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章 黑白顛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章 黑白顛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齊詩雨坐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眼睛望著外面的街道,斜著頭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

    柔和的燈光打在她身上,映照出近乎完美的身材曲線。

    如果說近八年的山村生活帶給她什么的話,那可能就是一副愈發健美的身材和健康的身體。

    緊致凹凸的臀部曲線完全來自于每日的勞作,這簡直要比大城市中的女孩在健身房揮汗如雨還要有效的多。

    也讓已經二十六歲的她皮膚如少女一般緊致細嫩,加之不曾有過男女之事,更沒生過孩子,臉頰一紅,更顯得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兒待人采摘。

    另一邊,唐風站在浴室里,溫熱的水自頭頂澆下,他渾身舒爽的打了一個顫栗,猛搓兩把臉,轉身跳進了浴缸。

    外面的齊詩雨期盼深夜的到來,唐風心中又怎能平靜如水。

    柳下揮坐懷不亂那可是個猛人,是個有能耐的人,這一點唐風越來越感覺到了。

    就他來說,已經算是自制力很強的人,在大多數時候仍舊沒有辦法克制住心中那團火焰。

    剛剛齊詩雨裹著浴巾的模樣不斷在他腦海之中回蕩。

    修長筆直的小腿上肌肉線條完美,沒有涂過化妝品的臉上呈現出一種別樣的自然美。

    而這種美恰恰是特別的,自己所最為喜歡的。

    深吸了口氣,唐風起身,用浴巾擦干身體,換上了酒店的浴袍。

    隔壁,幾個山里出來的漢子商議著什么。

    白大強坐在寬大柔軟的雙大床之上,心都快酥了。

    這丫的才是人的生活,自己活了這么多年了,就沒睡過這么舒服的床!

    他叼著只煙,猛吸了一口,眉頭緊鎖,低聲道,“咱不能掉以輕心,他房間門口,必須一直有人看著。”

    “咱八個人每兩人一組,輪流看。”

    其余漢子連忙點頭,“大強哥,就按你說的辦,我跟三兒先去!”

    說完,一個黑臉漢子和一個瘦弱的年輕人出了房間,蹲在了唐風房間門外。

    白大強抽完煙,將煙屁股小心翼翼的放到床邊桌上的煙灰缸里,手還沒收回,桌上的內部電話響了。

    嚇了他一大跳。

    “大強哥,電話,接唄。”

    白大強干咽了口唾沫,有些緊張的拿起了座機聽筒。

    “先生,請問您需要特殊的服務嗎?我們這邊和酒店有合作,凡是酒店客人,都是八折優惠的……”

    聽筒里傳來一個嬌滴滴的女聲,白大強心臟猛然之間加速了速度。

    這聲音……也太他娘的引誘人犯罪了吧?

    白大強扭頭看了看其余的人,大家都不知何時圍在了自己身邊,豎著耳朵聽著電話。

    他瞬間覺得自己嗓子有些干,“兄弟們,咱要嗎?”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個滿臉腮幫胡撓撓頭,“大強,你先問問,啥價兒?”

    于是白大強壯著膽子說道,“那……那你們都是什么價兒?”

    那頭聲音甜甜的笑了幾聲,“先生,我們這邊價位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年輕漂亮的會貴一點,年紀大一點,長相一般的會稍微便宜一點,您看您喜歡什么樣的?”

    白大強沒說話,身后傳來一聲猥瑣的男聲,“問她,學生,要大學生,多少錢!”

    白大強心里一震,這幫小子大字不識幾個,還喜歡大學生,不過轉念一想,他自己也挺喜歡大學生的,隨即原話轉達。

    那邊再度一笑,“先生,學生的話,長相好的1500起步,包夜的。”

    白大強心里咯噔一下,1500一夜?

    這他媽跟搶劫有什么區別,但面對這嬌滴滴的聲音又不好意思發火。

    “那個,有點貴吧,我們以前叫的都是兩三百一次都最好的了,你看能不能便宜點。”

    白大強努力裝出一副自己是老手的樣子,力爭把價格壓到底,這點是他在集市上和老婆子買針頭線腦鍛煉出來的經驗,被他完美的應用到了這里。

    電話那頭想了想,“先生,我們最多給您打七折,算您1000塊,怎么樣?”

    后面的腮幫胡子一拍大腿,“要了,讓他來八個!”

    ……

    電話掛斷,白大強的心已經飛了,反正明天就能拿到錢,這一千塊就算是慶祝了,不過回家不能讓老爹知道。

    半個小時的功夫,房間門敲響了。

    六個男人一骨碌爬了起來,等著白大強去開門。

    酒店門一開,白大強眼睛都直了。

    門外站著八個長腿美女,一個比一個長得清純,簡直跟家里電視上的女明星一樣。

    甚至有的還穿的學生裝,白色的長腿襪,簡直不要再誘人。

    他連話都不知道該怎么說,閃身讓八個女的進了屋。

    眾人看花了眼,一個個跟沒見過女人似的,最后大家讓白大強先選。

    白大強倒也不謙讓,一指穿著學生公主裙白襪子的女生道。

    “我要你了。”

    雖然八個女的頂看不慣這些穿著土里土氣的山里人,但畢竟干的就是服務行業,態度最重要。

    那打扮可愛風的女孩一點頭,嬌聲對白大強說了句,“謝謝老板喜歡!”

