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七章 花斑和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七章 花斑和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老東西,還有什么手段,全部使出來,我等著。”

    唐風往前走了兩步,訕訕說道。

    大巫師神情沮喪,今日一敗,恐怕他要面對的,就是死亡了。

    他懊喪,吃力的自地上站了起來,剛剛接連使出兩招必殺技,那已經是他所有的手段了,此時哪還有什么手段。

    遠處別墅頂上坐著的朗貢也站了起來,深呼吸了一口氣,大巫師敗的太快了,局勢突變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好,作為一個修行之人,助紂為虐,充當毒梟的左膀右臂,簡直無恥到了極點,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大巫師仰天,苦笑一聲,“唐風,你以為過了我這關,殺了我就萬事大吉了嗎?你太小看朗貢了。”

    唐風聽著這話,很是不爽,“我知道,他還有其他幫手。”

    “但是這并不重要,也和你沒有關系。”

    身子顫抖著挪動兩下,大巫師陰惻惻的目光盯著唐風,“年輕人,你知道的太少了,你會后悔的,相信我。”

    “哈哈哈……”

    看著面前這個狀如瘋癲的老東西,唐風沒有再心慈手軟,上前一步,抬手按在大巫師腦袋上方,一束霸道無比的氣息進入大巫師的神府之中。

    片刻,大巫師口吐鮮血,身子一軟,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遠處的朗貢看到這一幕,不由得閉上了眼睛,使勁揉著太陽穴。

    手下已經通知了花斑和尚,他不多時就會到,但朗貢越來越覺得唐風這個人總不像是自己之前了解到的那樣,他的實力超出了自己預計。

    這對于做事一向喜歡周密的朗貢來說,顯然有些不舒服。

    唐風處理掉大巫師,繼續抬步向前走。

    此時不遠處的山腰上,整個小鎮的人如臨大敵,每個人手中都拿著武器,隨時準備和唐風來場大戰。

    他們這些毒販子,一個個都是窮兇極惡之輩,所謂窮山惡水多刁民,用來形容他們最為合適不過,唐風是正義的代表,但正義對于他們來說毫無吸引力,一旦失去毒品的生意,他們其中大部分都得回家種地,一輩子呆在深山之中受窮受苦,永無翻身之日。

    正義善良在吃飽肚子面前顯得矮了半截,唐風要砸他們的飯碗,沒有人會同意。

    朗貢走到欄桿邊上,趴在上面,樓下不遠處,花斑和尚已經到了,緩步往山下走去。

    唐風往上走,和尚往下走,二人在半山腰處碰面。

    這是一條寬闊的砂石路,應當是下山時候經常走的,唐風站在下坡處,遠遠地看到了往下走來的花斑和尚。

    二人同時站定,互相打量。

    黃布袈裟,光頭,瘦骨嶙峋,臉色黝黑,左手上掛著一串珠子。

    看到唐風在看自己,花斑和尚雙掌合十,高頌佛號,“南無阿彌陀佛……”

    唐風抬腳往前走了幾步,二人站定距離不足五米。

    “你就是花斑和尚。”

    看到了和尚臉上的確有一塊胎記像是蓮花的樣子,開口詢問道。

    “阿彌陀佛,施主亂開殺戒,貧僧勸你放下屠刀,皈依我佛,后半生青燈古佛多行善事,方可化消業障,少事因果,免遭禍端……”

    老和尚雙掌合十,說完的同時再度高頌佛號,卻不搭理唐風說的話。

    簡直要被逗笑,唐風扭動了一下脖子,寒笑道,“老和尚,你既然做了大毒梟的幫手,就少在這里裝什么清高,既想當表子,還想給自己立貞潔牌坊,太異想天開了吧?”

    花斑和尚神色不變,頗有得道高僧的樣子,看了唐風一眼,并不生氣。

    “施主此言差矣,貧僧是來阻止一場血淋淋的殺戮,而非故意袒護與誰,我佛慈悲,又有好生之德,貧僧只是做一件自認為對的事罷了。”

    老和尚伶牙俐齒,說這話連臉都不帶紅一下的,簡直讓唐風開了眼界。

    “阻止一場血淋淋的殺戮?老和尚,你的意思是說,這錯倒成了我的了?”

    花斑和尚面不改色,沉吟點頭,“世間之事皆無對錯之分,今日之事貧僧不知誰對誰錯。”

    “你對錯不明,善惡不分,在這兒瞎摻和什么?”唐風語氣嚴厲的呵斥道。

    “施主此言差矣,世間何時又有什么善惡之分呢?你今天所行的善,就是殺進山中屠盡山民,這難道就是你說的善嗎?施主,早日收手,皈依我佛,方可去除你心中的殺念……”

    老和尚的歪理說的臉都不帶紅的,唐風被氣的想笑。

    “我說老和尚,你搞清楚,山上的他們制造毒品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妻子散,害的多少人生不不如死,難道他們所做的不是惡事?難道他們不該死?”

