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九章 打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七十九章 打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謝謝我?”

    唐風不無意外的回答到。

    而韓果兒聽到這話,心里意外的同時,警惕性也更高,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眼前站著殺父仇人你卻來感謝他,這是哪里的道理?

    萬嫣然撩動長發,身子貼在路虎車門上,悠悠道。

    “看你們倆的樣子,似乎都不相信,這個我明白。”

    “萬浩宇是個十足的畜生父親,我很小的時候就不認她了,這么多年基本沒見過面,他的為人讓我感到羞恥和惡心,他死了,我有什么難過的?”

    “而且,我媽當年就是被他打死的,他死了,也算給我媽媽一個交代,你們說,我該不該感謝你呢。”

    唐風一擺手,“感謝倒不必了,車讓開,我們還有事。”

    萬嫣然莞爾一笑,并沒有起身讓路,而是打量了唐風幾眼,緩步走了幾步。

    “唐先生是明皇背后的老板吧?我已經派人給明皇供貨了。”

    “不得不說,萬小姐很知趣。”

    唐風走到了奧迪車邊,“還有事嗎?”

    萬嫣然跟了上來,抓住了車門。

    “何英偉唐先生認識吧?”

    唐風身子一頓,轉身問道,“背后的主使是他?”

    萬嫣然笑了,身子上下顫動之時,那豐盈的上圍也在隨之抖動,配合上她那性感的雙唇和放電一般的眉眼,著實誘人。

    “唐先生果然聰明。”

    “我今天找你來,是想讓你跟我合作。”

    “繼續說。”

    “唐先生的實力我知道,何英偉的背后是整個香港的何氏集團,勢力滔天,在整個江南省都吃的開,這些年發展的很快,我爸在的時候,一直和何氏集團合作,犧牲掉了不少屬于浩宇的利益,現在他死了,我可不愿跟這些香港來的貨色做生意,以此犧牲掉我自己的利益,就這么簡單,唐先生愿意跟我合作干掉他嗎?”

    看著面前這個身高不到168的女人,唐風不免有些佩服,年紀輕輕,魄力不小,一上來就想吃掉何氏集團,這一般人還真不敢想。

    “不好意思,沒興趣,請把車挪開。”

    唐風說完,轉了一圈走到了駕駛座前坐了進去,招呼韓果兒上車,隨后發動車子,油門踩到了底。

    “萬小姐,你要是執意不讓開,那我只能撞了。”

    萬嫣然看到這里并不慌張,妖嬈的走到了車窗邊,伸出胳膊夾在玻璃上,嫣然一笑。

    “唐先生好好考慮,我們不著急,這是我的名片,楚州我熟悉,有什么需要,直接打我電話就好……”

    說完,將一張制作精美的名片當到了唐風褲襠上方。

    韓果兒坐在后排,冷冷的說了句。

    “不要臉!”

    隨后路虎車挪來,唐風駕駛奧迪,直接沖出了地下車庫,直奔楚一飛的莊園。

    看著奧迪車離去的尾燈,萬嫣然嘴角勾起,淡淡的一笑。

    ……

    “這個女人到底什么來路啊,看著就不像個良家婦女,一聲的狐媚氣,真惡心……”

    車子走在大街上,韓果兒不免幽怨的說道。

    唐風笑笑,“怎么?又吃醋了?”

    韓果兒踢了一腳前座,“誰吃醋了,我吃什么醋,唐風,我發現你現在是越來越自戀了,是不是覺得很帥?我告訴你,本姑娘之前可是被好幾個健身教練追過的,其中還有男模特我都沒答應,人家身材好長得俊,哪點比不上你?”

    唐風哈哈大笑,“哦?真的是這樣嗎?”

    韓果兒哼了一聲,“當然是了,你以為呢,你以為我沒人要?”

    “好了好了,別開玩笑了,我現在去找我的一個老朋友,到了地方你要是想回去你就先回去,不想回去的話就跟我先住下,剛才那個萬嫣然口中的何英偉你也知道,我跟他之間本來就有些恩怨,現在也是到了該解決的時候了。”

    韓果兒本身也沒想著回去,她的打算就是這段時間跟在唐風左右,這是她自己的想法,同樣是領導的意思。

    “唐風,這件事你考慮清楚了嗎?那個何氏集團沒那個女的說的那么簡單,說解決就解決的,何氏在香港勢力就很大,近幾年擴展到了內地和國外,典型的跨國國際巨頭公司,想除掉他們,哪有那么簡單。”

    唐風不屑的笑了一聲,“那又怎樣,人再厲害也是兩條胳膊一個脖子一個腦袋,他們何氏這棵樹就是根再深,我也給他連根拔了。”

    夜晚的霓虹有些耀眼,韓果兒扭頭看向窗外,不禁有些悵然。

    “好吧,不管怎么樣,我都會支持你。”

    其實她心里一直在揪心一件事,那就是唐風的身份一旦被上層領導知道,會不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很難說。

