你從側面繞進去,至于你要干什么我不管,能活著出來就行,我會從正面進攻。”

    對于唐風的能力韓果兒絲毫不懷疑,雖然至今還不明白唐風究竟是什么人,為什么擁有這些能力,但這并不重要,異事局之前也接觸過不少擁有特異功能的人,也許唐風只是特異功能比較厲害而已。

    心中這樣想著,韓果兒點了點頭,“那行,就這樣。”

    二人躺在山頂上休息,一直等到傍晚時分,天色暗下來之后,韓果兒離開唐風,從側面開始往小鎮走去。

    唐風起身,下山,正面接近小鎮。

    負責警戒的哨兵很快發現了小鎮下方有個人往去走,趕緊報告了朗貢。

    朗貢從別墅的沙發上起身,親自到了哨兵坐在的小樓上,拿著望遠鏡,自望遠鏡中,他看到了緩步朝自己方向走來的唐風。

    回返住處,將大巫師請來的同時,朗貢吩咐手下去請花斑和尚前來,已然做好了兩手準備。

    大巫師早就迫不及待,他心中早已經想親手殺掉唐風,一雪前恥。

    不多時,唐風走到了山腳下。

    朗貢居高臨下,和唐風正面而站。

    這么久了,唐風和朗貢其實也是第一次見面。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朗貢一抬手,漫山遍野埋伏好的手下們盡皆扣動扳機,萬千顆子彈如雨滴一般朝著唐風射了過去。

    像一道紅色線繩織成的大網,如此之多的子彈,又焉能躲的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