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一章 懷抱二美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一章 懷抱二美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和齊詩雨走在前面,后面兩個警服男子跟著,四人一起出了酒店大堂。

    不遠處停著一輛黑色普桑,兩個警服男子指著說道,“車就在那兒,過去上車。”

    唐風心中疑惑更重,走到普桑車前,打開車門,看了幾眼,招手讓齊詩雨先坐上去,而后自己也坐了進去。

    “同志,我們是好人,你們得去抓樓上那些干壞事的,不能讓他們跑了。”

    開車的警服男子見二人并沒有發覺什么異常,低頭冷笑一聲,“這就不用你們管了,跟我們走,鐵定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復。”

    唐風點了點頭,佯裝感謝。

    老普桑哼哧哼哧三四下,才算打著,男子掛上檔,車子飛速開離酒店。

    齊詩雨心里此時害怕極了,被困在大山中這么多年,早就讓她很難對不了解的陌生人產生信任。

    加之這兩個警察抓他們不抓那些做壞事的,更讓她心中蒙上了一層陰影。

    看到車內齊詩雨緊張不安,唐風伸手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害怕,有自己在。

    普桑開去繁華的街區,直接朝著郊區開去,唐風沒有著急,等到一個大拐彎,普桑開進一個老劉街道時,唐風坐在后排,猛的朝前前傾身體。

    一把將開車的司機按住,胳膊瞬間勒住了他的脖子,接著用力按住他的腦袋,猛的砸向前面的方向盤,與此同時一把提起了手剎!

    電光石火之間,普桑極速擺尾,撞向了路邊的梧桐樹。

    開車的司機腦袋耷拉著,剛才唐風按住他往方向盤上一撞,巨大的沖擊力讓他暈死過去。

    車子停住,副駕駛上的另一男子還沒反應過來,被唐風抓住頭發,直接往車門邊上使勁一磕,慘叫沒結束,便暈了過去。

    所有事情只是在瞬間結束,齊詩雨愣愣的看著面前暈死過去的兩人,驚訝的捂住了嘴巴。

    “壞了……你打了警察,會被抓的……”

    齊詩雨擔心害怕的失聲說到。

    唐風坐回原位,扭動了下脖子,吐了口氣,“他們不是警察,是假扮的。”

    齊詩雨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唐風打開了車門,“他們的警服太粗糙了,而且說話辦事的口氣不像警察,倒像是街上的混混,雖然他們演技不錯,但假的就是假的,真不了,他們身上沒那種味道。”

    雖然還有些遲疑,但齊詩雨還是乖巧的跟著唐風下了車。

    面前是一條幾乎無人的街道,兩旁是老舊的房屋,應當是到了郊區了。

    “現在也好,省的動手擺脫那幾個山炮了,咱們現在就走,我送你回家。”

    齊詩雨聽到這里,一時間居然有些懵。

    八年了,終于可以回家了。

    她眼中噙滿了淚水,卻仍舊笑著看著唐風。

    “好,回家。”

    到了街邊,唐風拿出銀行卡取了一萬塊錢,打車準備帶著齊詩雨去車站,直接坐車離開這里。

    招手攔停一輛出租車,很塊到了汽車站。

    由于這里地處偏僻,只有去市區的車,沒有直達省城的,唐風只能先買到市區的班車,到了地方之后再做其它打算。

    唐風去買票,齊詩雨站在售票廳門口等。

    十分鐘后,唐風拿著兩張票出來,門口卻圍著一圈人將齊詩雨團團圍在中間。

    看到這情況,唐風箭步沖到跟前,兩把推開兩個身穿一身黑,戴著大金鏈子的男子,將人群中已經被嚇得渾身發抖的齊詩雨擋在身后。

    “別怕,有我呢。”

    安慰了她一句,唐風抬頭打量,發現周圍一圈人全都是是一身黑短褲黑短袖,脖子上戴著大金鏈子,光頭或者寸頭,痞里痞氣的一群男子。

    看到唐風出現,人群中發出一道熟悉的聲音。

    “二馬哥,就是這小子!”

    聲音很熟悉,唐風頓了頓,想了起來。

    他就是剛才那兩個身穿警服的男子之一,只不過這會已經換了衣服。

    話音剛落,右手邊,一個瘦高男子邁著八字步一搖一擺的走了出來,伸出手指頭指著唐風。

    “小子,就是你打了我的兄弟?”

    唐風打量了他一眼,這種爛人貨色,也就平時在街上欺負欺負老實人,他根本不屑于和這些沒水平的混子多說什么。

    眉頭一皺,唐風冷聲喝到,“你,沒資格跟我講話。”

    叫二馬哥的瘦高男子嘴角上挑,一副輕蔑的樣子,一只胳膊往腰間一叉。

    “媽的,你特么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敢跟你二馬爺這么說話!”

