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六章 醉夜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六章 醉夜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手機鈴聲一響,幾人吃飯的動作幾乎同時停滯了,一個個目光落在高安夏身上。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屏幕,“歸屬地是燕京的。”

    “趕緊接。”

    唐風催促了一句,高安夏瞪了他一眼,按下了接聽鍵。

    “喂?請問您是高安夏女士嗎?”

    手機里并沒有傳來中年男人的聲音,而說聽起來很年輕的男聲。

    眾人心里先是一陣失落,高安夏咳嗽了一聲,“沒錯,我是。”

    “剛才您父親說,您現在和齊衛東先生的女兒在一起,既然這樣,能否讓我和她說幾句話?”

    高安夏看了一眼齊詩雨,“你爸的秘書要你接電話。”

    此時,燕京市區中心的一座大樓內,齊衛東坐在皮質沙發上,略顯疲憊,得到女兒的消息他并沒有感到多開心,因為這些年因為自己地位不斷上升的緣故,不斷有人給自己送女兒來認親,只今年一年,就不少于三個,他明白底下人的意思。

    可惜他們會錯了意,做了可笑的事,如果自己女兒是小的時候走丟,那這么多年過去,隨便拉來一個長得像的,也可以蒙混一下,但詩雨是十八歲才走失的,早已經長大了,自己又怎么那么容易被騙?

    因此聽到又有人找到了自己女兒,他心里雖然緊張,但并沒有多放在心上,加上開了一天的會議,身心俱疲。

    餐廳內,齊詩雨接過手機,情緒已然繃不住了,直接哽咽著說了句。

    “爸爸在哪里?”

    辦公室內坐在沙發上的齊衛東按揉太陽穴的動作驟然之間僵住了,他大腦瞬間一片空白,眼神直直的看著眼前的事物,瞳孔卻沒有焦點……

    這個聲音,是女兒的。

    他恍惚之間站了起來,有些失態的直接從秘書把手機奪了過去。

    聲音一度哽咽,他呼吸加速,嘗試了好幾次,這才說道,“小雨,爸爸在這兒,爸爸在呢……”

    齊詩雨瞬間號啕大哭,眼淚如決堤一般往下涌出,哭著喊道,“爸爸,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辦公室里,齊衛東已然情緒崩潰,忙沙啞的對身邊的秘書安排到,“快,快讓司機準備車。”

    能做到這個地位的秘書也不是一般人,看到領導這個表現,知道可能真的是他的女兒回來了,連忙出去吩咐司機準備車。

    齊衛東強制著讓自己冷靜下來,用紙巾擦了擦眼角,柔聲對手機里嚎啕大哭的女兒說道,“小雨啊,你現在在哪,爸爸這就去接你。”

    齊詩雨看了一眼店里的名字,隨即說道,“爸爸,我在千味私廚餐廳……”

    齊衛東連忙答應,“好好好,爸爸這就過去,你在里面等爸爸。”

    “爸爸,你別掛電話,我想一直聽你的聲音。”

    齊衛東穿上便裝,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好,好,爸爸不掛,爸爸不掛……”

    他心里知道,這么多年,女兒一定是太缺乏安全感了,這才不想讓自己掛電話。

    出了大樓,外面的奧迪立刻發動,齊衛東坐了進去,秘書在副駕駛上問道。

    “齊部,去哪兒?”

    “千味私廚。”

    “好的。”

    雖然秘書也不知道這個餐廳在哪,但領導說了,剩下的事情就得自己解,不過找一家餐廳并不難,上網查了一下,立刻出來了具體的位置,給司機說了一下位置,奧迪車以平時根本不會有的速度往餐廳開去。

    一路上,齊衛東一直在安慰女兒讓她不要著急。

    半個小時之后,唐風的視線中出現了一輛黑色奧迪a8。

    他拍了拍齊詩雨的肩膀,示意讓她看外面。

    奧迪緩緩停下,齊衛東沒有等秘書給自己開門,直接推開左邊的車門下了車,環視了一眼周圍。

    透過餐廳的玻璃,他一眼看到了哭的梨花帶雨的女兒齊詩雨。

    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眼前有些泛白,有些暈眩,身后的秘書看到領導這個表現,趕緊提前進入餐廳,走到柜臺前找到了負責人,言辭鄭重的和他說了幾句什么,餐廳的負責人似乎也能理解。

    畢竟在天子腳下的皇城,像這種事情也見怪不怪,秘書說完,老板連忙出來疏散客人。

    幾分鐘的時間,餐廳之中只剩下了唐風一桌人。

    齊詩雨已經站了起來,但腳下覺得有些虛,走了幾步都有些走不穩的感覺。

    齊衛東走了進來,齊詩雨近距離看到父親的瞬間,再次哭出聲來,不過好在餐廳的客人已經被老板全部疏散走了,倒并沒有引起其它的人注意。

    父女相見,都是哭出聲來,只不過這是真正的感情流露,并不會讓人覺得做作。

    秘書一直警惕的看著周圍,自己領導這一幕可不能讓人拍照,這是作為一個秘書應該注意到的事。

    “爸爸的好女兒,這些年你去哪兒了?爸爸找你找的都快急死了,你媽媽每天以淚洗面,眼睛哭的都快看不見了……”

    齊詩雨哭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只是一邊哭一邊說著“對不起”之類的話。

    父女二人情緒都稍微穩定下來之后,齊衛東看了看唐風這邊,詢問道,“小雨,這三位是你的朋友?”

