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五章 秘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五章 秘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說是遮風避雨的地方,確實也是如此,本身農家自建的小產權房樓道就很狹窄,他們姐妹住在樓梯通往二樓的拐角,還要讓出人家走路的地方,其空間就又小了一些。

    被褥鋪在一些雜草上,邊上放著一些鍋碗瓢盆,除此之外,再無其它。

    唐風嘆了口氣,“叫上你弟弟,我們一起去外面吃飯。”

    林浣溪正在發愁沒有了錢,等會給弟弟吃什么,唐風這么一說,她心里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很開心,可以不用餓肚子了。

    “浣沙,出來,跟姐姐一起去吃飯。”

    蹲在樓道外面寫作業的林浣沙聽到姐姐喊話,連忙放下手中的作業,小跑了過來。

    這次,他注意到了唐風。

    十來歲的孩子,好奇心很重,但林浣沙打量唐風的眼神,更多的是警惕和懷疑。

    雖然年紀不大,但那雙黑的發亮的眸子卻并非是尋常十歲的孩子有的。

    “姐姐,他是誰?”

    林浣溪笑著摸了摸弟弟的肩膀,輕聲說道,“他是姐姐的恩人,剛才救了姐姐,要不然,可能我都回不來了。”

    林浣沙很聰明,一聽到這里就明白了,臉上戒備的神色也沒了,轉而對唐風笑了笑,很陽光。

    “浣沙,叫大哥哥。”

    “大哥哥好。”

    林浣沙說完,還彎腰給唐風鞠躬,脖子間的紅領巾飄了起來,儼然就是一個很懂禮貌的小學生。

    “好,我帶你們去吃飯。”

    出了院子,外面是污水橫流的小街道,唐風從小生活在老城,對這種環境其實很熟悉,并不感覺有不適應。

    領著姐弟倆,唐風進了一家普通的面館。

    要了三碗鹵肉面,又讓老板炒了兩個肉菜,三人開始吃飯。

    臉盆大的碗端上來,唐風看著碗里的面笑道。

    “這么大的碗,你們吃的完嗎?”

    姐弟倆對視一眼,林浣沙拿起筷子就開吃,在唐風的注視下,一個十歲的小孩子,楞是將臉盆大的一碗面吃的連一滴湯都不剩。

    唐風看著,林浣溪吃的有些拘泥,不過這個小姑娘雖然吃的慢,但最后也是硬生生吃完了。

    看著姐弟倆滿足的表情,唐風打心眼里開心。

    吃完飯,送姐弟倆回家,臨走之前唐風給了林浣溪三千塊錢,并告訴她,自己有時間回過來看他們。

    姐弟倆千恩萬謝,目送唐風出了城中村。

    坐在回去的出租車后座上,手機響了。

    號碼很陌生。

    “喂。”

    “唐風,你還真是不讓人省心啊,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

    聲音很氣憤的感覺,是韓果兒。

    唐風輕松的一笑。

    “怎么?”

    韓果兒氣的肺都快炸了,“怎么了?你還好意思問怎么了?說,萬浩宇是不是你殺的?”

    韓果兒的音量很大,開車的司機師傅聽到了,嚇得臉色都變了,立馬靠邊停下,拿著身邊隨身攜帶的小型水果刀,戰戰兢兢的對唐風道。

    “請你下車!”

    “不然我就報警了!”

    拿著手機的唐風有些迷茫,隨即感覺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司機,開車下了車。

    “喂,我說,你剛才那一聲吼,把我成功從出租車上吼下來了,怎么辦,這里可是郊區,出租車很難打到的。”

    “你在哪兒,給我發定位,站在那里不要動,我馬上過去!”

    說完電話傳來忙音。

    ……

    半個小時之后,韓果兒開著一輛公牌車,一個急剎停在了唐風身邊。

    “上車!”

    “呦,怎么這么大火氣,大家可都是同生共死同床共枕過的,你這態度可不成!”

    韓果兒開著車,一只手使勁擰了唐風一把,嬌聲喝道。

    “你這剛回來,我們連你的面都見不上呢,你就出去闖禍了,現在高局正在和楚州警方談,什么結果還不一定呢!”

    唐無所謂的往后一靠,“讓他們查唄。”

    韓果兒擔心的不行,沒想到唐風居然這么不在意,雖然知道他的厲害,但現在所在的地方不一樣,出了人命,如果沒有一個妥善的處置,輿論被有些不懷好意的人煽動起來,那后果不堪設想。

    高良儒的壓力也很大。

    “我說你犯了事兒,怎么搞得跟我們欠你的似的,你就不怕警察把你抓起來?”

    一攤手,唐風無奈道,“監獄也關不住我啊,我想走不就走了?”

    韓果兒氣的小胸脯劇烈的起伏著,臉憋的通紅,半天不知道說什么好。

    “好,行,你厲害,沒人管你!”