    用手指向腳下,他怒氣沖沖的喝問道。

    唐風呵呵一笑,正準備上前教他做人,突然,遠處傳來豐田霸道的嘶吼聲,似乎還能聽到一兩句高喊的聲音。

    眾人目光隨聲音來源老去,只見一輛軍綠色豐田霸道一個擺尾,停在了人群外面。

    接下來車門打開,韓果兒和高安夏一身迷彩套裝,手持警用微沖,對著這群黑衣男子喝到。

    “全都給我蹲下!”

    黑衣男子們哪里見過這陣勢,這兩個姑娘不就是傳說中的女特種兵嗎?這誰打得過?

    韓果兒爆喝過后,黑衣男子一個個趕緊抱頭蹲下,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

    唐風轉過身。只見韓果兒和高安夏將微沖收起,全都笑著看著自己。

    韓果兒看了一會兒,突然腳下飛快的跑起來,沖向了唐風!

    一把將唐風抱住,韓果兒再也控制不住壓抑的心情,放聲大哭道,“我還以為你死了……”

    高安夏看到這一幕心里一酸,也沖了上去,唐風左右各一個美女,脖子都被拽的往下傾,連連說到。

    “好了好了,我這不沒事嗎?這么多人看著呢,影響不好。”

    路邊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一個個看到唐風懷里抱著兩個絕色美女,羨慕你不行。

    一邊站著的齊詩雨低下了頭,手放在胸前,有些不自在的咬著嘴唇。

    兩個姑娘止住哭聲,一個個渾身上下打量唐風,這個時候,縣警局的三輛警車才轟鳴著停在旁邊。

    警局的普桑和比亞迪確實是趕不上發了瘋一般往前狂飆的豐田霸道,本來是一起過來的,卻被遠遠的甩在了后面。

    韓果兒看警局人到了,臉頓時拉了下來,對著沖幾人走過來的領頭警察道。

    “這些人涉嫌聚眾斗毆,危害公共安全,王隊看著處理吧。”

    來人不敢怠慢,這個韓姑娘開頭可是不小,上級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盡全力配合她所有的行動,他可不敢不聽。

    “韓姑娘你放心,我們絕對依法處理。”

    說完,轉身一揮手,“來,所有人都給我到警局說說去!”

    黑衣二馬哥見熟人來了,舔著臉笑著站起來,自來熟的笑著說到。

    “呦,這不是王隊嗎?都是自家人,誤會,誤會……”

    王隊眉毛緊鎖,心里把這個馬混子八輩祖宗都問候了一遍。

    真是不懂臉色,都什么時候了還跟自己拉關系。

    “警察什么時候和混混是一家人了?少廢話,違法亂紀,就得接受懲罰!帶走!”

    大手一揮,手下人上前甩出手銬,將一臉僵住的二馬哥拷上,押上了警車。

    “韓姑娘,那我就先押這些人回局里了?”

    韓果兒擺擺手,“嗯,好,我們后面到。”

    警車開走,現場圍觀群眾漸漸散去,唐風這才看著韓果兒和高安夏,不解的問道。

    “你們倆怎么在一起了?以前好像也不認識吧?”

    高安夏撅噘嘴,還是以前那副小公主的樣子。

    “還不都是因為你?以為你真死了,跑遍了整個西南找你尸體……”

    唐風咦了一聲,“這么盼我死呢?”

    高安夏一拍唐風肩膀,不滿的,帶著撒嬌似的口吻道,“哼,盼你死我就不來找你了……”

    唐風笑笑,“知道,開個玩笑嘛,對了,既然你們來了,那我也就用不著坐汽車走了,我先去退票,等我一下。”

    說完,小跑回了售票廳。

    高安夏一歪鼻子,“那么有錢還在乎這點票錢,小氣鬼,晚上非得好好宰他一頓不行!”

    韓果兒也在一邊頻頻點頭,“沒錯,必須宰他一頓!”

    二人說完話,這才注意到在一邊干站著的齊詩雨。

    齊詩雨看到兩個姑娘都長得漂亮,打扮的雖然男性化,但卻有一種英姿颯爽的氣質,再看看自己,洗得發白的繡花牛仔褲和一雙不知多少年前的帆布鞋,簡直土到了極致。

    從小生活在優越環境中的他,第一次覺得在同性面前抬不起頭,自卑到了骨子里,恨不得原地消失。

    “你是?”

    高安夏看著齊詩雨,低頭問道。

    齊詩雨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聽到聲音尷尬的抬起頭,“我叫齊詩雨。”

    二人對視一眼,沒聽過這名字啊。

    正在這時,唐風退完票出來了,看著韓果兒和高安夏正和齊詩雨說話,忙走了過去。

    “忘了和你們說了,就是她救得我,詳細的事,我們找個地方聊。”

    說完,四人上了車。

    高安夏發動車子,開了一會兒停在了縣里的一家飲品店旁。

    一人要了杯茶,韓果兒便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機,要給上級匯報情況,唐風見狀,連忙將她手機奪了過去。

    “別急著上報,這里還有好玩的事情等我們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