    再加上唐風的性格一直很執拗,現在又跟香港的何氏集團結下了梁子,今后肯定免不了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想起這些事情,韓果兒就覺得憂心忡忡,夜不能寐。

    ……

    車停在楚一飛的莊園外面,唐風打開車門下車,立即有站崗的手下過來迎接。

    進了莊園內部,楚一飛穿著睡衣笑呵呵的從別墅里迎了出來。

    “唐先生,來之前怎么也不打個電話,我好讓人準備準備。”

    “這都晚上了,還沒吃飯吧?我叫人去做。”

    說著走到了唐風面前,畢恭畢敬的說道。

    畢竟萬浩宇掛掉的消息早已經傳遍了大江南北,這時候還能看到唐風安然無恙的站在自己面前,那他的能量就不是楚一飛他能比得了的了。

    “不用麻煩了楚老板,大晚上的還來打擾你,我也很不好意思啊。”

    楚一飛臉一變,佯裝不滿道,“唐先生這話怎么收的,這不過也才九點多嘛,來楚州了肯定得住咱自己的地方,來來來,唐先生里面請。”

    說完,閃身讓唐風進屋。

    一轉目光看到了唐風身后的韓果兒。

    “唐先生,這位是?”

    楚一飛看著韓果兒,之前還迷迷糊糊的,現在立馬清醒了。

    這身材,這顏值,這氣質……

    比那些風塵氣重女模特女明星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我朋友,韓果兒。”

    “韓小姐,好好好,來,里邊請!”

    韓果兒一直不怎么喜歡和這種混跡社會的人有所交集,同樣也看不起,只是看唐風在場,禮貌性的一笑,跟著唐風進了別墅。

    三人落座,楚一飛開了瓶紅酒,親自倒了三杯,放到了唐風和韓果兒身前。

    “唐先生,這可是好酒,我之前做紅酒生意的朋友從法國波爾多給我帶回來的,你嘗嘗。”

    唐風端起高腳杯抿了一口,只是點點頭,“楚老板,我今晚找你來呢,是有點事,可不是來跟你喝酒的啊。”

    楚一飛臉色一滯,賠著笑臉說道,“唐先生有什么事,直說無妨。”

    唐風放下杯子,“香港的何氏集團,在出楚州有多少產業,這個楚老板清楚嗎?”

    作為楚州有頭有臉的人物,這些楚一飛怎么會不知道,之前還和人家何氏集團的公子吃過飯,只不過自己身份一般,人家都不帶正眼瞧的。

    “哈哈,唐先生玩笑了,這我怎么會不知道呢?何氏集團在江南省那可是鼎鼎有名的,旗下涉及楚州的房地產和娛樂產業,你也知道,現在是干什么都不掙錢,就是蓋房子和開娛樂場所賺錢啊,唉,說來我也眼紅啊,自己地盤上的肥肉,看著別人吃,自己卻沒法子……”

    這同樣是楚一飛這些土生土長的楚州大佬們最不滿的一點,何氏手伸的太長了。

    國際化大集團,連楚州這樣的一二線城市都不放過,簡直是沒天理。

    “好,楚老板,現在呢,咱們開始第一步,你讓你的部下們帶著人過去,把何氏集團的娛樂會所全部給我砸了,一個不留。”

    唐風云淡風輕的說出這話,楚一飛一口紅酒差點沒直接噴出來。

    “唐先生,您說……”

    “沒錯,先砸掉何氏集團的場子。”

    “唐先生,您沒開玩笑吧?”

    “你看我像跟你開玩笑嗎?”

    楚一飛一愣,看著唐風臉上的神色,確實并不像是在開玩笑。

    隨即他一拍大腿,“好,既然唐先生這么說了,我楚某人也不是軟柿子,早就看這個何家人不滿了,砸,現在就砸!”

    說完,拿起手邊的電話,給自己貼身的隨從打了過去,直接安排開始執行。

    他這種級別的大佬,底下愿意效力的人不在少數,楚一飛只需要說一聲,下面的人自然知道具體該怎么做。

    韓果兒有些擔憂的看了唐風一眼,“這樣做……合適嗎?”

    唐風靠在沙發上,笑了笑。

    “想要拔掉他的根兒,就得這樣一步一步來。”

    “現在只是個開始,后面的還精彩呢。”

    “上次我離開之前,這個何英偉屢次三番的想要殺掉我,當時時間緊,我就沒搭理他,本來這件事我已經忘記了,誰知道這個何英偉不知好歹,聯合江南省的一眾企業把明皇往死里整,你說,這件事,我該不該動真格的呢?”

    “該,媽得,何家人也太目中無人了,這里是內地,他們還以為自己的天王老子呢!”

    韓果兒沒說話,楚一飛罵罵咧咧的說了一通。

    ……

    夜色迷離,晚上十一點,楚州許多家酒吧KTV,地下賭場,私人會所,幾乎同一時間受到了不明身份人的打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