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一章 故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一章 故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黑影說話的同時轉過了身,月光路燈下,他的臉龐輪廓被照的很說清晰。

    看到這張臉的瞬間,唐風楞了。

    這個人他認識。

    準確的來說,還很熟悉。

    曾圖南!

    他的師兄!

    路盡頭的男子身形逐漸清晰起來,一張方形臉,瘦俏硬朗,身高在185左右,高達威猛,有著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場。

    “風師弟,很意外啊?”

    他說的沒錯,唐風確實很意外,曾圖南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他是自己的師兄,只不過不是一個師父,他的師父是天青仙人,和自己師父是同門師兄弟,因為這層關系,二人在仙界見過很多次,也算上真正的老熟人了。

    不過這個曾圖南秉性不良,不僅僅自己師父對自己說過少和此人接觸,自己也發現這個人欺上瞞下,連自己師父都騙,而且居心叵測,為了提高修為,什么齷齪之事都干的出來。

    時過境遷,二人上次見面,已經上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唐風冷淡的瞥了曾圖南一眼。

    “你怎么會在這里?”

    曾圖南聞言擺擺手,“風師弟這話問的好笑,你都能在這里,我為什么就不能在這里呢?”

    “風師弟別忘了,這片熱土,曾經也是我的故鄉啊!”

    說完曾圖南就笑了,唐風深吸了口氣,不屑的哼了出來,曾圖南確實曾經也是凡人,只不過他和唐風并不生在一個時代,他是在國內的宋朝時期就進入仙界修煉的,比自己早了千年。

    心中知道這個人心術不正,也懶得和他多費口舌,唐風往前走著,冷聲問道,“曾圖南,你回來究竟想做什么?我可不覺得你是閑著沒事回來玩的,仙界不是菜市場,不是你想去就去,想走就走的!”

    曾圖南伸起自己的右手,細心的看著自己的指甲,無所謂似的道,“風師弟真想知道?”

    唐風厭惡的一笑,“廢話真多!”

    曾圖南猛地抬起頭,眼神之中寒氣縱橫,但隨后哈哈一笑,“風師弟果然還是當年的模樣,脾氣一點都沒變。”

    “重生之法又不只是風師弟會,我是你師兄。你都能重生,我又為什么不能呢?”

    曾圖南笑著,顯得狂妄而霸道,絲毫不把唐風放在眼中的樣子。

    唐風臉色有些僵住了,重生回來之時,自己以為這世上只有自己一個仙人,但沒想到,這么快就遇到了曾圖南。

    但至于曾圖南為什么會回來,他其實并不了解。

    曾圖南往前走了兩步,身上一襲黑袍在月色之下顯得有些詭異可怖,忽然,唐風自他的腰間看到了一枚玉佩!

    看到這枚玉佩的瞬間,唐風心里就是一震!

    昆侖魚狀的白玉佩,這種形狀的玉佩只有在南宋中期才興起,而據自己所知,曾圖南是北宋時期邊梁城人,他的身上怎么會出現南宋時期的飾品?

    這里面一定有蹊蹺!

    唐風心中緩緩升起一股子不好的感覺來,這個曾圖南身上藏了太多秘密了。

    自己到目前現在為止,連曾圖南為什么在這里都不清楚。

    眼見這人久久沒有說出什么有用的話,唐風卻也沒有和他敘舊的想法,這個人不適合做朋友,他們也早就不是朋友了。

    繞開另一條路往前走,曾圖南的聲音從側面傳來。

    “風師弟不跟師兄多聊幾句,這是想去做什么?”

    “殺人。”

    唐風頭也不回的往前走著,順口回了一句。

    曾圖南閃身擋在了唐風身前,“風師弟,你我多年不見,今日有幸在這山中遇到,找一處幽靜之地咱們師兄弟二人喝幾杯清酒怎樣?”

    唐風冷哼一聲,“不用了,沒那個閑情逸致。”

    說完剛要走,曾圖南再度道,“殺人之事我勸風師弟一句,還是不要做的好,就當是給師兄我一個面子,如何?”

    “不如何!”

    唐風轉身就走。

    突然,身后一股凜冽霸道的聲音冷冷傳來,“我要是執意不讓你殺呢!”

    唐風站住了腳步,他也早就想到了,曾圖南出現在這里,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現在看來,他的目的還是在保護朗貢。

    回轉身,“曾圖南,你不會也做了朗貢這個毒梟的走狗了吧?”

    “為他看門護院?”

    此話一出,曾圖南仰天大笑,“哈哈,笑話,風師弟好大的笑話,我堂堂仙尊之徒,天外散仙,為他一個凡人做下手,焉有此種道理?”

    “那你為什么攔我殺他。”

    曾圖南抬手,一枚樹葉落在手中,“因為,他是我的手下……”

    唐風腦袋“轟”的一聲,不禁眉頭大皺,朗貢集團神秘至極,能在短短幾年時間內做大做強,有了現在這樣的規模,一般人如何做的到?

