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六章 貪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六章 貪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老村長臉沉的厲害,他也算是在這村子里說一不二大半輩子的狠人了,平時也算是老謀深算,沒人能是他的對手。

    但是今天卻被面前這個坐在椅子上,渾身是傷的年輕人幾句話說的心里煩亂,一時間居然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場面一度冷了下來,村民們都眼巴巴的看著老村長,等他拿最后的主意。

    長久的沉默之后,老村長扶了扶帽子,一臉鄭重的說道。

    “一家再加兩萬,但是你要帶這個姑娘走……我得回去跟大伙兒商量商量。”

    唐風扭頭看了看身邊的女子,見她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似乎很是緊張,隨即看向老村長。

    “你們沒有和我講條件的資格,我說了十萬就是十萬,這個姑娘,我也必須帶走。”

    老村長的臉瞬間黑了,這個年輕人傲慢到了極點,絲毫不給自己一丁點的面子。

    這讓他的威信受到了嚴重的挑戰!

    “年輕人,說話做事,別把自己后路堵死……”

    村長牙齒緊緊的咬在一起,惡狠狠說道。

    唐風一抬手,“其余的人你們自己考慮,每家十萬塊,商量好了告訴我。”

    說完之后,起身在女子的攙扶下,不再搭理院子里站著的一眾村民,回了屋子。

    唐風一走,外面再度喧鬧起來。

    錢這個東西對于底層人,尤其是這些身處在窮鄉僻壤的農人來說,那是最缺的東西。

    他們中大多數人之所以要買媳婦的原因就在于村子太窮了,本地的女孩子都想方設法往外面嫁,導致本村的大齡男青年幾乎都成了光棍。

    萬般無奈之下,他們只能求助于人販子,花幾萬塊不等的價錢從他們手中買一個媳婦回來過日子。

    到現在為止,他們其中大部分人還都因為買媳婦欠著錢,加上這里很落后,基本只能靠種地獲取收入,因此很多人多少年了還沒法還上欠的債。

    如今唐風答應每家給十萬,這些錢對于他們的誘惑力自然就非常大了。

    “十萬塊,不少了,這得種幾年地才掙的回來啊……”

    “就是,反正那女人跟咱們也沒什么關系,放她走就放她走唄……”

    “對,十萬就十萬,讓她和那女的一起走!”

    老村長聽著身邊人的議論,心里煩亂,走到兒子身邊。

    唐風那一腳也不知道使了多大的勁兒,白大強到現在還捂著胸口急促的喘著氣,臉色慘白。

    他心里也在犯難,自己家兒子也受了傷,到時候能拿到二十萬,到底是要錢呢,還是要他的命……

    “村長,你趕緊下決定吧,十萬塊啊,咱們一下子都能變成有錢人了!”

    “對啊村長,你看看我們家那情況,三個孩子衣服都快穿不起了。”

    老村長按了按額頭,猛地轉身喝道。

    “一群見錢眼開的慫貨!”

    眾人被村長的氣勢給鎮住了,半響沒人敢說話。

    但錢這東西有它獨特的魔力,不多時,有人說話了。

    “村長,您家有的是錢,二十萬說多不多的您要不要無所謂,但你看看我們這些人,一年就靠種地掙個萬把塊錢,日子難過著嘞!”

    “您老就體諒體諒我們這些可憐人吧……”

    老村長氣的嘴唇都在打顫,一拍大腿喝道。

    “怎么說話呢!”

    “啥叫我們家不缺錢,咱村子是出了名的貧困村,誰家不缺錢!”

    “你們以為我不想要嗎?”

    “你們動動豬腦筋想想,那女的要是出去告發我們,現在不比以前,你們做的丑事要是被記者知道,警察來把你們一窩端了信不信!”

    老村長這話一說,眾人沒人敢頂撞了,他說的是實話,誰家的屁股都不干凈,一旦這女的出去走漏了風聲,把他們村的底子給揭穿,那他們就算是大禍臨頭了!

    一邊是錢的誘惑,一邊又怕出現意外,眾人陷入了兩難境地,眼巴巴的看著老村長,等他做決定。

    沉吟半響,老村長吸了根煙,將煙屁股扔在地上,用腳狠狠踩滅。

    “錢得給,他也可以走,但這女的能不能放走,我們考慮一下再說!”

    說完,老村長指揮兩個人將自己兒子攙扶著,回家去了。

    領頭者回去了,在院子里的村民也盡數散去,回家乖乖老村長消息去了。

    唐風被女子攙扶著進了屋,女子趕緊扯開唐風被床單纏住的左腿,忙活給他換藥。

    “你的骨折雖然不嚴重,但是這里環境不好,沒有專業的消毒接骨設施,這幾天千萬不敢再走動了。”

    女子一邊給唐風換著草藥,一邊滿是愛憐的說道。

    唐風微微一笑,“沒關系,你救了我的命,我總德做點什么不是。”

    女子眼中亮晶晶的,似乎有淚水,但她表現的很堅強,沒有哭出聲。

    看著換完藥,唐風問道,“你叫什么?”