    白大強心簡直都要化了,趕緊讓其余的人選,完了帶自己的人回房間,該干啥干啥。

    不過盯梢的不能干,換班的時候再干,先別急。

    唐風洗完澡出來,拿起水杯喝了口純凈水,看著坐在落地窗前的齊詩雨。

    “小縣城的夜景好看嗎?”

    齊詩雨聞聲扭頭,有些哭笑。

    “八年了,我已經八年沒有出過那個村子了……”

    唐風輕吐了口氣,那些看似老實忠厚的村民,做起惡來,比任何人都殘忍和徹底。

    突然,齊詩雨笑了起來,很輕聲,很溫柔。

    “可是,我馬上就能自由了,我會有新的生活,重新開始自己的人生……”

    唐風喝了口水,點點頭,“沒錯,忘記過去吧,美好的一切才剛剛開始。”

    齊詩雨甜甜的笑了笑,那是發自內心的笑。

    “你很帥。”

    一愣,唐風笑道,“怎么?被我的男人魅力誘惑了?”

    齊詩雨爬起身,光著腳緩步走到唐風身前,剛舉起胳膊準備套住唐風的脖子做點什么,一陣很奇怪的聲音傳了過來。

    唐風和齊詩雨都是一滯,這個聲音,很惹火啊!

    很年輕的女聲,很嫵媚動人的在叫,但很輕聲,像小貓在撒嬌一般,而且還是兩個女孩子的聲音。

    齊詩雨臉頰瞬間又紅了,她知道這是什么聲音,趕緊收回了動作。

    唐風聞聲說了句,“這幫山炮,還真管不住自己的小弟,這樣一來也就好辦多了。”

    說著,走到床邊拿起電話,按下了110。

    齊詩雨聽到唐風報警,也笑了起來,這下他們幾個算是栽了,等警察一來,把他們全抓走,自己和唐風直接走了,不什么事都沒了?

    “喂,110嗎?我要舉報,鼎輝大酒店,對,有人涉嫌瞟。昌,嗯,我叫唐風,是他們隔壁的客人……”

    唐風說完,掛掉了電話。

    ……

    隔壁,白大強二十幾歲的年紀,正是能干的時候,大戰三十分鐘仍舊不知疲憊,身底下的小妹妹喊得嗓子都快啞了,不斷的喊白大強哥哥,時不時還來一句爸爸,簡直要把白大強的心都要給叫化了。

    每叫一聲白大強就感覺自己力氣又大了不少,身邊的同村兄弟也浴血奮戰著,兩個清純小妹接連喊叫出的聲音讓二人都極度的享受。

    半個多小時之后,兩個身穿警服的男子敲響了唐風的房門。

    唐風穿好衣服,上前開門。

    “是你報的警?”

    兩個穿著警服的男子板著臉,一臉的不開心。

    唐風點點頭,“沒錯,就是隔壁在做那事。”

    其中一人拿出筆記本,張手說道,“身份證拿出來看看。”

    唐風有些不解,這男子鼻子不鼻子臉不是臉的,究竟是個什么意思?

    但警察辦案,唐風不好說什么,進屋拿出自己剛辦好的身份證明,遞給二人。

    那人在紙上抄了抄,隨即說道,“好了,你是舉報人,跟我走一趟吧。”

    唐風眉頭皺了起來,自己報警,怎么別人沒抓,先帶自己走。

    “同志,我舉報的那幾個人,你們抓了嗎?”

    面前的警察一聽這話,臉板了下來,冷聲道,“這是你應該知道的事嗎!”

    聲音有些大,房間內的齊詩雨聽到聲音,走過來看,身上還是穿的浴袍。

    兩個警察一對眼,“她是誰?”

    “朋友。”

    唐風正色道。

    那警察不屑的一笑,“朋友?什么朋友?皮肉朋友?身份證拿出來看看!”

    齊詩雨被嚇的一跳,隨即反應過來,自己沒身份證啊,八年前的早就丟了,現在哪還有身份證。

    她茫然無措的搖搖頭,“我……我沒身份證……”

    那警察冷哼一聲,“沒身份證?唬我呢?我看你們兩個也不像是什么正常關系,全都跟我們走!”

    唐風眉頭大皺,態度也冷了下來,“我們是舉報人,你們不抓違法的人,反倒過來找我們的事,是不是有點過了。”

    那兩個警服男子一瞪眼,氣勢上卻絲毫不減。

    “抗拒執法是不是?別人是不是違法行為我們不知道,反正你們連身份證都沒有,難道不像是違法的嗎?”

    “少廢話,再不走我就拷上讓你們走!”

    唐風覺得不對勁,扭頭對齊詩雨說道,“你先去轉衣服,我們跟他走。”

    齊詩雨戰戰兢兢的,進去將衣服換好,和唐風跟著兩個警服男子上了車。

    唐風和齊詩雨已經走了,隔壁四個房間的八個漢子還是策馬揚鞭,揮汗如雨的加班,誓要把1000塊給干回來不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