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二章 特殊身份?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二章 特殊身份?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韓果兒出胡子瞪眼,“好玩的事?你現在還有心情玩,你知不知道現在有多少人擔心你的生死?”

    唐風抬手打住,“別別別,天大的事兒也得等到我這邊的事處理完了再說。”

    高安夏見唐風還不怎么想回去,連忙用腳踢了踢韓果兒,示意不要讓她跟唐風叫板。

    一撇嘴,韓果兒嘆了口氣,“那好吧,我就等兩天再說吧,反正都一個多月了,也不差這一兩天。”

    “這樣才對嘛。”

    唐風說完,抬手指了指韓果兒讓她起身跟自己出來。

    韓果兒知道他想說什么,跟著唐風出了飲品店,兩人站在路邊,思緒開始回轉。

    “我被打傷失去意識之后,曾圖南怎么樣了?”

    這個問題一直在唐風腦海中回蕩,一個多月了,他其實最擔心的還是這件事。

    韓果兒知道他肯定想問的就是這個,未加思索,即刻回答道,“估計傷勢很重,他被那條空中的金色巨龍噴出的火焰灼燒,從天空中跌落下來,又在半空中被龍尾掃中,估計傷的不輕。”

    “因為朗貢看到曾圖南落在地上,心神大亂,我這才有機會逃出來。”

    唐風聞言點了點頭,曾圖南修為比自己精深,但自己拿命換來金龍相助,曾圖南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過的。

    不過也可惜,自己挨了他那一掌,最后導致意識全無,金龍得不到自己的神識操控,轉眼之間也會回返仙界,這一站未能將曾圖南徹底殺死,日后也必將是個心頭大患。

    韓果兒見唐風眉頭緊鎖,接著說道,“不過朗貢集團已經徹底解散了,應該是他們看到自己真正的靠山受了重傷,無法抵抗強力的打擊,主動收手了。”

    唐風再度點頭,“沒錯,曾圖南受了重傷,恐怕不死也是元氣大傷,失去了真正的庇護,朗貢算個什么東西。”

    “那我的說完了,你是不是也該說說,這些天你在哪兒,怎么活下來的?”

    唐風心情重新放松了下來,笑著道,“說來也是命不該絕,我被打飛之后落在了河里,一路被沖到了國內,就是她,叫齊詩雨,上山割豬草發現的我,然后救了我,這些天,我一直都在她家里。”

    韓果兒一撇嘴,滿臉的幽怨眼神,“沒看出來你這桃花運還真不少啊,我一回去說了你失蹤的消息,也不知道怎么就被高大司令的千金給知道了,死命的鬧著要跟我一起找你,誰都攔不住,你說說,你怎么就這么有魅力呢?”

    一攤手,“大概是我長得帥又能干吧……”

    韓果兒一時沒反應過來干是什么意思,直到看著唐風壞壞的笑起來,這才小臉一紅,追著唐風就打了起來。

    打完鬧完,二人回到飲品店,高安夏直接問道。

    “你這里有什么事,咱辦完趕緊回去。”

    高安夏吃了炒酸奶,還不忘說話。

    坐定,唐風干咳兩聲,將齊詩雨的經歷和胡寨村人的惡行全部說了一遍。

    聽完,高安夏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還有沒有王法了?這幫畜生還是人嗎!”

    幸好店里沒人,但還是將店長嚇了一跳,唐風見狀,趕緊讓高安夏先別生氣,坐下慢慢說。

    高安夏怒不可遏,她從小在優越的環境中長大,爺爺的精神熏陶對她的影響是十分巨大的,這也讓她自小就嫉惡如仇,看見不公平的事都喜歡插手管了管。

    “你先別生氣,我說的事就是這件,現在詩雨跟我們在一起,很安全,但是其她被拐賣的婦女還沒人搭救,我覺得我們至少該做點什么。”

    韓果兒聽到這里,眉頭皺了起來,她雖然不是警察,但是之前也見過相關的事件。

    這種事一旦處理不好,引起的后果將是可怕的,這些村子大多數人都買媳婦,現在她們要強行解救,勢必會引起全村人的反抗。

    到時候一旦出現意外,流血死人都是很有可能發生的。

    關鍵現在幾人所在的位置是滇南,當地警方是否愿意協助自己辦案都是個問題,因為一旦出現責任事件,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但齊詩雨的臉上,出現了久違的笑容,她看著高安夏,直接站了起來,深深的鞠了一躬,“謝謝高姑娘……”

    “你是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

    高安夏擺擺手,大大咧咧的道,“沒事,我就是看不慣這些人而已。”

    韓果兒看了一眼高安夏,心里有些話不知道該怎么說,她是司令千金,面對有些事的時候,有些太想當然了。

    但三人都樂意去,自己又能說什么,況且唐風想做的事,又什么時候攔住過?

