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四章 活的卑微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四章 活的卑微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他的這個回答并沒有唐唐風感覺奇怪或者驚訝。

    “萬老板,雖然你的這句話我很感興趣,但有一點我需要說明白,我今天來的目的是讓你繼續給明皇供貨,當然,現在還要加上一條,就是讓這個小姑娘跟我走,就這兩個目的。”

    “我希望萬總你明白。”

    萬浩宇嘴唇動了動,隨即勉強笑道。

    “唐先生,恢復給明皇供貨這件事,恐怕……”

    唐風神色冷厲下來,寒聲道,“萬老板,你沒有跟我討價還價的資本。”

    萬浩宇突然之間就笑了,混跡江湖這么多年,自己也是五十歲的人了,還是第一次被人這么威脅。

    看著萬浩宇笑,唐風坐在原地,默默的看著。

    笑聲停了下來,萬浩宇用手搓了把臉,微微向前傾身子。

    “唐先生,你說,你有什么資格跟我這么說話?因為你拳頭硬?”

    緊接著,唐風也笑了起來。

    “嗯,看來萬老板是不打算給我這個面子了,好,我明白。”

    萬浩宇愜意的往后一躺,“唐先生果然是個明白人。”

    “我呢,也就實話告訴你,要么你今天就直接給我扔下樓去,要么,你就給我他嗎的,滾出去!”

    萬浩宇瞬間發作,震的屋內的玻璃似乎都在響。

    唐風坐在沙發上,拿起手邊的雪茄,放在鼻邊聞了聞,做出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

    “好,萬老板既然這么想說了,那握唐某人今天若不做,恐怕出去會被人笑話啊。”

    萬浩宇一攤手,“好啊,把我扔下去,我也想看看,是馬路牙子硬,還是我萬浩宇的骨頭硬!”

    唐風給了他說完話的機會,但也就是在他說完話的瞬間,唐風上前抓住萬浩宇的領口,直接將拎小孩一樣將其扯了起來,然后一步跨想窗邊,雙手用力,萬浩宇的身體飛了出去。

    只不過,他是向上飛的,而不是向下。

    但結果都是一樣的,萬浩宇到死也沒有想到,唐風居然真的敢。

    有一點不同的就是,他是飛上了自己浩宇大廈的四十幾層樓頂,之后下來,直接摔死在樓頂的。

    并沒有和馬路牙子比一下,到底是骨頭硬。

    萬浩宇飛出去之后,外面的特保直接都楞住了,光天化日之下,唐風居然直接上手就把自己老板從窗戶給扔出去了,這還是人嗎?

    這可是浩宇集團,那可是萬浩宇,整個江南省都赫赫有名的狠人,企業家,慈善家,這么說給殺就殺了?

    眾人愣住的同時,不遠處站著的女秘書直接失聲了,然后踩著高跟鞋,連自己衣服都忘了穿就跑去打電話報警。

    但唐風絲毫不在意,他特意把萬浩宇往上拋就是為了不給自己惹麻煩。

    警察會認為一個普通人能將一個體重不輕的胖子一下子扔到幾十層高的樓上嗎?

    這話說出去也沒人信不是。

    還有一點就是,唐風相信高良儒會主動替自己解決掉這些麻煩。

    做完這一切,唐風轉身看向在一邊嚇得有些瑟瑟發抖的林浣溪,柔聲說道。

    “走吧,這個地方別呆了。”

    林浣溪還沉浸在剛才唐風直接一把將萬浩宇甩出去的場景之中,心有余悸,不得不說,面對這樣的唐風,她真有點害怕。

    看到了女孩子眼中的恐懼,唐風笑道。“你覺得這個老頭子該死嗎?”

    林浣溪一愣,隨即想到了什么,心中對唐風的忌憚這才少一些。

    他說的對,這個萬浩宇確實該死,他死的活該!

    這么一想,他突然覺得面前沖自己笑著的唐風就沒有那么的可怕了,更多的是覺得他像個英雄。

    緩步走過去,站在唐風跟前,林浣溪咧嘴,輕笑了一下,不過顯得很勉強。

    “走。”

    唐風說了一句之后,邁步先走,林浣溪靜靜的跟在他身后,往門外出去。

    女秘書站在辦公桌前,還在和警察說著什么,但唐風直接無視,徑直走出了門。

    林浣溪看到女秘書在報警,擔憂的看了唐風一眼。

    “大哥哥,那個老男人會不會死啊,萬一真要是死了,你會吃官司的。”

    “雖然我看的出來你是好人,但是好人殺了壞人也會被警察抓的。”

    林浣溪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滿是擔心的邊走邊對唐風說道。

    唐風笑了笑,按了電梯,站著對林浣溪說道。

    “那你覺得,我殺了他這件事,做的對不對呢?”

    林浣溪畢竟還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聽到這里,已經知道那個老頭兒是必死無疑了,心中不由得一陣后怕。

    但看著唐風堅毅的眼神,她還是堅定的搖搖頭。

    “對,我覺得大哥哥做的沒錯。”

    哈哈一笑,唐風點點頭,“這就對了,既然我做的是對的,那剩下的事你就不用擔心了,你還是要相信,這個世界是有公平正義存在的。”

    說著,電梯上來了,二人進了電梯,在眾位特保的嚴密監視下,下到了一樓。

    電梯下到一樓,唐風帶著林浣溪走出了浩宇大廈。

    站在路邊,林浣溪扭頭左顧右盼,生怕竄出來一個警察把身旁的唐風給抓走了。

    “你現在要去哪?”

