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奇遇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奇遇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上前查看了一眼門鎖,發現鎖孔里面都已經落滿了灰塵,看來少說已經有很多年沒有人住過的痕跡。

    這也側面確定了齊詩雨的家人可能已經升遷的事實。

    轉頭的時候齊詩雨已經擦干了眼淚,唐風于是說道,“看來你家人可能真的升遷到了其它地方,這里的鄰居你有認識的嗎?”

    齊詩雨扭頭看了看對門的房門,想了想,搖了搖頭。

    但唐風為了保險起見,還是上前敲了敲。

    防盜門很快打開,一個老奶奶站在鐵門里面,隔著一層防盜網警惕的打量站在門外的唐風和齊詩雨。

    “你們?”

    “老奶奶,我們想找你打聽個人。”

    唐風微笑著開口問道。

    老奶奶遲疑了一下,扶了扶金絲邊眼鏡,看氣質和舉止應當也是個退休的老干部之類的人。

    “打聽誰啊孩子?”

    看兩人并不像誰壞人,老奶奶態度溫和下來,和藹的問道。

    唐風看了看齊詩雨,她趕忙說道,“就是您對面這家人。”

    齊詩雨之前跟著爸爸媽媽經常搬家,在這里住的時間其實也不長,從住進去到她被拐也就一年多的時間,因此鄰居基本沒有什么認識的。

    老奶奶看著對門,做思考狀,“你說小齊一家啊?很多年前就搬走了啊,你們是誰?”

    齊詩雨連忙問道,“奶奶,您認識我爸爸?”

    老奶奶一驚,“你是小齊失蹤的女兒?”

    齊詩雨漣漣點頭,再次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情緒,放聲哭了出來,老奶奶看到齊詩雨哭了起來,憐憫之心大增,干嘛打開鐵門讓二人進屋。

    “奶奶,我們就不進去,您知道這家人搬到哪兒了嗎?”

    這個問題說出來,老奶奶思索了一下,“你們等下,我去問問我老伴兒,小齊跟他以前經常聊天下棋,搬走的那天小齊還專門找他打招呼呢。”

    說完,再次邀請二人進屋,唐風見此,和齊詩雨對視了一眼,一同進了屋。

    “老頭子,小齊的女兒找出來了,快出來看啊!”

    老奶奶一進屋就直接喊了起來,不多時的功夫,里屋出來一個拿著書的老頭兒,戴著眼鏡,打量著屋里的一男一女。

    手開始顫抖,“你說小齊的女兒詩雨?”

    齊詩雨漣漣點頭,“老爺爺,我說詩雨,您知道我爸爸調到什么地方去了嗎?”

    老頭兒這才想起來之前的事,思考之后沉吟道,“哎呀,現在算起來,你爸爸已經被調走六年了,他走的時候給我說是調到燕京市委下的一個城建處了,具體在哪個部門我也忘了。”

    唐風大致捋了一下,城建處?好像確實是個好位置,部門不大,實權可是不小,在這種位置上的人,幾年之內上升到一個很高的位置倒也不足為奇。

    聽到這里,齊詩雨在心里暗暗記住了這個部門的名字,對著老頭兒深深的鞠躬致謝,然后轉身下樓。

    二人下樓上車,四人匯合再次駕車出發,直奔燕京市區。

    一個多小時的功夫,豐田霸道進了市區,很快找到了市委下屬的城建辦公室。

    但結果還說讓幾人大失所望,齊詩雨的父親很四年前已經被調走了,據辦公室的老職工講,應當說上調,去了更高層的單位,沒記錯的話應當是經管局。

    于是四人馬不停蹄繼續往下一個部門趕。

    市區的道路對豐田霸道這種大型suv并不友好,等車子到經管局時,已經是下午時分。

    但到了這里,仍舊沒找到齊詩雨的父親。

    而且這次的線索更少,周圍的同事居然都不知道他調去了哪里,連最高的領導都不知道。

    到這一步的時候,唐風心里暗暗沉了沉,看來那個女警說的沒錯。

    齊詩雨的父親真的被重用,現在的級別已經高到一般警察查不到他的身份。

    垂頭喪氣的從經管局出來,齊詩雨的情緒有些低落,現在的線索越來越少,想要真正找到自己家人,看來是越來越難了。

    時間到了下班時分,她一個人站在路邊,望著路上川流不息的車流,有些發呆,偌大的燕京市區,少說得有上千萬的人口,想要在這里找到一個沒有聯系方式和線索的人,無異是大海撈針。

    高安夏本來就有些看不慣唐風對齊詩雨好,現在馬不停蹄的跟著奔波了一天,有些累了。

    “喂,咱們就這樣跟無頭蒼蠅一樣找下去,這什么時候是個頭兒啊?”

