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二章 現實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二章 現實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走出大廈的時候,兩個彪形大漢已經帶著小姑娘到了三十九層。

    出了電梯,小女孩左顧右盼,有些擔心,身上洗的發白的牛仔褲和灰白色的上衣與面前裝修精美的一切顯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她左右張望著,小手緊張的捏住衣角,怯生生的問道。

    “哥哥,這是工作的地方嗎?你們到底要我做什么啊?”

    小姑娘名叫林浣溪,在街上找零活干,這兩個人說自己公司里需要個臨時工打雜,她就跟著來了。

    但到了這里,她越來越發現不對勁,這么裝飾豪華的地方,讓自己來能做什么?

    就算是打掃衛生,人家也有專門的保潔人員,自己年紀又小,真是想不通他們能讓自己做什么。

    那漢子看小姑娘磨磨唧唧的,似乎發現了什么不對的地方,連忙態度溫和了下來,不自然的蹲下身笑道。

    “小妹妹,哥哥怎么會騙你呢?讓你來啊,肯定是有活兒讓你干唄。”

    說著,從自己包里掏出了一張百元大鈔,遞給了小姑娘。

    “這是定金,等你活兒干完了,哥哥再給你錢,放心跟哥走啊。”

    林浣溪看著這一百塊錢,心里的警惕性一下子被擊碎了不少,家里還有個弟弟等著自己養活,如果沒有收入,姐弟二人就得被餓死,小小年紀遇到這樣的困境,一百塊錢對于她的意義可能就是姐弟二人的命。

    她乖巧的把錢收了起來,沖蹲下身的大漢笑了笑,很清純,很陽光,不摻雜任何的惡意。

    那漢子渾身打了個激靈,這尤物,長大了誰頂得住?

    唉,也是自己老板好這口,要不然自己也不會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兒。

    身后的同伴拍了拍他,隨即二人一前一后,領著小女孩到了三十九層中間的辦公室。

    敲了敲門。不多時,頂頭上司,安保部的頭兒廖強過來開門。

    他先是看了門外的兩個手下一眼,隨即問道。

    “人帶來了嗎?”

    兩個漢字連忙說道,“帶來了,帶來了。”

    廖強西裝筆挺,要不是脖子里有一道子彈打出來的傷痕,倒頗有幾分帥氣。

    接著,他走出來,盯著門口站著的林浣溪看了一眼。

    長相清純,但衣著破舊,應當是好人家的孩子。

    “你多大了?”

    廖強板著臉開口。

    林浣溪怯生生的抬頭,他有些怕眼前的廖強,唯唯諾諾的道,“十……十五了。”

    點了點頭,廖強一揮手,“好,進來吧。”

    兩個漢字閃身讓開,林浣溪左右看了看,眼神有些無助,更有些抵觸。

    “哥哥,是進去干活嗎?”

    兩個漢子點頭如搗蒜,“對對對,進去就干活,干完了拿錢,你跟你弟弟就都有飯吃了。”

    林浣溪這才稍微放下了一絲防備,跟著廖強進了辦公室。

    進門的瞬間,身后的房門鎖上了,眼前的辦公室寬敞,少說得有兩百平米,分好幾間小屋子。

    裝修更是豪華,林浣溪看的眼睛都收不回來了,四下不斷地的張望,眼睛睜的很大。

    而這一切,都被坐在檀木辦公桌后的萬浩宇看在眼中。

    他頭上沒毛,光的發亮,只是兩邊還殘留著幾根頭發,整個人油光發亮,身體發福嚴重。

    夢特嬌的白色襯衣被他滿是肥肉的身體撐的如同充了氣一樣,讓人一眼看過去就很不舒服。

    此時,他正摸著下巴,饒有興趣的打量著面前這個小姑娘。

    從頭到腳,再從腳到頭,看了好幾遍,感覺十分滿意。

    雙馬尾,大眼睛怯生生的四處亂瞧,臉上未經任何妝容的修飾,但皮膚嫩的卻像能捏出水來。

    萬浩宇眼睛瞇成了一條縫,手放在辦公桌上,手指不斷的敲著桌子。

    林浣溪看了一會兒,抬頭問道身邊的廖強,“哥哥,你們要我做什么?”

    一開口,萬浩宇的心都要酥了,聲音甜的就像是加了糖一樣,清新至極。

    廖強看了一眼萬浩宇,萬浩宇順勢擺擺手,廖強明白過來,招手示意另外一間房內的女秘書。

    “先帶她洗澡,換身干凈衣服。”

    話說到這里,林浣溪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來干活怎么還需要洗澡?換衣服?

