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九章 喜歡大學生?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六十九章 喜歡大學生?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進門,樂美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吧臺后面的唐風。

    “唐總,你終于出現了。”

    唐風指了指門口一個靠窗的位置,順帶拿了瓶紅酒和兩個杯子。

    兩人面對面坐定,唐風拔了瓶塞,倒了兩杯酒,遞給了樂美一杯。

    “你應該知道,我這會兒叫你來是想說什么。”

    唐風抿了口酒,淡淡道。

    樂美是洗過澡睡覺的,接了電話就急忙趕來,純素顏,她看了唐風一眼,嚴肅的點點頭。

    “你是為了明皇破產的事找我的吧?”

    唐風輕笑點頭,不置可否。

    樂美端起酒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

    “明皇破產,我們老員工心里都難受,但是我們知道,這件事其實不過林總,雖然她只是新手老板,但明皇破產的原因不在于她沒能力,而是有人在故意整她。”

    唐風酒杯放下,身子往前傾,“誰要整她。”

    樂美頓了頓,坐直了身子,“唐總,你知道的,干地產這一行雖然說難不難但說簡單也不簡單,其它的業務我們先不說,就只說安北國際這一個項目。”

    “它的科技含量還是很高的,不僅僅需要普通的建材,還需要科技含量較高的材料,更需要相關領域的人才,這其中不論哪一個環節被掐死,或者受到阻礙,那對于整個項目來說都是致命的。”

    “很不幸,明皇一上手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項目,就遇到了這個問題。”

    唐風饒有興趣的聽著,抬手示意她繼續往下說。

    “大概是你走后不多幾天,之前和明皇一直有合作關系的建材公司開始推遲交付材料。這樣的狀況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而一旦材料供給不上,工地就得停工,工人不干活就沒有工資,沒有工資的日子長了他們會不滿,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但這只是一個開始,剛開始只是普通的建材公司不合作,后面慢慢的,就像是達成了某種合作一樣,連楚州那邊的高新材料廠商天河高科也開始以各種理由不按時交付建材,林總無奈,只好尋求其它辦法,畢竟提供建材的廠商全國有很多,不止他們幾家。”

    “但林總找了鄰省幾家公司之后,人家建材報價是平時價格的三倍多!”

    “如果按照三倍的價格采購,那么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項目我們不僅不賺錢,還得虧損好幾個億。”

    “這樣林總自然不會答應,但新的供貨商沒談好,之前推遲交貨的合作商家直接斷供,理由是林總不守商業規則,私自與別家商家合作,直接就斷掉了明皇所有的材料供應,解除了合作關系。”

    聽到這里,唐風似乎猜出了一絲端倪,這些廠商顯然是商量好了要針對明皇。

    “材料一時間無法解決,工人們不干了,離職的離職,走的走,工程進度也陷入了停滯,請來的高級工程師們也紛紛離去。”

    “明皇漸漸的走入了一個死胡同,工程停滯,資金周轉困難,工程停滯之后市委那邊的資金自然不會按期撥付,這樣一來銀行的貸款也開始出現問題,各大銀行開始重新評估明皇的資產償還能力,紛紛要求明皇提前還款。”

    樂美說到這里神色暗淡,她在明皇待了那么多年,現在明皇垮掉了,不僅僅是失去工作這么簡單,更多難過來自于她對明皇的感情。

    “我大概聽明白了,也就是說,明皇遇到的這些事,幾乎都是同時發生的,而且很奇怪的一點是,所有的材料供應商和其它的合作商都是在這個時段開始針對明皇的,是這樣吧?”

    樂美重重的點了點頭,“對,這也是我一直以來有些想不通的地方,林總和他們無冤無仇,那些供應商為什么會這么整……”

    唐風漸漸的明白了過來,他拿出手機,找到了白雅的號碼,給她發了條短信,讓她盡快到酒吧來。

    發完短信,重新抬頭,唐風忽然發現樂美手撐在桌上看著自己。

    “唐總,我也知道了你和林總的事,雖然我和林總沒什么交情,她對我的印象和感覺也一直不好,但她這個人我覺得還是沒問題的,現在她走到了人生的最低谷時期,你再和她離婚的話,我覺得……”

    “你覺得什么?”

