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好聚好散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好聚好散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很突然的,唐風在林音的眼神中發現了一種很深邃的情感,她的目光不再像以前那樣熱烈而冷冽,多了幾分愁絲。

    很顯然,這次的失敗,讓她改變了很多。

    主動答應離婚的話自林音口中說出,唐風心中不覺一沉。

    “這個時候,還說這些做什么。”

    唐風微微搖頭,臉上還是一貫的淡然笑容。

    林音雙手握著裝著果汁的杯子,閉上眼睛,“唐風,如果我說,從很久之前我就愛你,你信嗎?”

    如遭雷擊一般,唐風反應了一下,目光與林音相對。

    良久,唐風哈哈一笑,“我信。”

    “像我這么優秀的男人,有女人喜歡,好像也很正常。”

    氣氛突然之間變味了,兩人都是哈哈一笑,只不過林音笑的有些牽強,似乎只是為了迎合唐風的這句玩笑話。

    “好了,回家一趟吧,你也收拾一下東西,明天早上我們就去民政局把手續辦了。”

    林音已經站了起來,作勢要走。

    唐風頓了頓,還是站了起來,感動和憐憫和愛不同,再者,即便是自己再愛她,也已經和以前不同了。

    有的時候婚姻是愛的墳墓這句話是沒錯的,愛就是愛,摻雜進去其它東西,難免會使得之前的愛變質。

    就像桌上的果汁,加進去糖會變甜,但甜了卻并不代表就一定是好的。

    兩人出了咖啡館,林音打了一輛車,先坐進了副駕駛位。

    “怎么?連車都賣了?”

    唐風坐進車里,隨口問道。

    林音回之以笑,沒有回答。

    ……

    清河嘉園,還是以前的樣子,只不過時隔多日再次看到林家別墅時,卻多了幾分蕭條的感覺。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因為人少疏于打理庭院的緣故。

    院子里的車庫已經空了,看來幾輛車也被賣了,唐風有些唏噓,跟著林音進了別墅。

    還是之前的老樣子,只不過住的人少了,看起來少些人氣兒。

    上到二樓,林音推開臥室門,讓唐風先進。

    屋內的陳設沒變,床上整理的一絲不茍,淡藍色的床單是林音最喜歡的顏色,看上去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唐風的東西本來就很少,被林音特意收拾好,裝在了唐風自己的一個小行李箱中。

    “你的東西不多,我都給你收拾好了,要不要打開看看。”

    唐風搖搖頭示意不用,眼神一轉,看到了化妝臺鏡子前,放著一張自己的相冊,照片里的自己一身戎裝,懷抱95式突擊步槍,英姿颯爽。

    “那個留給我吧,權當個紀念。”

    唐風嘆了口氣,“好吧,那就留下。”

    剛轉過頭,林音不知何時沖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唐風。

    身體零距離的接觸,唐風清晰的感覺到,林音似乎全身都在輕輕的顫抖,似乎是在哽咽。

    “別這樣……”

    話沒說完,林音吻了上來,溫熱的淚水緊接著落在唐風面頰上,流到嘴邊,有些咸。

    “最后一次,算我主動吧……”

    林音說完,一把將唐風按倒在了床上,瘋狂的將唐風的衣服扯掉。

    她是真的很主動,主動到自己坐了上去。

    “沒有那……”

    “不用。”

    林音打斷了他的言語,而后近乎瘋狂的肆虐起來。

    唐風認識林音這么久,從小的時候到現在,他從來沒有見過林音像今天這樣放縱過自己。

    風雨如注,久久不能停歇,林音累了,自己躺倒,將唐風拉到自己身上。

    火焰一旦被點燃,就只能等待它自己燃料燒完才能熄滅。

    唐風的體力出奇的好。

    林音身上的肌膚出了細汗,撫上去細嫩滑膩,更讓唐風戰力加倍。

    那眉頭一蹙一舒之間,神色微變,都讓唐風為之傾倒。

    一個多小時后,唐風直直的躺在床上,身邊的林音面色潮紅,呼吸逐漸的平穩下來。

    二人先后洗澡,穿好衣服。

    提著箱子離開別墅前,林音將唐風送到門口。

    “謝謝。”

    唐風有些意外,淡淡的一笑,“謝我做什么。”

    正說話時,門開了,岳母夏素琴出現在門口。

    看到唐風的瞬間,夏素琴一愣,眼神一瞥唐風手中的箱子,瞬間明白了過來。

    心里一沉。

    “媽。”

    唐風喊了一句,夏素琴有些呆滯的勉強一笑,知道女兒女婿大概是真的走不到一起了,心里難免失落。

    “哎,要走啊?”

