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五章 飛頭降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五章 飛頭降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站在山底,抬頭望著那萬千顆子彈飛來,唐風眉頭微皺。

    如今天玄期的修為又怎會懼怕這些威力并不強勁的子彈?

    心念一動,雙臂張開,奮力一揮。

    磅礴洶涌的靈氣自氣海涌出,快速向四周分散,霎時間,一道厚重的屏障出現在面前。

    站在山間的朗貢只是看到唐風身體前方出現了一道霧氣一樣的東西,但瞬時間,萬千顆子彈在觸碰到這道氣息時,竟然無一例外,盡皆像是打在極為柔軟上的東西一般,被泄去了力道,紛紛掉落在地上!

    不由得駭然,朗貢深吸一口氣,招手示意讓手下招呼大巫師出站,自己則返身上樓。

    他要站在別墅的頂上,靜靜的觀看這一場大戰。

    大巫師同樣看到了普通的子彈居然被唐風施法擋下,不由得輕笑一聲,信步往前。

    首領朗貢的授意已然下達,是時候該他出手了。

    漫山遍野的槍手停止了射擊,都收起槍,看著穿著紅色法袍的大巫師手持一根手杖信步往山下走去。

    唐風和大巫師,也算是老相識了,二人相見,對視片刻,唐風先行開口。

    “我們古人有句話,叫做助紂為虐,說的就是你這種人。”

    大巫師微閉雙目,雖然之前就輸給過唐風,但他心中一直認為那只不過是當時他修為低微,且遠道而去,根本無法攜帶法器助自己一臂之力,且不得不說有些輕敵。

    但現在的他有飛頭降和黑龍幻術,又何懼這樣一個年輕人?

    “你可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

    唐風站定,沒有回答,他的注意力被大巫師身后跟來的兩個男子吸引去了。

    這兩個而之所以讓唐風多看幾眼,是因為唐風發現,他們雖然在行走,但步伐僵硬,面無人色,臉色慘白的就像是一張紙!

    且脖頸處有一道若隱若現的傷痕。

    再仔細一看,這二人身上全都沒有生氣散出,居然是兩個死人!

    抬手一指那二人,唐風諷刺一般道,“修行之人,修的就是這些歪門邪道?”

    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但總歸是歪門邪道,唐風總為不恥修行中人劍走偏鋒,正經的不學,凈修習一些旁門左道。

    大巫師仰天大笑一聲,“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什么叫歪門邪道,殺得了人那便是好修為!”

    說完,微微一抬手,那面色慘白的二人站在了他左右,雙眼以一種不正常的程度大睜著,沒有絲毫的生氣,眼白多的嚇人。

    “你殺了我徒兒,我上次失手敗給了你,今天你倒自己送上了門,那咱們就新賬老賬一塊算!”

    說完,將手中的手杖橫著放在面前,他盤膝而坐,低頭,雙手緊握在一起,口中念念有詞,似乎是在念咒語。

    而隨著咒語的念動,那面色慘白的二人頭猛然之間抬起,手臂伸直,如同港臺的僵尸電影中的行尸一般,霎時間朝自己奔來!

    唐風歪頭側目,冷哼一聲。

    “邪崇之物,也敢用來對付我?”

    說完,右臂舉起,沖天,爆喝一聲,手中徒然之間多出一柄劍刃。

    這劍刃并非是實體,而是由體中精純之氣化成,最為克制這些邪崇之物。

    彈指之間,那兩名男子已然到了身前兩米處,抬起堅硬僵直的臂膀直戳唐風而來!

    寒笑一聲,唐風右臂一揮,虛幻的劍刃凌空劃過,一道凜冽的劍氣凌空而出,剎那之間自二人胸口位置劃過。

    “噌!”

    一聲脆響,二人盡皆向后倒飛而出,落在大巫師腳下。

    但這二人果然不同尋常,死人固然感受不到半點疼痛,落地燈的同時大巫師念動咒語,大喝一聲,二人直直從地面站起,面無表情,毫無人色的眼神瞪著唐風。

    別墅頂層的朗貢坐在涼椅上,饒有興趣的喝著冰鎮的啤酒,臉上帶著笑意。

    他現在就等著唐風被擊倒,然后被自己手下帶上來,讓他親手了結掉二人之間世隔兩代的仇怨。

    沒有再等那兩個行尸走肉主動上前,唐風心念一動,手中劍刃極速揮動,無數道劍氣暴虐揮出,直沖前去!

    轉瞬之間,兩個行尸走肉正在向前行走的雙腿以及雙臂盡數被劍氣砍斷!

