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七章 明皇垮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七章 明皇垮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的意識瞬間清醒,剛想睜開眼睛,一雙溫熱的雙手輕柔的捂住了他的眼睛。

    接著,被子被掀開,光滑如玉的軀體貼了上來。

    燈光昏暗,眼睛又被堵住,唐風看不到究竟是誰爬上了自己的床。

    這種神秘感使得內心的灼熱更加明顯,女子輕柔的將被子一把扯開,無比輕柔的爬上了他的身體。

    心中似乎一瞬間明白了,唐風也不再故作矜持,任由女子主動迎合。

    離開家已經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加上在山里修養了那么久,唐風的身體相比較之前又強壯不少。

    戰斗打響,女子雖然極力壓抑著自己不讓聲音喊出來,但唐風攻勢太過兇猛,讓她情不自禁的輕聲呼喝。

    一次結束,接著二次……

    連續三次之后,女子渾身濕熱,趴在唐風懷里休息了一會兒,將落在地上的被子重新拉了上來,蓋在唐風身上。

    然后下床穿鞋,出了房間。

    ……

    晨輝灑進房間,唐風從睡夢中醒來。

    從床上爬起來,他伸了個懶腰,頓時覺得周身筋骨無比的舒暢。

    下床洗漱,收拾好一切,出門到隔壁找三個姑娘匯合。

    吃過中午飯,唐風三人準備回返安北,齊詩雨執意要送三人出市區上高速。

    路途中,高安夏問齊詩雨今后的打算。

    “我準備先找個工作干著,然后想成立個民間組織,專門幫助那些被拐賣的婦女和兒童。”

    高安夏聞言點點頭,不禁有些佩服面前這個身形單薄的小姑娘,于是深深點頭道。

    “可以,你有這樣的責任感和想法,我特別佩服你,以后組織成立了記得告訴我一聲,我也加入。”

    齊詩雨笑了笑,點頭答應。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出了市區準備上高速,在收費站外面,齊詩雨下了車。

    幾人說了一會兒,時間不早了,唐風發動車子,準備離開。

    豐田霸道駛進收費站的時候,唐風微微一側頭,從后視鏡中看到了齊詩雨。

    她正用手指著自己的心口,然后又指了指前方。

    唐風一瞬間沒有看明白,以為是一種告別的方式,并沒有多想。

    后來他才明白,齊詩雨想要表達的是。

    “我的心永遠屬于你。”

    ……

    上了高速,沒了齊詩雨,高安夏說話隨意了起來。

    聊著聊著便又扯到了唐風老婆林音的身上。

    “哎對了唐風,你知不知道,你老婆的公司破產了?”

    豐田霸道以120公里的速度行駛著,這話一出來,唐風驚的差點沒直接踩下剎車。

    按捺住心頭的震動,唐風手握著方向盤,低聲問道,“你說什么?”

    “你老婆的公司破產了啊?明皇地產和皇家一號會所都垮掉了,你不知道?”

    韓果兒瘋狂的給高安夏擠眉弄眼,但無奈現在話已經說出來了,想再收回去是不可能了。

    唐風心中震驚的同時也感覺到不明所以。

    明皇地產和皇家一號在自己走之前是經營的不錯的,自己這才走了不多幾個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破產了呢?

    “快說說,究竟是怎么回事?”

    唐風壓低了嗓音,握著方向盤問道。

    高安夏知道現在是不想說都來不及了,只能硬著頭皮道。

    “具體的原因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你老婆的兩家公司全垮了,據說還欠人家王志高的市委幾個億,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項目也爛尾了……”

    唐風十分震驚,腳下油門又狠狠踩了踩,豐田霸道如風般飛快的往前竄去。

    高安夏見唐風如此關心林音,醋壇子一下又翻了。

    “不是馬上都離婚了嗎?男人的嘴說謊的鬼,明明心里還在意,說什么不在意的謊話……”

    唐風苦笑一聲,“明黃和皇家一號是我接手過來一點一點帶上正規的,現在兩家公司都破產,我心里怎么能好受。”

    高安夏哼了一聲,不搭理唐風了。

    心里著急,唐風車速一路上開的極快,本來兩天的路程,一個白天一個晚上硬是沒休息給走完了。

    第二天的傍晚時分,豐田霸道駛進了安北市區境內。

    天色完全黑下來的時候,進入了安北市區。

    看著面前熟悉的高樓大廈,唐風深吸了口氣。

    安北還是之前那個安北,但熟悉的景象背后,似乎暗藏著一絲不和諧的東西。

    ……

    將車停在仁德醫院的門口,唐風下了車,敲了敲后車窗。

    “你倆要有自己的事就先去忙,我先上去看看我爸爸。”

