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女子嫣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女子嫣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韓果兒很緊張,但在這個時候,她同樣知道不能太過慌亂,得冷靜處事。

    “好!”

    她低聲說了一句,雙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盤,目光不斷的看向后視鏡。

    兩輛半掛車一前一后追了上來,跟唐風分析的差不太多,前面的半掛加速,很快從側面超了上來。

    眼看著側面的半掛超上來,韓果兒心臟跳的厲害,臉頰的汗水不斷的往下流。

    唐風看到這里,有些心酸,畢竟是和自己一起經歷過生死的,關系也不一般,因此往前一鉆,坐到了副駕駛上。

    韓果然扭頭一看,心中不由得稍微安定了一些。

    就在這時,韓果兒看著眼前的三輛漢蘭達,臉色大變,聲音都有些顫巍巍的道,“噴子,他們居然有噴子!”

    唐風定睛一看,從三輛漢蘭達的后窗戶里,伸出了三把黑洞洞的霰彈槍!

    這種國內軍方都禁止使用的大面積殺傷武器殘暴到了極點,對著人來一發,那整個人都會成血肉模糊的蜂窩煤!

    看到這里,唐風生了殺心。

    對方這是沖著殺自己來的。

    “加速,往前趕一趕!”

    霰彈槍的射程很短,對方拿出這三把槍,真實目的就是為了讓奧迪A6放慢速度,那樣半掛車就能超到前方,然后制造一起交通事故。

    其結果是一樣的,但交通事故和持槍殺人之間就是兩種性質的事件了。

    韓果兒沒有多問,哪怕前面是萬丈深淵,唐風說讓她跳,她也敢跳,這是因為信任。

    一腳油門下去,奧迪A6的卓越加速能力體現的淋漓盡致,車子如離弦之箭一樣往前竄去!

    前方的三輛漢蘭達中,一個手持噴子的腮幫胡有些慌亂的喊道。

    “華哥,那破奧迪沖上來了!”

    坐在副駕駛上的是一個身穿休閑運動裝的年輕男子,三十歲上下,他面色陰沉,眉頭緊鎖在一起,冷靜的看了一眼后視鏡。

    “別慌,他這是找死!”

    “華哥,那我們怎么辦?真要上來,咱開槍嗎?”

    腮幫胡看著兇狠惡煞的,但其實心里很怕,畢竟拿槍的是自己,這一槍下去,整個奧迪幾乎都能被打花了,萬一最后事情搞不好查下來,誰也有些怕。

    華哥深吸了口氣,“不用擔心,只要把他堵在后面,他知道奧迪是撞不過漢蘭達的,沖不過去,實在萬不得已,那就開槍!”

    “放心,這里沒監控,查不到我們身上。”

    腮幫胡一聽這話,心里才算是安穩了下來,心一橫。

    “好,就干他娘的!”

    奧迪A6轉瞬間的功夫貼到了三輛漢蘭達的后方五六米處。

    “把門鎖打開。”

    唐風云淡風輕的說了句。

    韓果兒一驚,“你要做什么?”

    “打開。”

    唐風又重復了一遍,韓果兒滿臉的擔憂,但還是打開了門鎖。

    “再踩一腳油!”

    韓果兒聞言猛地就是一腳地板油,奧迪“嗡”的一聲,快速往前竄去!

    距離漢蘭達不足三米時,唐風一把拽開了副駕駛車門,左手抓住門框,隨著車門往外的力道,整個人瞬間站到了奧迪的引擎蓋上!

    前方漢蘭達里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唐風縱身一跳,直接站到了三輛漢蘭達位于中間的那輛上!

    兩側車子的槍手驚恐的往側面的漢蘭達上方看去,唐風蹲在車頂,抬起拳頭,猛的往下一砸!

    結實的漢蘭達車頂,被唐風兩拳下去,砸開了!

    坐在車里的華哥感到了一絲不秒,拿起對講機大聲的喊道。

    “噴死他!”

    兩邊車里的槍手聞言,瞬間拉動槍栓,唐風聽到了聲音,一個前滾翻,蹲到了漢蘭達的引擎蓋上!

    車里的三人目光和唐風對上……

    唐風看著車里的三人,嘴角露出了笑容。

    只不過,這個笑,太過冰冷。

    腮幫胡沒舉槍的瞬間,華哥爆喝了一聲。

    “你他媽在這里開槍,老子都會被你打成篩子!”

    華哥喝了一聲,腮幫胡趕緊手槍,但與此同時,親擋風玻璃碎掉了。

    是被唐風一拳打碎的!

    唐風鉆進了漢蘭達里,抬手就給了說話的華哥一拳!

    只是一拳,整個人臉都變了形,靠在座椅上不說話了。

    后面的腮幫胡此時也炸了毛,畢竟敢做這一行的,也都并非是善類,到了這個時候,血性也出來,抬槍就準備給唐風來了一下子,也不管前面的司機是否會被打到。

    只不過,他的速度在唐風的眼里,太慢了。

    一把抓住槍管,反手一擰,腮幫胡慘叫一聲,手腕差點沒被掰斷了,緊接著,唐風將槍身反過來,槍管對準了腮幫胡的嘴就懟了進去!

    腮幫胡覺得槍管在自己嘴里不斷的攪動,脆弱的牙床和牙齒瞬間血肉模糊,最后唐風抬腳對著槍尾部就是一腳!