    唐風笑問。

    “她畢竟是個女人……”

    唐風點了點頭,“好,我會考慮你說的,等下白雅過來,她是財務部的負責人,我們聊一下明皇的具體情況。”

    樂美臉上出現了笑容,她也反應了過來,唐風之所以要過問這件事,也肯定是準備幫林音渡過難關了。

    一瞬間,她對面前這個男人的感覺又好了不少。

    不多時的功夫,白雅小跑著進了酒吧,她就住在學校宿舍,距離很近。

    唐風起身,白雅一臉抑制不住的笑意,但緊接著就突然哭了出來。

    “風哥,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沒能做好你給我的工作,明皇破產了……”

    唐風上前輕聲拍了拍白雅的肩膀,“我都知道了,這件事不怪你,你不要自責。”

    白雅雖然成熟,但畢竟還是個學生,又是個女孩子,遇到這么大的事情,難受也是自然的。

    三人重新落座,唐風聽完白雅所說,大致掌握了明皇現在的近況。

    最大的工程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項目停工,市委正在協調,已經準備換公司接手,而一旦換人,明皇前期的投入不僅不會得到收益,而且還要承擔違約責任。

    欠銀行的貸款就要逾期,公司賬面上沒有錢了,雖然還沒有正式破產,但也已經是資不抵債,回天乏術。

    其實最大的阻礙來自于供應合作商的不合作,而且并不是一家的不合作,是整個行業都不和明皇合作。

    這樣一來,無論給明皇多少資金,完不成項目,整個公司還是遲早得完。

    唐風靠在椅子上,仰頭看著天花板。

    “你們兩個召集員工,明天在公司開會。”

    白雅和樂美對視一眼,都笑了出來,看來唐風是真的不會就這樣拋棄明皇不管。

    深夜。三人聊完,一同出門,白雅的馬自達就停在不遠處。

    “晚上這里不好打車,我開小雅的車送你吧。”

    唐風出門之后,轉頭對樂美說道。

    “好啊……”

    樂美臉上飄過一絲紅暈,有些開心的同時也有些不好意思。

    白雅很懂事的將車鑰匙遞給唐風,打完招呼之后和秦月一起進了校園宿舍區。

    坐進車里,樂美左看看右看看,也不知道白雅噴的什么香水,很好聞,車子的內飾也很漂亮,她特別喜歡。

    “聽說白雅的車是你買的?”

    唐風發動車子,隨口答應了一句。

    “是我買的。”

    樂美撅噘嘴,“怎么?你們這些老男人都喜歡大學生?”

    唐風哈哈一笑,“你看我像老男人嗎?”

    “結婚了就算老男人。”

    “哈哈,那就算吧。”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什么問題?”

    “你是不是也喜歡大學生?”

    唐風放慢了車速,回頭一眨眼,邪魅的一笑,“我和曹孟德神交已久,喜歡成熟的女人……”

    樂美臉霎時間就紅了,隨即惹的唐風哈哈大笑。

    到了住的公寓樓下,樂美下了車,雙手提著包,看著車里的唐風。

    “不回家等什么?”

    唐風把車掉頭,按下車窗,看著還站在原地的樂美。

    “都這會兒了,要不……”

    唐風會心一笑,“還真以為我和曹孟德興趣相同?快回去吧,我喜歡大學生。”

    說完笑著開車走了。

    樂美站在原地氣的小臉粉紅,直跺腳。

    “哼,都這么暗示主動了還不領情,還喜歡大學生,本姑娘也是大學生過來的!”

    ……

    第二天一早,唐風從酒吧醒來,洗漱完,拉開馬自達的車門,直奔民政局。

    和結婚領證那天的天氣一樣,都是天晴到萬里無云。

    唐風把車停在民政局門口的馬路上,按下車窗,等待林音的出現。

    八點一刻,一輛出租車停在后邊,林音拿著包下了車,直接朝民政局里面走了進去。

    唐風看到,按了按喇叭。

    刺耳的聲音讓林音回頭察看,一眼看到了坐在馬自達車里的唐風。

    她頓了頓,轉身往車邊走來,步伐穩健,高跟鞋踩的“咯噔咯噔”作響,臉上的妝容精致,看不去一絲的頹唐。

    走到車前,她沖唐風笑了笑。

    “下車吧,手續很快就能辦完。”

    唐風也對著她笑了笑,“先上車。”

    林音有些不明白,秀美微蹙,作疑惑狀。

    但看到唐風淡然的神色,還是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

    發動車子,唐風一腳油門,車飛快的往前竄去。

    “你這是……”

    “回公司。”

    一時間,林音心中明白了什么,既開心又刺痛,她眼神瞥向窗外,沒再多說一句什么。

    馬自達直接開到了天安大廈外,唐風停車,二人同時下了車,準備進入。

    還沒走進大廈里面,唐風便聽到了一陣不和諧的聲音。

    林音聞聲臉色驟變,壓低聲音說道。

    “催債的來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