    “之前就聽聞小乘佛教只度自己不度別人,只是自掃門前雪,今日一見,大師真是恬不知恥,臉皮賽城墻,活脫脫不要臉到了極致,你們當和尚的裝清高,不談善惡,但普通人可是有是非善惡的。”

    “不過話說回來也對,你們連父母尊長都可以不認,也不繁衍后代只顧自己修行,沒有那些覺悟倒也不奇怪。”

    肉眼可見的,花斑和尚眼神之中生出幾分怒意,但隨即恢復如常,哈哈大笑后道,“施主又錯了,小乘佛教乃是對我們南傳上座部佛教的貶稱,乃是世人對我們的誤解,實則我們南傳上座部才是佛教正統。”

    “再者善惡只是人的主觀臆斷,我佛俯視天地,自然目光非常人可比,施主渾身戾氣濃重,殺氣縱橫,這難道又不是你所說的惡嗎?”

    唐風實在有些聽不下去了,不耐煩的一擺手,“老和尚,你就說你讓不讓開。”

    花斑和尚微微搖頭,“我若閃身避開,定然能保自己周全,但山中數萬山民卻會遭受屠殺,血流山野,貧僧怎能袖手旁觀坐視不理?”

    “我不入地獄,誰如地獄……南無阿彌陀佛……”

    唐風差點一口老血沒噴出來,這老和尚果然能言善辯,說的在他看來自己唐風倒成了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大惡人來了,他反而成了救人的善人,還什么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要入地獄你快點入,沒人攔著你,但是我告訴你,朗貢是大毒梟,他今天必須死。”

    唐風斬釘截鐵的說道。

    花斑和尚又是一搖頭,手中的珠子不斷的撥弄著,口中喃喃道,“貧僧勸施主莫要執意走那邪路,不熱貧僧也只能替佛祖,替這山上的萬余山民做主,懲戒施主……”

    最后這句話花斑和尚釋放出了靈氣加持,話語高亢有力,如在空中用高倍擴音喇叭說話一樣,使得整個山間的人都聽得到。

    話一說完,整個山上萬千毒販盡皆俯地跪倒,磕頭合掌,高頌佛號。

    唐風搖搖頭,仰天大笑一聲,“老和尚,我懶得跟你廢話,你是鐵了心要護住這毒窩。”

    “南無阿彌陀佛,施主動怒了……”

    冷笑一聲,唐風活了三百多年,如此厚顏無恥的人還是第一次見,能把黑的說成白的,還理直氣壯的。

    “這不重要,我最后再問你一遍,你是讓開,還是不讓!”

    唐風言罷,調御靈氣自周身散開,這一舉動也是在給老和尚看,讓他知道自己的實力,知趣一點早點走開。

    誰知老和尚一看唐風周身散發出的氣息精純無比,暗暗頷首,提氣發聲道,“施主修為精深,貧僧自知并非對手,但我佛慈悲,今日老僧便是粉身碎骨,也定然不會后退半分,讓山民遭受毒手……”

    此言一出,唐風仰天大笑,老和尚果然是老和尚,果不其然,山上數萬的毒販子們一聽這話,又是全部跪倒,大聲呼喊著什么,想都不用多想,肯定是老和尚這番大義凜然的話語感動了他們。

    唐風暗道,“老禿驢真是恬不知恥……”

    隨即冷哼一聲,“任你今天說的天花亂墜,我也得取了朗貢性命,你要是不讓開,執意阻攔,我連你一塊收拾。”

    花斑和尚微微點頭,“看來施主執意要動殺念,那貧僧只能出手接招了……”

    “好!”

    唐風答應了一聲之后,只見老和尚身體驟然凌空,盤坐于空中,雙掌合十,口中念念有詞,像是在做法。

    與此同時他周身并無氣息散發而出,想來是因為佛家不煉氣的緣故。

    但此時絕對不能掉以輕心,唐風全身貫注,看著老和尚念經。

    不多時,天空中果然出現變化,之前還烏云密布的天空之中忽然刮起大風,吹的飛沙走石直入人眼,而烏云同樣被吹的快速褪去。

    不消片刻,烏云盡消,天空中萬里無云,陽光重新撒向地面。

    與此同時,西方天空之中居然緩緩的出現金光,這金光逐漸的開始加深,有些晃人眼睛。

    幾秒鐘的功夫,金光萬丈,一尊金身巨型佛像出現在天空!

    這佛像身長十丈有余,通體金光,雙眼微閉,盤坐于蓮花寶座之上。

    老撾人信佛,這尊佛像一出現,連朗貢都跪倒在地,連連跪拜。

    “佛法無邊,今日,就讓我佛度施主鏟除心魔……”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