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五章 沖突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五章 沖突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男子看對面的唐風只不過是個受了傷的人,而且傷勢還很重,況且也沒什么武器,又聽說是個城里人,心中的膽氣不由得又重了幾分。

    “死瘸子,聽不懂人話是吧?敢耽誤老子的好事,你怕是活夠了!”

    “告訴你,在這大山溝里,死個外鄉人沒人會報警,識相的,關上門給老子滾出去!”

    男子半臉的絡腮胡,看著就不像是個好人。

    唐風緩緩的舉起了木椅子,右手猛然之間發力,椅子飛一般砸了過去!

    “咔嚓!”

    一聲脆響傳來,分不清是木頭斷裂的聲音還是骨頭斷裂的聲音,總之男子倒在了地上,捂著左肩膀哀嚎了起來。

    臉上的鮮血不斷往下流著,那是椅子角磕破了額頭,一條幾公分長的大口子。

    看他痛苦的樣子,應該是左肩膀骨頭斷了。

    女子同樣面無人色,看到男子倒下,左右為難,不知道該怎么辦。

    唐風看的出來,她這是怕,到現在還不敢站在唐風身后,一來是怕給自己惹禍,二來也是怕現在一旦跟唐風站在一條線上,萬一唐風出了意外,或者有天離開了,別人就會加倍的折磨她。

    輕嘆了口氣,唐風神色緩和下來,看向女子,“過來,回房間。”

    女子清澈的眼神中滿是驚恐,最后看了看唐風,這才點點頭,用撕扯爛掉的衣服遮住身體的隱私部位,走到了門邊。

    伸出頭一看,外面院子里,老婦女哎呦連天的躺著打滾,手邊還放著鐵鍬。

    “壞了,你打傷了她,村子里的人不會罷休的!”

    唐風微笑,搖搖頭,“不用擔心,我在,他們翻不了天。”

    女子說的沒錯,鄰居家看到老婦女被打倒在地,院子里還不時傳來男人的哀嚎聲,趕緊跑到村長家報信去了。

    果然,沒等多久,唐風在女子的攙扶下剛剛進屋里坐下,外面傳來喧鬧聲。

    女子聽到聲音大驚,趕忙起身趴到窗邊往外看,渾身的冷汗都下來了。

    只見村長兒子白大強領著一群手持鐵鍬斧頭的男性村民們氣勢洶洶的進了院子。

    唐風不了解這里的民風,但她在這里生活了近八年的時間,知道這里的民風,當真是窮山惡水多刁民!

    慌亂的轉身,“不好,村長兒子帶著人來了,你打傷了村民,又是外人,他們不會放過你的。”

    女子顯然內心滿是愧疚,因為唐風是為了救自己才惹上這一聲的麻煩的,一旦今天出現一點意外,她內心會一直愧疚不安。

    唐風見狀深吸了口氣,重新站了起來,女子見狀連忙過來攙扶。

    唐風按在女子的肩膀上,“出去,會會他們。”

    還沒往出走,院子里傳來了聲音。

    “大強啊,我可是救了那個野男人的啊,沒想到是個白眼狼,反過來就咬人啊,大家可得給我做主啊!”

    白大強是村長家的兒子,未來土皇位的繼承人,這樣的時候,更是需要他出面,也好增長自己在村子里的威信。

    白大強點點頭,讓人將老婦女拉到一邊,對著屋子里的唐風冷冷說道。

    “打人的給我出來!”

    話剛說完,唐風在女子的攙扶之下,站到了門邊。

    “去,給我搬張椅子。”

    女子已經被這陣勢嚇住了,楞了半秒鐘,奧了一聲,進門給唐風搬了張椅子。

    唐風落坐,整了整衣服,腰背挺直,坐著道,“打人的是我,這老婦女指使自家親戚侮辱這姑娘,我看不下去,出手制止,你們有什么意見?”

    人群中議論聲起來了,嘰嘰喳喳的,像是一群蒼蠅,白大強抬手。

    “小子,這家人救了你,你反過來傷人,還說的你有理,腦子從山上摔下來,摔傻了吧?”

    “敢打我們村的人,我看你是活膩了!”

    唐風面不改色,“人我已經打了,你想怎么樣。”

    白大強冷笑一聲,“你打了這家老主人,又打斷了人家侄子的肩膀,你說呢?”

    “實話告訴你,我們村里人都是有仇必報的人,今天你一個外人,敢跑到我們村里打人,那就是在我們頭上拉屎撒尿,這筆賬,非得算清楚不可!”

    唐風抬手,“好,要打,我奉陪。”

    這話一出,白大強沒臺階下了,他要想在村子里立足,做未來的村長,那就必須樹立威信,一個外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子挑釁自己,如果自己不上,不打出點彩來,估計這臉就算是丟盡了。

    于是乎他上下牙一咬,伸手接過旁邊人遞來的木棒,冷冷說道。

    “好啊,今天我就就替村子里的人主持這個公道!”

