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章 神秘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章 神秘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似乎要把山河震碎,長空撕破。

    腳底的砂石被強烈的聲波震得不斷跳躍,山間樹葉都在沙沙作響,溪水泛起漣漪,加快了流動的速度……

    蟒神的嘶吼震的朗貢差點從別墅頂上掉下去,周圍的人趕忙回屋,捂著耳朵睜大眼睛看著空中。

    六丁六甲巋然不動,大敵當前仍舊不顯慌亂,王文卿看到蟒神自地下凌空之后,微微抬手,示意自己同伴布陣應敵。

    十二人頓時分散開來,按照陣法各自站定,手中神兵緊握,蓄勢待發。

    八部天龍其余七部也不等待,盡數凌空向那十二人奔去。

    街頭小混子都知道大群架一個個上那是不行的,兵家大忌嘛,挨個上那就是送死,被人各個擊破,唯有一起上,猛勁兒使出來,勝算才大。

    一瞬間的功夫,頭頂空中陣勢激烈,兩方人打了起來。

    六丁六甲人數占優,比對面多了四個人,這樣一來他們便可以抽出二人對付比較霸道的帝釋天。蟒神。阿修羅以及天龍。

    唐風和花斑和尚站在原地,仰脖看著空中。。

    八部天龍是他花斑和尚最后的家底兒,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但六丁六甲對于唐風來說,卻不是最后的家底兒。

    唐風是仙人,六丁六甲是神,所謂的神仙其實并不是一類,神是道家主神分封下去的職位,就和人家的皇帝敕封大臣一樣。

    有的神在被敕封以前就是仙人,這些在天庭仙界中有不少,但總體數量不多,例如二郎神楊戩,李靖父子等等,這些遠古上神地位尊崇,晉升神位以前就是仙人之體,法力無邊。

    除去這些本來就是仙人被敕封為神的,其余神位上的神生前只是凡人,死后被上天敕封神位,擁有了上天賜予的法力,行使一定的職權。

    但這種神修為一般,六丁六甲就屬于生前是人,死后被敕封為神的那一種。

    因此法力并不算高強。

    即便是失敗,唐風還有機會召請更霸道的仙家下凡御敵,只要自身靈氣充沛,不做傷天害理的事,都是可以的。

    天空中神光頻現,兩方人打的天昏地暗,期間更是有蟒神等巨獸的吼叫,更是顯得戰斗慘烈。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空中不斷有巨獸的鱗片落下,花斑和尚的臉越來越難看。

    直到傍晚時分,六丁六甲撒下天羅地網,將乾闥婆少女與矮胖侏儒夜叉擒住之后,戰斗的局勢開始發生不可逆轉的一邊倒態勢。

    花斑和尚心中知道,這八部天龍只是其真身的一部分神識加上自己的神通幻化出的實體,而并非是八部護法神的真身,唐風召請的也不過是六丁六甲天神的一部分神識加自身靈氣幻化成的實體。

    兩方都是如此,至于誰能贏,其實最終看的還是自己和唐風誰的修為更高。

    看著對面唐風面不改色,花斑和尚悲從心頭起,看著乾闥婆和夜叉被擒,也不再上前施救。

    隨后,蟒神被四位天神合力斬殺,瞬間化為一道氣息消失在天地之間,花斑和尚站立在原地,一個踉蹌。

    嘴角有鮮血滲出,但他愣是忍住沒吐出來,佯裝鎮定。

    唐風看在眼里,不禁冷笑了一聲,這老和尚虛偽的功夫無比能比,裝的是比誰都像。

    當帝釋天再度被六人合圍斬殺之后,花瓣和尚再也忍受不住,氣息的反噬,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大勢已去。

    這是老和尚內心最真切的感覺。

    而下面打的熱鬧,眾人回到屋里看打斗,誰都沒有注意到,一個身法矯健的女子悄聲進了鎮子,快步往朗貢所在的別墅沖去!

    ……

    當天色的完全黑下來,一輪明月高懸天際之時,戰斗結束了。

    八部天龍盡數被擊殺,化作氣息消散在空中,唯一的一縷神識重回西天法地,花斑和尚頹唐跪倒,向西方天際連磕三頭。

    “阿彌陀佛,我佛門弟子終歸不擅打斗,我輸了。”

    唐風也不理這老和尚可笑的話,冷哼一聲,“你老糊涂了,我送你去西天見佛祖,跟他好好學法去吧。”

    花斑和尚聞言也不再走動,隨即盤腿坐了下來,掏出懷中手帕將嘴角血跡擦干,而后深吸一口氣。

    “我死尚不足惜,只可憐了山間數萬之眾,均會慘遭毒手,可悲可憐……”

    到了這個時候這老和尚仍舊一副大德高僧的悲天憫人之心,輸了還要把自己放在道德至高點上,將唐風踩一腳。

    怒極反笑,唐風仰天笑了許久,猛地揮手,一道凌冽之氣擊穿了老和尚的胸膛。

    登時斃命!