    不對不對,她雖然年紀小,但因為父母都已經不在的緣故,生活經驗還是有一些的,現在遇到這一幕,她不由得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

    她緊張的雙手握在一起,慌忙的四下亂看,此時,從另外一間房內走出一個一身職業裝,踩著高跟鞋,一臉笑容的女秘書。

    林浣溪看到這個女的,心里稍稍安穩了一下,在她的潛意識中,女人總比男人要靠得住一些。

    女秘書長得很漂亮,瓜子臉,大長腿,胸脯挺的老高,很漂亮,很有氣質。

    她幾步走了過來,站在林浣溪身邊,溫柔且笑吟吟的說道。

    “小妹妹,你千萬不要怕,你看這里這么高檔,要是不洗澡洗干凈,換身干凈衣服,怎么能干活呢是不是?”

    林浣溪本能的點點頭,內心的警惕性也隨之降低。

    女秘書溫柔的牽著林浣溪的手,將她帶到辦公桌對面的屋子。

    里面是一件內似臥室的房子,女秘書帶著她進了一個玻璃格擋出來的浴室。

    走到門前,她就像一個大姐姐一樣,替林浣溪溫柔的脫掉衣服,又替她把水溫調好,這才坐在外面的沙發上,看著她洗澡。

    林浣溪有些不自然,她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每一次懷疑心起時,她扭頭一看外面坐著的女秘書,她莞爾一笑,便讓林浣溪的心頓時安穩下來。

    洗完澡,擦干頭發出來,林浣溪穿上一套精致的小裙子,白色的,很符合她的膚色和長相。

    穿好衣服,女秘書又幫她扎好了雙馬尾,接著遞給他一杯水,柔聲說道。

    林浣溪沒多想,端過去喝了一口。

    此時,萬浩宇已然等不及了,邁著大步子走了進來,一眼看到剛剛洗完澡出來的林浣溪,眼睛都直了。

    那簡直在他眼中像是仙子下凡一樣美麗,又穿著一條白色的小短裙,簡直要迷死他。

    看到這個老男人進來,林浣溪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兩步,萬浩宇會心一笑。

    “小姑娘,來掙錢的?”

    林浣溪眼神有些恐懼的盯著面前這個大腹便便的男人,油然而生一種厭惡感。

    “對,那兩個大哥哥說帶我來干活,半天就給兩百。”

    萬浩宇一聽這話就笑了,一勾手指,林浣溪身邊的女秘書莞爾一笑,邁著小步子走到了萬浩宇身邊,嫵媚的扭動的身子就貼了上去。

    “脫。”

    女秘書沒有任何的遲疑,肩帶滑落,美體呈現。

    林浣溪驚訝的發現,這個姐姐居然里面什么衣服都沒穿,小西服一脫,里面白花花一片。

    萬浩宇仰天笑了一聲,隨后就捏了一把。

    “小姑娘,你只要和這位姐姐一樣做,半天,我給你兩萬!”

    林浣溪腦子嗡嗡作響,她沒有想到,那兩個哥哥真的是壞人,說的來干活兒,居然是干這種活兒。

    還有最無法理解的是,這個姐姐人長得這么漂亮,為什么要做這種事?

    “不,不,我不要……”

    萬浩宇看著一臉驚恐的林浣溪,再度滿意的笑著。

    “嫌錢不夠?好,我給你十萬,十萬夠多了吧?”

    林浣溪還是不斷地搖頭,身子下意識的往后退。

    萬浩宇顯得有些不耐煩了,直接道。

    “二十萬,這數字總夠了吧?小姑娘,我知道你的家世,爸媽都沒了,就你自己帶著一個弟弟生活,房子都被人霸占了,而你弟弟還小,在上小學二年級,全靠你養活,對嗎?”

    “二十萬不多,但也夠你長大成人了,最起碼保證你和你弟弟這么些年,不會餓死,你說是不是?”

    林浣溪愣住了,二十萬,這個數字對于她而言,簡直就是天文數字,她和弟弟都沒長大,兩個人的生活全靠她出去做點零活維持,但年紀小,又很少有人找她干活,生活基本就靠鄰居幫,但鄰居畢竟只是鄰居,幫一次兩次還行,次數多了不可能,她們兩個餓肚子是經常的事。

    二十萬,一旦有了二十萬,這對她和弟弟都是一筆足夠改善生活質量的錢,最起碼能吃飽肚子不餓死,能租個小房子直到自己成年。

    她只有十五歲,但生活的重擔使她比任何同齡人都成熟的多,這個道理她比誰都明白。

    萬浩宇看到林浣溪的表情,知道她動心了,于是又說了一句。

    “只要你乖乖的聽我話,事后,我再多加五萬,一共二十五萬。”

    萬浩宇隨后握著身旁秘書的小胸脯,林浣溪看的明白,他會讓自己干什么。

    一瞬間,她想到了很多。

    去世的父母,還在家里等自己回去做飯的弟弟。

    這一瞬間,她想到了很多人,但唯獨沒有想到自己,在她心里,只要弟弟活下去,就足夠了。

    緩緩的,眼淚從眼中流了出來,她抬頭看著萬浩宇,無助的點了點頭。

    “二十五萬,我答應你。”

    她想保住自己的貞潔身子,但如果今天不答應,她和弟弟很有可能就會餓死。

    活著,是比任何東西都重要的一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