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九章 行動開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九章 行動開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夜深了,早點去休息吧。”

    唐風看了看外面,月亮高懸,看來已經深夜時分了,便出口勸道。

    齊詩雨撩了撩自己頭發,淺淺一笑,“嗯,那好吧,我去了。”

    說完起身,一步三回頭的出了房間。

    接下來的二十天,唐風生活過得極其滋潤。

    雖說這小山溝溝里條件一般,但環境那是沒的說,比療養院還養人。

    村民們每隔幾天就都來送東西,什么野山雞,野山豬,狗熊肉,狍子肉,穿山甲肉,鴿子肉,柴雞肉,再加上什么野山蘑菇,各種野菜,送的屋子里都快放不下了。

    而齊詩雨也聽唐風的,照單全收,一點不帶客氣的,每天的工作就是給唐風做好吃的。

    二十天下來,唐風覺得自己精神氣色幾乎和之前沒什么兩樣了。

    吃得好睡得好,身邊又有美女陪著,唐風恢復的很快,受損的氣海漸漸愈合,靈氣開始聚集,腿部和胸部的傷勢痊愈速度也在加快。

    只不過當時他靈氣用盡,是用精血化為靈氣召喚的金龍,精血乃是生命之本,損失精血便等同于損失壽命。

    雖然吃得好睡得好,但實際的身體狀況想要恢復到以前,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又過了十天之后,唐風腿部傷勢大好,可以一個人下地慢走,齊詩雨很震驚,俗話說傷筋斷骨一百天,唐風的小腿骨折,這個痊愈的速度有些快了。

    不過奇怪歸奇怪,齊詩雨心里很是開心。

    唐風早些好了,也能帶著她盡快離開這里,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又十天之后,村長登門了。

    早上起來,唐風坐在床邊,一邊看著小說,手中端著齊詩雨早上熬好的肉粒菌湯喝著。

    “冷先生,恢復的不錯啊……”

    門口傳來老村長的聲音,唐風聞聲看去,輕輕一笑,放下手中的碗筷。

    “村長來了,請坐。”

    說著一指身邊齊詩雨經常坐的小椅子,對村長說道。

    白德勝倒也不見外,哈哈一笑坐下。

    “看冷先生這氣色,似乎恢復的不錯啊。”

    “還行,這也得多虧了大家伙給送的東西啊,吃得好才能長的快嘛。”

    “冷先生客氣了,我今天過來,是想跟冷先生說點事。”

    唐風將手邊的書合上,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

    “哦?說事,好啊,你說。”

    老村長拉了拉帽子,表現出一副很是嚴肅而莊重的模樣。

    “是這樣冷先生,你看現在這都過了一個月了,之前你許諾的事……?”

    唐風仰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即笑了起來。

    “這事兒啊,你看看我這記性,村長你要是不說,我都快忘了。”

    “既然老村長你都開口了,那這事兒宜早不宜遲,就今天吧。”

    白德勝喜出望外,但還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起身道,“冷先生果然是爽快人,好,那我這就去讓人準備車,帶冷先生去辦事?”

    唐風點點頭,“好,準備吧,我這就吃完了,咱們等下就走。”

    老村長笑瞇瞇的出了屋子,到了唐風目光不及的地方,臉上不由得閃出一道寒光。

    時機到了!

    他回到自己家,連忙讓自己兒子白大強把手扶拖拉機發動,等會拉著唐風去縣城取錢。

    白大強照做,知道今天這是到了日子了,是該動手的時候了。

    答應之后,開著手扶拖拉機,往呂山根家開去。

    看到兒子去了,白德勝也沒閑著,召集村里其余的青壯男子,一等唐風離開村子就動手。

    先將村里開會的房子收拾一下,把門換成剛剛從城里買回來的防盜鐵門,然后再在空房間里堆滿柴草,將成桶的汽油擺好。

    連房頂上就擺著汽油桶,到時候一拉繩子,汽油幾乎可以將整個不大的房子全部澆透!

    再加上周圍的柴草,那燒起來之后,幾分鐘之內便可以將一切都燒得干干凈凈!

    而且新買的防盜門很結實,唐風到時候跑也跑不出去,只能葬身火海。

    一切都準備的天衣無縫,白德勝布置完一切,滿意的點起一支煙。

    心中不禁心潮洶涌,這么多年了,這種大事情他還是頭一次帶著大家活干。

    每家十萬塊,自己家二十萬,這些錢,足夠讓村子富起來。

    想著想著,他的嘴角不禁揚了起來……

    手扶拖拉機拉著半車人到了院門外。

    齊詩雨扶著唐風,一瘸一拐的出了院子。

    只見外面站著七八個年輕男子,一個個翹首以盼,站在手扶拖拉機前等著。

    白大強看到唐風出來,心里恨得牙根兒都癢癢,但還是裝著很客氣的樣子,躬身道。

    “冷先生,來來來,你這邊走……”

