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七章 刁民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七章 刁民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老婦女被唐風堅決的態度嚇住了,愣了一下,隨即在心里盤算起來。

    這家里就只剩她一個人了,連個老伴兒都沒有,萬一到最后因為自己不愿意放人而讓村里人都拿不到錢,那都到時候真的就不好辦了。

    平時大家伙愿意幫自己,那是看在自己家可憐的份上,現在可不一樣了,牽扯到錢,有的人能連自己親爹都不認,更別說自己一個糟老婆子了。

    想的很多,但實際也就幾秒鐘的時間,老婦女強壓著臉,“行,那你打傷了我們兩個人,應該給我們四十萬,這錢不能少。”

    這話實際上也是她試探著說的,生怕唐風真一生氣,不給自己錢了。

    “我說話算話,趕緊給我滾出去!”

    看到這個老婦女唐風就覺得煩躁,厲聲喝了一句,老婦女也不敢再說什么,乖乖走了出去。

    眼見老婦女出去,齊詩雨起身,“你吃東西嗎?我現在就去給你做,昨天你剛醒,腸胃功能才恢復,我不敢給你多吃東西,就只熬粥給你,今天應該沒事了,要吃點別的,只喝粥人身體扛不住的。”

    這倒是實話,唐風確實昨天都沒吃飽。今天早就餓了。

    “這倒是,我早都餓了,你看這做點吧。”

    齊詩雨起身出門,做飯去了。

    而老婦女沒敢在家多待,自己侄子被打了,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住著唐風,她這些天是不敢住了。

    連忙收拾東西搬到了村西邊的老鄰居家里。

    ……

    此時,村長白德勝家里。

    還算寬闊的客廳里,沙發上,臨時搬來的凳子上,滿滿當當坐了一屋子的人。

    全村各界各戶當家做主的男人都到齊了,屋內香煙彌漫,不時有人被劣質香煙熏的咳嗽幾聲。

    正中間的位置,白德勝將一直戴在頭上的帽子取了下來,露出了油的發涼的地中海頭型,眉頭緊鎖,嘴里“叭砸叭砸”的旱煙袋。

    這玩意兒他老早都不抽了,勁兒太大,又不好看沒檔次,之所以今天拿出來,確實是因為心里煩亂,普通的卷煙吸著都沒什么感覺了。

    連著抽完三袋煙,他左手將煙槍在垃圾桶上磕了幾下,隨即屋里吵鬧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白德勝,他象征似的干咳兩聲,環視左右,模樣真像是一個領導。

    “各位,今天這事兒,我先說幾條路大家選,畢竟這是全村人的事兒,我不能一個人說什么就什么。”

    周圍的人互相看了看,盡皆點頭。

    “老村長,您干了這么多年村長了,不會害我們,你說吧,我們聽著。”

    百得勝摸了摸額頭,又喝了口手邊泡了很長時間的濃茶,這才悠悠說道。

    “第一條路,那就是聽那個小子的,他拿錢。每家十萬,受傷的二十萬,然后帶那個女人走。”

    “第二條路就是,我們可以少拿錢,但是,那個女的無論如何不能走,這個口子不給他開。”

    “第三路也有,那就是,找幾個人,乘他不備,做掉他,扔到大山里去,神不知鬼不覺,回來咱們還過咱們的日子。”

    “這三條路,你們大家好好想想,畢竟新時代嘛,咱們只聽大多數人的,大家說怎么辦,我們就怎么辦!”

    話撂下,屋內死一般的沉寂過后,開始嘰嘰喳喳吵鬧起來。

    “當然是要錢啊,這媳婦沒了還能買,說來說去不就是個錢字嗎?”

    “放你娘的狗屁!這女的走了,你家婆娘不就也有了走的念想?萬一哪天他也跟那個野男人睡了跑了,我他媽看你后悔不后悔!”

    “干脆做了他,咱們窮慣了,沒錢怕什么,只要有老婆。下地回來有頓吃的,晚上有人讓咱睡,那不就夠了!”

    ……

    屋里嘰嘰喳喳吵了許久,村長百得勝的兒子白大強捂著胸口坐到了父親身邊,臉黑的厲害。

    “爸,這事兒你讓他們討論,那能討論出來什么,我看這事兒還得您得主意!”

    白大強在父親耳邊耳語道。

    白德勝老謀深算,看差不多了,再度敲響了鐵煙槍,長出一口氣說道。

    “大家考慮的我都知道,但是啊,你們都年輕,做事畢竟沖動嘛,這件事呢,我說幾句,大家聽聽。”

    “這第一呢,那個女的肯定不能放,要把他放了,咱們村這放人走的頭兒就算是開了,這不行,進了我們村的女人,就算死,也得死在我們村,絕不能跟別的男人走!”