    唐風點頭。

    夏素琴沒換鞋,盯著唐風看了一會兒,微微低下目光說道,“小風,你也別怪媽,你和小音走到今天,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唐風搖搖頭,“媽,別這么說,我和小音之間的事,不怪您……”

    夏素琴情緒有些不穩,匆忙進了客廳,不愿意看到唐風真正從家離開的場景。

    唐風回頭,夏素琴背對著自己,似乎在抹眼淚。

    “媽,我走了。”

    說完,提著箱子出了門,林音跟到院門處,唐風讓她不要再送,明天早上民政局見就行。

    林音答應了,看著唐風提著箱子消失在視線中,她突然之間情緒崩潰,蹲在地上痛哭起來……

    ……

    唐風漫無目的的走在清河家園的別墅中見的瀝青路上,不知何時身邊跟上來一輛車。

    黑色的奧迪A6,有些面熟。

    車子提速跟上,然后減速和唐風并排,車窗搖下,一個熟悉的面孔出現。

    “小風。”

    是林木石。

    唐風回頭,“有事?”

    林木石拍拍座椅,示意讓他上車。

    想了一下,唐風還是上了車,畢竟林音是他女兒,他今天過來,估計也是和自己說這件事的。

    “你和小音,真的走不下去了?”

    車子往前行駛,林木石神情嚴肅的說道。

    唐風扭頭,“好聚好散。”

    林木石拍了拍唐風的肩膀,布滿愁絲的眼中,似乎藏著許多旁人看不出來的東西。

    “小音現在是人生的低谷,我是真的不希望她接連受到這樣的打擊,她從小沒經受過挫折,現在這種狀況,我真怕她有個意外……”

    唐風嘆了口氣,“你的擔憂我理解,但是離婚和這個沒關系。”

    林木石突然轉頭,冷冷說道,“你知道小音的公司為什么會在短短的幾個月內破產倒閉,落得現在的下場嗎!”

    “什么意思?”

    唐風回問道。

    林木石冷笑一聲,“我知道的不多,但有一點我清楚,這件事,跟你唐風脫不了干系!”

    “你不要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明皇地產在安北這么多年一直沒什么問題,怎么小音一接手之后幾個月內就遇到這么嚴重的針對?”

    林木石的語氣很沖。

    “如果真的與我有關,我不會坐視不理,但有一點我需要該訴你……”

    林木石一愣,唐風隨即說道,“你,沒資格跟我這么講話。”

    “停車!”

    司機一腳剎車,唐風打開車門拎著箱子下了車,林木石眼神狠厲,卻也毫無辦法。

    走到街上,站在路邊等出租車,唐風準備先去藍楓酒吧,晚上在那里過夜。

    等車的間隙,后背被人輕拍了一下,唐風轉身,一個小男孩仰頭看著他。

    “嗯?”

    唐風不解的看著小男孩,小男孩與此同時抬起手,遞給了唐風一張淡黃色的紙片。

    “大哥哥,那邊一個哥哥讓我給你的。”

    唐風接過紙片,小男孩飛快的跑走,手里攥的十塊錢現金掉了,他回頭撿起來,生怕那個人又要走一樣。

    唐風打開紙片一看,只見上面用筆看著一句話。

    “我們還會再見的。”

    唐風猛地反應過來,順著小男孩剛才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但除了幾棵景觀樹,哪里還有人在?

    唐風呼吸不由得急促起來,曾圖南果然沒有死!

    他這是在給自己示威!

    狠狠地將紙條撕碎,唐風怒不可遏,這個曾圖南真是陰魂不散,如果不殺了他,后患無窮!

    仰天長嘆了一口氣,唐風似乎越來越覺得自己重生回來這件事并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么簡單。

    恍惚間他覺得自己肩頭有著萬斤重擔……

    出租車來了,師傅打著雙閃,按了三下喇叭,才將唐風的思緒重新拉回了現實。

    “師傅,安北師范。”

    藍楓酒吧依舊生意尚可,秦月此時剛忙完坐在吧臺里休息,唐風的突然出現讓她有些意外。

    “風哥哥,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秦月激動的站起身,嗓門很大的喊了一句,屋里的客人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女老板秦月的表現。

    秦月則絲毫不在乎,沖上去撲到了唐風懷里。

    “你一走就是好幾個月,終于回來了。”

    唐風提著箱子坐到吧臺后面,拿了瓶水喝著,秦月像個小跟班一樣唐風面前問東問西,開心的不得了。

    夜色深了,唐風拿出手機,翻了翻通訊錄,終于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樂美。

    按下撥號鍵,三聲過后,傳來一陣慵懶的女聲,似乎是睡著了被吵醒后接的電話。

    “在哪?出來一下。”

    樂美聽到聲音,瞬間清醒,一看來電顯,慌忙道,“唐總?你怎么?”

    “安北師范后面的藍楓酒吧,過來喝一杯。”

    說完,掛斷了電話。

    公寓里的樂美嘴巴一撅,“掛美女的電話,你還真是手快……”

    穿上衣服,開車,十一點,樂美出現了藍楓酒吧門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