    口是心非的說著,韓果兒直接把車開到了安北招待所。

    兩人進了一間會議室,唐風看了一眼環境,正是上次來過的那間屋子。

    高良儒坐在硬木沙發上,看到了唐風在韓果兒身后進來,連忙起身,臉上的笑容頓時呈現。

    “小唐啊,你辛苦了……”

    唐風和高良儒握了握手,隨即笑道,“領導客氣了,不辛苦。”

    “哎,我也已經聽小韓給我匯報過了,你這次在老撾,受了重傷,受了不少罪啊……”

    “領導不必這么客氣,既然是我自己選擇去的,那這些我都想到過,沒事的。”

    高良儒長出了一口氣,示意唐風就坐,接著招呼韓果兒去給唐風泡杯茶。

    韓果兒幽怨的瞪了一眼唐風,憋著嘴出了會議室。

    這一切都被高良儒看在眼中。

    “小唐,經過這么些天的相處,你覺得小韓怎么樣?”

    剛坐下的唐風差點沒直接坐起來,但回頭一看高良儒是笑瞇瞇的說的,也就沒當回事,隨口答道。

    “挺好的,能打能扛,像個爺們。”

    高良儒哈哈一笑,連忙擺手,“不不不,我可沒問你小韓的身手如何,我是問,你覺得小韓這個女孩子,人怎么樣?”

    唐風咧咧嘴,心中暗道,這老小子不會是看上自己了,想把韓果兒介紹給自己吧?

    隨即勉為其難的笑了笑,扭頭說道,“好,挺好的,胸大腿長屁股翹,現代審美中的極品尤物……”

    剛說完,一壺茶“砰”的一聲放在了唐風面前。

    “你說誰胸大腿長屁股翹呢!”

    韓果兒怒不可遏的看著唐風,但那羞澀的眼神和泛紅的臉蛋無疑在告訴別人,她沒有真正的生氣,而是羞了。

    高良儒見此哈哈一笑,隨即打圓場說道,“好了好了,坐下好好說話。”

    韓果兒抬手指了指唐風,做出“跟你沒完”的表情,坐到了一邊。

    高良儒沉吟片刻,臉上的神色嚴肅了下來。

    “小唐啊,咱們就不開玩笑了,下面我們說點正事。”

    唐風點點頭,示意沒問題。

    高良儒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扭頭語速適中的問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

    唐風“蹭”的一聲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臉色冰冷如霜,沒有一絲善意的看著韓果兒。

    但他自始至終一句話沒說,只是用目光掃視。

    韓果兒的心情還沉浸在剛才的玩笑之中,哪里想到高良儒會直接問這個問題。

    她也一瞬間反應了過來,唐風一定認為是自己出賣了他,所以才這么的生氣。

    “不,你別這樣看我,我沒給任何人說。”

    高良儒人老成精,從兩人簡短的話語和彼此的眼神之中,已經知道了一切。

    隨即抬手,“小唐,關于你身份的事,我不知道小韓知道些什么,我之所以今天問你,也是因為我不清楚,所以才想知道,你不要誤會小韓。”

    韓果兒有些可憐巴巴的看著高良儒,她真的不想被唐風誤會。

    聽到高良儒的解釋,唐風重新坐下,深吸了口氣,“我身份這件事,不知領導想要知道些什么。”

    高良儒臉色也終于緩和了下來,重重的點了點頭。

    “小唐啊,小韓回來給我原原本本將你們所經歷的事情全部說了我聽,你知道的,我們異事局不是個普通的部門,也正因為如此,我見過旁人終其一生都不可能看到的東西,所以其實知道了你的所作所為之后,我沒有很吃驚,但你和那個曾圖南的對話小韓也跟我說了,所以,我對你的身份,產生了好奇。”

    唐風想了想,房間內一度安靜了下來。

    “我想你猜到了什么,沒錯,我和曾圖南一樣,都是重生回來的……”

    高良儒久經風霜的臉上霎時出現了一副有些難以控制的表情變化。

    眼角抽動了一下。

    隨即,他閉上眼睛沉思了一會兒,接著道。

    “重生,在現代科學界被認為就是一種時空的穿越,在地球上某些地方,可能存在時間黑洞,進入黑洞的人也同樣可以回到過去或者未來某個時間,現實世界中也同樣有這樣的事件發生,我并不感覺奇怪,只不過,對于常人而言,他們并不歡迎你們這種穿越回來的人。”

    “小唐啊,你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多到我晚上都不敢去想,一想就是失眠一晚上啊……”

    “我真的不知道,你們這兩個帶有超人類力量的重生者,究竟會對這個世界產生怎樣的影響……”

    高良儒語重心長,眉頭緊鎖,看的出來,他的憂愁是真切的,實實在在的。

    不知何時,韓果兒站了起來,聲音不大,但卻無比堅毅的說道。

    “我相信他回來,一定有他回來的道理,但絕不是為了傷害我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