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三章 狠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三章 狠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道德和尊嚴那是在最基本的生命權得到保障的情況下才會有人去在意。

    當連命都保不住的時候,活著,就高過一切。

    當然,林浣溪這么做,不僅僅是為了讓自己活著,她愿意去死也不答應侮辱自己的事,但她不答應,她堅守了,自己弟弟可能也得跟著自己一起死。

    所以在面對現實時,她最終屈服了。

    不是屈服于萬浩宇,而是屈服于現實生活。

    萬浩宇笑著,他從小就覺得,只要有錢,就可能得到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東西,如果說有錢辦不到的事,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就是錢還不夠多!

    他享受這種狀態,享受拿錢可以解決一切的爽感。

    緊接著,他勾了勾手指,示意林浣溪過去。

    對面,林浣溪擦干了眼淚,她比誰都明白,流淚是最沒有用的一件事。

    瘦弱但纖細筆直的腿一邁開,萬浩宇心里樂開了花兒,不多時之后,他就會得到這個姑娘。

    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子。

    背身側后方傳來推門的聲音,萬浩宇沉浸在臆想之中,身邊的女秘書輕聲驚叫了一聲,拿起自己的衣服擋住了下半身。

    萬浩宇有些不悅的轉過頭,想看看是自己哪個莽撞的手下這么不懂眼色。

    目光落在門口的時候,萬浩宇瞳孔放大了。

    是剛才在平板電腦上看到的那個人,聽說是安北明皇地產的人。

    瞬間,內心的怒氣沖上腦袋,但有佳人在側,他還是壓低了自己的音量,冷聲喝道。

    “出去,我沒讓你進來。”

    唐風笑著搖搖頭,“你不讓我進來,我就不能進來嗎?”

    心里的火兒被點起來了,萬浩宇嘴角抖了抖,冷聲沖門外自己的貼身保鏢,安保部門的老大廖強說道。

    “小廖,把這人給我拖出去!”

    五十歲,說話聲音倒有不少年輕人的味道,剛氣十足。

    唐風將門徹底推開,不善的笑道,“你是說外面那個漢子嗎?很不好意思,他可能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了……”

    萬浩宇一驚,往外看去,廖強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發上,頭耷拉在一邊,顯然已經不省人事。

    肉眼可見的,萬浩宇眉頭皺了皺,隨即將自己手邊的女秘書推開,往唐風身邊走了幾步。

    “年輕人,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

    “浩宇集團。”

    “怎么?萬總是老糊涂了,連自己公司的名字都忘了?”

    萬浩宇臉上的肥肉再度抽搐,此時,他已然有了殺心。

    這么多年了,敢在楚州,敢在江南省這么跟自己說話的人,著實不多見了。

    “那你這樣做,知道后果是什么嗎?”

    唐風無視萬浩宇,閃身走到已經愣住的林浣溪身邊,柔聲道,“去,把你的衣服換上,等會跟我走。”

    林浣溪楞了楞,連忙點頭,也就是在這一瞬間,她的眼淚流下來了,自己剛才的決定為什么是那樣?

    簡直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自己。

    她慌忙拿起自己放在床邊的舊衣服,進了洗漱間。

    萬浩宇呼吸急促,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

    “召集所有特保,全部到我辦公室!”

    萬浩宇認為,唐風是明皇地產的人,那么他來找自己就只為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聯合其他公司整垮明皇。

    但公司的事可以談,打攪自己的好事,不給自己面子這件事,沒得談。

    今天,唐風絕不能豎著走出浩宇大廈,要不然,自己在道上的名聲就不好聽了。

    “唐風是吧?我聽說過你,很能打,有兩下子。”

    “萬老板客氣,我今天過來,本來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弄清楚你們為什么斷明皇的貨?你給我個理由就可以,但很不辛,讓我看到了萬老板齷齪的一面,因此今天除了第一件事外,我還得帶走這個姑娘。”

    萬浩宇笑了,笑的很放肆,笑的很不屑,笑的很難看。

    見過大世面的他臨危不亂,擺手讓自己的女秘書出去,自顧自的坐到了落地窗前的木椅上,若無其事的點了一根雪茄,悠閑的抽了一口,這才喃喃道。

    “小唐啊,既然大家都是出來做生意的,你有沒有聽到過一句話,那就是你和別人談事,得有資本。”

    唐風就笑了,走過去握住萬浩宇身前的大理石桌子,將其一角捏的粉碎,白色的粉末在空中撒下,像面粉一樣。

    “萬老板,你看,我有這個資本嗎?”