    唐風問林浣溪道。

    “回家……”

    唐風點點頭,擺手示意她可以走了,“走吧,路上注意安全,記住,你還小,以后不要做這種事了。”

    林浣溪白皙的臉上瞬間出現了紅暈,那是羞愧的紅,她低著頭看著地面的石板,有些委屈巴巴的點了點頭。

    “嗯,我知道了哥哥,謝謝你今天救我。”

    唐風一擺手,“順手而已。”

    說完,招手攔停了一輛出租車。

    “你也早點回去吧,別在這兒呆著了。”

    出租車來了,唐風打開車門上了車,林浣溪站在路邊,臉羞的通紅。

    看著車子發動開走,林浣溪有些落寞和無助的走在大街上,抬頭看了看天空,這個時候弟弟應該已經放學很久,肚子也應該很早就餓了。

    想到這里,林浣溪急忙翻口袋,剛才那個人給了她一百塊錢,有這一百塊,她就能和弟弟吃好幾天的白米飯了。

    但翻著翻著,林浣溪的眼淚就下來了。

    錢丟了!

    坐在出租車里的唐風已然向前走了數百米,偶然回頭一看,從反光鏡中看到了還站在原地的林浣溪。

    她流著眼淚,急的在身上四下找著東西,看樣子是在找東西,但不見了的樣子。

    翻動半天,最終林浣溪雙腿一軟,坐在了地上。

    沒了這一百塊錢,最近幾天她和弟弟就都得餓肚子。

    “師傅,掉頭開回去。”

    此時,路口的紅燈剛剛變成綠色,唐風這么一說;司機有些不悅,但還是掉頭開了回去。

    車子停下,唐風扔了一百塊給司機,下了車。

    林浣溪坐在地上,哭的聲音都有些哽咽,已經是這個時代了,很少有人能體會到餓肚子的感覺,但林浣溪每天都再面臨著這個問題。

    一百塊錢對別人來說可能算不上什么,但對于她,可能被就是她和弟弟的兩條命。

    “你怎么了?”唐風歪頭問道。

    林浣溪正在傷心之中,突然聽到有人說話,抬起頭。

    “大哥哥,你不是走了嗎?”

    看到唐風的第一眼,她還是忍著傷心止住了哭聲。

    “為什么哭?”

    唐風沒回答她的問題,直接問道。

    林浣溪動了動嘴唇,眼睛通紅,想直說來著,但是唐風她又不認識,人家已經救了她,這個恩情都沒法報答,還怎么好意思再開口訴苦呢?

    于是,她連忙擠出一絲笑容,說道,“沒事沒事,我沒事……”

    唐風撇嘴一笑,“有什么事就說話,別裝了。”

    一語看破,林浣溪楞了楞,有些羞愧的低下頭,臉紅道。

    “大哥哥,我把僅有的一百塊錢丟了,這是我和弟弟唯一的一點生活費了,沒了錢,我和弟弟就得餓死……”

    哽咽聲聽的唐風心里酸酸的,他伸手在包里掏了掏,準備給點錢,但一瞬間想到了什么。

    “起來走,我跟你回去看看。”

    林浣溪猛地抬起了頭,大眼睛看著唐風,有不解,有遲疑……

    ……

    出租車在一個城中村停下,這里是楚州市的邊緣地帶,說農村不是農村,說城市又太破了些,流動人口很多,治安狀況差。

    一句話,和大多數城市的城中村一個樣。

    林浣溪走在前面,領著唐風沿著坑坑洼洼的水泥路在城中村繞了好幾圈,終于在一棟有些破舊的三層小樓前停下。

    唐風抬頭打量了一眼。

    很多年前農人自己蓋的小產權房,外面貼著過時的小塊白色瓷磚,有的地方已經脫落,露出了里面斑駁的水泥墻壁。

    有些破,院子里有些臟和亂。

    “你住這兒?”

    林浣溪點了點頭,領著唐風進了院子。

    走到院子中間,一樓與二樓的拐角處,傳來一個小男孩稚嫩的聲音。

    “姐姐,你回來了!”

    說話的是個小男孩,不到十歲的樣子,有些瘦,有些黑,個子比同齡人要矮一些。

    林浣溪瞬間變了一張臉,像個大人一樣摸著小男孩的頭,“浣沙乖,姐姐這就做飯,你去寫作業。”

    小男孩雖然瘦弱黝黑,但那一雙眼睛卻泛著光亮,忙點頭,然后跑回去了樓道拐角。

    “你們……就住那兒?”

    唐風有些心酸,問道。

    林浣溪微笑著點了點頭,“爸媽都去世了,我們無依無靠,還好房東家人好,收留了我們,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真的已經不錯了。”

    一瞬間,唐風從林浣溪略顯滄桑的眼神中看到了和自己前世一樣的東西。

    那是無奈但卻又無法改變現狀的的難過和悲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