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四章 睹物思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四章 睹物思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扭頭,打開車門走了下去,白德勝手里拿著煙,神色很凝重。

    他指了指路邊的一個大樹,唐風會意,跟著他走了過去。

    站在樹下,白德勝白村長狠狠的吸了口煙,接著將煙蒂扔在地上,用腳踩滅,抬起頭看著唐風。

    “小伙子,你知道你這樣做,會毀掉我們村子嗎?”

    唐風直直的看著這個滿臉皺紋的老人,多年田間勞作在他臉上留下了一道道溝壑般的皺紋,如樹皮一樣,多了幾分滄桑感。

    但那一雙眼睛卻散發著一種特別的光芒。

    “你錯了。”

    唐風說完,摘下了一片樹葉,拿在眼前,周圍的車燈照的刺眼。

    白德勝微微皺眉,“什么意思?”

    “誰都愛錢,但是你要知道,一旦我們把那些女的交出去,后果是什么嗎?我們村幾乎全部的青壯年都會進監獄,那樣一來,這個村子就算全完了,我們要錢有什么用?”

    唐風猛地轉過身,指著那些躲在母親或者爺爺奶奶身后的小孩子們。

    “白村長,你看到了嗎?那些孩子,如果你們還這樣下去,我可以打保證,這些男孩以后還會走他們父親的老路,受窮,接受不了良好的教育,你們這個村子最后的結局就是消亡,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它的可能!”

    “我說給你們錢,給你們村子投資,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能讓村子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你們的子孫后代不會再受窮,他們可以像城市的那些孩子一樣,受到良好的教育,以后找一份正經工作,可以變得有吸引力,而不是為了娶一個媳婦都要用買這種違法犯罪的方式,你明白嗎?眼光長遠一些,多為孩子們想想。”

    白德勝愣住了,他看著唐風指的那些小孩子,眼眶不禁有些濕潤,是啊,胡寨村的未來在哪里?

    他思索了良久,終于回頭問道。

    “我們交了人,那些年輕的后生怎么辦?會判多少年?”

    唐風順勢搖搖頭,“我會爭取的,但最終判多少年,法律說了算。”

    白德勝明白了,現在自己的面前擺著兩條路,一是對抗到底,但結果是什么,不知道,很大概率村人會輸,二是聽唐風的,拿錢,等投資,但這樣會犧牲大部分青壯年,大家伙答不答應,真不好說。

    他心里有了選擇,但這么重要的決定,他無法一個人擅作主張。

    “好吧,我回去再跟村民商量一下……”

    唐風眼神冷厲下來。

    “白村長,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還有,你們別無選擇。”

    白德勝望了唐風一眼,點著頭回了人群之中。

    他明白唐風這句話的含義,胡寨村的人,別無選擇。

    白德勝在村里的威望很重,他決定了的事情,雖然受到了很多人的反對,但面對未來,面對自己孩子的以后時,一個個剛剛還氣勢洶洶的壯年漢子都沮喪的低下了頭。

    他們犯了法,但對自己孩子的愛卻是真的。

    白德勝再次找到唐風的時候,月亮高懸于天空,時間已經到了深夜。

    胡局難以置信唐風的談判水平這么高,幾乎沒有遇到任何的抵抗,他們從后山的山洞中救出了二十多名年紀不等的女人。

    無一例外,這些人全都是被拐賣到這里來的。

    大的三十幾歲,被賣到這里十幾年,小的十七八歲,才來半年。

    警察要帶走她們,讓她們回家的時候,年輕的女人,尤其是沒有生過孩子的女人大多都選擇了毫不猶豫的上警車,但大多數生了孩子年紀偏大的,卻站在路中間,想了很久,返回了村子。

    她們舍不得自己的孩子。

    為了孩子,她們甘愿放棄自己的一生。

    高安夏站在路邊,眼睛有些濕潤,有的年輕女人抱著懷中幾個月大的小孩哭的撕心裂肺,這一別,對于她們來說,可能就是一生。

    半夜時分,被拐賣的婦女和買媳婦的男人們被抓上警車,駛離了村子。

    兩個小時之后,車隊進了縣城,唐風一行四人沒有再回警局,而是直接到了不遠處的一家快捷酒店訂了房間。

    已是深夜,幾人都累了,洗了澡,唐風爬上床,準備睡覺。

    突然門被敲響,唐風起身開門,發現是韓果兒。

    “有事?”