    唐風不由得冷笑,腦子轉的還挺快,知道出手之前把自己架的很高。

    白大強身高一米七五,但天生的水桶身材,長得那叫五大三粗,加上村長家的生活條件一直不錯,二十幾歲的年紀,更是壯的跟一頭小牛犢似的。

    他揮舞著木棍沖過來,目標直接就是唐風的那條傷腿。

    可惜的是,他舉起棍子,棍子下落的那一刻,唐風右腿抬起,猛地發力。

    “騰!”

    一聲悶響,白大強直接飛回了剛剛站立的地方,躺在了村民腳底下。

    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人群瞬間分成兩撥,一撥察看白大強的傷勢,另一撥看著唐風。

    “大家看啊,這個不知道身份的外人,根本不把我們的救命之恩放在眼里,大家一起上,砍死這個白眼狼!”

    唐風簡直嗤之以鼻,自己是這女子救的,跟你們有什么干系?

    吵鬧的時候,村長的身影出現了大門口,人們看到村長來,趕緊讓出了一條路。

    自己兒子被打,他想不出面都不行了。

    沒看自己兒子,村長干咳兩聲,站在了人群前,環視左右,很有威嚴的說道。

    “小伙子,你這是什么意思?”

    “你真以為我們農村人是好欺負的?”

    唐風淡淡一笑,“老村長,難聽的話我就不說了,這姑娘是這家人買來的吧?”

    這話一出來,周圍人的臉色都變了!

    這是他們心照不宣的秘密,唐風說出這話,很明顯成了眾人的公敵。

    身后的女子惴惴不安,拉了拉唐風的衣角。

    唐風沒理,盯著存在鐵青的臉,繼續道,“這些事我可以不管,你們做的事我也可以不過問,但這個姑娘救了我的命,我不允許她受到任何傷害。”

    村長臉部肌肉抽搐幾下,心中殺意頓生。

    “我們村子死的人多了,山后的亂葬崗子,可不少你一個坑兒!”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村子里殺的外來人多了。

    唐風擺擺手,“老村長,我知道你們想殺我,因為我知道了你們的秘密,但是,實話告訴你們,我從前是軍人,即便是你們一起上,恐怕也不是我的對手。”

    “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有兩條路,一就是咱們火拼,但你們的勝算不大,二就是,我給你們每家每戶五萬塊,受傷的這幾人,我會多給十萬。”

    提到錢字,場面氣氛變了,每家每戶五萬,這錢等于就是白撿的,這窮鄉僻壤的,五萬可能是大多數人兩三年的收入,著實不少了。

    村長此時也沉默了,他心里不斷的在盤算,究竟怎么做才是做好的選擇。

    人群再次喧鬧起來,唐風看著面前亂成一鍋粥的樣子和不少人臉上表現出的激動神色。

    心里知道,自己這個給錢的法子,起到作用了。

    身邊的女子一直緊張的注視著面前的一舉一動,心中沉寂多年想離開這里的想法重新冒了出來。

    仔細一算,自己被拐賣到這里,已經快八年了!

    眾人沒說出來個所以然,一邊被人攙扶著的老婦女跳了起來。

    “我不同意!”

    唐凡的目光也隨著聲音轉了過去,看是老婦人,深吸了口氣。

    “你們家的情況特殊,我給你二十萬,我走的時候,帶走這個姑娘。”

    “這筆賬算下來,你不虧。”

    老婦女明顯也是一愣,沒想到唐風這么大方,一時也語塞了。

    人群中立馬有人不愿意了,大喊道,“憑什么給他們家二十萬,給我們五萬,我不干!”

    “對!憑什么我們的錢少!”

    “不同意!”

    人群炸了鍋,老村長的臉黑沉沉的,厲聲喝道,“都吵什么吵,幾萬塊錢就迷了你們眼了!有點出息行嗎!”

    說完,扭頭看著唐風,“你這是用錢在收買我們?”

    “事到如今我也明著給你說,你剛才說的沒錯,我們村子窮,偏僻,各家的媳婦十個有九個是買來的,你走沒問題,但是要帶走這個女的,不行。”

    唐風耐心慢慢在減少,隨即接著開口。

    “每家十萬,受傷的二十萬。”

    干凈利落,財大氣粗,反正自己手里有的是錢,能用錢解決的事,唐風懶得用其它方法。

    數字翻了一倍,人群立馬炸了,本來是主持公道,替村人出氣的,唐風說出這個條件,眾人已經忘了自己來是干啥來的了。

    十萬塊,買兩個媳婦都夠了!

    村長臉鐵青鐵青的,自己兒子被打的倒現在還翻白眼呢,這群人一聽到給錢,立馬忘了自己姓什么,是來做什么的了。

    場面對他來說已經有些控制不住了。

    “老村長,你是主事的,我是這姑娘救得,跟你們沒關系,帶她走也跟你們沒關系,等于你們是白撿了十萬塊錢,如果還有什么廢話,那就免談,咱們魚死網破,你們一分錢拿不到,最后還得吃官司。”

    “孰輕孰重,你自己掂量。”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