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八章 山野美味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八章 山野美味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山根媳婦,在屋里嗎?”

    二人進了院子,從窗戶往外看去,一個人背著竹條編成的背簍,另一個人手中提著一串什么東西。

    齊詩雨一聽他們兩個進院子就喊,心中害怕的同時也很疑惑,這家的兒子,也就是把自己買來的那個男人叫呂山根,雖然自己在他們眼中已經算是呂山根的媳婦了。

    但也是因為他死的太早的緣故,這么多年來一直沒怎么有人這樣喊自己。

    今天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會用這樣一個聽起來還算客氣的稱呼?

    她左思右想,就是想不明白,最后還是不免心中有些莫名的擔心,轉身給唐風說。

    “我先出去看一眼,你躺著別動。”

    說完,警惕萬分的對著外面答應了一聲,出去了。

    出了屋子來到外面的房間門口,只見兩個男子已經站在了院子門口,滿臉堆笑的說著什么。

    看到齊詩雨出來,連忙客客氣氣的放下手上拿著的東西,皮笑肉不笑的道。

    “哎呦,山根媳婦,你今天怎么這么漂亮?這以前怎么沒看出來啊?”

    二人看到齊詩雨的瞬間,都被眼前的一幕驚的有些緩不過來神。

    畢竟這齊詩雨之前一直都是蓬頭垢面的,那兩個小臉蛋什么時候這么白嫩過,簡直能一把掐出水來。

    齊詩雨本來就對這二人的感覺不怎么好,這時候看到他們兩個眼神兒色咪咪的,對二人的厭惡更上一層。

    拉著臉說道,“你們兩個來干嘛!”

    二人一愣,對視一眼,一拍大腿,差點耽誤正事了,果然是紅顏多禍水,這么美的娘們兒,誰見了不流口水。

    “山根媳婦,是這樣,你看看你們家這個冷風冷先生不是受的傷不輕嗎?我看腿都斷了……”

    齊詩雨眉頭一挑,厲聲冷哼一句,“跟你們有什么關系,還有,麻煩你們不要叫我什么山根媳婦,我才不是他媳婦!”

    說完氣呼呼的轉身就要走,二人一下慌了。

    “哎哎哎,別走,山根媳婦你別誤會,我們是來給冷先生送東西的,你們家窮,沒啥吃的我們知道,這不給你們送點山里的野物,讓冷先生吃好不是?”

    說著,一人從背簍里掏出了幾塊煙熏的干肉,拎起來讓齊詩雨看。

    齊詩雨扭頭一看,還真是,不過多年以來對這幾人的警惕性和恨意讓她放心不下,轉身沒有善意的問道。

    “黃鼠狼給雞拜年,你們什么人?給我們家送東西?說,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那二人簡直被齊詩雨問的都沒脾氣了,不過一想到能早點拿錢,心里的氣瞬間也就消了。

    仍舊腆著臉說道,“山根媳婦,你別生氣啊,你那話說的我們跟什么十惡不赦的壞人似的,你看我們這不就想著冷先生早點好了,能給我們早點給錢不是?這還能有什么別的想法?”

    “就是啊,給錢誰能不要是不是?冷先生早點好,大家皆大歡喜啊!”

    這么一說齊詩雨覺得也倒是,隨即神色緩和了下來,剛才她還以為這兩個人是來找事的,神經緊繃著,現在這才放松下來。

    “還算你們有點良心,不過,我們家有飯吃,不用你們施舍,東西你們拿回去!”

    說完,頭也不回的進了屋子。

    “外面那兩個人,是村里出了名的混子,他們能有那么好心給咱們送東西?我是不信,打死我都不信!”

    一進房間,齊詩雨氣呼呼的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給唐風說道。

    唐風躺在床上,頭枕著雙手,笑瞇瞇的道,“東西收下吧,也省的你自己上山去找了,我估摸著,這只是開始,還會有更多的人來送東西。”

    齊詩雨停下手中的動作,不解的問道,“你就這么肯定?”

    唐風笑笑,“沒錯,就是這么肯定。”

    “反正不管怎么樣,這里沒一個是好心人,他們做出這事,肯定是有自己的意圖。”

    雖然嘴上還是堅持著自己的看法,但她卻十分聽唐風的話,出門瞪了一眼站在院子里還沒走的兩人,一把接過他們手中的東西,毫無謝意的說了一句。

    “東西收下了,你們可以走了。”

    說完,拎起幾塊山豬肉進了廚房,理都不帶理的。

    那二人見此,忍著心頭的怒火出了院門。

    “媽得,這小娘們,脾氣倒火爆的很!”

    另一個撇嘴一笑,“呵,我們家那娘們剛來的時候不也是挺倔的?還他媽的什么城里人,看不上我們家,不聽話?被老子連著三個月天天晚上伺候,現在你看看,一回家不照樣乖巧的很?”

    “她就是欠收拾,欠。干!”

    “媽得,就是,等解決了那個搖錢樹,錢拿到手了,我就先辦了那小娘們!”

