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四章 可憐的姑娘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四章 可憐的姑娘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男子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隨即扭頭對身邊的人說道,“呂文書,咱國家是有個江南省吧?”

    濃重的鄉音,一說話自口鼻噴出煙霧。

    他身后一個穿著有些寒酸的男子點點頭,“村長,有,咱國家有江南省。”

    被叫村長的中山裝男子再度點頭,接著笑瞇瞇的看著唐風。

    “小伙子,怎么受的傷啊?”

    唐風在心里思量這人的真實用意是什么,他看著可不像是關心自己來的。

    “去旅游,登山過程中失足,跌下來了,被水沖到了這里。”

    村長微微皺了皺眉,身邊的文書趕忙給他解釋,失足就是腳不小心沒踏穩,村長這才猛烈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哎呀,你們這些城里人,就是愛旅游,這荒山野嶺的,有啥可看的嗎?”

    “對了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冷風。”

    唐風沒說真話,因為他看到墻角出的女子在向自己微微搖頭。

    村長接著問了幾個問題,拍著胸脯給唐風說讓他先養傷,等差不多了,叫家人來接,他們負責將唐風送到縣城。

    幾人出門走了,屋子里重新安靜下來,女子張望幾眼,看自家婆婆在大門口和村長說著什么,顧不上看自己,連忙跑到唐風身邊。

    “他們不是好人,你千萬不能跟他們說真話。”

    “以后肯定還會來!”

    唐風頓了頓,猛地轉頭看向女子,低聲說了句。

    “你不是這村子的人。”

    女子一愣,眼中不知因何出現點滴淚水,趴在床邊的她距離唐風如此之近,唐風看的真切,這女子遠看皮膚有些泛黃,但仔細一看,她的臉原來根本沒有洗干凈。

    因為她脖子下面的胸口處此時因為趴在床邊的緣故露出來一點,白皙嬌嫩,和臉上完全是兩種膚色。

    而且再看五官,精致典雅,結合上她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唐風的猜測愈發濃重,因此開口說道。

    女子楞神片刻,抬手拭去眼角的水珠,“不,我就是這里長大的。”

    說完,起身推門出去了。

    總覺得哪里不對,這個女子身上似乎有什么秘密,但她好像并不愿給自己多說什么,有意躲閃的樣子。

    這反倒勾起了唐風的好奇心,他越發想知道,這個女子身后隱藏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傍晚時分,女子再度進來,手中端著一碗粥,喂唐風吃完,又拿出一大碗似乎是草藥磨成的藥膏,開始給唐風換藥。

    老年婦女不時進來查看,二人也沒有什么機會再說話。

    “你失血嚴重,多處骨折,這些草藥不一定能治好,明天我去村長說說,讓他派人拿手機給你用,你給家里人打個電話,接你走。”

    唐風嗯了一聲,想再問什么,女子眼神往門口一瞟,沖唐風搖了搖頭。

    收拾東西出門的時候,她轉身指了指床邊的一條墻壁裂縫,而后便出去了。

    沒懂什么意思,唐風繼續睡覺,失血過多的后遺癥就是瞌睡多,腦子反應速度不如以前,醒來沒一會兒便覺得瞌睡。

    不知睡了多久,床邊傳來“沙沙”的聲響,唐風迷糊的睜開眼睛,一張泛黃的小學生作業本紙掉在自己手邊,一看,是從墻壁縫隙處塞過來的。

    揉揉眼睛,唐風拿起紙片。

    上面寫著幾行字,字跡娟秀,靈動飄逸,看著很舒服。

    “這里的事你不要多問,安心養傷,明天如果村長借你手機,你聯系家人,盡快離開這里,永遠不要再回來。”

    唐風一懵,隨即看看周圍,床邊枕頭旁,有半截鉛筆,應該是女子專門留給自己的。

    拿起鉛筆,唐風想了想,寫道,“為什么?”

    將紙片從縫隙塞回去,等了一會兒,紙片又傳了過來。

    “你別問,知道的越少,你越安全,這個村子沒有一個好人。”

    這個村子沒有一個好人。

    最后一句話讓唐風好奇心更加強烈,他試著想了想,該不該將自己的猜測說出來?

    思索了片刻,唐風拿筆,寫下,“你不是這個村子的人,應該是被拐賣來的吧?”

    紙條塞回去,女子接過,很久沒有再傳回,唐風等到凌晨,見沒有傳回,昏昏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唐風醒來,女子照例給自己擦臉喂飯,神色并沒有什么異常,只不過眼圈有些發紅,似乎昨晚并沒有睡好。

    “我這就去找村長,給你借手機。”

    說完,端著碗筷出了房間。

    過了一個多小時,女子沉著臉回來,告訴唐風,村長說過幾天會親自來看你,到時候會讓你打電話。

    唐風說沒事,不著急,然后叫住轉身要走的女子。

    “你救了我,我很感謝。”

    女子轉頭微微一笑,出門去了。

    ……

    中午時分,屋外傳來老年婦女的呵斥聲。

    “晚上你表哥過來,你跟他好好睡,我們呂家不能絕后!”