    齊詩雨看了一眼唐風等三人,“爸爸,就是他們三個救我出來的,沒有他們,我可能一輩子都會生活在大山里,見不到你們。”

    齊衛東一邊安慰女兒,一邊拉著她的手走到了唐風桌邊,秘書很貼心的遞過去了紙巾,他拿著擦了擦眼睛,和女兒一同坐下。

    “三位哪里人,如果有時間,還請不要拒絕我的邀請,一定到家里坐坐。”

    高安夏看著面前這個中年男人,心中不禁連連點頭,這個氣質,確實是大領導才有的。

    唐風擺擺手,“您千萬別這么說,我出去旅游跌下山崖,是詩雨救得我,我幫他逃出來,也是應該做的事。”

    幾人客套一番,齊衛東盛情難卻,也不好拒絕,只能答應下來。

    三人上了車,齊詩雨和她爸爸坐一輛車在前,唐風開車跟在后面。

    在路上行駛半個多小時,停在了一個高檔小區前,這應當是專門的領導小區,里面戒備森嚴,不過有齊衛東在,倒也進去的容易了一些。

    到了他家,母女相見,又是一番動容的情景,過后齊詩雨的媽媽便張羅做飯,讓唐風三人不要走,一定在家里吃飯。

    唐風明白,人家這種地位的人一般不會留人在家,加之齊衛東態度太過熱情,三人也就留了下來。

    很快,飯菜上桌,六個人坐在客廳里,開了瓶紅酒,邊吃邊聊。

    齊衛東知道高安夏是高光世的女兒之后,對高安夏更是倍加欣賞,稱贊不斷。

    這頓飯吃的很愉快,不過齊衛東雖然極力的平易近人,但身居高位多年的他舉手投足之間的氣場總讓唐風感覺很別扭,并不是他有架子,而是潛移默化,齊衛東身上多少有些氣息和常人不同。

    晚上,吃完飯,唐風和韓果兒以及高安夏起身準備離開,齊衛東堅持要給三人安排住處,但被唐風婉拒。

    一家三口送到小區門口,就要離別時,齊衛東把唐風叫到一邊,伸手往他包里塞了個東西。

    “小唐,我看你不是一般人,剛才也聽安夏說,你在安北小城做點生意,你齊叔不會說什么客套話,感謝你的話我就不再說了,我現在的位置不低,以后做生意遇到什么難處,給你齊叔打個電話,聯系方式就在你包里,是我的私人手機號。”

    唐風摸了摸口袋,微微一笑,沒多問什么,“好,那我就謝了,以后有什么事,肯定找您。”

    齊衛東點了點頭,輕嘆一聲,“小唐啊,我看的出來,小雨對你有種特別的感情,無論是出于感恩還是其它,都不重要,以后有時間,多來燕京看看她……”

    看著面前這個中年男人,唐風深吸了口氣,“好,我會的。”

    說完,折身離開,齊詩雨看著唐風上了車,眼圈不知什么時候又紅了。

    發動車子,唐風沖她擺了擺手。

    齊詩雨突然沖了上去,趴在車窗邊,最后拉開了后邊車門,坐了進去,隨即伸出腦袋對一臉緊張的齊衛東夫婦說道。

    “爸媽,我晚些回來。”

    妻子剛想說什么,齊衛東攔住了她,輕笑著對女兒說道,“去吧,太晚了就別回來了,明天回來都可以。”

    說著,將一部手機和一張卡遞給了女兒,然后招手再見。

    唐風見狀也沒再說什么,啟動車子掉頭開了出去。

    “咱們找個地方喝點酒吧……”

    半路上,齊詩雨興高采烈的說道。

    唐風和開著車,沒答話,高安夏這兩天心里正郁悶著呢,連忙贊同,“沒問題啊!”

    韓果兒本來不想去,但也不好拒絕,只能笑著答應。

    找了市區一件還算不錯的酒吧,四人進去,要了間包廂和幾箱普通的啤酒,敞開懷喝了起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在這里的時候才算是徹底的放松下來,尤其是齊詩雨和高安夏兩人,酒量不好,但喝的是真猛,不到兩個小時,唐風被灌的都有些發暈了,而高安夏則直接暈的站都站不住了。

    深夜時分,唐風攙著高安夏,韓果兒攙著齊詩雨,四人在街邊找了家星級酒店,開了兩間房。

    唐風喝的多但并沒有多醉,照常洗了澡,爬上床,迷迷糊糊剛要睡過去的時候,一幅光滑的軀體不知何時溜進了被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