    “滋滋,那臉蛋,是真水靈兒……”

    于是兩人放浪的笑著就往自己家走去了。

    ……

    時間沒過多久,唐風說的果然沒有錯,村里人幾乎家家戶戶的都來送東西。

    什么山豬肉,狍子肉,甚至還有送什么狗熊肉的和送高檔煙酒的。

    總之家家幾乎送的都是自己家里最好的,齊詩雨一下午忙的不可開交,家里的空房間和廚房都快被這些東西堆滿了。

    傍晚時分,人才漸漸沒了,齊詩雨洗了把臉,進了唐風在的房間。

    一臉不解的問道,“還真是奇怪了,他們這些人怎么今天一下子都變得這么熱心了?難道真是因為你給錢的緣故?”

    唐風仍舊躺在床上,神秘的笑笑,“沒關系,誰要送東西你收下就是,至于他們的目的,你不用擔心,我心里有分寸。”

    唐風經歷過的事情多了,這些人拙劣的演技他如何能看不出來?

    都說事出反常必有妖,前幾個小時還跟你對著干的人,現在突然對你笑臉相迎,這是為什么?

    除了別有用心之外,不會有任何其它的可能!

    人性如此,誰也躲不開。

    齊詩雨摸摸額頭的汗,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那好吧,我就聽你的,正好也到做飯的時候了,他們拿了很多肉,有新鮮的也有煙熏的,我做幾道地道的野物肉給你嘗嘗,也正好給你補補身子。”

    說完,她就出去做飯去了。

    齊詩雨的速度很快,雖然之前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但是自從被賣到了這里,她什么都得做,做飯這種小事情,早已經再熟練不過了。

    炒了三道菜,又蒸了一鍋熱騰騰的白面饅頭,熬了排骨湯,一頓還算比較豐盛的晚餐呈現在了唐風面前。

    胡寨村地處滇南深山,四周被群山包圍,山上的野物眾多,尤其是當地的野豬,數量多,而且肉質非常鮮美,不管是煎炒烹炸。只要做熟,那就很香,甚至連味精都不用放,都會飄著一股子特有的香氣。

    唐風左右一個饅頭,右手又是筷子又是勺,吃的不亦樂乎。

    “好吃嗎?”

    齊詩雨坐在桌邊,手里的筷子卻不動,只是笑吟吟的看著唐風吃。

    “嗯,好吃,這綠色豬肉吃著就是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點,來,這個排骨湯多喝點,對你傷勢恢復有好處。”

    說著又給唐風盛了一碗湯,自己卻沒有吃的意思,雙手托著下巴,靜靜的看著唐風狼吞虎咽,風卷殘云。

    吃的差不過了,唐風一抬頭,見齊詩雨雙手托著下巴,呆呆的看著自己,尷尬的擦擦嘴。

    “你怎么不吃啊?”

    “看著我干嘛?快吃。”

    齊詩雨笑瞇瞇的點點頭,“沒事,你吃,我不餓,看著你吃我就開心,三天不吃都行。”

    說完,咧嘴笑了起來,開心的像是個孩子一樣。

    唐風夾起一塊豬肉,放到了她碗里。

    “你也吃,光看我吃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齊詩雨這才象征性的吃了兩口。

    ……

    收拾完碗筷,天已經徹底的黑了下來,屋子里只有最老實的白熾燈,還是30瓦的小燈泡,散發著昏暗的燈光,頗有一種懷舊的感覺。

    老婦女不知道去哪了,這倒也讓齊詩雨感到前所未有的輕松,索性天黑了還待在唐風屋子里,說著話。

    村里的夜晚很安靜,沒有城市當中的喧囂,不過遠處山中不時會傳出各種鳥和動物的叫聲,也倒讓村子里多了幾分生氣。

    “你的真名就叫冷風?”

    齊詩雨換了身衣服,坐在唐風床邊的凳子上,柔聲問道。

    “不是啊,那是騙他們的,我真名叫唐風。”

    齊詩雨溫柔的點點頭,隨即道,“對了,你說你是出去旅游,登山的時候的失足跌落的,但是……我感覺好像不是吧?”

    唐風一扭頭,正色看著齊詩雨,“哦?那你說說,為什么會不是呢?”

    齊詩雨撩動擋住眼睛的幾縷頭發,若有所思的道,“登山的背包客我知道,他們一般情況下會結伴,當然也有人一個人出去,但最重要的是,我發現你的時候,你穿的衣服不像,而且身上沒有任何的物品,胸口的骨折程度并不像是從山上摔下來的特征。”

    “所以我一直覺得,你不是自己說的,那種出來玩的游客。”

    唐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嗯,果然是大學生,說的很有邏輯,不過這個不重要,以后你會知道的。”

    齊詩雨看唐風沒有打算說的意思,也就不再繼續往下問。

    “對了,你家之前是哪兒的?”

    唐風饒有興趣的問道。

    齊詩雨低下了頭,想了想說道,“燕京下面的一個縣城。”

    “這么說,你還是燕京人了?”

    齊詩雨用力的點點頭,“我失蹤八年了,也不知道爸媽過的怎么樣,家里就我一個獨生女,沒了我,他們肯定過的不好……”

    女孩子本來就感性,一說到這兒,齊詩雨的眼淚又止不住了,哭了起來,唐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給安慰好。

    等齊詩雨重新笑起來的時候,夜也已經深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