    女子坐在床邊,深切的看了唐風一眼,柔聲道,“我叫齊詩雨。”

    唐風點點頭,“說說你的事吧。”

    女子頓了頓,點了點頭,她開始相信面前這個男人有帶自己出去的能力。

    有了堅實的后盾,那她便可以實話實說了。

    “十八歲那年……”

    女子說完,唐風才算是明白了,自己猜的沒有錯。

    姑娘十八歲那年考上了南方醫科大的臨床醫學專業,去學校報道的路上,被一個自稱是學長的男子騙了。

    她直接在火車上就被迷暈帶走,醒來的時候已經發現在這家人屋里了。

    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人家花了三萬五千塊買了她做媳婦。

    說是媳婦,其實就是生孩子的機器。

    但自己來沒幾天,這家人的兒子得了病,胃癌,在床上躺了幾個月就死了。

    一直到今天,她已經在這里待了接近八年的時間。

    在這八年中的前三年里,她無數次想過逃走,也試圖逃走,但這里的村民出奇的團結,每一次的逃走都會被及時發現,然后她就會被拖拉機拉回來,狠狠的挨上一頓打。

    試了三次之后,她放棄了。

    因為她親眼看到,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因為不服從,不聽話,被關在屋子里整整一年,人瘋掉了,連自己的糞便都吃……

    怕了,覺得沒有希望了,她也就開始接受,承認命運賦予自己的不公。

    可是當她認命的時候,老天爺似乎又跟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上山去割豬草,在河邊看到了被河水沖到草地上的唐風。

    “放心,我會帶你走出這里,重新開始你的人生。”

    齊詩雨突然眼淚就止不住了,這么多年,她以為她的眼淚都流光了。

    “好,我信,我信……”

    她連連點頭,聲音哽咽。

    笑了笑,唐風指著外面,“去洗洗臉吧,有我在,他們不敢拿你怎么樣。”

    齊詩雨一愣,隨即笑了,唐風看出了她這點小伎倆,專門不洗臉,看起來很臟很丑的樣子,實際上是在保護自己。

    “好。”

    她起身出門,外面傳來舀水洗臉的聲音。

    不大一會兒,她重新進來,悄無聲息的站在了床邊。

    唐風聽到動靜,緩緩轉頭。

    齊詩雨精致的五官白皙動人,鼻梁骨就像是整過容一般的弧度,雖然身上穿的破破爛爛,但粗布麻衣的爛褲子仍舊無法抵擋那兩條纖細透白的美腿,傲然的胸脯挺立著,整個人美的讓人心發慌,除了眼中略有血絲顯得有些淡淡的憔悴之外,整個人散發著一中無與倫比的清純氣息。

    “你這個……”

    “別笑話我,不瞞你說,我已經三個月沒怎么洗臉了,這里壞人太多,我不敢打扮……”

    唐風嘆了口氣,點點頭,她說的是啊,不漂亮都會被拐賣,要是打扮的花枝招展,天知道會發生什么。

    兩人說話的間隙,老婦女拄著一根棍子,怒氣沖沖的站到了門邊。

    “好啊,好啊,我就知道你這個野貨死男人不是什么好人,這才來幾天就要拐走我兒媳婦?我告訴你,不可能!”

    “我現在就去找村長去,你們兩個,誰也別想踏出村子一步!”

    老婦女厲聲喝道,但腳步卻不敢往前再邁一步,她是被唐風給嚇住了。

    “好啊,你去找村長,你要敢去,村里其他人的錢我也不給了,到時候他們少拿十萬塊,我倒想看看你這個死老婆子怎么跟人家交代!”

    老婦女轉身,步子不由得一滯,猛然間反應了過來。

    自己真要讓大家伙都拿不到錢,那村里人還不把自己生吞活剝了?

    每家十萬,這是筆不小的數字,擋人財路如同殺人父母啊!

    老婦女的腳步停住了。

    但是,如果就這么輕易的放這女的走,她心里也不甘心。

    人家拿的錢跟自己一樣,但是別人是什么都沒做啊,自己家救了他,雖說不是自己親手救的吧,但至少在自己家躺著不是?怎么著都得多給自己家一點!

    想到這里,她回過頭,惡狠狠的說道,“小子,你打傷了我們家兩個人,又要帶我兒媳婦走,你重新說個數,二十萬肯定不行!”

    唐風一擺手,“得寸進尺是吧?你信不信我讓你一毛錢都拿不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