    只剩下半截身體的行尸走肉攤在地上,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腰部居然還在發力,做向前行走的動作。

    搖頭輕嘆一聲,這二人也真是可憐,被這大巫師制成傀儡,變成了這沒有意識沒有生命的怪物。

    大巫師見此緩緩站起身,看著唐風。

    “年輕人修為提高不少……”

    唐風一笑,“你沒見識過的還多。”

    心中邪火驟生,大巫師慘笑一聲,雙手散開,仰面朝天,嘴里烏拉烏拉念著什么,與此同時,地上癱著的那兩個失去雙腿雙臂的行尸走肉忽然之間渾身打顫起來,臉部早已失去肌肉活動的線條抽動起來,霎時間有些陰森可怖,詭異瘆人。

    緊接著,那二人腦袋也仰天,不斷的扭動著脖子,像是自掙扎一樣。

    歪頭打量,忽然間,周圍陰風四起,天空中憑空生出大片烏云,擋住了本就撒下不多的陽光。

    天生異象,唐風心中也開始生疑,這個大巫師究竟想做什么?

    沒有多想的時間,再度注視到那二人時,唐風眉頭大皺!

    腦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往出撥,就像是把蘿卜從泥土里往出揪一般。

    脖子已然拔出來過半,底下連帶著一串血糊糊的物件,唐風認得出來,那是腦袋底下,人身體內的一些器官組織。

    隨著大風刮,那一股惡心到極點的氣味撲面而來,唐風厭惡鄙視的瞪了大巫師一眼。

    “你也算是半個修行者,就拿這種污穢之物做武器?”

    大巫師根本理都不理,繼續念動咒語,等到那二人的腦袋徹底的從身體里拔出來之后,爆喝一聲,那懸在空中,還連帶著身下一連串腸子心肺肝等等下水的腦袋,居然獰笑起來,如風一般向唐風沖了過去!

    “哈哈,年輕人,今天你能死在我苦心練成的飛頭降之下,也算是你死的不冤!”

    唐風未曾說話,往后退了兩步。

    這倒不是因為他怕了,而是那兩顆帶著下水飛過來的人頭,太惡心了!

    厭惡的吐了口氣,唐風抬手收起手中的劍刃,與此同時抬手向天,手中捏了一個馭雷決,口中六字真言催動,天空中憑空生出一聲雷暴!

    “轟隆隆!”

    雷電克制世間一切邪物,唐風不想與這兩顆惡心的人頭多交手,準備直接馭雷將其劈個灰飛煙滅。

    大巫師見此仰天大笑,轉瞬間黑壓壓的天空之中生出一道淡紅色的閃電,直接朝著唐風手指的方向便劈了過去!

    肉眼可見的,兩顆人頭被雷電劈的成了炭黑色,自空中落到了地上。

    “小年輕,你不會以為雷電會對我的飛頭降有用吧?哈哈,只可惜飛頭已然是死人,且是我練就多日的東西,早就不歸于你們口中所說的五行之中,乃是游離于邪魔之外的東西,怎會被你區區一道雷電劈成飛灰?”

    “你就乖乖受死吧!”

    唐風訕笑一聲,眼看著地上的兩顆人頭再度飛了起來,地下垂著的一連串下水沾了滿地的土渣子,連帶本就有的血水和膿水,顯得更加惡心。

    “真是蒼蠅雖小,但卻惡心人!”

    說話間的功夫,那兩顆人頭張開大嘴向唐風撕咬而來!

    唐風抬手,之前那柄劍刃再度出現,振臂一揮,劍氣灌出,將兩顆人頭砍的倒飛而出。

    但凜冽的劍氣居然并不能給這人頭造成可見的傷害,唐風不禁深吸了口氣。

    盤腿而坐,唐風收起劍刃,雙手掐訣,眼睛微閉,身體之中靈氣縱橫,頃刻之間匯聚一處!

    左掌探出,唐風怒喝一聲,驟然之間天空之中生出兩團火焰,猶如憑空生出一般,朝著兩顆人頭飛去!

    雷電劈不死,唐風不信火也燒不死。

    那兩團火焰乃是天火,可灼燒世間萬物,只不過凝聚天火耗費靈氣太過,之前他不舍得用而已。

    果然,天火一出,直接黏在兩顆人頭之上,噼里啪啦燒了起來。

    兩顆人頭瞬時間上下不停的飛竄,試圖想甩掉這黏在其上的火焰,但很無奈,這火焰就如同燃燒彈一樣,捏在人的身上除非燒光,否則絕無可能被甩掉熄滅。

    大巫師愣神片刻,心中大駭,想上前搭手卻也是無從下手,只得看著自己苦心煉制而成的飛頭降被天火一點一點燒成灰燼……

    火焰足足燃燒了十分鐘左右才自然熄滅,大巫師兩眼通紅,萬分憎惡的看著唐風,心中殺意肆虐。

    “刺激嗎?”

    唐風笑道。

    大巫師嘴唇微抖了幾下,哈哈大笑起來,“你以為我就只有這點本事?”

    “年輕人,不瞞你說,游戲才剛剛開始而已,這兩顆飛頭降,還只是給你做的開胃小菜而已。”

    唐風負手而立,“好啊,有什么本事盡管使出來就是。”

    大巫師低吟一聲,隨即獰笑起來,看著西邊天空。

    唐風抬頭望天,只見西邊的天空之中,一條黑色的巨型怪物向這邊盤旋飛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