    所有人都以為朗貢集團背后的老大就是朗貢,誰也沒有想到,背后真正的老板,另有其人!

    唐風拳頭捏緊,“曾圖南,你這話當真?”

    “自然千真萬確。”

    深吸了口氣,唐風低聲冷笑,“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告訴你,朗貢跟我是仇人,今天,我要搗毀這個制毒的天堂,殺掉朗貢,以除后患。”

    增圖南就笑了,“風師弟真是義薄云天,當真是俠肝義膽,以天下為己任吶!”

    “可惜的是,朗貢你今天殺不了,這個小鎮你今天也毀不了。”

    唐風抬手,“你這是和我作對的意思?”

    曾圖南背著手,望著山下的曠野,許久之后緩緩轉身,臉色冷淡。

    “是有如何?”

    “唐風,我念在昔日的情分上不愿難為你,今日你若是就此離去,我曾圖南便饒你一命,你潛心修行,日后干什么都可以,但是你要冥頑不靈,非要與我作對殺我的人,那就別怪我手辣!”

    氣氛瞬間冷了下來,周圍的空氣中似乎都彌漫著一股子殺氣,周圍樹上的飛鳥不顧天色黑暗,撲棱著翅膀飛走了……

    “曾圖南,我師父早就說你品行不正,心術銀邪,并非是能得大道之人,今日你袒護惡人,在人間為非作歹,你以為我唐風是軟柿子不成!”

    曾圖南再度哈哈大笑,“風師弟,你還沒資格這么跟我說話!”

    “即便是在仙界,你也比我晚修行了千年之久,雖說各家仙人都說你天資卓絕,但那又如何?你重生人間,至今也不過是天玄修為,初登仙人之境而已,單單憑這點能力,你拿什么和我作對!”

    唐風冷喝,“憑得就是這天地之間的正氣!”

    “曾圖南,我終于看清了,這偌大的販毒集團背后,恐怕就是有你在作祟吧?說,你究竟安的什么心!”

    剛才還一輪圓月,此時不知道從哪里飄來一大片烏云,將明月擋住。

    周圍昏暗下來。

    曾圖南咬緊了牙關,從嘴里恨恨的擠出一句,“唐風,你這是找死!”

    話說到了這個地步,也就沒有再繼續說下去的必要了,所謂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唐風催動氣海靈氣,爆喝一聲,身體如離弦之箭一般往前竄去!

    速度之快帶起“呼呼”風聲,往前急沖的同時手中利劍化成,待到近前,唐風抬手便刺!

    曾圖南不是等閑之輩,眼見利劍刺來,腳下微移,便閃身躲過這一刺。

    唐風但見一刺不成,反手往左側揮動,改刺為橫掃!

    曾圖南并不驚慌,抬腳輕踏地面,身體輕盈往后撤去,再次躲過唐風攻勢。

    “風師弟,對我下如此殺手,今日若不給你些顏色瞧瞧,你當真以為我是跟你逗樂子?”

    話畢,拂袖一揮,霸道的靈氣瞬間化成萬千冰錐一般的利器,飛速射來!

    只此一招,唐風心中暗道不好,曾圖南的修為如今似乎還在自己之上,今天遇上他,看來是不好對付了。

    不敢懈怠,唐風將利劍扔出,自身前施法使其飛速轉動,擋住了這萬千利器的沖射!

    曾圖南倒也并不感覺意外,抬手一握,一柄鋼槍出現在手中。

    “唐風受死!”

    轉瞬間,曾圖南驟然發難,將手中的鋼槍直刺唐風而去,劍槍雖然都是靈氣幻化,但碰撞的瞬間仍舊迸濺出火花,在黑夜之間尤其顯得刺眼。

    眨眼間的功夫,二人交手數十次,招招都是沖著要對方性命而去。

    曾圖南手持鋼槍,兵刃長度太長,施展起來自然比不上唐風劍刃靈活,接連被刺砍揮逼的后退不止。

    但他修為精深,震怒不已的同時抬槍猛揮唐風腰腹,眼見不妙的唐風抬劍準備迎擋,但無奈自己修為的確不如曾圖南,靈氣幻化的劍刃這一次擋不住暴虐的鋼槍,接觸的瞬間消散成氣息!

    而槍身氣勢不減,直接掃在唐風腰身之上,將他直接掃的飛將出去,落在幾十米外的樹杈之上,而后接著重重落在地上,摔的周圍塵土都被震起。

    曾圖南眼見一擊得手,冷笑一聲收起了鋼槍,大踏步往唐風身前走去。

    “風師弟,我好歹是你師兄,你的修為又怎會是我的對手?”

    “跟我作對,簡直是不自量力,蚍蜉撼樹!”

    唐風怒不可遏,,猛拍地面,身體驟然離地,而后雙掌齊出,氣海之中靈氣盡數灌出,一條淡白色的小龍自手臂竄出,龍吟之聲傳來,向曾圖南沖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