    萬浩宇看著唐風,歪著頭看著唐風,突然咧嘴大聲笑了起來。

    “小唐啊,我不瞞你說,靠拳頭這種事,我十四歲就開始干了,那個時候確實很管用,誰不聽話我就揍誰,誰不聽我的我就收拾誰,不知不覺的,大家就都聽我的了……”

    “可是時代變了年輕人,而且我萬浩宇也是生死之間混過來的,什么陣勢沒見過?你拿這個威脅我,確實沒有威脅力。”

    “還有,我實話告訴你,老子我根本就不怕死,有種你今天就弄死我,把我從這三十九層上扔下去,要不然,咱們倆中間,得死一個。”

    唐風也坐下了,剛才怯生生的林浣溪此時看到唐風,一眼就覺得他不一樣,雖然不像是來救自己的,但他的眼神很清澈,不像是壞人。

    擺手示意讓林浣溪站在原地不要動,唐風笑吟吟的轉過身,坐到了萬浩宇對面的沙發上。

    “萬老板果然是個狠人,有點膽色。”

    萬浩宇呵呵一笑,特保們已經涌進了辦公室,這些人都是他話大價錢請來的,至少都是真正的特種大隊退伍,身手好,忠心,反應很快。

    唐風瞥了一眼,翹起二郎腿。

    “萬老板這個待客的方式可不對啊?不過我也給你交個底,我唐風這么多年來,還真沒見過不怕死的人。”

    “好啊,我萬浩宇我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這世上還真有你沒見過的人,年輕人,多開開眼……”

    沒等萬浩宇說完,他看到一個黑影從對面閃到了自己身前,然后緊接著,自己整個人被拎了起來,整個身體瞬間探出了落地窗。

    瞬間的功夫,萬浩宇全身血液倒流,等他重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發現自己整個人懸在落地窗外的半空中,腦袋朝下,只有左腿腳腕處被人拉著。

    身體在空中不斷的搖擺,下面就是上百米的高空,從這掉下去,指定稀巴爛,撿起來都不夠一盤子!

    萬浩宇不怕那是假的,但他相信,唐風不敢把自己扔下去,他能夠有今天的地位,除了膽大,那就是敢賭。

    這次,他賭唐風不敢殺自己。

    “萬老板。你可以接著選擇硬氣一回,我很想看看,是你的嘴硬,還是下面的馬路牙子硬。”

    身后傳來步槍上膛和林浣溪的驚叫聲,但唐風充耳不聞,步槍現在根本就威脅不到自己,而且他們也不敢開槍。

    萬浩宇聞聲笑了起來,笑聲很大,只不過聲音還是有些顫抖,聽起來有些勉強。

    “好啊,有種你就放手,老子不……”

    話沒說完,唐風的手松了一下,萬浩宇覺得自己差一點就掉了下去,自己距離死神只有一步之遙。

    涼風襲來,萬浩宇深深的吸了一口,慘笑道,“有種你……”

    唐風手又松了一下,萬浩宇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就被唐風抓著腳尖,一旦脫手,自己瞬間會成一堆肉泥。

    這個時候,萬浩宇想到了很多,自己打拼大半生才換來的一切,難道就這么為了幫人家一個忙就葬送了嗎?

    關鍵的是,自己和明皇根本沒仇沒怨,整他們只是為了幫自己一個朋友的忙,現在惹上這么一個不要命的狠角色,再搭上自己的性命,這不值啊!

    一瞬間的功夫,萬浩宇腦子嗡嗡作響,笑道。

    “小唐,咱們有話好好說,你就是殺了我,但沒解決問題,那不還是于事無補?”

    唐風知道他開始軟了,右手再度一松,萬浩宇整個人瞬間往下落去,剎那間他慘叫一聲!

    唐風自然有準備,在放手的同時已經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下落的萬浩宇,一使勁,直接將其甩進了屋內的地板上。

    “砰!”

    一聲悶哼,萬浩宇趴在地上半天沒起來。

    林浣溪因為害怕,下意識的躲到了唐風背后。

    唐風走到桌前,端起一杯涼水,灑在了萬浩宇身上。

    外面的特保們一個個隨時準備救人,但唐風直接連看都不看他們,直接無視他們存在,接著上前拍了拍萬浩宇。

    “萬老板,怎么樣,剛才的游戲刺激嗎?”

    萬浩宇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他覺得自己的尊嚴受到了嚴重的踐踏!

    “唐風,有你的!”

    唐風臉色瞬間變冷,寒聲說道。

    “姓萬的,我今天算是已經給足了你面子,你要是知道好歹,馬上給明皇供貨,以市場價,不許加價,要是你執迷不悟,我告訴你,我不僅有這雙拳頭能讓你服,我的手段多了……”

    萬浩宇擦干臉上的水,有些頹唐的擺手讓自己的特保們退下,今天遇上硬茬子了。要這么些人也沒有用。

    “唐風,我實話告訴你,要整你的不是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