    說著,上去就要攙扶唐風,唐風一擺手,示意用不著,看著面前的手扶拖拉機,不由得笑了起來。

    這村子的窮,可真是不一般吶,村長說要給自己準備車,結果就是這么輛車。

    眾人看著唐風傻笑一般樣子,心里酸的不行,他身邊站著的齊詩雨美的簡直不可方物,那小臉蛋,小身段,小胸脯,任何部位似乎都散發著別樣的韻味。

    加上又沒生過孩子,小腹緊致,和她一比,全村的女人都暗淡無光。

    白大強看著自己帶來的幾人一直盯著齊詩雨的胸脯看,板著臉干咳兩聲。

    今天可是干正事的時候,萬萬不能出現任何岔子。

    “冷先生,這村子里條件有限,就這一輛手扶拖拉機,您就受點罪,湊合一下,兩個多小時就能到縣城。”

    唐風點點頭,“好,來,扶我上車。”

    其實他的腿已經好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完全可以自己上車,但他出門前仍舊讓齊詩雨將自己小腿纏上繃帶,裝出腿傷還沒好的樣子。

    周圍幾人一聽唐風吩咐,趕緊上前,合力將唐風連者椅子抬上了手扶拖拉機的車廂。

    “對了,我得讓她跟著我一起去,也有個照應。”

    說完對齊詩雨一擺手,她也不見外,輕盈的跳上了車,站在了唐風身邊。

    白大強一愣,心想反正你一個瘸子,我們好幾個大老爺們跟著,也跑不了你們,隨即笑道。

    “行,冷先生想帶那就帶著。”

    說完,一擺手,地下站著的七八個挨個上了車,手扶拖拉機發動,如老牛一般往前開去……

    ……

    果然,三個小時后,時間臨近中午,唐風到了縣城。

    先去了警局,補辦了一張身份證明,然后又坐車去了工行,補辦銀行卡。

    自己坐在柜臺前等著業務員辦,透過玻璃反光,只見外面,白大強領著一眾村民,脖子伸長往里看,生怕自己跑了一樣。

    業務員是個女的,很年輕,剛上班不久,態度很好,按照程序給唐風補卡。

    當看到唐風名下賬戶有兩個多億存款的時候,不禁驚的捂住了嘴。

    “先……先生,您要取多少錢?”

    說話都帶著顫音,柜員問道。

    唐風轉身問齊詩雨,“村里有多少戶人?”

    齊詩雨頓了頓,“七十六戶,對,是這么多。”

    唐風算了算,“你好,取八百三十萬。”

    女柜員咽了口唾沫,臉上的笑容都僵住了,連忙站了起來,“先生,您稍等,這么大的數目,我沒有權限處理,我讓我們經理給您服務。”

    說完跑走了。

    齊詩雨站在唐風身后,卻并沒有表現出過多的驚訝。

    不多時,經理到來,告訴唐風,銀行今天沒有那么多現金,如果真需要那么多,得今天預約,明天才能拿到。

    唐風想了想,轉身沖外面的白大強勾了勾手指,白大強屁顛屁顛跑了進來。

    “冷先生,叫我有事?”

    “銀行今天沒八百多萬現金,得等到明天。”

    白大強撓撓頭,咬了咬嘴唇,“那咱明天再來。”

    他只認錢,其余什么支票銀行卡存折之類的,他一概不相信。

    唐風擺手讓他出去,轉身對經理說讓他預約,自己明天來拿錢,說完,起身在齊詩雨的攙扶下,出了銀行。

    “今天別回去了,住縣城最好的酒店,我請客,吃的喝的都算我頭上。”

    白大強一愣,心想這可不好辦,這地盤可不是自己村子,萬一出點事,那可就麻煩了。

    “冷先生,要不咱們還是回村子吧,租車,我掏錢。”

    唐風一冷眼,“今天回去明天還得來,放心住酒店,我說話算數,少不了你們一毛錢!”

    說完也不顧他們答不答應,往前面一家看著外觀不錯的酒店走去。

    白大強心頭犯了難,不過扭頭一看自己這么多人,輪流蹲在房間外看著,不信你能插上翅膀飛了!

    隨即一拍手,“走,咱爺們今天也開開眼,看看酒店里是個什么樣!”

    村子雖然窮,但這縣城的酒店檔次不低,唐風進去給自己和齊詩雨開了間商務套房,接著又給白大強他們八人開了臨近自己房間的四間。

    晚上,唐風扯掉繃帶,準備洗澡,脫的只剩褲頭的時候,齊詩雨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看著唐風,驚呼了一聲,剛想說他傷沒好怎么就扯掉了,定睛一看,唐風的身體已經全部恢復如初,連一塊疤痕都沒留下。

    健美壯碩的身體出現在她面前,齊詩雨心中突然就燃起了一種特殊的感覺。

    臉頰倏然之間潮紅起來,她擦著頭發,讓開衛生間的門。

    “你……洗吧。”

    等唐風進了衛生間,齊詩雨看著鏡子里自己絕美的身體,嘴角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她摸著自己滾燙的臉頰,心中不禁浮想聯翩,渴望夜晚的到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