    唐風眉頭大皺,又聽到女子低沉的一句。

    “不可能!”

    老年婦女爆喝,尖利的聲音似乎能刺穿人的耳膜。

    “不肯?我們花五萬塊買你個克夫的貨,克死了我兒子,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你以為那錢我們白花的?不肯?不肯腿給你打斷!”

    “二炮家婆娘現在還在豬圈里關著,你要不聽話,我讓你跟母豬一起過活!”

    隨后,傳來女子輕聲的抽泣聲。

    唐風聽到這些話,心中已經明白,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這女孩應當就是被拐賣到這里給老光棍做媳婦的,可一來老光棍死了,這家人沒有留下后,逼著女孩和光棍的表兄弟睡,給他們家留下后。

    唐風怒了,這些愚昧的爛人,面對一個活生生的人,居然做的出來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簡直天理難容!

    他這時候也才明白,為什么女子不愿意給他多說什么。

    這種拐賣婦女的人家所處的村子一般都偏僻落后,有這一家肯定就還有很多家,很容易會形成風氣。

    村子里肯定敵視外來的人,因為他們媳婦買來這個秘密給外人知道就會平添許多麻煩,一旦露餡,大家一起跟著遭殃,所以外人如果知道這些秘密,很難活著走出去。

    她這是在救自己!

    唐風不由得苦笑一聲,雖然現在的自己身負重傷,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真遇到些什么事,還真不虛他們。

    ……

    傍晚時分,女子給自己送飯,臉上一個清晰的巴掌印,像是被打了一耳光。

    她眼珠通紅,情緒很是低落。

    飯還沒吃完,院子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二媽,我來了。”

    聽到這個聲音,女子手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唐風看在眼里,伸手握住了她發抖的手腕,用眼神告訴她,不要怕。

    “等會他要非禮你的時候,你就大喊,記住了嗎?”

    女子驚恐萬分,眼神中滿是慌亂,沒說話,急匆匆出了屋子。

    “你哥來了,等會兒好好伺候,敢不聽話,我立馬叫你打斷你的腿!”

    與此同時,唐風活動筋骨,吃力的半坐起來,撤掉身下的床單,折成一塊長布條,纏在自己骨折的腿上,勒的很緊,肋骨也斷了幾根,不過這個不影響什么,只要不用力過猛,應該不會有二次傷害。

    一切準備就緒,唐風感知氣海,發現里面有了一絲靈氣,只不過少的可憐,幾乎等于沒有。

    沒多多久,隔壁傳來木門的撞擊聲,唐風艱難的從床上爬起,抓起一邊坐人的椅子當做單拐,撐著下了床。

    一開門,發現外面是一個客廳似的空間,不大,很破舊,正中擺著一張八仙桌。

    聲音是從自己房間隔壁傳來的,應該是女子的房間,唐風來不及多想,撐著椅子邁出了屋門。

    眼前是院子,四周長著雜草,連水泥地都沒雨,看著就是一個窮字!

    一轉身,隔壁房門前,老年婦女手持一把鐵鍬,氣勢洶洶的守著門。

    見唐風出來,老年婦女一驚,抬手喝道。

    “你想干啥!”

    “把人放出來。”

    唐風低聲,沉沉說道。

    老年婦女手中的鐵鍬揮舞了幾下,“你個不知來路的野男人,不回屋躺著,老娘把你好腿也打斷!”

    唐風嗤之以鼻,“你來試試!”

    老年婦女還真不是說說,這屋里給他呂家傳宗接代呢,要是被攪黃了,她別想在村子里抬得起頭來。

    于是怒不可遏的舉著鐵鍬就沖了過來!

    揮舞的鐵鍬不打別的地方,直接沖著唐風的傷腿砍了過去,唐風心中一凜,抬手將半空中的鐵鍬一把抓住。

    老年婦女使勁,但鐵鍬卻紋絲不動,像粘在了唐風手中一樣。

    眼神中流露出恐懼,唐風一甩手,老年婦女整個人四仰八叉躺在了身后的院子里,摔的半天沒緩過氣。

    不管他,唐風一瘸一拐的走到女子房門前,里面傳來男子焦急的聲音。

    “你就跟了我吧,我會讓你享福的!”

    “我弟弟命薄,沒命享用你,你只要跟我,我保證每天給三頓肉管飽!”

    一拳。

    門碎了。

    男子驚恐之下朝門口看來,一個手持著椅子,腿上綁著床單的男子站在門口。

    窮山惡水多刁民,這男子只是看了一眼,臉上便露出兇相。

    “死瘸子,滾遠點!”

    屋里的女子淚水滂沱,沖唐風連連搖頭,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只剩下貼身小內,白皙的皮膚露了出來,大片的雪白不由得讓唐風都驚嘆。

    收回眼神,唐風指著那男子。

    “滾。”

    “再不滾,我要你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