    唐風光著膀子,站在門口問道。

    “好歹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大半夜就讓我站在門外面跟你說話?”

    唐風無奈的搖搖頭,閃身讓韓果兒進門。

    “白天有些話我不好說,現在沒人了,我想跟你談談。”

    唐風披上浴巾,拉開了落地窗的窗簾。

    “談什么。”

    韓果兒看著落地窗外的夜景,長吁一口氣,悠悠道。

    “你不準備給我解釋一下,你的真實身份嗎?”

    唐風坐在床邊,輕嘆了口氣,“你不都知道了,還問我做什么。”

    韓果兒爽朗的笑了笑,接著道,“不過我至今都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仙人和仙界?”

    “難道你以為世界就只是地球?只有人類這一種文明?人啊,有的時候就是容易自以為是。”

    韓果兒遲疑了片刻,繼續說道,“不過我并沒有把你的真實身份告訴其它人,這一點請你放心。”

    唐風枕著雙手,扭頭看了韓果兒一眼,輕薄的睡衣底下上絕美的身體。

    “謝謝。”

    韓果兒轉身,“曾圖南沒有死,你接下來準備怎么辦?”

    這同樣也是唐風一直在想的問題,站了起來,走到窗邊,他想了想。

    “越快越早處理越好,那天他說的話你應該也聽到了,他在醞釀一場陰謀,而一旦這個陰謀實現,后果是什么,你應該明白……”

    韓果兒輕皺眉頭,“你是說,如果他真的擁有了控制大部分人的力量,一定會影響到我們后世的人?因此來達到他的目的?”

    “其實說實話,我現在腦子里也很亂,我一直在想曾圖南為什么要得到那種可以大規模控制人類的藥品,難道他真的就想做一次皇帝?”

    韓果兒點點頭,“目前來看說這樣的,如果他將你老婆手中的研究報告拿到,制成一定的藥品,并且運用到宋朝人的身上,那后世的我們也都將受到影響,恐怕到時候所有人的都得聽他一個人的。”

    唐風不置可否,“應該說是這樣,但現在這樣分析我不知道究竟是否正確,但至少表面上來看說合理的,唉,男人,終究還是無法抵抗得了權力金錢和美女欲望,得到皇帝一樣的位置,他確實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韓果兒輕笑一聲,“說的你跟不是男人一樣……”

    唐風也隨之一笑,“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嗎?”

    韓果兒伸手打了唐風胸口一下,滿是幽怨的說道,“好了,不跟你鬧了,有些事我們回去之后再做打算吧,我不能在你房間呆很久,不然高小姐又該吃醋了,她那醋壇子一打翻,我可頂不住……”

    說完,韓果兒轉身出門,唐風隨之上床睡覺。

    第二天一早,四個人又去了一趟警局,唐風也看到了一夜無眠的白德勝,答應他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他會親自來這里進行考察然后投資。

    處理完剩余的事,唐風駕駛韓果兒的豐田霸道,往燕京趕去。

    一千多公里的路程,白天走晚上歇,三天之后,豐田霸道進入了燕京境內。

    由于齊詩雨記憶中的家在燕京下面的縣里,因此唐風沒有直接進京,而是轉道進了燕京旁邊的京北縣。

    傍晚時分,豐田霸道停在了一座老式的居民小區前。

    房子是幾十年前的老房子,里面連物業公司都沒有,四人很容易就進了小區內部。

    齊詩雨的神色凝滯,臉色微紅,看的出來她心里其實很忐忑,也很激動。

    雖然在心里已經做好了爸媽早就搬走的準備,但這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