    說的話語氣有些沖,唐風看了她一眼。

    “沒辦法,估計是她父親的級別太高了,一般人查不到他的信息,現在你也看到了,他之前的同事都不知道他調到了哪里,我們真正找起來確實會很難。”

    唐風解釋了一句,高安夏蹬了唐風一眼,“既然級別高,那我給我爸爸打個電話,你去去問問,她爸爸的名字叫什么。”

    唐風一想也是,高安夏的父親高光世可是大軍區級別的,到了他那個地位,如果齊詩雨的爸爸確實是級別很高的官員,即便不認識,那也至少應該知道才對。

    想到這里,唐風趕忙過去問了齊詩雨她父親的全名,回過頭告訴了高安夏。

    即刻拿出手機,高安夏就給自己父親打了過去。

    三個人圍著高安夏,她索性打開了擴音。

    “喂,爸爸,你現在忙嗎?”

    “安夏,爸爸的乖女兒這幾天在外面還好嗎?”

    手機里傳來高光世和藹的聲音。

    “我在外面可沒少被人欺負呢……”

    “嗯?誰敢欺負我的乖女兒,告訴爸爸,替你出出氣。”

    高安夏看向唐風,“是唐風欺負我。”

    唐風臉都黑了,這關自己什么事兒?

    “唐風?那臭小子又欺負我們家安夏了?讓他接電話,我說他幾句。”

    看著唐風窘窘的樣子,高安夏解氣的一笑,隨機嚴肅了下來。

    “爸,我給你打電話,是想跟你打聽個人。”

    “乖女兒說吧,爸爸聽著呢。”

    “齊衛東你認識嗎?”

    電話那頭突然沒了聲音,許久沒人說話,高安夏以為自己不小心掛斷了,連忙拿起手機查看,發現并沒有。

    “爸,你還在嗎?”

    四人都有些不解,高安夏接著疑惑的接著問了一句。

    許久,手機那頭才傳來高光世的聲音。

    “乖女兒,你沒惹事吧?”

    高光世這么一問,眾人都是一愣,高安夏連忙解釋道。

    “爸,沒有,我怎么會惹事呢,這個人你認識嗎?”

    聽的出來那頭重重的出了口氣。

    “沒惹事就好,齊衛東爸爸認識。”

    幾人頓時喜笑顏開,尤其是齊詩雨,激動的差點又哭了。

    高安夏看了唐風一眼,“爸,那你把他聯系方式給我,我找他有事。”

    高光世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一個頭兩個大,自己這寶貝女兒不知道在外面又惹什么事了,現在突然跟自己要齊衛東的電話。

    齊衛東是什么身份的人,算起來級別和自己一樣,但人家在天子腳下的皇城,自己在外面,放在古代連封疆大吏都不算,實際上跟人家根本沒辦法比。

    他心里覺得,女兒一定上惹上什么麻煩了,但女兒是他的心頭肉,出了事也不能說實情,先得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才行。

    “安夏,你告訴爸爸,你找齊衛東有什么事情?”

    那邊的高安夏其實已經很著急了,聽到自己老爸一直在擔心自己是不是真惹事了,公主脾氣又上來了。

    “爸,我真沒惹事,說齊衛東他女兒幾年前失蹤了不是?我們碰巧找到了,可是這幾年的時間他調了很多地方,我們找了好幾個部門都沒找到他,這不才給你打電話問問。”

    聽到女兒這么說,辦公室里的高光世一口氣才算是咽回了肚子,笑道,“原來說這樣,好,那你稍等一下,我馬上讓秘書聯系齊部長。”

    電話掛斷了,但高安夏卻聽清楚了,最后一句說的說馬上聯系齊部長。

    齊部長?

    四人站在原地都楞了。

    部長?那是什么樣的存在,怪不得幾個人找不到呢,剛才經管局的人估計都知道,但就是知道也肯定沒人說,這也很正常。

    “的天,唐風,你小子這福氣真不小,受個傷都能誤打誤撞找到部長的女兒……”

    唐風瞥眼瞪了高安夏一眼,“小心我真欺負你啊!”

    高安夏胸口一挺,作出一副絲毫不在意的樣子。

    “來唄,敢欺負我,我就告訴我爸爸,讓他教訓你!”

    兩人說著玩,齊詩雨在一邊站著,心情根本不知道用什么來形容,一切都好像是上天跟她開了玩笑一樣。

    不多時,高安夏的手機響了起來,“喂,爸爸,你聯系到人了嗎?”

    “安夏,你們先不要著急,剛才是他秘書接的電話,說齊部長正在開會,等會兒會直接回給你電話,你手機千萬不要關機,明白嗎?”

    高安夏重重點頭,“放心吧爸爸,我會的,再見爸爸!”

    說完,掛掉了電話。

    此時已經到了下午時分,唐風看還需要時間,提議先去吃飯。

    雖然大家都沒什么味口,但是現在干等著也沒有什么用,于是也都答應了。

    上車,到了附近一家中餐廳,點了幾個菜。

    吃到中間的時候,高安夏的電話終于響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