    高安夏一路上都在賭氣,公主脾氣一上來誰都沒治,冷哼一聲下了車,坐上司機位置,揚長而去。

    唐風看著駛離的豐田霸道,不由得苦笑著搖搖頭,高安夏就是這脾氣,過兩天自己就好了。

    車子遠去,唐風抬步上樓。

    到了父親唐建國的病房門外,唐風透過窗戶往里看了一眼。

    一切都井井有條,床上和老爸的衣服都很干凈,這足以證明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兩位護工很負責,并沒有偷懶。

    已是晚上,醫院走廊內沒什么人,唐風小心翼翼的上前打開門,走了進去。

    坐在父親的床前,唐風靜靜的看看還在昏迷之中的父親,不禁有些悵然若失。

    這次回來,不管怎么樣,也得讓父親醒過來。

    正在這個時候,病房門被人推開,唐風以為是護工來了,起身準備問好,但開門進來的人卻讓他張開的嘴巴又合上了。

    來的不是別人。

    是林音。

    她手中端著臉盆,似乎正準備進來在病床上的唐建國擦臉擦身子。

    二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見到,頓時不知該說什么。

    許久,林音有些尷尬的低下頭。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剛剛。”

    唐風干笑一聲,答道。

    林音點了點頭,看了看手中的臉盆,連忙解釋道,“阿姨家里有點事,我來替她兩天,所以……”

    “謝謝。”

    二人正說著話,病房門再次被人推開,之前請的護工阿姨出現了門口,看到二人的同時一愣,連忙道。

    “小唐回來了,哎呀,林小姐你怎么又干我的活兒了,快來給我,你們兩聊。”

    阿姨結果林音手中的東西,去干活了,林音站在原地有些局促,自己說的話瞬間被拆穿,她更加的尷尬。

    就這樣站著,許久唐風沒說話,林音臉有些紅,最后抬頭禮貌性的一笑。

    “沒什么事我先回家了……”

    說完扭頭就走,看得出來唐風對她的冷淡讓她很難過,也很失望。

    唐風沒有攔著,等她出了病房,扭頭和阿姨問了幾句老爸的近況,轉身準備出門。

    “小唐啊,林小姐人真好,你不在的時候,她一有時間就過來幫我照顧你爸爸,心腸真是好。”

    “現在的女孩子啊,哪有對自己家公公這么貼心的,真是個好姑娘……”

    唐風停步,謝過護工阿姨,出了門。

    林音漫無目的的走在醫院的走廊上,精神有些恍惚,甚至連電梯都忘了坐,直接走樓梯下的樓。

    她沒想到唐風會突然出現,她甚至有些恨自己的懦弱無能,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居然會緊張到這個程度。

    這也是第一次,她在唐風面前緊張不安,生怕說錯一個字,做錯一個動作。

    感覺真的很糟糕。

    “林音。”

    突然,身后傳來一個熟系的聲音,她猛地停住了腳步,本能的想猛的轉身,但隨即壓住了這個沖動。

    她就這樣呆呆的站在原地,等著唐風走來。

    “聊聊?”

    唐風走到面前,似乎并沒有很激動,只是很平淡的問了這樣一句。

    她心臟跳的厲害,但高傲的性格不能讓她顯示出過多的激動和順從,她微微含笑。

    “好啊。”

    唐風指著醫院對面的咖啡館,“那邊吧。”

    要了兩杯果汁,兩人面對面坐下。

    林音眼神落的很低,身上穿著打扮和之前差不多,緊身的牛仔褲和白色的襯衣勾勒出完美的身段,臉上仍舊是白皙如玉,一縷發絲垂在眼前,多了幾分動人之色。

    只不過臉色略顯憔悴。

    “明皇垮了?”

    唐風喝了一口果汁,很酸。

    林音眼神頓時四下轉動,情緒有些低落,最后苦笑了一聲。

    “你都知道了。”

    唐風點點頭,“安北小城,大公司倒閉不經常有。”

    林音自嘲似的笑了笑,抬起頭看著唐風。

    “沒錯。明皇被我帶垮了,看來,是我真的不適合做生意,我就只能一輩子做一個醫生……”

    從前的傲慢,和那個天之驕子一般被人仰視的林音似乎變成了一個笑話,至少她自己是這樣覺得。

    男人心軟不軟,完全看對誰,當林音如此狀態的時候,唐風真的有些心疼。

    尤其是她那一個自嘲的笑,著實讓人看了扎心。

    “干嘛這么說自己,還年輕,以后翻身的機會多了。”

    林音再度苦笑,“算了吧,我現在欠了好幾個億的債,還怎么翻身,別人看到我就跟看到殺人犯一樣躲著,連以前的好朋友,現在都不愿意見我了。”

    “人心啊,真的經不起考驗,不過也好,失敗過一次,讓我看清楚了好多東西。”

    “不過你放心,明天我就答應去跟你離婚,債務不會分擔給你一半,這一點你放心……”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