    “那好吧,咱們先回警局,畢竟這是他們的轄區,有些事還是需要和他們通氣跟幫助的。”

    四人重新上車,高安夏將車開的飛快,不多會兒,停在了縣警局大院里。

    霸道剛停下,便有人出來迎接。

    “幾位辛苦了,先到會議室休息一下。”

    韓果兒禮貌性的點頭回應,而高安夏則直接站在院子里高聲道,“你們局長呢?讓他過來,我們有事情找他說!”

    負責接待的警察知道這位千金的身份,連忙說道,“胡局在市里開會,現在正在往回來趕,只要人一到,立馬見幾位。”

    高安夏氣鼓鼓的,瞪了那說話的警察一眼,往二樓會議室去了。

    四人坐在會議室里,唐風見剛好在警局,也順帶可以給齊詩雨把身份證明開出來,便讓韓果兒和高安夏先等著,自己帶著齊詩雨去戶籍警那里開個身份證明。

    由于唐風的身份特殊,本來態度不怎么樣的戶籍女警也變得溫柔了起來,按照齊詩雨的給的信息,登陸內網,查找她的戶籍情況,然后再打印出來蓋章,就算是完成了。

    但是當女警將齊詩雨給的姓名年齡和家庭住址以及身份證號碼輸入進去之后,最后彈出的提示居然是查無此人!

    這一幕讓齊詩雨大驚,自己被拐賣那年都十八歲上大學了,身份證號碼和年齡以及家庭住址是絕對不會錯的,怎么可能會查無此人?

    她情緒有些崩潰,現在這個社會,如果沒有一個身份,那可謂是寸步難行,連火車都坐不了,更別說其它的事情了。

    唐風也有些不解,就算是失蹤的時間過長,法院判定死亡,至少也應該顯示出來已宣告死亡或者查到家人的戶籍信息才對。

    現在直接是什么情況都查不到。

    女警見唐風和齊詩雨沒有要走的意思,又按照之前給的信息核實了一遍,確實是查不到。

    “唐先生,您朋友給的信息,確實是查不到,我們也無能無力。”

    唐風抱著雙臂,繼續道,“你是戶籍警,了解的情況多點,那在什么情況下,你們內網會查不到一個人的信息?”

    那女警歪頭想了一會兒,悠悠說道,“這種情況我也很少遇見,按理來說就算是失蹤人口很多年沒找到,法院宣告死亡,至少也能顯示出來,而且失蹤人口里也會有記錄,他家庭信息也會有,現在這種狀況,確實我也很難理解,唯一的可能就是……”

    女警陷入了沉思,身邊一個老一點的男警員插了一嘴,“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家里人是大領導,級別極高,一般這種人的信息,我們是查不到的,因為沒權限。”

    此話一出,女警連連點頭,“對對對,就是這個,如果她家里有誰是大領導,我們是沒辦法查到任何信息的,除了這個可能之外,那就是她記錯信息了。”

    唐風回過頭看著齊詩雨,“你覺得會是你記錯了信息?”

    齊詩雨很是堅決的搖了搖頭,示意絕對不會。

    既然不會,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

    難道面前這個女孩的家里人,真有誰是大領導?

    唐風定了定神,問道,“在你十八歲那年,你爸爸和你媽媽在哪上班?”

    “或者說,你爸媽有誰職位很高嗎?”

    齊詩雨思緒回返到了八年前,仔細的想了很久,這才轉身細聲細語的說道。

    “我爸爸好像是什么辦公室的處長,我也忘了具體是單位的了,我從小到大他也經常換單位,我就沒怎么記過。”

    那女警站了起來,“你家之前在哪兒住?”

    “燕京,不過當時好像是下轄的一個縣區,沒在市區。”

    那女警倒吸了一口涼氣,“媽呀,處長,那可是在燕京,有的處長別看當時級別不高,但可是正兒八經的實權大領導,再說你已經不在家快十年了,你爸爸升到什么級別你也不知道,照我看,你家人估計還真是做到了很高的級別,我們這邊都沒權限查看了……”

    女警瞬間精神了起來,滔滔不絕的說道。

    說到這里,唐風也算定心了,“那行,既然是這個可能大點,按我們就到了燕京之后再說,現在就不要想了,反正很快就能回家。”

    齊詩雨乖巧的點了點頭,跟著唐風回了會議室。

    剛坐下沒多久,胡局風塵仆仆的推開門走了進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