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八章 被困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八章 被困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度你妹!”

    唐風也不在乎話好聽與否,直接就高聲罵了出來,隨即全神貫注,看著西邊天際的那一尊金身巨型佛像。

    “南無阿彌陀佛,佛法無邊,施主放下屠刀,善莫大……”

    “我放你妹!”

    唐風罵完,腳下連踏兩步,身體拔高,與此同時在空中雙臂一揮,地上的沙子石子全部離地,而后聚集到一處。

    接著大臂一揮,砂石瞬間如槍膛之中射出的子彈,盡飛花斑和尚而去!

    霎時間,花斑和尚只見面前鋪天蓋地的砂石沖自己而來,但老成持重的他似乎并不擔心,也不懼怕,雙掌合十,高頌佛號。

    “南無阿彌陀佛……”

    西邊天空中巨佛金光乍泄,那些被唐風靈氣催動而起的砂石被那金光一照,一時間全都失去了動能,重新落回地面。

    唐風也跟著落回地面,皺眉看向西邊巨佛。

    巨佛雙掌合十,面露溫和,一種悲天憫人,普度眾生的模樣。

    “施主懸崖勒馬回頭是岸,貧僧答應絕不讓人為難于你,世間萬物皆有靈性,自相殘殺本就不該,施主三思……”

    “三思個屁!”

    三百年了,唐風的性格還是依舊,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一個人的性格很多時候從小的時候形成就不會再改變,能改變的,也就不叫本性了。

    罵完,花斑和尚依舊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若是在旁人看來,一定會覺得這就是大德高僧,被人罵成這樣還是大度寬容,簡直品德不要再高尚。

    “阿彌陀佛,施主心中戾氣縱橫,早已失了本心,那是心魔作祟,快隨老僧去吧……”

    簡直比唐僧還啰嗦,唐風暗罵了一聲,心中隱隱覺得要想擊殺這個花斑和尚,就必須先得破掉他的這種幻術,那尊佛像他看了很久,一定不會是實體,不是真的佛,只不過是這老禿驢用來唬人的罷了。

    心念至此,唐風提氣凌空,飛掠不遠之后到了那尊巨佛身前,通體的金光有些晃眼,仔細打量一番,心中不免對花斑和尚的修為有了判斷。

    心念已至,唐風快速自空中用靈氣書寫符咒,而后念誦真言,不多時之后,天空中萬里無云卻驚雷一道,泛著藍光的閃電自空中瞬間擊下,正中那尊金身佛像!

    本以為這幻想會因為雷擊而消散,但兩擊過后,佛像紋絲不動,絲毫沒有要消散的意思。

    一拍大腿,不對,這佛像也并非是邪物,雷電對它沒用!

    正在唐風猶豫的剎那之間,那尊佛像似乎活過來了一般,淺笑睜眼,本來雙手合十,此時左手突然伸出,驟然之間向唐風抓了過去!

    巨型佛像身長十丈有余,一只手臂十幾米長,手指都比唐風的個子高。

    眼見大事不妙,在空中的唐風斂氣落地,那佛像如同有神識一般,微微一轉方向,轉瞬之間便到了唐風身下,轉而向上猛抬!

    唐風身形在這巨型佛像面前顯得太過于渺小了,人在空中雖然可以飛掠,但速度卻無論如何比不過這塔吊臂一樣的胳膊,未曾再度拔高,身體眨眼間便給佛手給抓住!

    周身傳來束縛感,唐風釋放靈氣,想要脫身,但試了幾下根本沒有絲毫用處。

    反倒引得佛手加重了力道,捏的唐風周身劇痛無比。

    心中暗道一聲不妙,小時候看西游記,孫猴子就是被如來佛這樣制伏的,難不成今天自己也得重蹈孫大圣覆轍?

    不行,如來佛好歹是善良的,這花斑和尚虛偽至極,一旦自己服軟,天知道會有什么后果。

    正在思索之時,花斑和尚嘴唇微動,身體緩慢拔高,引得山間信眾又是跪倒磕頭,高頌佛號。

    和尚到了和唐風差不多的高度,單手為掌,放置胸前,“阿彌陀佛,施主可曾有悔意?”

    “佛家慈悲為懷,只要施主收起殺念,老僧便放施主回鄉。”

    唐風被捏的身體像要爆炸,但歷經多少磨難的唐風仰天大笑一聲。

    “老禿驢,你以為這樣困的住我?”

    花斑和尚微笑頷首,“施主還是戾氣縱橫,殺念未消,貧僧只有用懲戒之法讓施主凈心了……”

    說完的同時,那佛像如同得到了授意,另一只佛手猛地往唐風頭頂而來。

    唐風抬頭一看,這大肉掌子要按在自己頭上,后果不堪設想。

    與此同時周身猛地發力,調御氣海靈氣于左右雙手,瞬間往兩邊一撐!

