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三章 沖突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三章 沖突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胡局身材勻稱壯碩,皮膚黝黑,國字臉,一臉的正氣,看著年齡也不大,四十歲左右的樣子。

    此時他臉上略顯疲憊,眼中帶著血絲,推開門站定,環視左右,輕喘一口氣。

    “各位久等了……”

    說著也不客氣見外,坐到了幾人對面的沙發上,端起水杯先喝了一口。

    高安夏一直都是快人快語,現在又讓她等了這么長時間,見到負責人來了,直接了當的說道。

    “胡局,有件事我想問問你。”

    胡局放下手中的水杯一抬手,“高小姐有什么想問的盡管問,我知無不言。”

    撇撇嘴,高安夏直接說道,“胡局,胡寨村買媳婦這件事,你不會沒有耳聞吧?”

    會議室內瞬間安靜了下來,胡局直愣愣的看著高安夏,眼神很是復雜。

    許久,他身子動了動,靠在了身后的沙發背上,仰頭看著天花板,輕嘆了一口氣。

    “我怎么會不知道,我當然知道,不僅僅是胡寨村,轄區內幾個偏僻落后的村子,幾乎都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高安夏“蹭”的一聲就站了起來,毫不客氣的用手指著胡局喝道,“你知道為什么還不管?就看著那些年輕姑娘被賣進大山,坐視不理?”

    胡局搖著頭,臉上神色難定,唐風見高安夏有些太過于莽撞,這人好歹也是局長,太傷人家臉面了也不大好,起身拉起高安夏坐在了自己身邊。

    “幾位,既然你們問到了這件事,我也就實話實話,有些事,并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么簡單。”

    高安夏冷笑一聲,“我看你就是怕了,不敢管,或者說怕承擔責任!”

    胡局苦笑一聲,“高小姐怎么罵我都成,我也知道這件事是我能力不夠,沒有解決好,可是我也有我的難處……”

    一個年近四旬的壯碩漢子被一個年輕姑娘訓斥,臉面上難免過不去,但是他知道高安夏的身份,只能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

    唐風見此,抬手讓高安夏先不要說話,起身走到了胡局身邊,“有什么難處,你可以給我說說,畢竟……安夏年輕,見不慣這種丑惡的勾當,心里著急你也理解理解。”

    胡局抬頭看了唐風一眼,感激似的點點頭,“唉,難處太多,第一,我們這是偏遠縣區,警力本來短缺,根本無法組織大規模的解救行動。”

    “第二嘛,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過一部叫做盲山的電影,里面講的就是這種事件,警察真的很難管,搞不好連性命都得搭上,不管是那些犯罪的村民還是警察,只要沒一個,上面追查下來,誰都擔待不起,而且我們一旦進村,他們聞風就把人藏起來了,我們每次去遇到阻攔不說,基本都是一無所獲,我不是沒盡力阻止過,是真的……”

    說到這里,胡局連連嘆氣搖頭,高安夏聽到這里,也是無奈的搖搖頭,盲山那部電影她當然看過。

    齊詩雨此時說話了,“其它村子我不知道,但胡寨村藏人的地點我知道,只要你們去,就一定能找到那些被拐賣的女孩。”

    這番話一出來,眾人的目光瞬間都落在了齊詩雨的身上。

    胡局一愣,疑惑的問道,“你是?”

    “我就是被他們買去女孩之一……”

    胡局瞪大了眼睛,唐風笑了笑,將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說了一邊,這才讓他恍然大悟。

    隨即一拍大腿,胡局站起來道,“既然有這樣一條線索,我們就不相信這才會無功而返,各位稍等,我現在就去組織人,馬上進山!”

    唐風聽完連忙叫住要走的胡局,笑著說道,“酒店里還有幾個醉生夢死的呢,現在天剛剛擦黑,抓回來一起帶回村子。”

    胡局答應了一聲,風風火火的出去了。

    ……

    鼎輝大酒店內,白大強等八個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休息著,身邊的妹子已經換過一茬兒,每個人都是叫喚著玩兒,那叫一個爽。

    天色剛剛黑下來時,酒店門口出現幾輛警車,十幾名身穿特警服裝的警官進去就往樓上走,經理忙打電話,但認識的領導沒有一個人敢接。

    白大強趴在小妹妹身上使勁耕田的時候,酒店房門被人打開,幾個高大的特警直接將其按倒,而后讓他們穿上衣服。

    白大強瞬間被嚇蔫了,這正在興頭上,突然的刺激讓他內心簡直不能承受,一下躺在床上不知如何是好。

    但隨即他反應了過來,今天這栽了!