    擊殺花斑和尚之后,唐風抬頭向天。

    “多謝諸位,戰事已畢,請回吧。”

    隨后撤回靈氣,六丁六甲神拱手示意,神識化作一道氣息,直入天際。

    四下曠野安靜了下來,但山腰的小鎮炸了鍋,人們看連大德高僧都不能阻擋唐風上山的步伐,那他們還有誰能依靠呢?

    那人就像是一尊死神,人有誰是不怕死的呢?

    而別墅里,朗貢看著身前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韓果兒,玩味的笑著。

    “來殺我的?”

    “可惜啊,太可惜了,你們這樣愚蠢,也能殺得了我?”

    韓果兒“呸”的一口吐出帶血的口水,恨恨說道,“唐風馬上就來了,到時候,你們這些毒梟,全都得死!”

    朗貢聞言就笑了,干瘦的,布滿皺紋的臉上慘慘的笑著。

    “美女啊,你真以為唐風殺得了我?你以為,就憑他一個人,就能力挽狂瀾?你以為,他是一個重生回來的仙尊大弟子就能倒轉乾坤?”

    韓果兒聽得云里霧里,張口結舌,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唐風是重生回來的。他是仙尊大弟子?

    這都是什么,自己怎么想活在夢里的感覺異樣。

    難道唐風說他不是人,是仙人不成?

    似乎這樣想來并不合理,但聯想到他種種表現,卻似乎只有這個解釋和身份才是符合的。

    腦子有些亂,韓果兒趴在地上,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朗貢見自己說的話起到了作用,吹了口氣,悠悠說道,“可惜的是,何二東告訴你們的沒有錯,但是他錯就錯在,他以為他自己知道我朗貢所有的秘密。”

    韓果兒猛地抬起了頭,“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他知道的,都是我想讓他知道的,真正的秘密,你等會就看到了,我會讓你親眼看著唐風是如何死的……”

    “哈哈哈!”

    突然之間,韓果兒有點慌了,看朗貢這個狀態,似乎并不像是說大話,難道他真的還藏有什么秘密武器沒拿出來?

    那這樣一來唐風不是就危險了嗎?

    慌。

    心跳加速。

    韓果兒不禁渾身發軟發麻,不敢去想接下來的事。

    隨后朗貢一抬手,手下將韓果兒的嘴堵上,拉著就上到了別墅頂層。

    她躺在別墅頂層的地面上,看著唐風一步一步往山上走來,步履矯健,絲毫沒有意識到其它什么。

    山間小鎮不知何時安靜了下來,這種詭異的安靜讓唐風有些意外,這些人看到花斑和尚被殺應該感到害怕恐懼才對,為什么反倒異常的平靜。

    心中不禁產生一些其它的想法,但隨即被自己打消。

    何二東說過朗貢只有這三張王牌,現在三人盡數被自己除掉,他還有什么能攔住自己的?

    兩代人的仇恨,在今天算是能劃上圓滿的句號了。

    別墅盯上的韓果兒看著唐風距離自己越來越近,聲嘶力竭的喊著,但無奈嘴巴被膠帶粘著,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

    心愈發的沉重,韓果兒開始后悔,為什么自己不能幫唐風一把?都怪自己沒有能力。

    山間小路都被硬化成了瀝青路,道路兩旁載著貴重的梧桐樹,這種樹在當地是沒有的,很明顯是朗貢花大價錢從外面運過來栽上的。

    晚間的山路上,微風拂面,竟然有一絲涼爽的感覺,道路兩邊是泛黃掉落的樹葉,被風一吹,到了路中間。

    轉過一道彎,面前是幾十米的上坡路。

    抬步往上走著,唐風心中并不著急,走的也不快。

    不知何時,路的盡頭出出現了一道黑影,他默默的站在路盡頭,似乎早就知道會有人在這里經過,專程在等一樣。

    唐風抬頭,終于看到了那道黑影。

    很明顯,是個人,背對著自己,一身黑衣服,不知長相。

    目光落在這道黑影身上的瞬間,唐風心猛地跳了兩下。

    他站住了,心中隱隱覺得,這島背影,似乎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好像自己在那里見過一樣。很熟悉。

    很熟悉。

    唐風心中生疑,緩緩的往前走著,腦海之中不斷在尋找這個背影的主人,但有印象,卻怎么都想不起來。

    山上的風越來越大,月光似乎愈發清冷,灑在地面上,多少有些慘淡的感覺。

    樓頂別墅上的韓果兒還在掙扎著,想要讓唐風做好準備,她做軍人多年,感受得到殺氣。

    沒有任何前兆,身前路盡頭的黑影緩慢的轉過了身,路燈打在他臉上。

    “師弟,好久不見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