    佛手未曾料到唐風突然發力,一瞬之間猝不及防的松了一下,唐風身體雖然不至于全部從佛手中逃脫而出,但好在一只右手抓住機會伸到了外面。

    花斑和尚見唐風掙脫好幾次都未能脫逃,心中早已經大定,眼見唐風一只手伸出來,并沒有放在心上。

    唐風默念真言,右手之中利劍再現,他鼓足了力氣,舉劍就刺!

    佛手被唐風精純之氣所化的利劍刺穿,瞬間失力,唐風身體重獲自由,不敢懈怠,猛然之間提氣凌空。

    花斑和尚有恃無恐,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中,這讓唐風很是不爽,心中知道,想除掉這塊絆腳石,必須先破掉他這個金身巨佛的神通才可以繼續下一步。

    但與此同時一個問題出現了,這尊巨佛不知來頭,也不知究竟是幻化的還是實體,有哪些本領自己也不知道,對付起來確實是棘手。

    “阿彌陀佛,施主身手不錯,然佛法無邊,望你回頭是岸……”

    花瓣和尚又在那里說教,裝十三,簡直煩到了極點,心中不由得暗罵一聲。

    突然之間,身在空中的唐風看到遠處山間小鎮上有一個女人一邊提著褲子一邊從廁所走出來,心中頓生一計!

    既然這佛像是并非是邪物,那么定然是佛教之中的一種神通,最有可能就是某位佛爺的神識所化,這個自己師父之前也說過這種本領。

    但這種東西別的不怕,最怕污穢之物,這里有人居住,找到污穢之物還不容易?

    看著山間的公共廁所,唐風暗笑一聲,提氣快速掠向山間。距離不遠的時候,唐風調御靈氣,直接將公共廁所后面糞池里的一池子湯湯水水全部引到空中,在靈氣的助力之下,成為一道“屎柱”往那巨佛身上射去!

    花斑和尚見狀神色終于變了,心中驚呼一聲不妙,閃身上前想要攔住這道“屎柱”,但早已為時已晚,他剛想施法,被唐風一掌擊退,根本沒機會下手阻攔。

    眼見這穢物就要灑在巨佛身上,花斑和尚心中震怒也大驚,無奈之下只得閃身上前用身體阻擋,因為他知道這污穢之物一旦灑在佛像身上,神通便會消散!

    可惜的是,人總不能跟屎斗,花斑和尚只擋了這一下,便被噴的一身全是穢物,焦急之下張著嘴,連嘴里似乎都進去了一些。

    人在空中被惡臭熏的心神不穩,不穩之下神通暫失,花斑和尚怪叫一聲自高空落下,好在他修為精深,半空中時便止住了跌落之勢,沒被摔成肉泥。

    而那巨型佛像就遭殃了,一池子的穢物幾乎全部被灑在了身上,只見金光逐漸暗淡,任憑花斑和尚如何施法也無濟于事。

    滅掉金身巨佛,唐風長吁了一口氣,平穩落于地面,遠處站著一聲穢物的老和尚。

    唐風捂著鼻子往后退了兩步,“老禿驢,剛才你那一撲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啊,我都感動,你要不成佛我都替你冤得慌!”

    花斑和尚臉上都是星星點點的穢物,有黃的有黑的,身上穿著的袈裟直接被糊的滿滿當當,一塊干凈地方都沒有。

    花瓣和尚此時可沒有之前的笑臉了,瞪著唐風,雙手都被弄臟,放都沒地方放,想要合十念誦佛號,嘴唇動了一下,還是收住了。

    “施主這是存心逼老僧出手了?”

    唐風笑了笑,“你錯了,是你攔著我的路了,你逼我的才對。”

    “既然施主存在逼老僧犯那殺戒,老僧無奈,也只能先出手除惡,再向佛祖請罪了!”

    “裝什么大尾巴狼,演什么清高,你我都是修行之人,但你口口聲聲阿彌陀佛我佛慈悲,但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心里比誰都清楚明白,道貌岸然到簡直是令人作嘔!”

    “今日如果不除掉你這種假仁假義的偽君子,假好人,我唐風絕不回鄉!”

    花斑和尚終于被激怒了,猛地一跺腳,眉頭倒擰成一股繩。

    “無禮鼠輩!”

    “辱我佛門,欺我太甚!”

    唐風氣勢絲毫不減,“老禿驢,終于不裝清高了?哈哈,你演技都能當影帝了,廢話別多說,有什么本事全使出來,我好讓你死個明明白白!”

    花斑和尚脫去外面的袈裟,惡狠狠的看著唐風,輕蔑的笑了一聲,下身盤腿而坐,合掌誦經。

    隨著花斑和尚的誦經聲越來越大,唐風感受到了異常。

    四面八方開始無端起風,天色沒有云朵的遮擋正是中午時分卻開始逐漸昏暗下來。

    唐風皺眉打量,花斑和尚口念梵文,但唐風聽懂了一句。

    “八部天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