    眾人聽完,重重的點了點頭。

    “這第二嘛,這人的身份底細咱們都不知道,他是被那女人救的,究竟有多少錢,是不是真的有錢,咱們還真不知道,所以他說的,我們不能全信。”

    老村長這話一說,才算是給眾人提了個醒兒,那小子是不是真的有錢誰知道啊,萬一要真是騙人的,大家伙兒最后不什么都拿不到?

    “對啊,還是老村長想的周全,咱們差點就被那小子給騙了!”

    百得勝裝腔作勢的擺擺手,讓他先坐下,緊接著說道。

    “也不能說他一定是騙我們,但是,他在我們自己的地盤上,那就有些條件必須得聽我們的才行,不能什么事兒都聽他的。”

    鋪墊到這里,白德勝嘆了口氣,沉沉說道,“這錢是好東西啊,誰都愛,可惜有錢也得有命花不是?萬一他帶著那女的出去,報警,掏錢整我們,最后我們被抓,錢不是還是人家的?”

    這話一出,屋子眾人的神經差點沒全炸了!

    說到他們的痛處了,他們中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買的媳婦,這要是被抓,誰都跑不了,到時候人家再說那錢是他們逼著給的,不還是回到了人家手里?

    之前被唐風一番話說得心火澎湃的眾人,心頭像是被澆了一盆涼水。

    有錢沒命花,那還要錢干什么?

    眾人瞬間想通了,不能讓他帶那個女的一起走,要走也得留下那女的,要不然,給多少錢都不行!

    白大強看火候差不多了,站起來說道,“那小子根本就沒把咱們爺們兒放在眼里,你看把我打的,他心里就沒想著讓咱好,我看是這樣,咱先別軟,跟他耗著,讓他先把錢給了,然后咱們一不做二不休,給他做了!”

    白大強說完,在自己脖頸處做了一個殺掉的手勢。

    雖說這大家都干過違法亂紀的事,可這殺人的事大家可都沒干過,畢竟那事兒要是露出去,可是掉腦袋的!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該怎么辦。

    白大強緊接著道,“大家伙別怕,這事兒咱誰都不說,沒人知道,殺的時候咱們一起上,法不責眾,就算是別人知道了,咱們彼此做證,天王老子也拿自己沒辦法!”

    白德勝抽著煙,眼眸深邃,兒子這魄力,簡直比自己年輕的時候還要大啊,而且料事周全,五年高中真是沒白上。

    可惜啊,就是沒考了三年,也沒考上大學,要不然以后肯定是做大官的料!

    白大強說完,屋里的眾人都站了起來,一個個滿面通紅,情緒亢奮!

    “大強想的周全,咱們先把錢騙到手,然后弄死他,了結后患,日子過得也踏實!”

    “對。就這么干,算我一個!”

    “也算我一個!”

    白大強一看這場面,心中不禁心潮澎湃,自己還是有威望的嘛,只要這件事干成功,以后接替老爹做村長,就沒有任何的阻礙了。

    想到這里,他剛剛還生疼的胸口似乎都不疼了,驕傲的看了一眼父親,大有取代他的意味在。

    老村長沖兒子抬抬手,讓他坐下,然后起身,咳嗽了兩聲,周圍喧鬧的聲音頓時安靜下來。

    “今天咱們說的事兒,回去之后跟誰都不能說,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就連自己一個床上的女人孩子都不能提半個字,明白了嗎?”

    眾人紛紛點頭。

    “還有,最近這幾天大家伙湊湊錢,那家男人死絕了,平時就過得緊巴,那小子腿斷了,得吃得好才好的快,好的快了咱們拿錢也就快,各家回去準備準備,每家送點山貨野物什么的。”

    眾人再度點頭,心中不免佩服,人家這領導就是領導,說話辦事滴水不漏,想的就是周全。

    ……

    唐風看著齊詩雨端來的一碗肉雜面,口水都流出來了。

    大片的肉和幾片青菜下是一碗手搟的面條,看著就讓好多天沒吃飯的唐風流口水。

    “你有傷,我就沒給你放辣椒,就放了鹽跟味精還有一些油,你先吃點,我明天上山挖些蘑菇,再找鄰居買點野物肉,給你好好做頓飯吃。”

    齊詩雨一邊給唐風拌面,一邊喃喃說道,嘴角還不時揚起一抹笑意。

    面拌好,唐風端過去就是一陣風卷殘云。

    吃了個底朝天。

    多少年了,唐風也就記得小的時候老爸給自己做的面能吃出這種味道來。

    比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著舒服。

    打了飽嗝,惹的齊詩雨咯咯直笑。

    兩人坐在床邊聊著天,外面院子里進來兩個人,兩個男的,齊詩雨一看到二人,臉色都變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