    ……

    十輛警車組成的車隊浩浩蕩蕩的往胡寨村進發,高安夏的豐田霸道開路,一路霸氣十足。

    晚上八點半,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車隊行駛到了胡寨村村口。

    唐風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眼前的一幕讓他眉頭大皺。

    幾乎村里所有的人,包括老頭老太太,小孩子,大人,全都拿著?頭鐵鍬,站在村口的位置,虎視眈眈的看著車隊。

    一瞬間的功夫,唐風居然覺得他們自己倒像是一群壞人,而對面的才是正義的一方。

    高安夏顯然也驚訝的不行,瞪著眼看著面前的一群人。

    她哭笑道,“連老奶奶和小孩子都上了,真是太過于戲劇性了,好像我們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一樣……”

    唐風嘆了口氣,“他們是利益共同體,在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他們知道,只有擰成一股繩,才能擁有最強大的力量。”

    高安夏搖搖頭,“壞人就是壞人,他們都是壞人。”

    唐風拍拍高安夏的肩膀,“你們在車里等我,我先下去說說。”

    “你小心。”

    點了點頭,唐風打開車門下了車,隨即往后做了一個先不要動的手勢,胡局點頭表示明白。

    村民見唐風下了車,眼神之中狠厲之色更重,一個個惡狠狠的盯著唐風看著。

    往前走了幾步,面前一個年輕男子高聲罵道。

    “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貨色,我們胡寨村的人救了你,你卻恩將仇報!”

    這話一出來,大多數人的情緒都被點燃了,一個個開始揮舞手中的農具,口中滿是謾罵聲。

    唐風并不搭理其它人,走到了人群前兩米處站定,“白村長在哪,出來說話。”

    老村長滿臉鐵青的走了出來,站在人群最前面,冷聲說道。

    “小伙子,你這是什么意思?”

    唐風面不改色,“我是來救那些被你們買來的女人的。”

    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但所有人滿是殺氣的眼神無疑在告訴唐風,他觸摸到了大多數人的逆鱗。

    老村長嘴角微微顫抖了一下,撫了扶帽子,慘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們胡寨村怎么會做那種事?”

    唐風回頭指了指車里的齊詩雨,“她知道你們藏人的地點,你現在說了,讓警察把人安全帶出去,我答應給你們的錢,一分不會少。”

    “但如果你們不配合,等會警察自己找到人,你們村犯罪的人一個都跑不了,而且,也得不到我的一分錢。”

    “這其中的利弊,你自己考慮清楚。”

    唐風不卑不亢,氣勢凜冽的讓老村長額頭出現豆大的汗珠。

    兒子白大強沒有出現,最大的可能是已經被抓了,對方手中現在還有齊詩雨這個知道藏人地點的定時炸彈,一切都對自己村人不利。

    眾人安靜了下來,唐風環視一圈,隨后高聲說道,“各位,我想拐賣人口這行為是重罪大家伙都知道,我也明白,你們村子窮,大多男青年找不到合適的對象,只能買,但是,有的時候我們需要替別人想想,誰家養大個孩子都不容易,那些被賣到這里的女孩的家人,他們失去了孩子怎么活?”

    “誰都有難處,我不是個不講理的人,今天我本來可以一走了之,不摻和這件事,但是我回來了,因為我理解你們的困境,知道你們需要什么,我站在這里向各位承諾,只要你們配合警方交出人,讓她們回家,我不僅僅每家給十萬,還會在這里投資,讓你們的生活變好,只要你們的生活好了,下一代就不愁找不到媳婦。”

    “我希望各位眼光可以放得長遠一點,哪怕是為了這些乳臭未干的小孩,為了后世子孫,希望你們能考慮我的話。”

    這段話的作用很快體現,已經有人開始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唐風見此,折身返回。

    剛扭頭,身后傳來破風聲,他頭也不回,右手往后一伸,抓住了一塊手掌大小的石塊。

    老村長隨即瞪了一眼,人群中一個婦女趕緊將自家兒子拽了回去。

    唐風將石塊扔在腳邊,沒有說什么,回到了霸道車上。

    高安夏看著唐風,賭氣似的責問道。

    “他們十惡不赦做的都是傷天害理的事,你居然還要給他們錢?給他們投資?”

    唐風淡然道,“想要讓這樣的悲劇不再重演,只有從根上解決問題才行。”

    高安夏搖搖頭,“真是看不懂你,有的時候就是太心軟了一些。”

    笑笑,唐風沒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到了深夜時分,白村長似乎和村里主事的幾位老人商量好了,一個人背著雙手,走到了霸道車旁敲了敲車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