    腮幫胡瞬間不動了。

    司機已經嚇的渾身發抖,唐風一把將他拽了出來,接著一拳砸暈,自己駕駛著漢蘭達,猛打方向盤,直接將左邊的漢蘭達逼的撞向了護欄!

    再接著,唐風向右猛打,右邊的漢蘭達此時也發現了不妙,根本不怕唐風的沖撞,似乎也有和唐風同歸于盡的想法。

    看到這里,唐風轉身將噴子從后面的腮幫胡嘴里掏出來。從碎掉的前擋風玻璃伸出去,對著右邊漢蘭達的引擎蓋,扣動了扳機。

    “砰!”

    引擎被打成了篩子,發動機瞬間起火,隨后接著爆炸,司機受到驚嚇,也撞向了路邊的欄桿!

    轉瞬之間,前方障礙解除,回頭一看,韓果兒很機靈,已經加速竄了上來,與唐風駕駛的漢蘭達并肩行駛。

    “你沒事吧?”

    唐風轉頭看了一眼,奧迪車門還開著,隨之一腳踹開漢蘭達的駕駛門,拉動手剎的同時竄了出去,抓住了奧迪車門,身子一擺,安然無恙的坐到了車里。

    漢蘭達一陣制動,撞在了欄桿上,奧迪A6猛踩油門,瞬間將半掛甩在了身后!

    危機解除!

    韓果兒長出了一口氣,扭頭看了一眼唐風。

    “沒受傷吧。”

    “沒有。”

    唐風拍打著衣服,剛才那漢蘭達的車頂太臟了,一個一個前滾翻,衣服都被弄臟了。

    “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愛干凈了?別拍了,車里都是灰,等會去了楚州,我給你買身新的。”

    唐風呵呵一笑,“呦,什么時候這么大方了?”

    韓果兒一瞪眼,“我一直都大方好嗎?”

    “行,楚州有阿瑪尼的店,人都說流氓都穿阿瑪尼,咱今天也流氓一次。”

    韓果兒咧了咧嘴,嫌棄的說道,“阿瑪尼,一身得好幾萬呢,你心真黑……”

    “怎么?這就舍不得了?不行啊小韓,你這態度怪不得單身呢,也太摳了。”

    韓果兒氣的伸手打了一下唐風,“人家都是男的給女的花錢,我給你花錢買衣服,你倒說我扣?”

    ……

    兩人在路上說笑著,楚州市浩宇大廈內,卻上演著精彩無比的“家產大戰!”

    萬浩宇生前女人眾多,但唯一的發妻只生了一個女兒便失去生育能力了,剩下還有三個兒子,全是情人生的。

    萬浩宇的暴斃留下的是浩宇集團幾十億的資產。

    誰看到這筆資產都會心動,因此,萬浩宇的尸骨未寒,四個兒女便都來爭奪家產。

    萬嫣然坐在萬浩宇的辦公椅上,臉色鐵青,但氣勢絲毫不減,她的對面,分別站著三個年級二十到三十歲不等的男子。

    “萬嫣然,爸剛走了不久,你就坐在這個位置,合適嗎?”

    萬嫣然是萬浩宇和發妻原配所生,嫡女。

    她一襲ONLY白色長裙,面色嬌嫩,皮膚如羊脂白玉般細膩緊致,典型的東方瓜子臉美女,身材苗條,氣質絕佳,畢業于國外最有名的波士頓商學院。

    她冷笑一聲,臉上的寒色更深幾分,緩緩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直接走到了三個男子面前。

    “你們三個要是現在乖乖的出去,我會考慮給你們每人兩千萬,日后你們和萬家再無關系,要不然的話,我保證,我萬嫣然,會讓你們一分錢都拿不到!”

    “萬嫣然?你裝什么臭三八呢?你以為就是你爸的女兒?我們不是爸的兒子?實話告訴你,萬家的家產怎么都得有我們一份!”

    “兩千萬?你拿我們當叫花子打發呢?”

    辦公室里爭吵著,外面走廊的電梯門打開,何英偉在幾個保鏢和助手的隨同下,走到了萬浩宇的辦公室前。

    他不久前接到老爸的電話,知道了萬浩宇的死訊,特意趕過來,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直接派人在高速上做掉唐風,但沒想到,和上次一樣,失手了。

    他這會兒來,就是要找萬家的新當家人和自己合作,共同對付這個唐風。

    畢竟,自己的一嘴牙,就是被他打掉的。

    ……

    但走到門前的他聽到屋里的吵鬧聲,不屑的搖搖頭。

    “一幫流氓的子女,真是爛泥扶不上墻,什么時候了,還在這里爭家產。”

    說完,伸手推開門,走了進去。

    屋里瞬間安靜了下來,眾人看向何英偉,何英偉同樣打量著他們。

    當目光落到萬嫣然身上時,何英偉的目光不由得一滯。

    那雪白色的ONLY設計師款的夏季連衣裙穿在她的身上,就好像是設計師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合體。

    這裙子看著一般,但何英偉識貨,他不久前去法國的時候,只在巴黎的ONLY專賣店里看到過一件,當時想買下來送給自己女朋友,但人家是限量款,是尊貴會員才可以購買。

    沒想到,在這里居然會看到如此有眼光的女子。

    裙擺下的一雙玉腿,細膩到看得清皮下的青色血管。

    精致的五官使得整個人精美的像是一件藝術品,總難得的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是自己認識的那些風塵貨色所沒有的。

    “你就是何英偉吧?”

    萬嫣然看到進門的男子,踩著白色的高跟鞋,走了過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